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七 悲惨世界 下

章三十七 悲惨世界 下

    ()

    深蓝已经遥遥在望。李察原本就沒有掩饰气息。现在更是缓缓提升气势。在强者的眼中。此刻的李察就象黑夜中的灯塔一样醒目。以这种方式。李察正在向一切有敌意的人发出挑战。

    李察忽然回头对无面说:“希望那个能力和你说的一样强。”

    无面淡淡地道:“我的能力肯定沒问題。打不过的话。一定是你太弱了。”

    路上花费了不少的时间。此刻远方的深蓝看上去满目疮夷。虽然整体的轮廓仍在。可是那些破损即使相隔遥远。依然能够辩认。在夜幕下。未熄的火光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李察放缓了速度。开始调节自己的魔力和体力。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到了现在。该发生的肯定已经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不差这点时间。相反。能够打赢接下來的战斗。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深蓝逐渐接近。已经可以看清里面已经沒有战斗。幢幢人影正在奔走着灭火救灾。看样子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而且似乎结果还不算太差。但是夜空中弥漫着浓浓的腐臭气息。这种气息。让李察闻了都有些难受。从气息中流露出的一缕法则之力。就让李察知道气息的主人非是普通的传奇。如此强者。想必就是无定陛下所说的那个跟着虚骸而來的人。

    李察脸色阴沉。杀机渐渐泛起。如果虚骸以一已之力掀翻了他在深蓝的布置。李察只能怪自己。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虚骸借助外力袭击深蓝。性质又有所不同。

    李察现在已经下定决心。不管深蓝发生过什么。也不管苏海伦是否受到哪怕是一丁点的损伤。都会想办法追杀虚骸到底。

    堪堪飞到深蓝上空。三头狮鹫就力尽坠落。李察、水花和无面飞上天空。凝立在深蓝上空。李察有意无意地向无面看了一眼。无面现在才十六级。按理说根本沒有浮空飞行的能力。可是她就那么轻轻松松地浮在空中。甚至看起來比李察和水花还要自然写意。

    李察只看了一眼。就不再理会无面。而是扫视着深蓝周围。周围太安静了。安静得有些不正常。李察已经放出气势很长时间。如此明显的目标。别说传奇强者。就是深蓝那些精于研究的大魔导师们也该有几个感知到了。可是现在却毫无反应。

    李察若有所思。双眼重开。眼瞳中已射出缕缕幽光。他运起洞察。目光在天幕上扫过。顿时团团能量爆炸过的痕迹就显示在视野中。就象在黑色的底布上浸染开來的大团水彩。说不出的醒目。李察顺着团团水彩望过去。最后停留在一大团浓墨重彩上。那是苏海伦构建传送门的位置。传奇法师构建传送门使用的魔力出奇的少。可是提亚马特殊死挣扎。却留下了大片大片的能量残迹。

    李察双瞳微凝。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正想飞过去检视。忽然空中几根极淡的灰线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些灰线极淡极淡。不注意的话肯定会忽视过去。这是李察的洞察才能看见。普通传奇强者根本不会发现它们。那是一种奇异的力量留下的轨迹。在它经过的地方。规则都受到些微的扰动。显然力量出自某位传奇强者。这力量虽然极淡极淡。但给李察的印象却极深。那是无定陛下的力量。

    李察顺着灰线缓缓望去。然后就看到了飘浮在上方的无定和浊流。

    无定终于露出惊讶。说:“居然能够发现我。有点意思啊。”

    无定和浊流虽然就那么在空中飘浮着。可是根本沒有任何气息波动。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而强者们大都依赖感知來寻找对手。眼睛和耳朵用处反而用处不大。越是力量强大。反而越不容易发现无定。李察并不是什么小法师。而已经是十九级的大魔导师了。这力量放在整个诺兰德。都可以算是一号人物。正常來说。圣域和大魔导师以上。超级强者以下。根本就沒有发现无定的任何可能。她就是站在十余米外。也有可能被当成背景的一部分。从而忽略过去。

    可是李察却是一路顺着无定曾经移动过的轨迹來搜寻的。显然不是碰巧。这种本事。就值得细想深究了。难道李察一双眼睛。能够看到规则留下的痕迹。

    无面也有意地多看了李察一眼。第一时间更新

    看到无定和浊流。李察非但沒有喜色。反而神情凛然。沉声说:“无定陛下。你也來了。”

    无定点了点头。说:“听说这里会出现一头我感兴趣的东西。所以赶过來抓活的。”

    “那么那个东西呢。”李察问。

    “有可能被苏海伦给带走了。”

    “老师醒了。”

    无定淡淡地说:“应该是的。”

    李察的眼神渐渐锐利。问:“那么现在……”

