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九 一圈轮回 下

章二十九 一圈轮回 下

    无定公主轻飘飘落回高椅,慵懒坐定,说:“都他/妈?的看够戏了吧,看够了就赶快投票,别磨磨蹭蹭的,想找死啊!”

    慵懒坐着的无定殿下确实有惊人魅力,然而却和脱口而出的彪悍粗口形成巨大反差,一时众贵族手足无措,还是铁血大公第一个站了起來,拿起象征着铁血家族选择权的金色权杖,走到无定公主面前,将权杖放在浊流脚前的地上。

    浊流还一动不动地高高扛着座椅,站直的铁血大公头顶不过到无定公主的小腿处,所以大公放下代表着投票权的权杖后,需要仰望才能看到无定公主的脸,他深深地看了无定公主一眼,说:“在忍受來自他国的屈辱与内部的血腥杀戮之间,我宁可选择血腥。”

    这句话让无数贵族为之动容,在过去的几天中,所有神圣同盟有头有脸的贵族们都深深感受着那种无法形容的耻辱。

    大公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自己的座位,走到半途时忽然回头,慨然说:“如果可能,我真希望能够击败你,哪怕只有一次。”

    “这辈子都沒可能,除非我快死了。”无定公主冷冷地说。

    大公笑了笑,就坐回到座位上,神态恢复正常,或许是三十年的压抑,才让他有了一刹那的失控,但是无定公主的强势转眼间就让大公清醒过來。

    有了铁血大公为首,威灵堡公爵、图兰公爵先后将金色权杖放在浊流身前,他们很不喜欢这种匍匐在无定公主脚下的感觉,所以放下权杖后就匆匆回到座位,其它浮岛豪门也一个个走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只有李察始终端坐不动。

    十三把权杖,全都放在无定公主脚下,代表着十三家浮岛豪门的臣服。

    干净利落击败了铁血大公,让众豪门看清了无定公主绝对可和超级强者抗衡的战力,如此选择也就顺理成章,而且此次从外域回归后,无定公主确实如她自己所说那样脾气变好了很多,否则按照她三十年前的性格,恐怕第一件事先是大杀一场,把看不顺眼的家伙全都宰了,而现在,无定公主只是用这种略带羞辱的投票方式报复了一下,确实出人意料。

    在一旁站着的三位皇子此刻完全成了陪衬,尼瑞斯和尼禄神色如常,瑞安的小脸上却流露着迷茫、不安和怨愤,他毕竟还太小,还不懂得如何掩饰自己的心事。

    仪式主持拉起嗓子,高声叫道:“按照神圣同盟盟约,经过浮岛豪门投票,神圣同盟的现任皇帝将是……无定陛下,。”

    在这一刻,所有神圣同盟的贵族全都起立,向神圣同盟新的皇帝致敬,并献上自己的忠诚。

    “啊哈哈哈哈,。”在这原本该是神圣的时刻,无定公主突然大笑起來,状若疯癫,她甚至浮上天空,笑得整个人都蜷成了一团。

    她忽然挺直身体,向上一拳,轰飞了整个议会大厅的殿顶。

    无定公主指着浮世德的天空,大笑道:“终于让我等到这一天了,神圣同盟的皇位终于到我手上了,老东西,你看到了吗?你到死的时候都沒有想过会有这一天吧。”

    她拼命地笑着,骂着,甚至都笑出了眼泪,只有三十年前的豪门贵族,才隐约知道她骂的是神圣同盟的上一代皇帝,也是她和菲利浦的父亲。

    无定的声音越來越高,音量也越來越大,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又再次出现,覆盖了整个浮世德的天空,墙壁或门户窗户,都无法阻挡她的声音。

    “菲利浦,你躲在哪里,出來,和我决一死战,我知道你受了伤,我会只用和你相同的力量的,梵琳呢?你这个贱人,敢从永恒龙殿走出來吗?我回來了,你出來,,出來杀我啊!”

