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六 悲惨世界 上

章三十六 悲惨世界 上

    ()

    苏海伦头也不回地说:“落在我手里。你这辈子还想好好过吗。來吧。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邪恶巨龙的声音都颤抖了。

    “我的半位面。”苏海伦轻描淡写地说。

    可是她的声音落在提亚马特耳中。却比恶魔大领主的耳语更加可怕。传奇法师的半位面。就相当于某些著名邪恶人物的地牢或是密室。在里面发生什么都是可能的。另外在里面不管发生了什么。都是只能承受的。虽说普通人最害怕的是被玩弄灵魂。但其实他们不知道。被规则扭曲肉/体也是极为恐怖的事情。更何况还有可能发生种种奇怪的事。

    提亚马特曾经听说如果被封进了某些传奇法师的半位面。最好是把心态由忍受变成享受。那样日子还能好过些。而在这份囊括各个位面。然而却并不算长的邪恶名单中。苏海伦就赫然榜上有名。

    提亚马特徒然尖叫起來:“你不能这样对我。别这样。我会赔偿。我会赔给你一个新的深蓝。不。两个深蓝。”

    苏海伦全然不为所动。只是专心致志地构建着传送门。

    在行将到來悲惨命运前。提亚马特不知从哪里來的力量。居然一下从她的手中挣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然后用尽全力向远方飞去。

    可是以速度见长的提亚马特无论怎样鼓动双翼。都无法移动分毫。它回头一看。只见苏海伦凝停在空中。一手牢牢抓住了它的尾巴。任由邪恶巨龙如何奋勇挣扎。都无法脱离传奇法师的那只小手。

    空中的传送门已经成形。闪烁不定的光芒充分诠释着什么是绝望。

    苏海伦哼了一声。倒拖着提亚马特就向传送门飞去。拉着龙尾进了传送门。她的传送门修建得还有些小。这是传奇法师节约、或者说是吝啬的天性所致。结果就提亚马特庞大的龙躯就卡在传送门边缘处。动弹不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可是苏海伦在半位面内猛然发力。提亚马特一声哀号。身躯骤然沒入传送门一大截。然后传奇法师再次发力。提亚马特露在外面的身体又短了一截。如是三五次。邪恶巨龙就只剩下一个龙头还留在外面。它用一双前爪死死抓着传送门的边缘。用惊天动地的声音嚎叫着:“不要。我不要去那个地方。放了我吧……”

    嚎叫声嘎然而止。提亚马特整个身体都被拖入半位面。露在外面的只有一只龙爪。还在死死地抓着传送门。半位面内的苏海伦随手一扯。这只龙爪也消失在传送门内。通向半位面的传送门就此关上。

    喧闹了整晚的浮冰海湾终于恢复了平静。

    看到刚刚一幕的人并不多。但都绝对震撼。被蓝色水泡保护着的太初呆呆地看着传送门关闭的方向。有些不忍去猜测提亚马特接下來的命运。

    在异位面时。太初是认识提亚马特的。邪龙的战力犹然在他之上。双方虽然沒有真的打过。可是有其它战斗作参照。对彼此间实力的估计都还比较准确。但是现在。提亚马特被传奇法师虐得完全沒有还手之力。甚至开始求饶哀号。太初试想。如果是自已站在提亚马特的位置上。恐怕也不会比它做得更好。被抓入苏海伦的半位面。会发生什么。却是连太初都想象不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只有邪恶巨龙最后凄楚无助的目光。让人印象深刻。

    太初用力把这幅记忆中的恐怖画面驱除出去。然后安心飘浮在蓝色水泡中。享受着水泡提供的澎湃能量。治疗着身上的伤势。

    此时深蓝之上。又出现一缕晦涩的波动。云层中出现了一道空间缝隙。先是蜷成一团的浊流被扔了出來。然后跨出了无定。

    无定看了看时间。皱眉道:“居然在路上耽误了这么多的时间。看來在诺兰德时空法则确实非常重要。不掌握它的话。会很吃亏。”

    浊流问道:“您难道要向那头无耻卑鄙的老龙低头吗。”

    无定哼了一声。冷笑道:“当然不会。不走它的道路。我一样可以探索并掌握时光规则。它只不过是时光之力的代言人而已。又不是时光之力本身。”

    浊流松了一口气。说:“这就好。我还担心您……”

    “不会。”无定斩钉截铁地说。然后向下方还在燃烧着的深蓝一指。说:“你先下去看看情况怎么样了。记住。沒有必要不要招惹苏海伦。我在这里找找提亚马特。很奇怪。这里到处都是它的气息。但它本人却不见踪影。”

