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六 帝王之选 上

章二十六 帝王之选 上

    ()

    其实许久以來。尼禄、尼瑞斯的性格、能力和事迹早已为贵族们所熟知。瑞安虽然年幼。也因为这次事件跃入人们的视野。最大的变数则來自无定长公主。她派浊流回來宣布参加帝位候选之后。就再也沒了消息。茫然间。有些人都产生了错觉。似乎无定长公主的回归就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快到十点了。陆续进场的贵族已经坐满了大半的位置。今时不同以往。皇家卫士控制了整个会场。每个座位上都写着特定的名字。沒有列在名单上的人。根本不可能被允许进入会场。

    在这一刻。沒有人情。也沒有例外。哪个家族真有实力人脉。哪个家族徒有虚名。一目了然。如果说浮岛豪门是顶级的贵族。那么能够列名会场的人。就是上流社会。也是整个神圣同盟的中坚力量。

    李察步入会场时。浮岛豪门已经有一半家主就座。李察面色凝重。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定。

    在浮岛豪门中。阿克蒙德是惟一一个沒有投票权的。所以李察出现时。旁听的贵族中不免出现了刻意压低的议论声。不过他们只是在讨论整件事背后的阴谋。却沒有丝毫嘲笑的意思。不管李察是否具有公爵资格。但他表现出的实力却货真价实。阿克蒙德可是打残了好几个浮岛豪门。扫平他们这些二流家族更是不在话下。

    候选人区域搭起了一座高台。上面摆放了四把椅子。看來尽管无定长公主属于自行宣布参加帝位候选。程序上并不符合神圣同盟的律法。但是众豪门和皇室依然承认了她有资格参加候选。

    看到四把高椅。李察心中又再次确认。规则的约束力。只是对能够被约束的人才有效。假如李察已经是传奇强者。又或成为真正的圣构装师。也不会有坎南男爵这种炮灰跳出來。就是他真的跳出來。提案也根本不会被上议院讨论。而无定长公主只是派了个随从來说了一句话。就让候选台上摆了四把高椅。第一时间更新

    十点整。候选人们准时入场。坐到了相应的位置上。这是应该的程序。按照选举程度。在十点钟还沒有坐到相应位置上的候选人。就会自动失去候选资格。但是当钟声响起时。走进议会大厅的只有尼禄、尼瑞斯和瑞安。无定长公主却是不见踪影。

    三位皇子都是一身盛装。走上高台。然后在各自的座位上坐定。尼禄依然是那副和善无害的模样。瑞安则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少年。只是脸上还带着些稚气。此刻被众人目光注视着。也流露出些许的不安。尼禄和瑞安都很正常。可是尼瑞斯却是让人不知该如何形容。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今天的四皇子居然是一身偏向中性的打扮。那些放在男人身上会显得过于轻浮的花边配饰。以及礼服上抢眼跳跃的亮蓝基色。在尼瑞斯身上居然衬出了无法形容的魅力。仿佛就是为他天然订制的一样。只是这样一來。尼瑞斯就彻底的中性化了。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个带着凛冽杀气、并且削短了头发的绝世美女。

    菲利浦在指定候选人时早就说过了尼瑞斯的性格问題。在这种时刻这种场合。尼瑞斯本该尽量展示男人气概才对。沒想到他非但丝毫不改。反而变本加厉。换上这样一身装束。简直就是在刻意宣示着自己性格上的问題。这身衣服放在尼瑞斯身上。和女装也沒什么差别了。

    皇帝不同于其它贵族。还有一个神圣同盟脸面象征的问題。象尼瑞斯这样性格逐渐向女生扭曲的人如果是豪门家主还算勉强。坐到皇位上就立刻会引來无数非议。其实过去如菲利浦那样吃了睡、睡了吃。把自己养得象一座山一样。也很是不妥。但菲利浦的皇位是打出來的。是真真实实击退了人人畏惧的无定长公主后才到手的。这样得來的皇位沒有任何人能够非议。

    但是尼瑞斯可沒有菲利浦那样压倒性的优势和实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现在仅仅是个圣域而已。就算很强。也到不了李察那种十九级就敢喊出传奇之下无敌的地步。对豪门家主來说。因为实力的缘故选择尼瑞斯。那还不如选择瑞安。瑞安血脉天赋不比尼瑞斯差。而且是个正常的少年。选择他的代价不过是等上十几年而已。豪门家主们动辄可用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时光去布局一件大事。最不缺乏的就是耐心。

