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四 大梦方觉

章三十四 大梦方觉

    大殿中突然响起一连串如郁雷般的闷响,传奇法师终于成功地抬起了右手,用力揉了揉酸痛的脖子,轰鸣大多依然是从苏海伦身体内的骨节响动,外加一声小小的不和谐杂音,传奇法师这么一动,虚骸整个人都被甩飞出去,重重轰撞在大殿穹顶,在那里砸出一个不深不浅的人形凹坑。

    虚骸在凹坑里贴了数秒,才把巨大冲力抵销,他呆呆地看着正下方的传奇法师,看着她不断活动着身体,呼吸逐渐加快,已有醒來的迹象。

    这时虚骸骇然发现自己正从殿顶脱离,开始向苏海伦坠去,眼看就要摔在传奇法师身上,这一下,顿时把他吓得魂飞天外。

    在踏进大殿之前,扑在传奇法师身上还是虚骸最炽热的心愿,可是现在情况已然不同,下面可是一个马上就会醒來的苏海伦,刚才她甚至沒有注意到虚骸的存在,只是随手一动就把虚骸拍上了殿顶,这是何等力量。

    虚骸确实是在笔直地向苏海伦坠下,可是刚刚的撞击实在太沉重了,让他现在都全身麻痹,魔力沸腾般地乱冲乱撞,完全不受控制,所以他就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离苏海伦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象苏海伦这样的人物,仅仅是本能反应就是非常可怕了。

    苏海伦虽然还沒有睁开眼睛,可是已经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讨厌的东西正在周围飞來飞去,于是又是随手一挥,那只白白嫩嫩的小手就在虚骸眼中变得越來越大,直到遮盖了整个视野。

    刹那间,虚骸觉得整个世界忽然碎成了无数片,又忽然觉得自己好象被一千头巨龙踩过,那种支离破碎的感觉,根本无法形容。

    啪。

    这是他听到的最后的声音。

    深蓝忽然摇晃了一下,上层一处外墙突然爆炸,从里面射出一团青蓝色的火流星,流星瞬间飞射十余公里,然而在空中撞出一大片如涟漪般的蓝色空间波纹,随即消失,空中有几条不明显的空间裂隙缓缓平复着,那颗火流星显然已在刚才撕开空间,传送到其它位面去了。

    如此明显的异象,以及瞬间巨大的能量波动,立刻吸引了所有强者的注意力,在深蓝顶层的边缘处,太初勉强抬起头,看着浮冰海湾上空还沒有消散的空间波动,不觉一怔:“虚骸,他怎么突然走了,另外,他的力量已经强大到如此程度了吗?居然可以如此猛烈地撕开空间,不过他好象是一个人走的,并沒有和老师在一起……老师,糟糕,他对老师做了什么,。”

    太初用力支撑起上半身,想要站起來,可是这么一个普通人都能够轻易做出的动作,他却做得艰难无比,濒死的伤势让他的思绪也变得混乱且不清晰,沒有看出虚骸并不是自己离开,而是被传奇法师拍出位面的。

    深蓝又是一声震颤,一只巨大龙爪从天而降,重重踏在太初身上,把他整个盖住,还用力碾动几下。

    邪龙的声音轰响着传來:“居然还不死,真想知道你究竟是什么种族,不过在我提亚马特的面前,你再怎么抵抗挣扎都是徒然增加我的乐趣而已。”

    龙吼是如此巨大,不光在浮冰海上惊起层层波涛,还震落不少飞舞着的灰羽翼人,这却不是龙威,邪龙的龙吼声同样有直接削弱生命力的效果,重伤的灰羽翼人全都抵挡不住龙吼之威,纷纷坠落,在深蓝内的人们也纷纷站立不定,即使有深蓝的保护,提亚马特的吼声威力被削减了九成,可是仍让那些十级不到的人感到痛苦不堪。

    一声吼罢,邪龙仰首向天,发出轰轰隆隆的长笑,能够击败太初这样的对手,对它來说也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壮举。

    更多的灰羽翼人从空中坠落,深蓝内部的普通人纷纷倒地,痛苦地翻滚挣扎着,痛苦的呻吟惨叫,似乎给提亚马特的长笑添加着备注。

    可是邪龙笑到一半,却象突然被人扼住咽喉,笑声嘎然而止,在这一刹那,它已完全僵硬,发自灵魂深处的冰冷,已令它动都动不了。

    整个浮冰海湾的环境悄然间变化,燃烧的火云不知何时熄灭,海中的波涛缓缓平息,喧嚣的环境也变得寂静安宁。

    夜的黑色中,忽然有星辉闪动。

    在这一刹那,苏海伦睁开了眼睛。

    她呆呆地看着周围,眼中一片呆滞,显然,虽然她确实睁开了眼睛,但根本沒有睡醒,正处于半梦半醒之间,在这个状态下,传奇法师也是最危险的,她下意识地一个动作,对很多所谓的强者都是致命的,若是让她感觉到讨厌甚至是危险,那么下意识的攻击还会带上魔法。

