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 横刀

    ()

    此刻在法师协会的顶层。老法师和托尔都在注视着这边的情势。老法师犹豫了一下。说:“那些家伙可能沒什么用。要不。我去给李察施加点压力。”

    托尔立刻说:“最好不要。如果李察真有生命危险。说不定我们还得帮他一把。你可别忘了。他的老师是谁。”

    老法师依然有些不死心。说:“可是我听说。那位殿下好象一直在沉睡着。也许我们会有机会……”

    托尔苦笑道:“万一她将來醒了呢。那位殿下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如果李察真出了事。而我们又袖手旁观。那她多半会迁怒到我们头上來。”

    “但是。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我们只要保住李察不死就行了吧。苍蓝之月好象不应该算在内。”老法师露出了小小的狡猾。

    托尔摸着胡子。沉吟着:“这倒也是……”

    这时小广场上情势又有了变化。李察伸手一招。水花手中的永眠指引者就到了他手里。随后李察又向几名构装骑士一指。将他们的佩剑要了过來。转眼间。李察手里就抱了七八把刀剑。

    李察向传送大殿一指。说:“你们都回浮岛去。水花。你也回去。”

    一众构装骑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名刀疤骑士立刻问道:“李察大人。那您呢。”

    李察斜睨一眼围着小广场的黑压压人群。浮上不屑的笑。说:“我留下断后。顺便领教一下这些圣域强者的本事。”

    刀疤骑士又露出狰狞表情。舔了下嘴唇。说:“李察大人。您先走。我们留下。您放心。我肯定能给这帮家伙好好放点血。让他们知道什么叫阿克蒙德。”

    李察一挥手。说:“你们走。这是命令。”

    说着。李察怀抱着一堆刀剑。跳下了魔骑。走到广场中央。将刀剑随手一抛。长刀利剑立刻散落开來。分散插在地上。李察又将刀匣从背后解下。往地上一竖。伸手一拍。只听呛的一声。三柄长刀从刀匣中依次弹出。同样插在地上。

    李察随手把刀匣抛在地上。站在一丛刀剑中央。冷眼看着周围数百武者。说:“想拿苍蓝之月是吗。是圣域的上來吧。还沒到圣域就不要过來送死了。”

    说完。李察就双目半闭。垂手而立。安静等着挑战者上來。

    一时间小广场上寂静无声。数百武者人人屏息。面对着孤身断后的李察。竟是不知所措。苍蓝之月多半在李察身上。既然李察留下來了。那么追构装骑士就沒有意义。所有武者都留了下來。第一时间更新把小广场团团围死。众人的目光都看向那几十位圣域强者。因为李察已经放出话來。指名要让圣域强者上去。

    每一名圣域都有着自己的坚持和尊严。毫无人格可言的人。根本不可能成为圣域。他们或许会在某些场合不要脸。但是如此众目睽睽之下。熟悉的同伴在侧。很多人还是会变得高尚的。一众圣域都觉得脸上火辣辣的。每道关注的目光都象是抽在他们脸上的一记耳光。然而一位准天位都被李察一刀杀了。普通圣域上去了。岂不就是送死。一拥而上。这些圣域自觉还丢不起这个人。如果周围的眼睛沒有那么多的话或许会是另外一个局面。然而这里是浮世德。并不仅仅只有神圣同盟的贵族和强者。

    苍蓝之月人人想要。可是为了苍蓝之月送命。就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的了。

    李察安静地等着。一点也不着急。所有的构装骑士都消失在传送阵中。连水花都走了。李察的命令从來不容违抗。

    所以小广场上。就只剩下了李察一个阿克蒙德。孤身面对着几乎半个浮世德的武者。所有豪门的目光。在这一刻。都集中在了这里。

    终于。一名一脸颓废的大汉排众而出。站到了李察面前。他穿着很随意。除了腰间一把传奇长剑外。全身上下沒有一件魔法物品。大汉留着凌乱的胡子。不修边幅。只有一双眼睛偶尔会射出极为凌厉的光芒。

    看着李察。大汉渐渐挺直了身体。气势竟如山岳般节节拔高。当他完全站直时。竟然比李察高了一个半头。而在旁人眼中。这名大汉一时间竟然抢尽了注意力。仿佛是早已消失在传说中的力大无穷的维库人。李察在他面前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孩童。

    大汉咧开大嘴。低沉笑了几声。说:“我叫阿特拉斯。别人都说我是天位圣域。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我不是为了什么狗屁的苍蓝之月而來。那玩意对我根本沒用。我只是想和你打一架。第一时间更新看看究竟是谁厉害。不过你要小心。我可不会有任何留手的。”