    李察也在看着尼瑞斯。他总觉得有些奇怪。因为在这种场合。在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使节的见证下。尼瑞斯穿这身衣服出來。简直等于在对各大豪门说千万不要投票给我。这却是何用意。

    疑惑之余。李察仍然不得不承认。这身衣服确实适合尼瑞斯。一个不小心。就连他的心思都会有些飘动。

    候选人进场的时间已经过了。仪式主持本该敲响金钟。钟声一响。沒有抵达会场的候选人就会失去资格。但是主持人似乎已经得到了什么暗示。竟然就那么站着。根本不去敲响金钟。只是空等着时间流逝。

    这个奇异的举动有最好的解释。属于无定长公主的那张座椅还空着。

    议会大厅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张空椅上。既然有投票权的浮岛豪门都沒有发出异议。旁观的贵族也就乐得看戏。只不过真正年长、知道当年一些秘史的老贵族们。却都隐隐有忧色。

    这时从大门处忽然走进一个人。正是浊流。他显得行色匆匆。快步來到大厅中央。先是向所有到场贵族行了一礼。才严肃地说:“非常抱歉。无定长公主殿下刚刚传來消息。她已于一小时前从外域出发。但是路上遇到了些小麻烦。恐怕要耽误几分钟才能到达。”

    这句话一出。顿时全场轰动。

    凡是有些见识的。都知道从外域回到诺兰德。绝不是建个传送门就能回來的。外域和诺兰德属于不同法则的世界体系。想要回來得经过一系列的空间跨越。路经数十个中转位面才行。有些中转地点还是出了名的危险。无论从诺兰德去外域。还是从外域回诺兰德。传奇强者要花费的时间也要以年來计算。这还得运气够好。沒有在路上受到重伤。现在无定长公主居然只要一个多小时就能从外域回來。

    大多数人第一个反应是不信。可是李察冷眼观察。却发现包括铁血大公在内。几位著名强者的表情不是讥讽。而是骇然。于是知道这位无定殿下或许真能够在一小时左右就从外域赶回诺兰德。第一时间更新至少是有这种可能的。

    这时托尔走进议会大厅。环视一周。用低沉的声音说:“在选举下一任皇帝之前。请允许我代表皇室宣布一个不幸的消息。同盟的皇帝。孤身打下旭日初升之所的菲利浦陛下。已经于昨夜永远的离开了我们。陛下留下遗命。他的遗体将在永恒龙殿归入时光洪流。就不用举行葬礼和仪式了。”

    议会大厅中顿时一声轰鸣。所有贵族都同时站了起來。就连李察也从座位上惊起。一时竟是茫然。

    菲利浦已经永远的离开了。

    虽然皇帝亲口说过他的力量很快就要维持不住圣域。而且伤势还在不断恶化。可是包括李察在内的所有豪门家主其实都还抱有希望。菲利浦沉寂三十年。就只是一头一尾作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就是打跑了无定公主。第二件则是打下旭日初升之所。其后战败达克索达斯两大超级强者。亦可算半件大事。

    菲利浦一生中沒干过几件事。但是他干的每一件事都不是一般人能够达成的奇迹。所以这一次。豪门家主其实还在暗中期盼着奇迹发生。

    嗜血的菲利浦。只要他坐在那里。哪怕一点力量都不存在。都会让人莫名的生起信心。

    毕竟同盟还有皇帝陛下在……以前许多人在绝望中。都会这样想。

    可是现在。陛下竟然真的走了。

    一阵喧闹之后。议会大厅突然一片死寂。人们多是茫然。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只是忽然觉得同盟的前景一片灰暗。仿佛天也是阴的。

    金贝叶伯爵这时站了起來。向托尔致意。然后朗声说:“为了表达对菲利浦陛下的敬意。我们千年帝国愿意将此前议定的利益让出一半。”

    伯爵的话又激起了一阵反响。许多同盟贵族都投以感激的目光。但另一侧的米拉内斯侯爵脸色就有些难看了。迟疑了片刻。米拉内斯侯爵终于不情不愿地站了起來。说:“我们圣树王朝也愿意让出一半利益。以作为对陛下伟业的致意。”

    轻飘飘的一句承诺。两大帝国就等于吐出了一百余万平方公里的领地。金贝叶伯爵毫不在乎。他说得严肃认真。确实是在向菲利浦的伟业致意。米拉内斯心中却在滴血。他有心不跟随伯爵的提议。却知一旦这样做了。立刻会成千年帝国和神圣同盟的敌人。

    只是米拉内斯余音未落。议会大厅的空中突然响起一阵张扬得有些疯狂的大笑:“什么一半利益。问过了我的意思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