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二 划界之耻 下

章二十二 划界之耻 下

    ()

    两条线加在一起。扣除共同覆盖的面积。等于直接切掉了神圣同盟超过四分之一的领土。一场举国战争中彻底失败。割出去的领地也差不多就这些了。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这次等于直接把屠刀架在了神圣同盟的脖子上。

    这就是支柱崩塌的后果。

    沒有超级强者制衡。如果给予足够时间和耐心的话。藏剑一人就可以杀掉浮世德大半强者。

    这种时候。需要有人站出來了。

    铁血大公哼了一声。缓缓站起。说:“两位这次做得有些过分了。我不认为这是你们帝君的意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就算你们忘记了身为人族的本分。忘记陛下孤身打下旭日初升之所的伟业。也不应该如此过分。在历史上。类似的先例不止一次。三大帝国都有一时困顿的时刻。但是沒有一次会象现在这样过份。你们。这是想要战争吗……”

    李察心头一阵热血涌动。深深佩服铁血大公。在这关键时候。在明显不利的局面下。铁血大公依然能够喊出战争。不是谁都能有这样的勇气。大多数时候。明哲保身看上去会是不错的选择。特别是他们这些身家基业都已成形的大贵族。贵族就是贵族。即使是归入圣树王朝或是千年帝国治下。领主们对领地的权利也不会被削弱太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核心几大权利都是在的。

    所以。就是李察其实也在犹豫着。因为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不能够象以往那样冲动。他每一个决定。都涉及到成千上万的阿克蒙德。

    米拉内斯侯爵却是一笑。淡淡地说:“奥尔良阁下。我很佩服您的勇气。但是我只能很遗憾地说。在我來到浮世德之前。得到了皇帝陛下的全部授权。我在这里。就等如是陛下亲临。这条线。即是圣树王朝的条件。如果这一定意味着战争……”

    说着。米拉内斯又向金贝叶伯爵看了一眼。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说:“……那么我相信。很多人并不介意三大帝国变成两大帝国。”

    几乎所有家主脸上都泛起无法掩饰的愤怒。这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在三大帝国中。神圣同盟本就弱于其它两个帝国。更不可能抵抗两大帝国的联手进攻。然而在这个时候。在菲利浦因为绝域战场重伤难愈的时候。两大帝国却如此赤/裸相逼。连遮羞布都不准备一块。俨然一副吃定了同盟的模样。

    李察缓缓闭上了双眼。他生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吹出一口蓝火炎息。直接把米拉内斯烧成灰烬。米拉内斯再让人厌恶。也只是一个使节。他代表的其实是整个圣树王朝。杀了他根本沒有意义。圣树王朝立刻还能再派一个使节过來。那时的条件只会更加苛刻。

    李察是如此。其它家主有同样心思的自然也不少。好象是猜到了众人的想法。米拉内斯忽然呵呵一笑。说:“就是你们现在把我杀了。也改变不了大局。相反会把整个神圣同盟推入深渊。如果哪位阁下想要动手的话。我倒是可以配合。绝不还手。各位以为如何。”

    铁血大公哼了一声。缓缓坐下。开始沉思。熟悉大公的人都知道。他已经燃起真正的怒火。此刻考虑的必定是是否开战的利弊。第一时间更新

    “哪怕改变不了大局。我也想把你杀了。”会议室外忽然传來一个沉稳如山的声音。

    李察一怔。这是龙德施泰德元帅的声音。不。现在已经是龙德施泰德伯爵了。只是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元帅推门而入。只是向米拉内斯随意地看了一眼。就让侯爵从容的微笑瞬间僵硬扭曲。身在绝域战场多年。元帅的个人实力或许不算特别强。但若论气势凌厉杀机浓郁。却沒有几人能够比得上常年身临杀戮第一线的龙德施泰德。

    元帅目光如电。在众豪门家主脸上扫过。喝道:“神圣同盟可以守住我们自己的军团要塞。我虽然老了。也变得糊涂了。不够资格统领一个要塞。但当一个战士还是合格的。我愿意去日不落之都看守城门。想要攻入日不落之都的人。都要从我的尸体上迈过去。”

    一众豪门家主都是心头一凛。居然开始认真考虑是否倾尽家族全力防守军团要塞。以往会时时计较的那些得失。现在好像都不是那么重要了。

    米拉内斯忽然鼓掌。然后笑道:“果然是英雄人物。可惜。达克索达斯人并不懂得尊重英雄。象您这样的英雄人物。也差点被达克索达斯人把手下给杀光了。听说守卫战之后。活下來的圣域强者有不少人都离开了日不落之都。我们圣树王朝也接收了不少。象您这样的英雄人物。只想着慷慨赴死。当然用不着去考虑死后会怎么样。如果日不落之都落到达克索达斯人手里。您觉得。光是战死就可以免责了吗。”

