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 有命来拿否

章三 有命来拿否

    ()

    李察淡淡一笑。说:“你刚才要是被弹飞出去个几公里。受伤还能轻些。却偏偏要在这逞能。这下难受了吧。这是浮世德。传奇也别想为所欲为。”

    那名男人面容不断扭曲。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从牙缝里磨出了几句话:“你不可能一辈子躲在浮岛上。我看这浮岛上的人会不会出來。咦……”

    这个男人视线一转。看到了蜷在李察身边熟睡的山与海。脸色当即一变。眼中立刻显出极度贪婪之色。他狠盯着山与海看了几眼。才勉强挪开目光。说:“小子。你运气实在不错。我居然还会愿意再给你一个机会。把刚才那个东西。还有这个小丫头交给我。我就可以考虑饶了你一条小命。不答应我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李察终于色变。冷冷地说:“你想找死吗。可以。报上你的名字。”

    那个男人也是大怒。尖声叫道:“好大的胆。别以为这层东西可以保护你。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他的目光又落在山与海身上。眼瞳中突然泛起诡异的紫色。声音也变得飘忽不定。柔声说:“小家伙。快点起來。到我这來吧。我会让你体验到身为一个女人最大的快乐。对。你很喜欢我。非常喜欢。愿意为我做一切事……”

    本來睡着时无论如何也叫不醒的山与海忽然嗯了一声。不安地扭动着。好象在躲避着那个男人的目光。她忽然啊的一声惊呼。竟是醒了过來。她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随即就迎上了那个男人的诡异目光。用力眨了眨眼睛。但眼中却是一片迷糊。

    那个男人大喜。沒想过效果居然如此之好。继续柔声说:“对了。就是这样。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

    他这边说得正高兴。忽然见山与海从旁边拿起一块象是甲叶一样的粗糙铁片。往脸前一挡。铁片半弯。看不出材质。但做工颇为粗犷。不象是诺兰德大师级工匠的手艺。就象一块普通工匠坊中等待进一步锤炼的粗胚。然而他紫色的诡异目光撞在铁片上。居然宛若实质悉数返回。

    那男人一声惨叫。身体登时往下一坠。居然从空中掉了下去。显然受创极重。

    山与海小脸上依然一片迷糊。不是因为被迷惑了。而是因为她根本就沒睡醒。她把手中的铁片随手一扔。就伏下去继续大睡。

    那块不起眼的铁片落地。竟然震得整个楼层都颤动了一下。而且直接陷入极为坚硬的黑石地面内。几乎沒了大半。这块铁片。就是山与海的臂甲。数十吨重的拉菲精铁。生生被打成这么小的一片。就算去了大量杂质。重量也不比她的铁棍差多少了。

    看着山与海。李察不觉露出微笑。对兽神的血脉神眷者使用灵魂类攻击。形同于扇兽神的耳光。就算是传奇强者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那个男人突然又从下飞上。浮在李察面前。可以看到除了鼻端的血迹外。他的双眼中也是一片密集血丝。眼角还在不断渗着血。

    他咬牙切齿地指着李察。寒声说:“你完了。你的家族。你的浮岛也都完了。我要把你家族中每一个女人都变成**……”

    李察忽然放声大笑。打断了他的话。说:“浮岛。我还沒听说过有谁能破坏浮岛呢。你疯了吧。不过。我倒是知道你的身份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反对者。秩序的对立面。不然的话。时光之力的防御不会对你这么有效。”

    那男人阴沉着脸。说:“那又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和一个传奇强者为敌是什么滋味吧。我会让你知道的。”

    李察露出讥笑。说:“我想你一定听说过。要对付站在永恒与时光之龙对立面的人。可以通过向永恒之龙献祭來彻底毁灭他。这就是祭杀。你还是好好想一想。自己那点力量能否和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对抗吧。第一时间更新”

    男人死盯着李察。眼睛都要突出來了。最后留下一句话:“你最好不要后悔……”

    “快滚吧。别在这里丢人了。”李察淡淡地说。

    男人不再多说。阴沉着脸。转身飞走。

    等他走后。李察脸色也沉了下來。看了一眼浮岛周围正逐渐淡去的时光之力防御膜。若有所思。又闭上了眼睛。

    在他的血脉深处。一个全新的神文已经成形。正处在最后的稳固阶段。此刻沒有了打扰。神文上光芒不断流转。将一条条规则收束在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随着一道淡金色光芒闪过。这颗神文终于稳固。李察的毁灭真名就此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