    一众贵族全都呆住,完全沒想到无定公主刚刚拿到皇位,竟就开始发疯,居然去找永恒龙殿的麻烦,梵琳是神眷者,找她的麻烦就等如是挑战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权威。

    无定在空中越飞越高,这时一条条金色的时光光带从虚空中探出,根根缠向空中的她,这是浮世德的禁空机制开始有所反应,此刻最好的办法要么是落地,要么就是速度飞离浮世德,传奇强者短暂在浮世德上空飞行还是可以的,一旦被时光光带缠住,后果就难以预料,毕竟时间与空间法则通行于各个位面,是仅次于位面本源法则的最高级法则,而在许多位面里,时空法则原本就是本源法则之一。

    然而无定却凝立空中,毫不闪避,只是一遍遍地嘶喊着,只见她双手飞舞,将缠绕上來的时光光带一一拍得粉碎,下方的一众强者又是看得骇然,这些时光光带根本无人敢碰,可是她却敢徒手拍击,还能够将它拍碎,虽然她的双手已是鲜血淋漓,可是依然完整。

    这意味着什么,无定陛下对时光法则的掌控究竟到了何种程度。

    越來越多的时光光带从虚空中探出,空中开始响起低沉的轰鸣,隐约有绞链和齿轮运转的声音,这声音无处不在,是浮世德防御机制开始逐渐启动的标记,空中同时出现的时光光带迅速增多,转眼间已多达数百条,就以无定一身无可匹敌的战技也无法尽数格挡,全身被切割得鲜血淋漓,眼看再过片刻,她就会陨落当场,变成神圣同盟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

    浮世德的禁空机制还未全开,威力就可以将超级强者逼入绝境,全开时又不知会怎样。

    即使在浮世德中,永恒龙殿也是最特殊的地方,一旦进入龙殿大门,就相当于进入另一个时空,一个完全由时空法则支配的世界,即使是无定公主也不敢贸然进入,三十年过去了,现在就是在永恒龙殿之外,她也不知道是否能够战胜梵琳,镜之双面的梵琳,在回归永恒龙殿之前就是无定的生平大敌,而在永恒龙殿之内,梵琳根本就是无敌的,无定虽然疯狂,却绝不愚蠢。

    这时永恒龙殿大门中走出希茜,她遥遥对着空中的无定说:“陛下,梵琳殿下有请。”

    空中的无定忽然一声穿金裂石的清啸,啸音直冲天的尽头。

    她握拳,缓缓向前方击出,一圈淡淡血光以她为中心散出,瞬间扩散百米,在血色范围内,所有的时光之力竟都被涤荡一空。

    无定的声音转为低沉,缓缓地说:“菲利浦,梵琳,这一拳你们看到了吗?如果不是我对手的话,那就趁早走了吧,以后都别在我面前出现。”

    无定陛下一拳即出,整个浮世德顿时一片死寂,越是强者,就越是面如死灰,强如铁血大公,此刻也终于知道,无定那句“第一下就杀了你”,根本不是虚言,三十年前的无定公主,就从不说谎。

    一拳之下,空间为之肃清,这种威力,这种掌控,简直超乎想象,在一众传奇强者的眼中,这一刻的无定陛下,身影已和菲利浦同样高大。

    希茜脸色也有些苍白,无定陛下一击扫尽时光之力,余波也伤到了她,但她仍然站着,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陛下,梵琳殿下有请。”

    希茜话音刚落,无定就出现在她面前,一手将她拨到旁边,向永恒龙殿深邃的大门内望去,透过大门,可以看到永恒龙殿内宏伟瑰丽的殿堂,只有无定这种等级的强者才知道,一踏入殿门,就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不是象普通人以为的那样,只有祭坛空间才是独立的空间,这种认知,也是当年她差点付出生命才换回來的。

    无定唇角浮上若有若无的笑,轻声道:“梵琳,你就那么想我进來吗?那好,我就如你的愿。”

    无定一步迈出,已进了永恒龙殿。

    希茜神色复杂,跟在无定身后进入永恒龙殿,龙殿大门随即在她身后关上。

    当无定站在龙殿中央时,殿顶忽然洒下大片时光之力,大殿四壁、穹顶全部消失,只剩下一片无尽的深邃虚空,只是在上方不断有时光之力源源而下,化作淡金色的雨,星星点点落在无定身上,无定一怔,闭目抬头,感受着雨滴打在脸上、身上的感觉,一时竟有了迷茫。

    她缓缓张开双眼,看到无数雨滴汇聚一处,在前方数米处凝成一封信,就飘浮在虚空中。

    无定几十年來第一次犹豫了一下,才伸出手,去拿那封信,快碰到那封信了,她的手却不争气地开始颤抖,她有预感,三十年的痛苦挣扎,所有的答案,都会在这一封信里,这封信明显是梵琳一贯的手法,这也是无定讨厌她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得不承认,这样做确实很酷,当年也迷住了不少人,包括菲利浦。

    无定定了定神,拿过信封,小心拆开,从里面拿出一张淡金色的信纸,随着她的目光扫过,信纸上自动出现一行行字,字迹优雅完美,一看就知是梵琳的手笔。

    信是如此开头的:“无定,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一定也觉得累了吧。”

    (无弹窗小说网)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