    李察眼皮不抬。淡淡地说:“我不管你是为什么而來。在这个时候站在我面前。结果就只有一个。死。”

    阿特拉斯一怔。然后哈哈大笑。说:“你这不是等于在说。你已传奇之下无敌了吗。”

    沒想到李察竟然回了一句:“沒错。”

    众人顿时一片哗然。传奇之下全无敌手。李察竟敢放出这样的话。竟是如此锋芒毕现。

    阿特拉斯笑声嘎然而止。呛的一声长剑出鞘。大喝道:“好。我就來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传奇之下全无敌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來。决一死战吧。”

    阿特拉斯全身一震。长剑周围竟然出现十数道空间裂纹。他大吼一声。以剑作斧。毫无花巧机变地一剑向李察当头斩下。

    这一剑。纯以速度力量取胜。根本无需变化。阿特拉斯一身神力。已尽数凝聚在这一剑内。

    广场上突然出现无数李察的虚影。从这些虚影中。人们清清楚楚地看到李察后退。拔起神圣斩杀和月光。然后两把长刀刀锋上忽然燃起蓝色火焰。随后一刀架开阿特拉斯的长剑。另外一刀自下而上反撩。掠过巨人的身体。然后李察又退后一步。第一时间更新将两把长刀插回原处。又恢复了闭目垂手的静立。

    所有一切都是如此清楚。却又是如此让人窒息。众人的意识中都是一片空白。好象被强塞进了这些画面一样。却根本无法思考。只有少数实力超卓的强者。才明白这是因为李察的速度实在太快。让他们甚至來不及反应。然而李察的运动轨迹却能够清晰地印入旁观者的脑海中。这只能用精神方面的力量來解释了。

    再想深一层。李察在对敌之际。还敢分心用这种方式向围观众人示威。那是何等的威能才可做到。

    阿特拉斯一剑斩到半途。第一时间更新忽然僵住。他脸上先是难以置信。随即是恍然。最后竟是露出微笑。喃喃地说:“果然是……传奇之下……无敌啊…….”

    阿特拉斯身体中线忽然出现一道触目惊心的红线。庞大的身躯缓缓向后倒下。通的一声。重重倒在地上。

    一片死寂。无数目光都落在阿特拉斯身上。就是普通武者也能感觉到阿特拉斯那恐怖的气势。而几个认识阿特拉斯的圣域强者更是瞪大了眼睛。一脸骇然。

    法师协会的顶层。一座大殿的上层。以及一座浮岛上。几名传奇强者也在同一时刻屏住了呼吸。

    在可以俯瞰小广场的一处酒店内。一群气势非凡的人正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这边发生的一切。此时此刻。这群不可一世的人也为之失声。

    人群中间一个容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年轻人忽然轻声一笑。打破了房间中的沉寂。他的声音倒是和容貌相反。十分悦耳动听。说:“真沒想到。神圣同盟也有这样的人。可惜。他们竟然为了区区一个苍蓝之月就闹成这样。那些浮岛豪门都装做什么都看不见。真是一群目光短浅的家伙啊。”

    另一个目光锐利、气质优雅的中年男人沉声说:“这不正是我们的机会吗。听说这个年轻人还是一位大构装师。也许我们可以把他拉过來。”

    那年轻人摇了摇头。说:“象这样的人。都有自己主张。我们再怎么拉都是拉不來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愿意了。才会过來。……真是可惜了。不过。机会……”

    说完。年轻人摇了摇头。转身向房门走去。说:“我们走吧。这边已经沒什么好看的了。”

    一群人立刻随着年轻人离去。

    小广场上。李察面前又倒下了一具尸体。这次却是一个普通圣域强者。根本看不清自己和李察的差距。被身边人挑唆了几句。就热血上头地冲了出來。结果是他的长剑还沒有完全抽出。李察已经随手从地上拔出一把长剑。切断了他的咽喉。然后再把长剑插回原处。

    这次杀戮。依然快得让人來不及思考。

    沉寂了整整一分钟。许多人已经开始用眼神隐晦地交流一些想法。随后。三名圣域同时站到了李察面前。

    李察唇边浮上一丝了然的笑。说:“终于开始不要脸了吗。”

    苍蓝火焰过后。李察嘴角忽然流下一线鲜红的血。而地上又多了三具尸体。

    人们骇然。然后眼中更多了怨毒。更多的圣域蠢蠢欲动。三个不行。三十个呢。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局必然无法善终。不把李察杀了。他们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异日会死在李察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