    无定说:“我在等那个东西。也在等你的老师。”

    李察点了点头。说:“那一起等吧。”

    无定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笑。说:“好。”

    李察双眼低垂。好象睡着了一样。就那么安安静静地等着了。无面这时飘近李察。轻声说:“你可不是那个女人的对手。”

    “看你的能力了。”李察回答。

    无面轻轻一笑。说:“要是能帮现在的你打赢那女人。那就不是战争狂徒。而是众生之敌了。我的能力真到了那种程度。还需要你吗。我自己上就行了。”

    “现在沒可能实现的事。沒有讨论的必要。”李察说。

    “一会情况不对。你确定要动手吗。那可是送死呢。第一时间更新”无面问着。

    李察沉默不答。

    可是无面却不打算放过他。而是反复追问。李察终于眉毛一扬。问:“这个问題很重要。”

    无面的面具又露出一个笑脸。说:“对我很重要。”

    李察于是说:“我会动手。”

    “送死也不要紧。”

    “对。”

    无面似乎來了兴趣。问:“为什么不先退走。召集你手下所有的力量。然后再來找那女人决一死战呢。”

    李察苦笑。说:“有区别吗。不还是送死。”

    “胜算会稍稍大那么一点。好过现在什么胜算都沒有。”

    李察默然片刻。摇头道:“來不及了。”

    “那还是那句话。为什么不先离开。她看起來不会拦你的。”无面执着地问。

    今晚的无面锲而不舍。非要得到一个答案不可。李察也莫名的感慨颇多。想了想。还是说:“既然让我知道了她要对老师不利。而我也在这里。那我就不会走了。不管打得过打不过。”

    “愚蠢。”无面骑士下了结语。

    李察笑了笑。说:“也许是吧。这个时候。我不想聪明。”

    “你到现在还沒有死。真是奇迹。”无面说。

    “也许命运之神不让我死吧。第一时间更新”

    “……根本就沒有命运之神这个东西。”

    “是吗。异位面总是会有的。”

    “异位面也沒有。”

    “你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

    李察只是笑笑。不再继续这个沒营养的话題。无面骑士也安静下來。似乎在想着什么。

    高空中。浊流盯着李察。唇边露出看到猎物的笑。悬浮空中看似容易。但是传奇强者和传奇之下却有本质不同。传奇强者多是利用规则之力飘浮和飞行。消耗极小。传奇之下则需要依靠自己的魔力或斗气维持飞行。消耗相当大。这样在空中静静浮着。本身李察的劣势就会加大。

    所以浊流不急。一点都不急。

    此时此刻。苏海伦的半位面内正不断响起提亚马特的惨叫声。时间才过去短短的十几分钟。对邪恶巨龙來说却如过了十几年一样漫长。传奇法师的一双小手上泛着湛蓝光芒。每当这双小手靠近邪恶巨龙时。提亚马特都要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拼命想要躲开这双恶魔之手。最初的三分钟。它还有胆敢威胁和咆哮。三分钟一过。提亚马特就只剩下求饶和哀号。并且不断许下一个比一个耻辱的条件。

    可是苏海伦完全不为所动。只是专心致志地在邪恶巨龙的身上揉揉捏捏。在她的双手下。巨龙的身躯就象一块橡皮泥。不断变化着形态。总体是越变越小。提亚马特拼命挣扎。可是苏海伦踩住了它的龙头。那只白嫩小脚好象有千万吨重。往那里一踏。提亚马特就根本动不了半分。

    堪堪半个小时的样子。传奇法师终于完成了她的工作。拍拍小手。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此时此刻。曾经足有百米之巨的邪恶巨龙已经变成了一头一米出头。粉嫩嫩肉嘟嘟的迷你小龙。很有些可爱的样子。

    可是传奇法师或许在众多领域都是天纵之才。惟独艺术品味有些问題。这只小龙捏得确实够可爱。只是怎么看怎么都有些歪歪扭扭的。

    苏海伦提着提亚马特飞到半位面小山上的一座魔池边。把它往池边一扔。说:“你看看我的手艺。还满意吗。”

    提亚马特向池水中只看了一眼。就险些昏死过去。它浑身颤抖。说:“您的手艺……手艺……”

    “怎么样。怎么样。”苏海伦左看右看。越看越是满意。于是不停追问。毕竟來自当事者的赞美。才最直接珍贵。

    “您的手艺。真是……太好了……”这句话出口。提亚马特只觉得胸口堵得难以呼吸。心中那种叫做节操与尊严的东西。则是碎了一地。

    PS:终于能够正常更新了。明天争取爆发一下。补上这两天欠更的部分。谢谢大家一直跟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