    这一刻,世界好象时光凝止,所有人都化成了雕像,就连深蓝之顶的邪恶巨龙也保持着仰首长啸的状态,好象变成了深蓝的一件装饰。

    此时此刻,只有传奇法师的眼睛在缓缓转动。

    她忽然用力晃了晃脑袋,挣扎着坐了起來,然后继续一脸呆滞地看着周围,看着看着,她忽然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双眼一闭,咕咚一声倒下,又继续开睡。

    深蓝忽然活了过來,普通人继续痛苦挣扎,该战斗的继续战斗,邪恶巨龙被卡住的半声长啸又冲出喉咙。

    可是世界只沿着原來的轨迹走了一步,就猛然僵硬,然后改变了原本的轨迹。

    改变是从邪恶巨龙开始的,它忽然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嘴,把龙吼强行按了回去。

    沒有了可以侵蚀生命的龙吼,交战双方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灰羽翼人有着更强也更敏锐的本能,他们的首领突然掉头就逃,甚至顾不上手下的死活与邪龙可能的怒火,其余的灰羽翼人只迟疑了片刻,看到首领已经逃了,立刻作鸟兽散,它们不愧是极地大陆排得上号的高阶兵种,來去如风,此刻要逃,却是谁都來不及阻拦。

    邪龙捂着自己的嘴,那种发自灵魂深处的寒意又出现了,可是它却不知道这种恐惧來自何方,这在以感知敏锐、生性狡猾残暴著称的邪龙一生中都是不多见的,这是极强烈的示警,却找不到來源。

    深蓝中,苏海伦忽然又坐了起來,继续呆呆地看着四周,她眼睛深处忽然有了一丝星光波动,扫视着周围,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她用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向周围望去,一双小眉毛渐渐竖起。

    整个浮冰海湾上空,突然响起一声带着哭音的叫喊:“我的房子,我的财产,啊!!!!”

    哭叫刹那间就变成了充满愤怒杀气的咆哮:“黑金,给我滚出來,这是怎么回事,谁干的,。”

    整个深蓝寂静了极短的一刹,忽然响起惊天动地的欢呼。

    这是苏海伦的声音。

    虽然会有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可是久居深蓝的人却深深知道传奇法师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特点,特别是当有人敢动她的财产时,传奇法师素來是翻脸不认人,干得出來追杀千里的事。

    两声咆哮之后,传奇法师忽然安静下來,小耳朵动了动,就将周围的声音都收在耳中,她又抬手一指,眼前光影闪动,短短一秒之内,整个寝殿中过去数年发生过的所有事就都在眼前闪过,传奇法师的小脸立刻就沉了下來,于是浮冰海上骤起风暴,深蓝上空也开始有雷霆辉耀。

    她忽然用力一跳,从石台上跳了下來,结果双脚一软,一头栽倒在地,又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大字的人形浅坑。

    传奇法师动了动,又是一跳,笨拙地从坑里跳了出來,她再扫了一眼寝殿的狼藉悲惨,眼中立刻有晶莹水光,能够让苏海伦掉眼泪的事情沒有几件,精心修建的大殿绝对是其中之一,破财又是一件,现在两件事加在一起,让眼泪已经要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了。

    传奇法师又浪费了一秒时间,把刚刚看过的景象重新看了一遍,她忽然怒气冲冲地把额前的那缕金毛抓了出來,用双手狠狠揉搓,却又觉得不够解恨,于是狠狠一拔,不过这一下,却是把自己痛得一声哀鸣。

    传奇法师怒意无处发泄,虚骸又被她失手打到位面外去了,因此小脸上怒意越來越浓,迫切需要找个出气筒。

    她感知放出、四下一扫,立刻就发现了盘踞在深蓝之顶的邪恶巨龙提亚马特,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胸脯高高鼓起,然后吐气开声,愤怒的咆哮就再次覆盖了整个浮冰海湾:“提亚马特,你居然敢爬到我头上,那就别打算回去了,这次谁都救不了你,就是你后面那头母龙从五色巨龙变成十色都沒有用。”

    深蓝之顶,提亚马特直接被传奇法师点了名,这才惊觉自己的姿势其实说不出的丢人,光是捂住嘴就能瞒过去了吗?邪龙可从不是以隐匿出名的。

    任何巨龙都是高傲的,当热血上头时,哪怕是面对有着逆龙威的苏海伦,提亚马特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咆哮一下:“苏海伦,出來,和我决一死战,别的巨龙怕你,可是我传奇巨龙提亚马特却不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