    李察张开双眼。徐徐吐出一口气。拿起身旁长刀月光。伸手指在刀锋上一抹。一缕蓝白色的火焰即刻燃起。火焰十分微弱。可是威力却极为可怕。若大的空间温度急剧上升。转眼间已过了可以让水沸腾的温度。但温度还在快速上升。李察心念一动。蓝火一闪。又都被收回体内。

    至此。这次冥想就算圆满了。李察也有了巨大收获。毁灭真名又进一步。李察沒有急着离开修炼室。而是把整个过程重新回想了一遍。

    第四弦苍蓝之月的月力本來就是毁灭的力量。所以对应的秘剑是有些与敌偕亡味道的破灭。以月力驱动的神术则是艾露西娅之剑。或许就是由于这一性质。所以新得到的苍蓝月星并沒有激发月力生命树。而是选择了阿克蒙德血脉。并且和李察的真名迪斯马森融汇在一起。

    虽然李察还有丝疑问。从已知的世界底层规则來说。精灵和恶魔的力量因为本源不同。就算是同一属性。也是无法融合的。就象精灵和恶魔的血脉很难产生后裔。不过由于他自己就是个例外。所以也沒有在这上面停留太多关注。

    随着新的神文凝成。李察又多了一项强大的能力。他将可以直接激活真名。并以真名的力量打击敌人。

    回想完毕。李察看了一眼还在昏昏大睡的山与海。摇了摇头。嘴边浮上一丝微笑。他伸手用力揉搓了几下她的脑袋。只让她舒服地哼了几声。就继续沉睡。这时从她身体里传來一阵轻微的噼啪声。那是骨骼又在细微调整变化产生的声音。这种调整可以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强悍。而且完全是自发的一个过程。山与海什么都不用做。只需要睡觉就可以了。

    李察让她继续睡。这次睡觉还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据她自己说。最长的一次整整睡了一年多。

    走出修炼室时。李察的脸已经彻底阴沉。自他打残了门萨之后。已经很久沒有看到别人在他面前如此嚣张了。

    现在的阿克蒙德虽然沒有传奇强者。但是数量庞大的构装骑士完全可以弥补。他现在倒是想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谁。敢对浮岛豪门放话灭门。看意思甚至不需要知道李察究竟是谁。而且那个男人也沒有超级强者的磊落风范。竟然从头到底沒有把名号报出來。

    不过那人秩序之敌。永恒之龙对立者的身份倒是有些意思。居然敢大摇大摆出现在永恒龙殿笼罩下的浮世德。真是不知死活。然而。他现身的时间虽然短。但是龙殿那边却完全沒有动静。也是很耐人寻味的事情。

    祭杀。是极少有人会使用的一种手段。先不说祭杀有一定作用范围。光是投入的祭品数量就会让绝大多数家族感到不划算。同样情况下。明智的人们都会优先选择强化自身。而不是用于消灭敌人。强化自身同样可以消灭敌人。同时效果是永久性的。而且祭品永远是稀缺的。这或许就是那个男人听到祭杀两个字根本沒有太大反应的缘故。

    李察出了修炼室。对赶紧跟上來的侍者说:“通知管家。让他把祭品仓库里一至三号封魔箱都拿出來。通知黑玫瑰古堡。立刻传送五十名构装骑士过來。珞琪骑士也可以。通知浮岛上的构装骑士。立刻作好出战准备。等黑玫瑰古堡的构装骑士一到。立刻出发。给尼瑞斯、尼禄、阿伽门农送信。让他们有空时來阿克蒙德浮岛作客。”

    一个个侍者领命。如飞而去。李察又在意识中说:“水花。作好准备。一会和我去永恒龙殿。”

    此刻少女正在城堡侧方的小树林中打旽。提拉米苏则坐在林中空地上。全身贯注地处理着一大盆生肉。准备过会就练习烧烤。听到李察的灵魂传讯。食人魔领主立刻问:“头儿。那我呢。”

    “你守好浮岛。如果有人敢硬闯。就地格杀。”

    “什么人都可以。”食人魔问了一句。

    “只要硬闯浮岛。劝阻不听的人。不管身份。一律格杀。”

    “我只能说尽力。头儿。”食人魔摸着头顶的独角。笑得很憨厚。非常憨厚。

    李察在城堡大厅中坐了一会。來自黑玫瑰古堡的五十骑构装骑士就陆续从传送门内走出。祭品也已准备好。再加上浮岛此刻驻守的五十名构装骑士。就是百骑了。李察命人牵过來一匹魔骑。翻身登上。就率领着百余构装骑士向传送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