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二 深蓝之战

章三十二 深蓝之战

    ()

    片刻后。九头狮鹫排成一条直线队形。从阿克蒙德浮岛上升空。在夜色的掩映下飞向西方。此时此刻。无定和浊流正站在皇宫的露台上。目送着那队狮鹫远去。

    “陛下。您不去帮他吗。”浊流问道。

    “帮他干什么。我们看看热闹就好。他要是死了。也是活该。”

    “您不是说。除了虚骸之外还有其它强者出现吗。”

    无定脸上浮起意味深长的笑。说:“邪龙提亚马特。那可不是普通强者。”

    “邪龙……如果是它。苏海伦殿下岂不是危险了。李察就算赶过去也沒有用。陛下……”

    “嗯。你建议我去。”

    浊流低首道:“是的。现在只有您能够及时赶到。”

    无定流露出淡淡的萧瑟和落寞。说:“我对救苏海伦可沒有丝毫兴趣。另外。你根本不了解苏海伦。以为她沉睡了就沒有防御能力吗。象她那种家伙。只要沒死。就不能轻视。”

    浊流摇头说:“当然不是为了苏海伦。而是为了那头邪龙。邪龙闯进诺兰德。力量肯定会被严重压制。但是它的**却是货真价实的传奇之躯。比皇宫库存的龙排强得何止十倍八倍。陛下。这可是无上的美味。”

    “加餐吗。这倒是可以考虑……”无定明显有些意动。

    夜幕下。李察全身紧紧贴在狮鹫背上。他现在早就不畏高空的寒冷和劲风。只是需要这样一个姿势來勉力压抑着内心的焦急。他不止一次想要离开狮鹫。自行飞去深蓝。但理智却把这个想法重重压下。浮世德距离深蓝路途遥远。长途赶路最快的方式还是狮鹫接力。否则就算他能赶到深蓝。也沒有了战斗的能力。

    夜幕落下。深蓝本该是一片宁寂。可是现在却充满了喧嚣。巨大的塔身上不断冒出火光。魔法的爆炸声有若雷鸣。远远传递开去。空中有无数翼人环绕深蓝飞舞着。不时将魔法或投矛射向深蓝。

    数声格外巨大的轰鸣之后。一块足有十米高、数米宽的外墙连同其上雕琢的繁复装饰像从深蓝主体上脱离。下坠数百米。重重砸在地面上。然后高高弹起。再一路翻滚着落下断崖。扑入浮冰海湾。

    在墙壁脱落的地方。留下一个可怕的空洞。空洞中飘浮着一个周身燃着青色火焰的身影。蓝色如火焰般飞舞的长发极为醒目。看到这头燃烧的蓝发。就会知道虚骸到了。

    虚骸双足离地。整个人悬浮在空中。正沿着通道慢慢向前飘去。在他前方。一个全身都包括在黑色紧身衣内的神秘人物不住后退着。动作显得僵硬且不自然。

    这个黑衣人身影时隐时现。显然是一种极为诡异的能力。其实如果他沒有被空气中肉眼无法看到的从青色火焰延伸出來的波动干扰。黑衣人本该是完全隐沒在人的视野之外的。他显然受伤极重。退了几步。一脚踏空。仰面向下坠落。黑衣人在空中拼命挣扎着。却依然重重摔在深蓝基座的岩石地面上。随后就不动了。慢慢化为一滩黑水。

    虚骸一声冷笑。伸手从左肩上拔出一把黑色无光的刺刃。看也不看。随手丢出塔外。刺刃虽然拔出。但他肩上的伤口却沒有愈合的迹象。而是飞速生长又瞬间溃烂。不断反复着。显然这把刺刃上附着了极为恶毒的诅咒。可以抵消自愈的力量。

    他自语道:“第三个法师杀手。也是最后一个了吧。李察。你倒是安排得不错。可惜。你不知道我的实力已经和那天完全不同了。而且。你更不知道这次我带來了什么人。”

    虚骸深深吸了一口气。眼中流露出一缕激动。朝深蓝顶层看了一眼。然后就大步向苏海伦沉睡的大殿走去。

    在通向深蓝上层的楼梯处。灰矮人忽然闪出。他平端火枪。二话不说就扣动扳机。如雷鸣般的轰鸣响彻整个楼层。第一时间更新从枪口不断喷出数米长的烈焰。一蓬蓬闪着银芒的破法钢砂不断轰击在虚骸身上。

    虚骸整个人都蜷成一团。用双臂护住头脸。他护身的青色火焰几下就被轰散。接下來数以千百计的钢砂就不断轰在他身上。将他生生轰退数十米。

    灰矮人的火枪不大。但是显然又有所改进。直发射了数十枪才停止轰鸣。放下火枪后。黑金盯着虚骸。脸上全是杀气。

    虚骸已经被轰入墙角。周围的墙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孔洞。黑金轰光枪弹后。虚骸缓缓放下双臂。盯着黑金。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狞笑。第一时间更新说:“还有其它的吗。”

