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 终战之路

    ()

    李察点了点头。说:“三天还是撑得过去的”。然后就向龙殿外走去。

    站在龙殿大门处时。李察停下了脚步。向下方的浮世德看了一眼。心知只要出了永恒龙殿。就是失了庇护。要面对的可能是整个浮世德的贵族。甚至包括浮岛豪门。

    李察再如何自信。也不会认为以阿克蒙德一已之力能够与所有豪门对抗。但是不出意外的话。他捕获的那颗蓝色月星就是苍蓝之月了。然而现在苍蓝之月已经和他的血脉构成了一个整体。别说能不能排出体外。就是能够排出。李察的实力也会遭到重创。虽然从來沒有听说过真名能够被剥离的。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血脉受到剧创的强者却不少。实力大跌此生无望传奇的还是幸运儿。大部分人会连生命也不剩几年。

    可是交出了苍蓝之月。就能平安无事了吗。那时实力受挫的李察。又拿什么领导阿克蒙德和诸豪门抗衡。

    李察心中忽然浮起歌顿的身影。那个男人若是处在今天李察同样的境地。想必会毫不犹豫地踏出永恒龙殿。迎敌而上。无论前方有多少敌人。都要冲过去。从來只有战死的阿克蒙德。哪有未战先自残的道理。

    百名构装骑士都已等在龙殿的门口。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安静地看着李察。他们此刻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都在等着李察的命令。只要李察一声令下。他们必然会执行到底。哪怕是与整个诺兰德为敌。

    看着这批跟随自己征战经年的构装骑士。李察忽生感慨。这里每一个骑士。李察都能叫得在上名字。都知道他们家族的情况。也记得他们的妻子和孩子的情况。然而。还有许多名字。已经只能存在李察的记忆中。

    数年征战。有多少骑士埋骨他乡。李察都有些不愿去想。然而。这就是构装骑士的宿命。而作为领主。第一时间更新李察的宿命就是带着追随者和骑士们开拓位面。不断扩大家族的基业。壮大自己。

    这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时代。一个家族不进取扩张就会逐渐灭亡。一个国家不扩张战争。也会逐渐灭亡。一个位面如果不能从其它位面掠夺资源。迟早会被更加强大的位面灭掉。

    在死与生之间。沒有仁义道德。

    李察面对着所有的构装骑士。深吸一口气。说:“你们应该都知道现在的形势。我们相当于与整个浮世德为敌。所以这段回去的路并不好走。你们都跟随我征战了不止一年。我现在愿意给你们另一个选择。不想跟我走这段路的。可以留在这里。留下來的人随后可以离开。带着你们的座骑和构装。我不会责怪任何离开的人。因为我是将这段路当作最终之战看待的。现在。愿意留下來的到右边去吧!”

    一众构装骑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沒有一个人站到右边去。李察连续问了几次。都沒有一名骑士挪动位置。

    这时那名脸上有着数道刀疤的骑士上前一步。露出有些扭曲的笑容。说:“李察大人。我们阿克蒙德的战士。第一时间更新既然上了战场哪还有怕死的。一起走吧。带我们回去!”

    李察看过这些构装骑士。手微微有些颤抖。忽然说:“好。我们一起回去。跟我來。”

    他翻身上了魔骑。策动魔骑。当先冲出了永恒龙殿的台阶。然后放缓了步伐。以不疾不徐的速度向传送大殿走去。

    水花又默默地跟在李察身后。随后构装骑士们鱼贯而下。以李察为锋刃。铿铿锵锵地向传送殿走去。所有的构装骑士都明白李察“跟我來”的意思。也在过往的战争中学会了服从。

    大多数时候李察只是在中军座镇指挥。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然而在最危险的战局中。李察的身影总是会出现在战线的最前方。在这一点上。歌顿和李察惊人的一致。以前的李察只是模仿那个男人。而现在。却已成为他的习惯。

    构装骑士们并不是只会冲锋的莽夫。许多人的军事素养相当高。他们知道在目前情况下。惟有以雷霆手段弹压。才可能把众人的贪婪之心打下去。否则的话。一旦所有人真正联合在一起。阿克蒙德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整个浮世德贵族的进攻。

