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九 战斗艺术

章三十九 战斗艺术

    两个恐怖的女人都沒有避让的意思,存心在这直接的碰撞中试探一下对方的力量,双方都是信心十足,两个各具美感的拳头急速接近,拳锋之间的空间突然出现密密麻麻的黑色纹路,象是被打碎的瓷器。

    两人的拳锋还沒有真正接触,空间就已承受不住,开始崩解。

    两个拳头无声无息地击在一起,一圈黑色波纹立刻以拳锋中交织处为中心,瞬间扩散至百米内的全部空间。

    无定脸色一变,瞬间退后数百米,才勉强停下來,而传奇法师依然在原处,金发飞扬,双眼中晶光四溢,这一拳毫无花巧地对撼力量,居然是苏海伦完胜。

    无定面色随即恢复如常,身影诡异之极地闪了几闪,突然出现在苏海伦身后,一脚就踢了过去,这一下來得快极,就连苏海伦都來不及闪避或反击,只能用一双白嫩小手向后拂去,挡住了无定这一脚,仓促之下接触,苏海伦也闷哼一声,被踢飞出去数十米。

    传奇法师止住退势,用力晃了晃脑袋,随后就愤怒地盯着无定,狠扑过來,无定心下微微一沉,看样子自己接近全力的一击居然沒能够让苏海伦受伤,这一击瞬间爆发出的力量,已经相当于超级强者的攻击了,苏海伦居然轻而易举地就承受下來,见鬼的,她可是一个法师啊,无定不禁有些怀疑她的身体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

    苏海伦的扑击威势极猛,可是却被无定轻易闪开,她接连几下扑击,都扑了个空,反而被无定抓了一个空隙给击中了一下,格斗技巧层面的较量上,苏海伦明显落了下风,不过这一下仓促用力,无定沒能用足全力,轻松就被苏海伦给抗下來了。

    两人缠战在一起,从天上打到地上,从地上打到海里,又从海里回到天空,两个可怕女人所过之处,乌云横卷,大地龟裂,海啸如山。

    先不说无定,女皇陛下当年就是以战斗技巧卓越而著称的,但是苏海伦殿下却是整个诺兰德都知道是一名传奇法师,但是她举手投足挥击出來的力量,完全不能够分辨是魔法还是斗气,无论是力量本身还是攻击的轨迹,都模糊了战法职的界限,更接近力量规则的本源,殿下每一拳都重得象挟着一颗星球,而无定每次击中她,都感觉到自己象是踢到了一整座山。

    如此战斗,已经根本不是传奇以下能够参与的了,仅仅是被攻击余波扫中,就会受到重伤,即使是李察也不敢接近战圈,他可不是以防御见长,一旦被波及到,重伤都算是好的。

    不过李察有自己的对手,浊流正徐徐飞了过來,笑得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齿,说:“小家伙,我们好象也有段时间沒见了。”

    李察徐徐拔出月光,从容说:“还不算太久,至少不应该让你忘记祭杀的滋味。”

    浊流再如何城府深沉,听到祭杀,也不禁笑容一滞,咬牙道:“这里可沒有老龙的祭坛。”

    李察淡淡地说:“这里有时光之力,需要遵行时光法则就足够了,在诺兰德中,你现在的一身力量也要大打折扣吧。”

    浊流眼中寒光一闪,说:“再怎么折扣,收拾一个传奇还不是问題,你还不是传奇吧,呵呵,听说你号称传奇之下无敌手,可惜,你毕竟还不是传奇,传奇之下的战斗,不过是小孩子们过家家的游戏而已。”

    李察长刀指向浊流,说:“战力如何,打过不就知道了。”

    “也对,我也不欺负你,就同时收拾你们三个好了。”说罢,浊流眼中闪过狡猾之色,身周突然出现几个幻影,然后瞬间变得真实,每个都和浊流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实力有高有低,最强的自然是浊流本体,最弱的三个分身却只有十六级,另外两个十八级的分身则直接扑向水花。

    三个十六级分身远远绕开李察,向无面骑士冲去,浊流的本体则站在李察面前,含着不怀好意的笑,上上下下打量着他,说:“别想和你的追随者们会合,还是老实和我战斗吧。”

    李察说:“分身分薄了你不少的力量,你现在不过比普通传奇略强一线而已。”

    浊流大笑:“收拾你也足够了,你以为从外域活着回來的浊流大人,会和普通传奇一样吗,那些在温室里长大的小花,就只有被我摧残蹂躏的份。”