    灰矮人脸色一变。立刻开始颂念咒语。可是虚骸身影一闪。已出现在灰矮人身后。一掌将灰矮人拍入地面。然后说:“黑金。你还是太慢了。”

    看着已经晕死过去的灰矮人。虚骸抬起手。想要再次击落。最后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手。转身继续向上走去。

    这时整个深蓝都摇晃了一下。随后从天空中传來一声嘹亮洪大的龙吟。一股无法形容的威压自天而降。笼罩住了整个深蓝。

    虚骸面露挣扎。向上方看了一眼。然后一咬牙。继续向苏海伦的寝殿走去。第一时间更新

    深沉的夜幕已经燃起了火。深蓝上空的云层中透出诡异的红。仿佛里面有熊熊烈焰在燃烧着。火云的核心部位颜色渐渐浓重起來。仿佛一个洇殷出血的伤口。从伤口中突然射出一颗燃烧的火球。重重轰击在深蓝顶部。火球中心处是个燃烧的人形。他挣扎着站起來。身周涌出数道寒冰流雨。这才把身上的燃火扑灭。

    一个**的男人出现在深蓝之顶。无论容貌还是身体。一切都接近完美。正是太初。他睁着淡色的双眸。仰望着空中的云层。恨恨地说:“如果不是我的伤还沒有好……”

    但是在这种层面的战争中。根本沒有如果。

    天空中的火云突然开始旋转。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随即从漩涡中探出一个足有数米的巨大龙头。这只巨龙显得格外狰狞。龙头上生着密密麻麻数十根杂乱的龙角。龙吻比正常巨龙要短一半。可是异常粗壮有力。嘴里生着数以百计的獠牙。都从唇边探了出來。巨龙张开巨口。喷出一道熊熊烈焰。瞬间就把太初和整个深蓝之顶笼罩在内。烈焰还溢出深蓝之顶。波及到十余只翼人。

    这些灰羽翼人都來自极地大陆。本身其实有极高的魔法抗性。根本就不怕火。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一被龙焰波及。它们立刻浑身燃火。一只只嚎叫着从空中坠落。还沒有落到地面。就已经不动了。

    灰羽翼人都是巨龙的属下。此刻被巨龙的余焰波及。却是不敢稍有反抗。幸存的全都四下逃散。

    龙焰按说十分分散。可是太初却抵抗得极为吃力。他蹲伏在塔顶。整个人都蜷成了一团。身体周围的光芒极为暗淡。苦苦抵抗着龙焰的烧灼。

    巨龙已喷完了龙息。太初身周的龙焰却还在不断燃烧。消耗着他赖以防御的力量。

    巨龙发出阵阵如雷鸣般的轰笑。说:“太初。我提亚马特的龙息。岂是那么容易抵抗的。这下滋味好受吧。”

    深蓝顶层的龙焰都已熄灭。主塔结构却几乎丝毫无损。看上去提亚马特的龙息威力似乎很一般。然而太初却是心中叫苦。提亚马特的龙息性质特殊。对死物威力很小。对生命体杀伤力却格外强大。太初重伤在伤。本來生命力就被削弱。此刻抵抗邪龙的龙息也就格外困难。

    空中的邪龙从云层中钻出。巨大的龙躯足有近百米长。它飞落到深蓝之顶。龙尾一扫。就把太初抽飞到数百米外。然后仰首发出声震四野的龙吼。咆哮道:“苏海伦。你注定是我提亚马特的。”

    邪龙的吼声极具穿透力。立刻传到虚骸耳中。虚骸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哼了一声。加快了冲向上层的脚步。

    邪龙低下头。开始寻找深蓝的入口。就在这时。十余骑构装骑士忽然从深蓝塔内涌出。齐齐向邪龙掷出投矛。随即策动魔骑。向邪龙发起决死的冲锋。

    邪龙一时沒有防备。构装骑士的投矛來得极快。几乎悉数插在它身上。不到两米的投矛和巨大龙躯相比并不算什么。大半投矛只刺近半米左右。但有几根投矛的威力却大得多。几乎齐根沒入。这些投矛都是出自蛮荒打击骑士之手。一击之下。让提亚马特痛得狂吼不已。

    最前方的构装骑士已冲到提亚马特身侧。手中巨剑全力刺入邪龙的龙躯。

    提亚马特一声狂吼。侧头就是一口龙息喷出。十余骑构装骑士立刻全身带火。痛得纷纷打滚。邪龙龙爪挥过。把燃火的构装骑士纷纷拍飞。被龙息烧灼。又从高空坠落。这些构装骑士再无幸存余地。

    至此李察留在深蓝的五十构装骑士已经伤亡大半。再无余力阻止邪龙。袭击來得太突然。构骑士们还未來得及集结就被虚骸杀伤了十几名。并且被分割开來。面对邪龙和虚骸。五十构装骑士还是太少了。

    邪龙扫平了余下的构装骑士。一时也无余力再进一步动作。只是伏在深蓝顶上不断喘息着。片刻之后。龙躯上插着的投矛开始一根根掉落。那些深入躯体的投矛也在缓缓往外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