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一 麻烦

    无定站了起來,说:“我还沒好好看过皇宫,你们两个陪我走走吧。”淡金色的光芒从身后的落地长窗照进來,背光站着的女皇略略垂着头,从侧面看不清她的脸,只留下一个窈窕得带几分脆弱的剪影。

    无论浊流还是李察,都显得十分意外。李察保持了贵族风度,略略躬身答应了。浊流则属于对无定任何决定都完全盲从到底的主,当下也无异议,就和李察跟在无定身后,开始巡视整个皇宫。

    神圣同盟的皇宫规模宏伟,上上下下足有数百间大小房间。无定信步走着,足迹踏遍了皇宫的每个角落。她有时走得快,从迷宫般的回廊上一掠而过,有时却会在某个地方驻足,久久不动。

    那些珍稀古董不见她有多么欣赏,偶尔一顶带锈铁盔的却会把玩半天。渐渐的,李察看出了一点规律。武器、盔甲、凝结了血渍的战利品,这些应该都是菲利普陛下品味的陈设,似乎菲利浦停留多的地方,无定也会多呆一会。

    就这样走走停停,等到无定将整个皇宫看完,已经接近晚饭时分了。无定信步走进菲利浦生前最喜欢的餐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肴,侍女和近臣都在一旁侍立着。无定看了一眼桌上的菜,然后抬头四顾,开始打量整间餐厅。

    李察对桌上的菜式记忆犹新,正和他曾经吃过的一模一样。想要记错也不容易,那些几乎全生的龙肋排,确实只此一家。

    无定走到近臣面前,上上下下地看着他。

    近臣露出一个谄媚的笑,腰弯得几乎要断掉了,说:“陛下,快进餐吧。再过会汤可就要凉了。您要是不习惯这些菜的口味,我立刻叫人重新做!如果您愿意,我可以亲自下厨,只要您不嫌弃我手艺生疏了。”

    无定平静地问:“你跟着菲利浦多少年了?如果我沒记错的话,三十年前你就在皇宫里了。”

    近臣一怔,随后脸上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伤感。他立刻把自己的情绪小心翼翼地藏起,说:“陛下,我有幸贴身服侍菲利浦陛下已经二十九年了。”

    “二十九年,确实不短了。听说菲利浦原本封了你伯爵,你不回去照顾领地,怎么还留在宫里?”

    近臣答道:“当时陛下受了伤,小臣担心新人照顾不了陛下的口味,就一时沒走。”

    无定点了点头,说:“我现在晋封你为侯爵,领地会从皇室领地中分配。等这一餐结束后,你就可以退休了。”

    近臣又是一怔,低下头,有些不成声调地说:“谢谢……无定陛下!”

    无定说:“浊流,明天你接替他的工作吧。”

    “荣幸之至!!”浊流立刻昂首挺胸地站直了身体,看他的样子,确实是由心底感觉到荣耀,丝毫不觉得一名传奇强者去当一名打理琐事的总管有何屈辱。

    无定坐在餐桌旁,恰好又是当初菲利浦的位置。她向李察招了招手,说:“你也坐,一起吃吧!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共进晚餐了。”

    李察从容坐下,问:“可以问一下是为什么吗?”

    无定笑了笑,回答:“因为我也只会正常这么一天而已。等到明天黎明的时候,我又会变回原來的样子。”

    李察沒有问她为什么会突然正常一天,如果无定愿意说,自然会告诉他。看过了她昨日的疯狂,李察早已心有戒备,哪怕现在她表现得象个正常人,也绝不敢大意。

    无定和李察开始埋头苦吃。李察早就知道菲利浦专用的菜谱都是好东西,即使是现在的他,吃一顿体质也会有不小的提升。而无定似乎几辈子沒有吃过东西一样,进食速度极快,有时候简直是硬把一块块生肉塞进嘴里,消灭食物的速度简直直追菲利浦。

    近臣对此早已见怪不怪。浊流也肃立在桌边,虽然眼中也流露出对龙肉的渴望,可是却老实地站着,动也不动,象是一只等着主人扔骨头的狗。

    李察现在绝不肯放过每一分增长力量的机会,用尽全力大吃特吃。

    无定吃着吃着,动作忽然慢了下來,然后含着满口的生龙肉,就那样怔住了。近臣偷偷望了一眼,忽然看到无定眼角似乎有晶莹的光点一闪,吓得立刻低下头去,不敢再看。

    连近臣都注意到了无定的异样,和她面面相对的李察又怎么会看不到,可是聪明的做法自然是视而不见。所以李察继续埋头苦吃,目光牢牢钉在龙肋排上,似乎那些毫无加工亮晶晶的坚韧肌理是最漂亮的图案。

    过了不知多久,无定才又开始吃。只是这满满一口龙肉,却是难以下咽。她一口口嚼着,可怎么都咽不下去。她忽然一发狠,直接用钢叉往嘴里捅了几下,硬把一口肉全都捅了下去!

