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十一 政治

    李察略有惋惜地摇了摇头,随手把月光插进刀匣。这样一來,就连李察自己也知道,这个一对三的提议是沒人会参加了。他心中小有遗憾之际,白夜忽然说:“李察,每个圣域都是同盟战力的一部分,天位圣域就更是如此。沒有必要赶尽杀绝,特别是现在这个阶段。”

    李察听出白夜话中另有所指,特别是那句“这个阶段”很是耐人寻味。于是点了点头,说:“那家伙好象是图兰家族的,这一次表现得特别活跃。恐怕不止是他自己想拿苍蓝之月,背后应该还有家族的因素在吧。”

    天位圣域数量稀少,彼此间不说认识,也大多听说过。白夜想了想,说:“那应该是黑铁之鹰加里,听说他距离突破传奇已经不远了。”

    “那就等他进了传奇再杀好了,假如他还敢有什么动作的话。他自己要是找死的话,也就怪不得我了。”李察的口气轻松,说到击杀传奇,就似是吃饭喝水一样容易。

    还沒有完全散去的人们立刻一阵寒意涌上心头,加快了离开的步伐。

    “那个东西,你准备怎么办?”人群走后,阿伽门农难得地说了这么长一句话。

    李察坦然道:“苍蓝之月已经和我血脉融为一体,就是我想要交出來也绝沒有这个可能。所以,这个东西我是拿定了,哪个家族敢來抢,那就是血战到底”

    阿伽门农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他弄清楚了李察的原因和立场就够了,接下來不管怎么做,他都会站在李察一边。

    尼瑞斯想了想,说:“李察,一味强硬不见得是最好的办法。现在各方都需要一个缓解对立的台阶。我觉得,不如按照同盟的律法,把争议交给上议院解决。”

    阿伽门农立刻说:“好办法”

    上议院可以很有威力,但绝大多数时候,那里根本不可能达成任何有约束力的决议。例外偶尔会有,比如说一百年中也会有那么几次。上议院根本就是一群沒有实力、满怀热情,妄想靠着理想和信念一步登天的小贵族们的舞台。另一时候,上议院又可以成为各豪门角力后,一块让各方保持体面的遮羞布,就象现在这样。

    李察毕竟不象这些世家子弟那样精通政治,但想了一想也明白过來,当下就对尼瑞斯说:“那帮我招几个人吧要求就是有贵族身份,具备雄辩能力,每天可以发表最少不低于八小时的演讲,持续时间不少于一个月。好,就这些要求了”

    尼瑞斯白了李察一眼,说:“你学得倒是快”

    上议院辩论是最重要的一环,其实大多时候就是一群闲得无聊的贵族们公开吵架而已,主題可是任何东西,也可以根本沒有。他们躲在上议院里再吵得天花乱坠,锦瑟纷呈,也不会对外面的世界有任何影响,但他们依然乐此不疲,因为这就是他们生存的全部意义。

    这样的辩论根本沒有可能辩赢的时候,一方即使处于下风,也可以有各种转移话題、扭曲逻辑的方法。实在不行,也可以死不认输。反正经常在上议院辩论的那些闲人们,谁的脸皮都不比别人薄一点。

    而李察准备使用的是另一种方式,占领讲台。只要霸占了讲台,自然就沒了其它人说话的机会。虽然这样不会赢,但也不会输,可以有效的拖延时间。李察需要的就是拖延时间,时间一长,这事自然就不了了之。

    面对尼瑞斯的夸奖,李察笑道:“政治上还是你厉害。”

    “政治……”尼瑞斯喃喃重复了这个词,小脸忽然掠过一片阴影,对李察说:“我先走了。”

    也不等李察回答,他就闪入传送大殿,连地上的战斧都忘记了捡。阿伽门农和白夜脸上也有些阴沉。

    “尼瑞斯怎么了?”李察皱眉问。

    阿伽门农沒有说话的意思,白夜则说:“过段时间,你就自然知道了。”

    李察点了点头,准备离开之时,白夜忽然叫住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遍,露出玩味的笑容,说:“听说你现在号称传奇之下无敌手了?”

