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 被埋藏的当初 下

章二十 被埋藏的当初 下

    ()

    停顿了一下。大公叹了口气。说:“不过也不奇怪。呆在外域那么久还能不死的话。怎么都会变成传奇的。”

    “当时为什么所有豪门都选择了陛下。而不是无定长公主。是陛下的潜力更强。”李察又问了一个关键问題。

    铁血大公回忆着往事。露出苦笑。说:“不是。是因为大家都害怕无定公主。”

    “害怕。”

    “在当年。放眼整个人族。无定公主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她根本不需要磨炼力量。还在圣域时期就开始领悟规则。在绝域战场上不止有一次斩杀传奇的纪录。困扰我们的关卡和瓶颈。第一时间更新在她身上好象根本就不存在。然而。无定公主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她喜怒无常。惟一的嗜好就是毁灭生命。毁灭任何生命。不管遇上什么样的问題。她解决问題的手段就是杀。她那时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把吵架的双方都杀了。不就沒人争吵了。”

    李察默然。确实。若是让这样一个女人坐上皇位。绝对是整个神圣同盟的灾难。但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当年竟然最后还是选择了服从规则。不知道那次位面深处又曾经发生过什么。

    无定远赴外域后。一众豪门、甚至包括皇室。似是为了彻底摆脱她的阴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选择了销毁一切她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包括记载、徽记和文献。自那以后。无定长公主就仅仅活在一批老人的记忆中。在人们心中。她此去外域。应是一去无返。

    沒想到几十年过去了。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位人人惊惧的长公主突然杀了回來。也未免太巧了一点吧。对于政治來说。巧合的代名词就是阴谋。然而李察很难想象。长公主和浊流这样性格的人会和缜密的阴谋划上等号。

    李察和铁血大公爵又随意聊了几句。就离开了大公的浮岛。匆匆赶往浮世德的皇家法师协会。在法师协会里。有整个浮世德最大。也最全的图书馆。托尔肯定不是传奇法师中最强的。但是若论知识。比他更丰富的传奇法师却是不多。

    再见托尔时。这个乐天派的老头也带上了两个浓重的黑眼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到李察。他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摊手说:“我的老底可都被你的魔动武装给榨干了。”

    李察笑道:“你的笑话一点也不好笑。我这次來不是卖构装的。而是想到图书馆里找几本书看看。”

    “哪一类的书。”托尔一边问。一边挥手招來一个年轻法师。让他带李察去法师协会的图书馆。

    “有关于外域的资料。越多越好。”

    “外域……”托尔吃了一惊。立刻让那法师离开。然后盯着李察。问:“是和无定长公主有关。”

    “我只是想多了解她一些。现在几乎沒有任何有关她的资料。我想以后。和这位长公主打交道的机会应该不少。”

    托尔看了李察一眼。说:“跟我來吧。我那里有本关于外域的书。讲解得十分详细。”

    李察跟随托尔进了他的半位面。托尔随手布下一道魔法屏障。将半位面彻底和诺兰德隔绝。然后说:“李察。你是准备阻止无定殿下吗。”

    李察苦笑道:“我根本就不了解无定殿下。谈何阻止。更何况这次的皇位继承和阿克蒙德根本沒有关系。我可还不是公爵呢。”

    托尔带着李察來到半位面深处一座三层小楼内。从一堆积满灰尘的箱子里翻出來一本厚重的大书。塞给了李察。“拿去吧。这上面对外域记载得十分详细。你可以带回去慢慢看。但是要记得还给我。这本书本身比内容珍贵得多。那是一位著名法师的亲笔遗著。”

    在李察准备离开之前。托尔叫住了他。说:“李察。无定殿下不管怎么说。身上都流着皇室的血。是我们神圣同盟的成员。眼前的一些危机。或许只有她才能化解。要顾全大局。”

    托尔这番话说得含糊不清。李察想再细问。他却不肯再多说了。然而就最后一句话已经很隐晦地表示出了托尔或许会有的立场。

    当李察离开后。旁边光影闪动。那名曾经出手抢夺过苍蓝之月的老法师出现在托尔身边。目光复杂地看着李察离去的方向。叹息道:“苍蓝之月的气息几乎和他融为一体。不注意的话根本难以发现。看來那颗弦月确实是为了他而去的。唉。”

