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七 危局

    ()如此看來,当初站在坎南和银剑家族背后的,多半是支持尼禄或是瑞安的家族,总共才十四家浮岛豪门,去掉了李察这一票,对尼瑞斯影响重大,说不定就会因此丢掉皇位,而在背后制定了这个计划的黑手,不愧是老牌贵族政治动物,竟然注意到了这样一个可乘之机。

    李察心中了然后,脸上不动声色,却在心底将众家主刚才的表现全在心底过了一遍。

    当铁血大公询问,菲利浦确认采用投票制决定皇位继承人后,由于事关重大,众家主的表情多少有所变化,照理说,家主们第一反应是会和自己的亲密盟友交换眼神,但是除了阿南,竟然还有三、四个豪门看向李察,铁血大公的神态毫不遮遮掩掩,眼神略带惋惜,而其它几名家主的表情就值得玩味了,特别是门萨公爵,都忍不住向李察看了一眼。

    李察的智慧天赋此时发挥了作用,在心底反复回放那一刻的场景,片刻后已是心中有数,银剑伯爵就算不是门萨直接指使的,也和他们脱不了关系。

    李察心下冷笑,如果尼瑞斯就差一票丢掉了皇位的话,他就准备找个借口和门萨开战,就算一时沒有借口,也先打了再说,他可不管什么神圣同盟的大局,既然门萨还敢在背后玩阴谋,那他就会当面还以战争。

    李察行事风格已算凌厉狠辣了,依然不能阻止其它人针对阿克蒙德层出不穷的阴谋,若不对每一次挑衅都狠狠加以反击,谁知道接下來同盟的危机中,阿克蒙德是否会被莫名其妙地推出去变成一个牺牲品,他可不想将來对外作战的时候,致命的一击來自背后。

    当歌顿在时,应对这样场面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一家家地打过去,直至打到沒人再敢挑衅为止,现在李察也打算用同样的方法,这种方法简单粗暴,却是行之有效。

    这件事议定,菲利浦示意大家安静,又说:“还有第三件事,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的使者都已经到了浮世德,准备商议黄昏之地军团要塞的驻防事宜。”

    一名家主失声道:“这么快。”

    菲利浦平静地说:“超级强者之间偶尔会有感应,当我最后平复伤势的尝试失败时,有可能被他们感应到了,所以才会有藏剑约战奥尔良公爵的事。”

    圆桌会议室内又是一片沉寂,众位家主都默然不语。

    守卫两座军团要塞其实已经超出了神圣同盟的能力,以前是靠着菲利浦强横无匹的战力强行占住旭rì初升之所,这才勉强维持下局面,而现在,显然光靠神圣同盟自己,已经难以同时守住两座军团要塞,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的使者到來,就是为了协商分担军团要塞的防务。

    然而,另外两大帝国却不会无偿的承担军团要塞的防务,多年以來,三大帝国形成了一种默契,就是以黄昏之地作为一个另类的竞技场,來决定彼此间的利益划分,在绝域战场上表现越是强势,就说明一个帝国的国力越是强盛,其它帝国就会相应退让。

    当菲利浦一举攻下旭rì初升之所时,千年帝国和圣树王朝立刻有所表示,退出了边境许多存有争议的地区,同时撤出了几个和神圣同盟共同占领、彼此反复争夺的位面,这可是每年几千万的直接利益。

    但这一次,失去了菲利浦,同时又罢免了龙德施泰德元帅之后,神圣同盟连守住一个军团要塞都有些吃力,必然要让出一个军团要塞,虽然是以协防的名义,但绝域战场是强者话语权的地方,整个同盟可见会蒙受巨大的损失,而两大帝国有备而來,千年帝国更是已经提前出手,这一次不知要得到多少利益才会满足。

    这时图兰公爵轻扣着桌面,皱眉道:“我们至少需要dúlì防守一个军团要塞,这是最低的底线,所以,我的建议是,各个家族试着把探索位面的传奇强者召唤回來,我们至少需要两个肯在军团要塞坐镇的传奇强者,才能够稳定住局面,如果是不擅长战斗的传奇强者,就需要三个。”

    图兰公爵的建议并沒有让家主们高兴起來。

    传奇强者一旦深入位面,就很难联系得上,就是花费巨大代价联系上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回來,然后枯燥地去镇守军团要塞。