    李察看着白夜,眼睛一亮,只是嘿嘿几声,來了个默认。

    “有时间來黄昏之地,我们去比个几天。”白夜发出了邀战。

    李察却是一脸的向往,然后重重叹了口气,说:“有时间的话,我一定过去。如果有时间的话……”

    白夜也很理解,阿克蒙德此刻正处于高速扩张时期,作为整个家族的核心和灵魂,李察身为领主的责任要大得多,分身乏术也很正常。白夜和阿伽门农就向铁血大公的浮岛而去,李察则回到了阿克蒙德的浮岛。

    从传送阵中走出时,李察不由得一怔。在浮岛上不大的小广场上,挤满了全副武装的骑士和战士。

    构装骑士旁边站着步战骑士,甚至连那些才十几岁,十级都还沒到的学员们也全副武装,肃穆地站在广场上。整个广场一片肃杀,杀气凝聚如实。广场边,提拉米苏正在呼呼大睡,水花则靠在食人魔宽大的身躯上,也沉沉睡着。

    这是他们积蓄体力的方式,以便为即将到來的死战作准备。

    李察一怔,道:“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所有构装骑士都在盯着李察,死寂一刹后,忽然爆发出一阵猛烈的欢呼那名刀疤骑士率先冲了过來,狠狠给李察一个熊抱,然后才退下。有了一个带头的,构装骑士们顿时蜂拥而上,一个接一个地熊抱过來,有泄伸手在李察身上摸摸捏捏,想看看领主大人有沒有受伤。

    李察纵然号称传奇之下无敌,此刻也被淹沒在猛男的海洋里,那些钢铁般的肌肉,一双双粗糙的大手,实在是无法形容的体验。

    一个合格的领主,按照从小受到的严格训练,这个时候应该说的是:“兄弟们,我回來了”“我们阿克蒙德,绝不会受人欺压”之类的话。可是现在李察却完全不是这样。

    “你们要干什么?见鬼,该死的,把我放开,都退后,退后该死的,那是谁的手?”李察愤怒的声音不断从钢铁肌肉的海洋中传出,却完全看不到他的人。

    喧闹的声浪终于把食人魔和水花吵醒了。

    “发生什么了?”水花眼睛都沒睁开,迷迷糊糊地问。

    “你难道不会看吗?为什么一定是我去看?我也需要睡眠。”提拉米苏抗议。

    “你有三只眼睛”

    “可是其中有一只眼睛就是我的全部”这次是三分熟在抗议。

    最终还是提拉米苏勉强张开了一只眼睛,看了一眼广场中的形势,说:“哦,是构装骑士们正在欢迎头儿,很热烈的样子,唔……头儿已经回來了?水花起來,头儿回來了,我们不用拼命了。”

    水花迷迷糊糊地说:“是吗?我还要再有一个小时才能把体力积蓄到巅峰呢……”

    这时李察终于摆脱了猛男的海洋,确切点说,是遭遇了百名构装骑士的熊抱之后,自然的解脱。

    但是看着这些人,李察却觉得眼中微有湿润感觉,赶紧用力眨了眨,把它压了下去。“你们这些家伙,难道又不想服从命令了?”

    “我们可是严格执行了您的命令我们只是……那个,嘿嘿”刀疤骑士嘿嘿笑着,居然有些憨厚的意思。

    李察的任何命令他们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哪怕是象这次的命令也是一样。这才是合格的军队。但是他们已经做好了临战准备,一旦李察战死的消息传來,就会一涌而出,血洗整个浮世德,直到最后一个人战死为止

    至此,李察终于有了可以为自己死战的部队,可以在终战之路时始终追随在身侧的骑士。

    李察一挥手,大声道:“好了现在沒事了,全部解散。分三十名骑士回黑玫瑰古堡驻守,我们的老窝可别让人给抄了。”

    李察穿过广场,向城堡走去。一路上,所有阿克蒙德都在向他行礼。这本是见到领主时自然的礼节,但是现在自然而然的多了真心的尊敬在内。

    路过食人魔和水花时,李察将永眠指引者还给了水花,径自上了城堡的最顶层,开始冥想休息。广场一战,真正激战并沒有多少时间,然而李察消耗却是极为巨大。特别是毁灭真名引发的蓝火,每一缕的消耗就堪比一个八级魔法。这还是蓝火的初期威力,等李察进一步掌握真名,从苍蓝之月中吸收到更多月力,蓝火的威力也会逐渐提升。

    李察开始冥想后,就看到了四颗环绕着血脉核心飞行的星体。最初的星力、黄昏之地的本源力量、绿森的位面本源,以及刚刚得到的苍蓝之月都按照各自的轨迹飞行着,时时会射出一缕力量,融入李察的血脉核心中。看起來一切都很顺利,苍蓝之月已经完全稳定下來。但是苍蓝之月太过巨大,相当于占据了多条轨道,因此李察想要计算出第五条轨道的难度相应剧增,按照目前的智慧天赋估计,至少需要一年以上。

    (无弹窗小说网)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