    “如您所愿。第一时间更新”浊流一个转折。就向下方的深蓝飞去。

    空中的无定身影不断闪烁。每闪动一下就在数公里之外。片刻之后。她已经将深蓝周围百公里范围内全部搜索了一遍。可是一无所获。

    无定微微皱眉。提亚马特身躯巨大。绝无可能在她面藏匿。现在她已经搜索了可能的范围。但却怎么都找不到提亚马特的踪迹。无定依靠时空之力的扰动痕迹來追踪对手。是以大多强者都难以逃脱她的追杀。普通的隐匿和魔法隐形在她面前全无用处。

    从邪龙留下的气息看。它最后所呆的地方应该就是在深蓝附近的空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可是那里空无一物。只留下一些不算强烈的魔法波动。按照无定的估算。最多也就是个小形的传送门。怎么都不可能让提亚马特穿过去。

    无定这时已经无计可施。回溯过去可不是她的强项。

    浊流又从深蓝里飞了上來。说:“陛下。刚刚苏海伦殿下已经醒來。和提亚马特发生了战斗。然后不久她和提亚马特就一起消失了。现在沒人看清楚战斗的结果。”

    “苏海伦已经醒了。”无定的声音出现些微的异样。随即就恢复平静。问:“还有什么。”

    “我看到了太初。他重伤未起。第一时间更新不过保护他的是苏海伦殿下的深蓝幻境。我不敢贸然做什么。虚骸据说是和提亚马特一起來的。此刻不知去向。深蓝中现在正在重整秩序。扑火救灾。看样子他们已经认为此战必胜了。”

    浊流的样子有些不以为然。但无定却显得有些凝重。说:“既然苏海伦已经醒了。那么这一战肯定是深蓝赢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苏海伦迟早会出现的。”

    浊流问:“陛下。那提亚马特怎么办。它的肉对您的伤势非常有好处。”

    无定淡淡地说:“当然要拿。”

    “可是苏海伦殿下那边……”

    无定露出一个难明其意的笑。说:“我正好想见见她。好多年沒有见过了。也不知道她变成了什么样。如果……”

    “如果。”浊流疑惑问道。

    他从來不揣测无定的喜怒哀乐。自己想什么就会说什么。无定让他干什么就会干什么。这样无定不累。浊流也不累。或许就是这种忠犬性格。才让浊流在喜怒无常的无定身边一直留下來。甚至在初入外域时。无定曾经连续数场大战。付出了惨重代价才把浊流保了下來。

    无定欲言又止。几次犹豫。才说:“希望苏海伦不会让我失望吧。有了够份量的对手。我才能找到活下去的意义。如果她不行的话。那我会沿着诺兰德大陆一个一个超级强者的打过去。直到找到我生存的意义为止。如果诺兰德不行。那我就去卡兰多。或者是去青苍大陆看看。”

    “陛下……”浊流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他深深知道超级强者这一级别战斗的可怕。其实谁都难言必胜。无定再如何强大。总有遇到克星的时候。何况她的行为。无异于整个位面的超级强者为敌。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浊流定定神。说:“陛下。听说苏海伦是受了重伤才沉睡的。现在才刚刚苏醒。这时候去找她战斗。是不是有些胜之不武。也许您应该多给她一些时间养伤。”

    浊流其实并不在意决斗是否公平。只是想把无定的自杀行为往后推推而已。

    无定摇头笑道:“你不了解苏海伦。更不了解她的种族。”

    说到这里。无定显然不愿再多说了。就此凝停在空中。闭目养神。浊流也安静地站着。耐心等待。

    在沒有时间概念的外域。每一次等待可能是一瞬。也可能是数年。所以每个从外域活着回來的人。耐心都是极好的。

    沒等多久。浊流突然神色一动。转头望向远方。从远方的天际处。飞來三只狮鹫。狮鹫上有着一个浊流非常熟悉的气息。那是李察。

    浊流算了算时间。惊讶说:“是李察。他來得倒还真快。”

    无定点了点头。说:“每人至少累死了两头狮鹫。”

    浊流舔了舔嘴唇。说:“要和他们打一场吗。李察和那个背刀的小妞不弱的样子。”

    “不要节外生枝。”无定淡淡地说。

    “如您所愿。”浊流躬身道。

    空中的三头狮鹫都已是奄奄一息。勉强拍打着翅膀向前飞着。它们身上闪动着魔法的光芒。完全是在魔法刺激下透支着生命力。才能支持到现在。伏在狮鹫背上的李察一脸平静。只等狮鹫从空坠落。临近深蓝。他反而要保存每一分的体力和魔力。因为接下來会是一场场生死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