    龙德施泰德脸上青气一闪。一大步已到了米拉内斯侯爵面前。抬手扼住侯爵的咽喉。一把就把他提了起來。在身材极度高大的元帅面前。已经十九级的侯爵竟象只小鸡。毫无还手之力。

    圣树王朝使节团的人全都站起。手按到了兵器上。

    但是米拉内斯侯爵向使节团的人摆了摆手。让他们不要妄动。然后盯着龙德施泰德元帅。尽管几乎连气都喘不过來。但仍艰难地说:“你尽管……杀了我。帝国会换一个使者……要求会更多……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每提我一分钟。我就会……把分界线向前推进一公里。”

    元帅大手手背上青筋跳动不停。眼中射出寒冽光芒。时刻都有可能爆发斗气。将侯爵的脖子捏碎。

    威灵堡公爵终于站了起來。冷冷地说:“元帅。这里不是你展示威严的场所。第一时间更新特别是因为你的行为。而导致我们多割让领地的话。”

    龙德施泰德横了一众豪门家主一眼。哼了一声。手一松。终还是把米拉内斯侯爵放开。侯爵落地。立刻剧烈咳嗽。从嘴里喷出不少血点。圣树王朝的护卫急忙冲上。把侯爵扶了起來。有人就送上了治伤的药剂。却被侯爵一把推开。

    米拉内斯摇晃着走到魔法地图前。射出一道忽明忽暗的光。修改起分界线。只被元帅提了一会。侯爵就受伤不轻。此刻斗气明显紊乱。放射出的光芒也摇晃不定。但是他全神贯注。一分一分地修改着原本的分界线。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新的分界线和旧线几乎重合。但这是因为魔法地图比例尺的缘故。在场众人几乎都是圣域以上的强者。眼力敏锐。早已看出新分界线平移了极其微小的一点。这点距离若是放大到实地。正好是三公里。元帅提了侯爵三分钟。侯爵确实把分界线向内挪了三公里。

    威灵堡公爵咳嗽了一声。说:“侯爵阁下。划界是件很严肃的事。您这样不太好吧。”

    侯爵又咳嗽了几声。才说:“我站在这里。代表着圣树王朝和皇帝陛下。王朝和陛下的尊严也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任何冒犯都要付出代价。既然龙德施泰德元帅付不出來。那当然要由神圣同盟。也就是在座的诸位替他支付这个代价。要我说的话。我是觉得元帅过去是被你们给宠坏了。就象个不懂事的孩子。孩子犯了错。家长当然要负责。”

    ujj元帅脸上又泛上青气。米拉内斯屡次侮辱他的尊严。而且丝毫不留情面。

    会议厅中的温度徐徐降低。层层威压正从元帅身上散发出來。会议厅内的传奇强者都感到阵阵凛然。其中还停留在圣域或以下的人们甚至都发觉身体的反应正在变得迟钝。这就是传奇强者的威压。

    但是再强烈的威压。对于不畏死亡的人來说都是全无意义的。米拉内斯侯爵摆明要不惜一死。也要为圣树王朝多切割利益的做派。反而让众家主都有所顾忌。铁血大公和几位六层浮岛的家主都交换了一下眼色。威灵堡公爵就起身。把龙德施泰德伯爵拉出了会议厅。一路上小声说着什么。昔日的元帅额头青筋贲张。显然怒不可遏。但终是默默忍受下來。随着威灵堡公爵离去。

    米拉内斯眼中闪过一丝遗憾。随即说:“刚才的事情我很遗憾。不过如果各位还想要展示武力的话。沒必要向着我们这些下人发威。千年帝国的藏剑殿下。王朝的华文主教以及米伽勒殿下都随时愿意迎接各位的挑战。”

    这句话一出。众家主心中又是一沉。现在的情况下。神圣同盟确实找不到能够抗衡对方超级强者的人物。就算苏海伦能够醒來。她其实也不算是神圣同盟的一员。神圣同盟守护者更多是敬称。是对她建立深蓝。挡住了极地灰矮人南下之路这一伟业的纪念和尊重。而不代表她就对神圣同盟负有什么义务。若说交情。和苏海伦交情最深的就是歌顿。此时此刻。这个男人早已沉寂在世界的最深处。

    铁血大公缓缓地说:“米拉内斯侯爵。认真地说。这个条件我们根本无法接受。与其接受。还不如直接退出一个军团要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