    李察继续苦吃,什么都沒有看到。

    无定解决了龙肉,放下刀叉,坐直了身体,说:“浊流,去把所有的皇妃和皇子都召回浮岛。不管他们现在待在什么地方,都必须在明天天亮之前回來。我明天要见他们。”

    浊流躬身道:“如您所愿。”

    无定看了一眼继续苦吃的李察,说:“行了,别装了!你早就吃不下去了吧。就这样吧!”

    李察长出一口气,立刻放下刀叉。

    无定看着李察,缓缓地问:“你怕我?”

    “是。”李察老老实实地回答。

    无定轻叹了一口气,说:“怕是对的。不知道怕的,其实都是看不清楚对手的真正力量。你比菲利浦那些儿子女儿强得多了……你是构装师吧?你的老师是谁?”

    “苏海伦殿下。”李察的回答尽可能简洁。

    无定脸上闪过一抹惊讶,说:“苏海伦?她还在深蓝吗?还沒有离开?她现在怎么样了?”

    这时浊流上前一步,低声在无定耳边说着什么。看來这段时间,他对神圣同盟的局势下了不少苦功,并不是只懂得残暴荒淫。虽然浊流自诩为无定脚边的一条狗,但是这条狗无论以哪个标准來衡量,确实非常好用。

    无定听了一会,看着李察,深紫色双瞳中忽然暗流涌动,然后神色一动,说:“你确实是苏海伦的学生,应该还不到三十年吧,深蓝冥想居然被你修炼到这种地步,比那个叫什么虚骸的还要强了。”

    李察眼中寒光一闪而逝,若无其事地问:“虚骸?您见过他?”

    无定点头道:“他在外域呆过一段时间。刚开始來的时候还很张狂,然后让我教训了个狠的,就乖多了。不过外域的人族实在太少,就连人形都沒有几个,这才舍不得杀他。要不然早就把他拆了。浊流可是馋他很久了。”

    “外域中往往好几个月也找不到一口吃的,任何带肉的都是无上美味。”浊流微笑着补充,神色间沒有半丝波动,甚至不是示威,只不过是附和自己主人说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两个人简单的对答之间,李察却已窥见了外域的极端艰苦。在那种环境下,人不疯已经算是坚强的了。

    无定忽然若有所思,然后对李察说:“你和虚骸有仇?”

    “是。”李察坦然道。

    无定淡淡地说:“那你有麻烦了。虚骸刚刚來到诺兰德,位置就在深蓝。听说苏海伦正在沉睡?”

    李察腾地站起,然后又缓缓坐下,说:“感谢陛下提醒,这份情我记下了。现在,我要立刻赶往深蓝,不能继续陪您了。虚骸既然找死,我会好好招待他的!”

    无定居然温婉地笑了笑,和颜悦色地道:“我说你有麻烦了。因为虚骸不是一个人來的,有一个很强大的气息和他一起出现。那个家伙,就是我也会觉得有点小小的麻烦。你可不是对手。”

    李察已然起身,向无定深深一礼,说:“再次感谢陛下您的好意,不过我会准时出发。”

    “那我就不留你了。”无定淡淡地说。

    李察哪里还肯停留,他一奔出皇宫的范围,就直接拉开了短距离传送门。在生出感应的时光之力还沒來得及形成干扰前,他就出现在阿克蒙德浮岛上,然后低头躲过了出现在鼻尖的锋锐刀锋。那是水花的永眠指引者。

    李察來不及对自己追随者做出解释,立刻鸣响了紧急集合的战号。驻守浮岛的百骑构士训练有素,仅仅半个小时就披挂集结完毕,等候李察的命令。而此时李察站在城堡地下的传送厅内,脸色铁青,死盯着面前全无反应的超远程传送魔法阵。

    这个魔法阵可以直通深蓝,是李察留着应急之用。只要浮岛这边启动,整个传送阵就能够运转。可是现在传送阵全无反应,只能说明深蓝那边的传送出口不是被破坏了,就是已经被屏蔽。

    李察忽然转身出了传送大厅,吩咐卫兵:“准备狮鹫!要九头,以最快速度准备好!十五分钟后我就要出发!”

    浮岛上又是一阵忙乱,现在能够调动的狮鹫总共只有九头。以接力形式长途飞行的话,每个人最少也要三头狮鹫。李察瞬间就做出决定,吩咐道:“叫水花和无面过來,跟我一起去深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