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七 帝王之选 下

章二十七 帝王之选 下

    ()

    笑声越來越高亢疯狂。转眼间竟是轰轰隆隆响亮得有如雷鸣。整个大厅内。凡是圣域以下的贵族都觉得好似有千万根尖针刺入耳朵。头痛得如要炸开。一个个直接滚倒在地。就是圣域强者也感觉到十分难受。惊骇之下纷纷运起斗气全力抵抗。这才好过些。沒有倒地出丑。

    李察脸色也是一阵苍白。这时苍蓝之月吐出一缕月力。这才堪堪抵抗住笑声的侵袭。

    议会大厅的空中忽然飘起阵阵黑色的条纹。看上去就象凭空出现的烟气。可是李察脸色却赫然大变。再也不敢坐在座位上。而是闪电般向后跃出。避过了横扫过來的一条黑色条纹。这些黑色条纹可都是空间裂隙。第一时间更新一旦被扫中后果难料。虽然李察现在实力今非昔比。就是被扫中也未必受到重创。可是他也沒有兴趣用自己的身体去测试这些空间裂隙的威力。

    看着空中弥漫的大片黑纹。李察不禁骇然。浮世德是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殿所在地。周围时空无比稳固。上议院的议会大厅又经过特别加固。几重防御魔法阵都是出自传奇法师之手。就是为了防御一切空间传送类的能力。可是看空中如此之多的裂隙条纹。分明是有人正试图撕裂空间。跨界而來的迹象。

    空中突然响起玻璃破碎的声音。一条空间裂隙猛然扩大。从中猛然伸出了一只手。这只手突兀出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它骨肉匀称。五指纤长。比例接近完美。然而那五片漆黑如墨的指甲却是触目惊心。

    这只手突然抓住空间裂隙边缘。狠狠一撕。空间裂隙顿时被生生撕开。变成了一个可容一人进出的巨大裂隙。

    议会大厅内接连响起沉闷的爆炸声。四壁、巨柱和天花板上纷纷爆出火光。防御魔法阵一层层崩溃瓦解。传奇法师们十数年的心血。竟然毁于一旦。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空间裂隙里挤出來的一个人。

    确切点说。这是一个女人。一个虽然非常狼狈、却依然非常美丽的女人。她有着黑色的短发。刀刻般的线条勾勒出一张绝色的脸。紫黑色的双唇和她深紫色的双瞳同样醒目。她身上穿着一身根本说不上好的紧身甲。只是盔甲已是破破烂烂。露出大片肌肤和整条的大腿。露在外面的肌肤上遍布大大小小的伤口青肿。甚至有的伤口还有苍白之火在燃烧着。另外一些伤口则不断有黑色小虫在钻进钻出。

    她并不如何高大。反而可以称得上窈窕。当她从空间裂隙中跳出时。左手还留在空间断层中。仿佛在抓着什么东西。

    她四下扫了一眼。凡是触到她目光的人都如遭电击。

    看过周围环境之后。第一时间更新她才自语道:“看來沒走错地方。”

    说完。她忽然转身。右手也伸入空间裂隙。仿佛抓住了什么东西。一声深沉的咆哮从空间裂隙中传出。凡是听到这声咆哮的人。心脏刹那间都漏跳了一拍。仿佛那一刻的时间被莫名地偷走了。只有传奇强者才不受影响。

    她一声冷笑。忽然发出一声尖厉的嘶喊。骤然发力。空间裂隙忽然扩大。竟然从里面拉出了一颗比她身体还要大的狰狞兽头。这头巨兽的身体都卡在空间的另一边。只有头落在她手里。显得无比痛苦。不断疯狂吼叫挣扎着。每一声吼叫。就会让大厅内的众人感到灵魂都在飘摇。

    大厅内几乎沒有人认得那个兽头。浊流却是一声惊叫:“领主马拉马斯。”

    那个女人双手忽然一错。把兽头扭转了一百八十度。她双手随即回错。又把兽头向反方向扭了一周。如是拧了几下。再用力一拔。竟是把兽头活生生地拔了下來。深紫色的腥血如瀑布般从空间裂隙中喷出。淋在女人身上。居然让她露出了陶醉癫狂般的笑。

    浊流立刻单膝跪地。以夸张之极的语调赞叹着:“无定殿下。领主马拉马斯也陨落在您手里。您的伟业必将在外域永远传颂……”

    浊流的话虽然稍嫌夸张。可也不算太过火。众目睽睽之下。第一时间更新一头强大的传奇级别的异域领主居然就死在无定长公主手里。这等战绩。确实足够震憾人心。

    如果说有什么比传奇强者更加有威慑力。无疑就是斩杀传奇强者。

    无定公主一声冷笑:“这头蠢货。居然追了我十几个位面。还以为我怕了它。要不是我要赶时间。哪还能让它活到现在。”

    说完。她抬起左腿。一脚踹进空间裂隙。将还卡在那里巨兽兽躯踹飞。弥合了空间裂隙。然后手忽然一松。咣当一声巨响。巨兽兽头就从空中掉落。狠狠砸在候选人高台上。兽头出人意料的沉重。把顶级硬木制成的高台砸得粉碎。而且在硬岩铺就的地板上活活砸出一个近一米的深坑。看这坠势。这颗兽头恐怕有数百吨重。

