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 有命来拿吗 下

章四 有命来拿吗 下

    ()

    他带走了全部的构装骑士。浮岛上就只剩下了提拉米苏。然而浮岛看似防御空虚。但若有人想要趁虚而入的话。食人魔领主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然而这时浮岛传送阵处却是一片吵闹。十几名贵族正在和守卫浮岛的阿克蒙德战士们争执。甚至已经开始动手推搡了。李察立刻脸色一沉。这些人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传送大殿处看守传送阵的卫兵出事了。那只是两个普通的阿克蒙德战士。放在那里就是象征性的力量。可是浮岛豪门之间多年早就形成了一条潜规则。攻击卫兵就相当于对家族宣战。

    李察策骑过去。沉声问:“怎么回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人是怎么进來的。”

    人群中一个有些秃顶的中年胖子上前一步。先向李察行了一礼。说:“尊敬的李察阁下。我是勒尔斯图子爵。隶属于四翼雄鹿家族。我们族长是考尔伯爵。我们家族已经在浮世德生活了整整五代。您应该听说过我们的家族。”

    “说重点。”李察冷冷地打断了胖子下面意犹未尽的开场白。

    象四翼雄鹿这样的伯爵家族。远不到占据浮岛成为豪门的程度。但又有一定实力可以在浮世德立足。这样的贵族在浮世德大大小小有近百家。都算有点实力。若是加在一起。也是一股恐怖势力。

    秃头胖子还想再炫耀一下家族悠久的历史和深厚底蕴。但被李察的眼光一触。寒意立刻遍布全身。不敢再卖弄口才。老老实实地说:“刚才七月彩虹中的苍蓝之月突然脱离。我们都看到它飞到了阿克蒙德浮岛。七月彩虹是浮世德的象征。它的损坏可是大事。有可能危害到整个浮世德的利益。所以我们大家商量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过來看看。苍蓝之月究竟怎么样了。”

    李察不动声色地问:“如果苍蓝之月是在我手里。那又怎么样。”

    胖子秃头上的油汗立刻就下來了。满头都是油腻的光亮。话也说得有些不够清楚:“苍蓝之月属于七月虹桥。为了整个浮世德的命运和前途。我们这些生活在浮世德内的家族认为。您应该把苍蓝之月交出來。由所有贵族家族商议之后。再决定它的归属。”

    “嗯。你刚才说什么。”李察好象有些沒听清的样子。

    胖子立刻有些畏缩。但回头一看。数量众多的同伴又给了他增添了勇气。于是大声说:“您必须把苍蓝之月交出來。否则的话……”

    李察忽然问:“谁说苍蓝之月在我手上的。”

    胖子一怔。说:“我们这么多人都看到苍蓝之月落在阿克蒙德的浮岛上。怎么会有错。”

    他话未说完。就见李察从魔骑之侧抽出一把长刀。刀光一闪。胖子的人头已经高高飞上天空。鲜血若喷泉般从颈中喷出。洒了一众贵族一头一脸。

    一刀挥飞胖子头颅。李察才淡淡地说:“东西就是在我手上。你又有命來拿吗。”

    变故骤生。立刻让这些贵族们都惊得呆了。谁也沒想到。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李察照样敢拔刀杀人。

    然而事情不仅仅如此。李察将灭绝向众人一指。冷冷地说:“你们这样冲进阿克蒙德的浮岛。意图抢劫。都活得不耐烦了是吧。來人。把这些家伙全部杀掉。一个不留。”

    一众贵族先是呆了一瞬。然后才反应过來。纷纷开始尖叫。就想从传送阵中逃走。

    可是已经晚了。

    数量众多的构装骑士们从李察身后涌出。骑士专用的巨剑挥舞如风。每下挥动都会带起一蓬鲜血。转眼间传送阵上的十几名贵族就被杀得一干二净。

    传送阵一空。又有几名贵族传送过來。看到眼前惨剧。顿时一片惊叫。有机灵点的直接又传送回去。胆小的则直接瘫倒在地。构装骑士策马向前。巨剑挥起落下。又把这几名贵族给斩于剑下。

    构装骑士跟随李察已久。只知道把李察的任何命令都执行到底。浮岛上一些前來受训的年轻步战骑士们则个个目瞪口呆。能进入浮岛的都至少是各分支的后备军官。他们都知道一些政治上的常识。很清楚杀了这么多的贵族。哪怕都是些末流贵族。会激起多大的风波。

    李察淡然说:“我们出去吧。來人。一会把尸体都扔出去。另外。记得把这里打扫干净。”

    一名脸上带着几道刀疤的构装骑士狞笑一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提着还在滴血的巨剑。当先跨进了传送阵。在他之后。一队队构装骑士鱼贯进入传送阵。李察则在队伍中央。随着大队骑士。从浮岛传送到浮世德的传送大殿内。