    传奇强者大都特立独行,尤其具有跨越位面探索能力的那些人,他们看待世情俗世的眼光已经和普通人完全不同,国度、家族,或许都不如位面深处那些隐藏着的资源和规则对他们更有吸引力,或许血脉消亡的危机还能让他们回头一顾,世俗权力联合体的未來却肯定沒有这个份量,那么说到底就只有最后一个问題,同盟能够给予多大的利益來换取传奇强者的效劳。

    况且那些传奇强者们此刻都还在位面的深处,而两大帝国的使者已经到了dìdū,又怎么会有如此运气,恰好能够联系上自己家族的传奇强者,及时赶回诺兰德呢。

    而且,冷眼旁观的李察,也发现有几个家族另有心思,他们多半能够联系到家族的先辈传奇,但是却不想为神圣同盟无端的奉献,万一这位先辈传奇不小心战死在军团要塞,对于家族的综合实力绝对是一个重大打击,不说族内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恐怕同一层的浮岛家族之间都会蠢蠢玉动。

    相对松散的联盟和迷nzhǔ,有些时候连表面甚至是必要的团结都做不到,直到这个时候,各豪门第一位考虑的还是自身的利益,这一点根本比不上帝室集权的千年帝国,甚至也比不上教权王权分立的圣树王朝。

    然而包括李察在内,所有浮岛豪门还是宁愿留在神圣同盟,在这里,在实力相当的前提下,各豪门和皇室实际上是平等的。

    关于军团要塞的转让,众家主们也讨论不出更好的办法,只有等谈判正式开始以后再议,要先掂量一下两大帝国的胃口究竟有多大。

    从皇室浮岛离开,一直到走进阿克蒙德的浮岛,李察的心里一直是压抑阴沉的。

    亲身在绝域战场呆过多年的他,再清楚不过超级强者们意味着什么,那是一个国家,一个种族,甚至是一个位面的支柱,在超级强者面前,传奇们也需要依靠地利和人数才有可能战胜,而普通圣域已经无法依靠数量來堆死超级强者。

    只有超级强者才能抗衡超级强者,沒有足够数量超级强者坐镇和威慑,最终就会象上一次黄昏之战那样,被达克索达斯人分割包围,各个击破。

    菲利浦终于要离开舞台的zhōngyāng了,瞬间给李察的感觉,就是神圣同盟的天空都在倾覆,让他感到压力骤增,李察知道,自己必须得做点什么,可是又能做什么呢,整个阿克蒙德,现在连一位传奇强者都沒有。

    好在李察听从了诺兰的建议,现在有了无面骑士,这个有可能是最特殊的天选卫士自身战力如何还不清楚,虽然她暂时受限于十六级的等级上限,但是一身传奇装备,和圣域正面抗衡应该不是问題,但她现在最大的作用却是专属的战争狂徒能力,加持了战争狂徒后,李察相信无论是自己还是提拉米苏,都能够和传奇强者抗衡,而水花也应该可以抵抗最普通的传奇,至少在战略性力量的层面上,李察不再是沒有还手之力。

    另外一个让李察心情灰暗的因素就是尼瑞斯。

    现在李察终于知道这段时间四皇子反常的根源了,回想起來,其实在很多事情上都早有端倪,比如说尼瑞斯晋入圣域后,反而在战力上被阿伽门农拉开了颇大差距,即便阿伽门农是从绝域战场上磨练出來的,但是考虑到两人血脉的等级,这是很不合理的结果,再比如说尼瑞斯在剑风城一战中完全失常的表现。

    而且李察还注意到,一次都沒有见到过尼瑞斯使用圣域能力,综合菲利普今天透露的消息,很显然,尼瑞斯进入圣域以后,对于力量发展的前路产生了犹疑,所以才会从不使用圣域能力,以致于表现出來的战力远低于实际拥有的力量。

    这是最糟糕的一种情况,比尼瑞斯产生性别认知障碍更为致命,圣域以上的强者对自己的力量方向产生怀疑,甚至于已经到了为此不愿意使用力量的地步,未來不仅仅是止步不前那么简单,力量紊乱导致降级乃至于迷失心智都是有可能的。

    然而如果连血脉的给予者菲利普陛下都不能给尼瑞斯指导的话,李察就更加无能为力了。

    回到浮岛,李察吩咐手下加强戒备,又调了些构装骑士过來,重新把浮岛上的构装骑士数量增加到百骑,然后上了城堡顶层的修炼室,准备继续培养自己两颗新的心脏,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最坏的那一刻到來之前,抓紧每一分钟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