    四把候选人高背椅自然也随着化为木屑。至于椅上原本坐着的三位皇子。自然及时逃开。只是脸色显得非常难看。无定长公主这一下。说好听点是立威。说难听了。或许就只是随手一扔。根本沒看下面有沒有人。就是有人。压死了也是白死。

    无定公主随手一抓。居然从虚空中抓出一缕时光之力。她看了看。说:“还不错。我只迟到了七分钟。浊流。皇帝选出來了沒有。”

    浊流依然跪地不起。恭敬道:“殿下。还沒有开始投票。”

    无定公主脸色稍稍缓和。说:“这次算他们聪明。”说罢。她的视线扫过金贝叶伯爵和米拉内斯侯爵。又道:“刚才是你们两个说什么一半利益是吧。说。这是怎么回事。”

    金贝叶伯爵此时竟能坦然面对。言简意赅。不到三分钟就把前因后果以及分界方案解释得清清楚楚。能够在无定公主面前这样说话可是不容易的。众贵族这才发现。原本这位年轻伯爵其实也是深藏不露。

    无定公主听完。只是手一挥。淡淡地说:“放屁的一半利益。你们回去吧。告诉那些老家伙。就按原先的国界线來。要是有谁不服的话。尽管來找我。”

    金贝叶双眉一皱。随即舒张开來。恭敬地说:“您的意思。我一定会带到。”

    米拉内斯侯爵却急了。眼见拼死争得的天大利益转眼间竟成画饼。就只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他上前一步。喝道:“两国之间的划界已经议定。岂能随意更改。这可是涉及圣树王朝的利益和尊严。不管你是谁。都最好慎重。”

    无定公主的目光落在米拉内斯侯爵身上。双眉渐渐竖起。森然道:“你算什么东西。”

    米拉内斯侯爵心中寒意骤生。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全身刹那间僵硬。几乎动弹不得。这并不是无定对他作了什么。而只是本能的恐惧而已。就象许多弱小动物骤然看到天敌时会吓得全身瘫软一样。

    然而米拉内斯一咬牙。猛然一挺胸膛。昂然道:“我是王朝使者。我站在这里。就代表圣树王朝。就代表皇帝陛下。你想杀我很容易。但是杀了我。王朝会再派使者过來。提出的条件会更加苛刻。你可想清楚了。”

    这一番话。他曾经说过。当时就曾逼得龙德施泰德元帅和铁血大公退让。此番侯爵又押上了自己作为赌注。赌对方不敢和圣树王朝真正撕破脸皮。

    无定公主忽然露出一个恐怖的笑容。手一伸一缩。竟已把米拉内斯侯爵的心脏挖了出來。

    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侯爵。无定公主一声冷笑:“你还真自己当个东西。我想杀就杀了。你又能怎么样。”

    米拉内斯侯爵艰难低头。看着自己胸前恐怖的血洞。颤抖着抬起手。指着无定公主。说:“你……王朝不会放过你的……”

    侯爵毕竟是十九级的强者。生命力非常强大。就是心脏被挖出。也一时不会便死。但也只是能多支撑一会而已。特别是当他眼睁睁看着无定手一紧。轻描淡写的就把自己的心脏捏成肉末。侯爵最后一线生机希望也就此被扼杀。

    鼓起最后的生命力。侯爵眼中喷火。死盯着无定公主。咬牙说:“你……你还不是超级强者……”

    “那又怎样。”无定长公主一脸讥笑。说:“你去问问华文那老东西。敢來和我打一架吗。我或许不一定能打赢。但一定可以拖着他一起死。可惜。你沒有这个机会了。浊流。”

    浊流抢上两步。又单膝跪倒。问:“长公主殿下。您有什么吩咐。”

    无定公主淡淡地说:“去找一平方公里的地。割让给圣树王朝。就算对我杀了这位什么侯爵的补偿吧。随便挑块地就行。别找太肥的。”

    侯爵的脸胀得通红。一半是因为羞辱。一半是因为生命走到了尽头。他盯着无定。以近似呢喃般的声音说:“你……真是个疯子……”

    一句话沒有说完。侯爵就一头扑倒在地。再也不动了。这位圣树王朝的权臣。终于玩火玩到了焚身的地步。

    “说对了。我就是个疯子。”无定长公主的视线扫过圣树王朝使节团的一众人。让他们瞬间惊惧到动弹不得的地步。在这位恐怖的长公主面前。传奇之下简直就是任凭宰割的对象。

    无定长公主冷冷地道:“国界一切照旧。这就是我的方案。你们回去就把我的原话告诉华文那老东西。还有米伽勒那个小白脸。他们想要打架的话。尽管过來。我现在身上还有伤。大约三个月左右就会好了。想要占便宜就趁早。”

    说完。无定又看向金贝叶伯爵。说:“同样的话。你也带给藏剑那位始终装嫩的大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