    走在最前方的李察更是清楚。所以对任何挑衅都会回以最强烈的反应:直接开杀。

    百名构装铁骑一齐出的场面相当壮观。一时吸引了整个浮世德的目光。李察高踞魔骑之上。放眼四顾。但见道路两边站着许多无所事事的人。稍远处有数量众多的圣域强者徘徊不去。远方几座殿堂内则反弹回來隐隐刺痛的感觉。那必是实力强大的传奇强者正在注视着这里。

    无数目光落在李察身上。根根如剑如刀。李察带着百骑构装骑士前往永恒龙殿献祭时。这些贵族们一时措手不及。无力阻截。让李察进了永恒龙殿。现在李察献祭完成。他们也有了足够的时间集结人手。从理论上并不需要畏惧李察和一百构装骑士。所以他们也就根本不再掩饰自己的意图。只等李察路走到一半。就奋起攻击。而且是前后夹击。

    然而这只是理论上而已。李察早就用行动告诉了他们。谁先动手他就先杀谁。要想把李察和他的百名构装骑士统统留下。恐怕至少要有几十名圣域强者陪葬。

    问題就在于。谁会成为这几十名牺牲品。谁又愿意成为牺牲品。

    魔骑上的李察深深呼吸了一下浮世德带着幽香的风。脸上竟然有了微笑。就连最挑剔的人。都不得不承认这个微笑非常非常的迷人。银月精灵无以伦比的容貌和气质。这一刻完全在李察身上重现。然而李察的双眼中丝毫沒有笑意。眼瞳深处有莫名的光芒流转。带着浓浓血腥味道的杀气缓缓散发出來。离李察近些的人。有的竟然似乎听到了无数凄厉的惨叫和哭号。

    所有稍具实力的人脸色全都变了。就连远在法师协会的托尔瞳孔也骤然一缩。能够凝聚出如此杀气。究竟有多少生命死在了李察手上……这种杀气。就在许多传奇强者身上。都见不到。杀人如麻。这个词已经根本不能用在李察身上了。

    这一刻。浮世德所有人都重新认识了一次李察。这个英俊得有些秀气的年轻大构装师。并不只是一个日日埋首于魔法实验室中的构装师。也不仅仅是运筹帷幄的超卓军神。还是一个踏过尸山血海的强者。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抛弃了侥幸心理。他们现在才知道李察能够一刀斩杀准天位强者。并不是偶然。只看这杀气。就知道李察早已是不折不扣的天位。而且恐怕在天位当中。也都是巅峰存在。

    就这样。李察一队人迤逦向传送大殿行去。速度慢得就象在春日漫步。这一刻。李察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回浮世德时。歌顿带着自己去永恒龙殿献祭的那一晚。那一夜。也是如此的杀机环绕。当时歌顿那不动如山的气势。在年少的李察心中实是留下了不灭的印象。或许这一刻他还比不上那个如山的男人。但也有可信赖的伙伴在身边陪他走这段路。

    一队构装骑士逐渐接近了传送大殿。鱼贯进入下方一个小广场。从这里开始。就是一条宽阔的大道通向传送大殿。这个广场。就是最后一处适合围困截杀的地方。

    尾随李察而來的已经有数百武者。超过六十名圣域强者。传奇强者们虽然还沒有现身。但是他们全力爆发力量。拼着受点伤的话。也能突破时光之力的压制。瞬间出现在广场上。只不过传奇强者來得早了。一是显得脸面上不好看。另外如果百名构装骑士集火。可以重创普通传奇强者。再加上旁边一个虎视眈眈的李察。那时丢掉老命的可能性都有。传奇强者都有数百年的漫长生命。所以都很惜命。这种纯为后來者做嫁衣的活。传奇们是不会去做的。

    但是看到李察等人即将脱离杀局。尾随的人们终于忍耐不住了。当下人群中就有人高喊起來:“不能让他们走了。还有十几条人命哪。他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待。”

    有了带头的。立刻就有大批人随声附合。喧嚣的声浪迅速攀升。气势立刻就起來了。人们胆子也大了起來。开始四面向小广场围了过去。

    李察心念转动。已经知道了暴民们的心理。这许多人一拥而上。李察和构装骑士们总是杀不过來所有的人。谁死谁不死。就只有天知道了。只要每个人所冒的危险都是相当的。暴民们也就有了勇气。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以为自己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李察不会第一个找上他们。

    李察忽然勒停了魔骑。非但沒有继续前进。反而转了个身。面对着环形包围上來的暴民们。看着李察冰冷目光和迷人微笑。所有人心底突生寒意。竟然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