    李察从容活动了一下筋骨,遥遥向无面骑士一招手,于是一点淡金光芒从远方飞來,飞到李察头顶,化成一蓬金色光雨,雨珠在空中簌簌洒下化成一片片光辉凝成的盔甲,自动套在李察身上。

    浊流眼中寒光一闪,双手缓缓抬起,力量急剧攀升,完全沒有了刚才要让李察先手的矜持,浊流知道李察是一名大魔导师,然而看他的追随者给他加持状态具象化后却是盔甲,这绝不会是可笑的差错,浊流多年的战斗经验让他不会轻视任何反常的细节,他已经决定立刻出手。

    而在浊流的对面,金色盔甲组合完毕,李察骤然觉得全身气机一动,能量开始疯狂提升,直接增加了三成以上。

    然而这种程度的魔力提升,似乎还沒有达到无面骑士所说的大威力,然而随着能量停止提升,李察体内的能量竟又开始变化,变得更加凝练紧致,魔力中开始出现点点深蓝的星辉,全身血液中则有了点点细微的晶体,若仔细地看,血管里奔涌的血液,已如流淌的鲜红星河。

    李察的三颗心脏在无面骑士的能量刺激下,同时开始强劲脉动,每下都会泵出大量饱含能量晶体的血液,送向全身各处。

    所有一切都在瞬间发生,李察只觉得全身上下似有无穷力量在流淌,这种力量,这种感觉,这种一切尽在掌控的自信,让人迷醉,李察抬起左手,看着覆盖着虚光手甲的手,视野中瞬间出现无数数据,真实天赋告诉李察,这一切并不是虚幻,而是真实,他的左手,现在确实有了撕裂山峰的力量。

    普通圣域甚至挡不住他的随手一击。

    李察深深吸了一口气,自语道:“这就是……战争狂徒。”

    让他惊诧的不仅仅是战争狂徒带來的巨大力量,而更在于这种力量深入到李察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并且与他自己的力量融为一体,运使起來全无分别,战争狂徒加身,等如是把李察直接提升了两个等级,晋入二十一级的传奇境界,除了沒有传奇能力之外,其它一切均与传奇沒有分别。

    李察盯着浊流,一刀挥出,同时喝道:“浊流,我们现在只差一级,所以,你可以准备死了。”

    浊流发出尖锐的大笑,伸手就去格挡李察的月光,一边叫道:“你以为外域是什么地方,你以为从外域活着回來的都是什么人,现在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战斗艺术。”

    浊流的双手泛着土黄色的光芒,根本无视月光的锋芒,直接硬抓硬挡,他的手和月光一碰,李察借着碰撞力量,手腕忽然轻轻一抖,月光速度骤然加快,卷起大片刀光,迎头向浊流罩下,刹那之间,李察也不知斩出了多少刀。

    刀锋与手掌交击,发出的却是声声金铁交织声,无数响声汇聚在一起,就成了悠长连绵的一个声音,浊流脸上全是骇然,额头落汗,瞬间又被激烈的能量蒸发。

    即使他在看到光辉盔甲的时候就已心生精惕,但还是沒有想到一个法师能够展示出这样的近战艺术,所幸浊流一开始就有所防备,此时倾尽全力才堪堪挡下李察的这一轮猛攻,闪电般退出百米。

    李察沒有立刻追杀,而是看着月光,刀尖处染着一点淡淡的血痕,随后在刀光的流转下消失,李察根本沒去看浊流,只是淡淡地说:“神官格斗术才是真正的战斗艺术。”

    神官格斗术……多年以來,李察无时无刻都在以至少一个du莉意识推衍分析着神官格斗术,然而这种看似简单的格斗术,里面却是奥秘无穷,越是研究到深处,就越是发现更多的秘密还在前方,解析到现在,李察已经在其中看到了规则的影子,可依然远远未能穷尽它的奥秘,今时今ri,李察的神官格斗术应已不在流砂之下。

    前方的浊流浮在空中,恶狠狠地盯着李察,突然间他胸前的衣襟开裂,露出胸膛上一条浅浅的划痕,可是伤口迅速鼓起,然而砰然炸裂,血雾喷涌,一条皮肤上的划伤瞬间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伤口,浊流脸色难看,若不是他全力压制,这道伤口会深及内脏。

    这个时候,李察指尖上一点鲜艳的红色才徐徐褪去,生命诛绝的恐怖,此时再次显现。

    浊流露出扭曲的狞笑,用沙哑的声音说:“等我解决了你的伙伴,收回分身,再來解决你。”

    李察心中微微一凛,他能够击退浊流,但也只是强上一线而已,浊流受伤更多的原因却还是在于意想不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