    往日秩序井然的传送大殿此时杂乱喧闹。上百人围在通向阿克蒙德的传送阵前。里面不乏小有身份地位的二三流贵族。但更多是沒有贵族身份的武者。相隔几十米。还有十余位圣域强者零散站着。他们自恃身份地位。不屑于和那些小贵族、普通武者法师为伍。但又放不下对苍蓝之月的贪婪。所以在这里看着。想看看是不是能够捡到什么便宜。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苍蓝之月出自七月彩虹。数百年來无人能够稍稍靠近的七月彩虹无论怎么形容其价值都不为过。苍蓝之月可以确定是神器无疑。问題在于。神器这个词是否足够包容得下苍蓝之月的价值。

    到目前为止。谁都不知道苍蓝之月究竟有什么用处。但神器两个字的意义就连小孩子都懂。这个词已经亮瞎了许多人的理智。他们看到了至少有三位传奇强者出手抢夺。也看到一位神秘的传奇强者和李察对峙。这么多的传奇强者都忍不住出手。苍蓝之月的价值可想而知。面对如此诱惑。其它豪门甚至包括皇室在内都未必能够坐得住。第一时间更新这些小贵族就是拿到了苍蓝之月也不可能留得下。所以这些小贵族们就自然联合起來。真实目的是想要试试看能不能从阿克蒙德手里敲诈出点什么來。倒不期待自己能够得到苍蓝之月。而且如此威力巨大、神秘莫测的神器。就是拿在手里也往往沒那个力量驱动使用。他们只是想捞一笔而已。要知道李察现在可是出了名的巨富。看看阿克蒙德现在的骑士。穿的用的吃的。哪一样不是到了豪门一流水准。

    有些小贵族甚至在想。如果李察给在场每个家族送个构装骑士。他们也就甘心被收买了。可以站到阿克蒙德一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当然。只是声援而已。在场还不到一百个家族。每家一个构装骑士。也才不到一百个。李察肯定拿得出來。这就是他们的想法。只不过传送阵能够容纳的人数有限。另一端的人不把传送阵让出來的话。这边的人就不能进去。

    众人等了好一会。传送阵才闪过光芒。又传了几个人过去。然而一个贵族几乎刚进去就又出來了。他一出现就连滚带爬地向外挤。象疯了一样地叫着:“都死了。天哪。都死了。”

    众人一怔。一时不明白什么都死了。不过这名贵族的样子却让他们本能地感觉到不妙。这时传送阵的光芒再次闪亮。是有人要从里面出來的标志。围着传送阵的人们下意识地向后退去。传送阵周围立刻就空出一大片空地。

    光芒闪过。传送阵中出现了一名构装骑士。看着凶恶的魔骑。杀气腾腾的骑士。以及那把仍在滴血的巨剑。许多人下意识地倒吸一口凉气。巨剑仍然在滴着血。剑身上还挂着大片血迹。甚至还有碎肉。看到这把巨剑。许多人忽然明白了刚才那名逃出來那名贵族号哭的“都死了。”是什么意思。

    构装骑士拉起头盔的面罩。露出带着几道明显伤疤的脸。他看着传送阵周围那么多人。非但沒有畏惧。反而露出一个嘴角向下的狞笑。一带魔骑。大步向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走去。

    人群立刻惊散。

    人群里虽然有众多的武者。也不乏战斗经验丰富之人。可是他们再怎么凶恶。与构装骑士这种出自沙场血战的气势如何能够相比。被构装骑士一逼。立刻下意识地退后。这就是武者和军人的区别。

    传送阵光芒不断闪动。一批批构装骑士从传送阵中涌出。李察也在阵中。在他身后的几名构装骑士各提一口大封魔箱。箱子上**裸地标着祭品两个大字。

    一看到李察。人群顿时又激动起來。有人喊进浮岛的人怎么了。也有的人喝问苍蓝之月在哪里。更有人让李察赔偿众人因为拦截苍蓝之月而损坏的武器。这时周围的圣域强者也围了上來。这样人群的胆子就更大了。李察再凶恶。难道真敢和这么多人作对不成。可是有十几名圣域啊。

    一名圣域强者排众而出。拦在了通向传送大殿大门的方向。和为首的构装骑士对峙着。他气势散发出來。竟然生生顶住了魔骑的前进。只以气势而论。这名粗豪大汉的战力已经接近天位圣域。却是比单个的构装骑士强得多了。

    然而构装骑士习惯的是战场冲锋。他们又都出身于阿克蒙德自由战士。岂会因为敌人的强大而退缩。那名构装骑士嘴角越來越往下扯。表情更加狰狞。巨剑忽然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