    托尔点头道:“看來苍蓝之月确实已经和他的血脉融为一体。你就不要再打主意了。那小家伙杀气很重。也很不好惹。你沒看到浊流招惹了他。就差点就被祭杀了。”

    老法师再次叹了口气。不舍地说:“苍蓝之月的月力对我非常重要。可是……唉。好吧。反正现在我也在诺兰德沒什么事了。过两天我就准备出发。再到上次发现的那群半位面看看。”

    托尔皱眉道:“可是现在军团要塞需要传奇强者镇守。你擅长战斗。第一时间更新难道就不准备再考虑一下了。”

    老法师笑了笑。说:“同盟拿出來的那点东西。还不放在我眼里。如果你们想要我为你们卖命。总得拿点好东西出來才行。”

    托尔道:“但你也是神圣同盟的人。现在正是危急时刻。怎么可以放任不管。”

    老法师笑容收敛。说:“托尔。别拿这套说辞往我身上套。既然现在是危急时刻。你为什么不去守军团要塞。难道你就不是传奇法师了。”

    托尔一张脸胀得通红。怒道:“但我一直在做研究。并不精通战斗。”

    老法师平静地说:“可你也是传奇法师。第一时间更新再怎么样。也不会输给一个大魔导师。”

    “你。”托尔气得说不出话來。

    “想要忽悠人去驻守军团要塞的话。就多拿点好处出來。你们出的那点代价。也就配请几个大魔导师而已。托尔。传奇法师沒有那么便宜。”老法师平静地说。

    托尔用力挥动着手臂。怒道:“但你也是神圣同盟的人。怎么可以这样。”

    老法师淡淡地说:“你不是不清楚我的血脉和年纪。在我生出來的时候。还沒有神圣同盟呢。神圣同盟只是一个联合体。一个代号。并不是名字加个神圣的前缀。就真的神圣了。神圣同盟沒有给过我任何东西。又为什么要我去为它生死战斗。我说过。想要我镇守军团要塞不是不可以。拿出足够祭品來。否则免谈。象龙德施泰德那样的傻瓜可是不多的。最后。托尔。看在快一百年朋友的份上。我就当你刚才那些话都沒说过。就这样吧。估计我们以后沒有再见面的机会了。”

    老法师直接拉开一个空间传送门。迈了进去。转瞬消失。只留下托尔在原处空自发怒。

    李察回到浮岛。第一时间就走进书房开始研读从托尔那里得到的资料。

    外域其实是一系列位面的统称。谁也说不清在那片无比辽阔的世界中究竟有多少个位面。那里是混乱占据绝对主导的地域。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光辉都照耀不到那里。在外域中。到处都是凌乱颠倒的世界。上一刻还能在席卷数个位面的强悍种族。下一刻就有可能突然灭绝。

    外域的环境比深渊和地狱还要糟糕。无论深渊还是地狱。位面环境都十分稳定。可是外域却是极度狂暴紊乱的世界。沒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每时每刻。都有新的位面诞生。都有现存的位面扭曲。也有位面湮灭。

    在诺兰德的历史上。刚刚发现外域时。曾经有一批强者前往那里探索。结果准备不足。几乎全军覆沒。随后一段时间。外域就成为诺兰德法师们封印难以杀死的强大生物的区域。有些犯下重罪的强者也会被流放到那里。

    直到数百年后。几位传奇法师探索出外域的一些基本规则。那里才成为与诺兰德能够相对稳定往來的地域。但是混乱的力量占据主导地位。使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法则在外域无法通行。也即是说。得自永恒龙殿的诸多神恩都无法产生效果。能够生效的往往也会大打折扣。所以对习惯了享受献祭带來的各种加成效果的诺兰德强者而言。力量会受到巨大压制。因此这片区域也就显得格外的危险。

    看到这里。李察就有些明白为什么浊流会变成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对立者。这个世界上还沒有能够完全脱离法则而存在地方。外域虽然扭曲狂暴无法预测。但显然还是遵循混乱法则的。因此只有成为混乱法则的仆从。才能更好的适应外域的严苛残酷环境。而对于当时只是一名普通圣域的浊流來说。活下去才是需要考虑的第一要务。

    但是把整本资料看完。李察却有了新的想法。他发现无定公主并不一定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对立者。哪怕是传奇强者。在时刻变化着的外域呆得久了。也会有陨落风险。往往得屈服在混乱法则之下。这样才能够在危机四伏的外域中不再雪上加霜地受到环境的压制。甚至可以借用部分自然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