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四十一 无力的感觉

章 四十一 无力的感觉

    苏海伦冷冷地说那你尽可以试试,你是打算一直逃吗。////////”

    无定大笑道这一次我不逃。”

    “很好。”苏海伦不再多话,几下勾勒出一个位面传送门,随即揉搓折叠,将它变成一个巨大光球,掷向无定。

    无定果然凝立空中,作持弓射击之态,一箭接着一箭,刹那千千万万灰箭射出,如瀑如潮,迎向苏海伦的空间爆裂。

    又是一颗巨大火球在大海上燃起,不过这次光球还沒有抵达预定位置就提前被灰箭轰击引爆,因此威力也大打折扣,狂暴的烈焰能量中还透着丝丝灰气,这些灰气虽然暗淡微弱,可是却格外坚韧,每根灰气都要消耗掉数倍、甚至数十倍的烈焰能量才会湮灭,燃烧的巨大火球扩张到极致时,边缘距离无定甚至还不到百米。

    无定果然一步不退,她完全蜷缩着,身周泛起一层灰朦朦的光芒,死死抵抗着高温和暴风的侵蚀轰击,灰光只有薄薄一层,被吹得明暗不定,似乎随时都会湮灭,可是这层薄薄的防护却坚韧得超乎想象,无论如何微薄,就是不灭。

    当巨型火球化成无害的蘑菇云,无定舒张了身体,含笑盯着苏海伦,可是她才刚刚露出笑容,脸色就再次大变,因为又一颗刺眼火球已迎面飞來。

    “苏海伦,你有完沒完。”无定尖叫着逃开。

    “当然沒完。”传奇法师两根小眉毛一直竖着,又勾勒出一个新的传送门。

    一颗又一颗巨大蘑菇云不断出现在浮冰海湾上,烈焰风暴四处肆虐,宛若末ri般的景象让人们看得目瞪口呆,苏海伦的每次攻击都在冲击着整个诺兰德的空间壁障,而无定的攻击看似沒声势,可是只看她能够和苏海伦抗衡,就绝不简单,实际上,论对位面的伤害,无定那些灰色能量并不比苏海化差太多。

    在虚空中,那些庞然的意志也悄然开始交流。

    “真是可怕的。”

    “沒……”

    “两个疯子……”

    “她们这样打下去,会对位面造成永久创伤的,我们必须制止她们。”一个正义的声音说。

    “……会被围攻的吧。”

    “既然是你提议,要不就是你去吧……”

    “……”正义的声音这次选择了沉默。

    如此惊天动地的战斗,让浊流也为之心惊,他这才明白,如果不招惹了苏海伦,那时恐怕连无定都來不及救他,看到无定被苏海伦追得上天入地,浊流更是心惊胆战,为无定担心得要死,他这边分心,那边李察却专心致志,追着他狠杀,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一时竟把浊流打得鸡飞狗跳,全然落在下风。

    被追得急了,浊流忍不住吼道你个疯子,难道你就不担心苏海伦殿下。”

    李察平平淡淡地说先杀了你,才能去帮她。”

    浊流怒骂还想杀我,等我的分身,等我……”

    话说到一半,浊流忽然僵住,险些被李察一刀切中,因为浊流看到无面骑士从深蓝的另一面飞了出來,可是他的三个分身却不见踪影。

    发生了,不言而喻。

    无面骑士从深蓝绕出來后,直接飞向水花那边,水花也瞬间明白过來,开始向无面靠拢,两人一靠近,无面直接就将一个十八级的浊流分身接了,然后又开始逃跑,这个分身速度要快得多,可是无面速度也相应提升,堪堪保持着不被这个分身追上的程度,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绕着水花和另一个分身的战局兜着圈子。

    另一边,浊流忽然想起了,惊叫道你那个战争狂徒,还不结束。”

    战争狂徒能够将十九级的李察生生拔到二十一级,这威力堪称逆天,如此强大能力,浊流以前听都沒听说过,按理说越是强大的能力,持续就会越短,可是如此恐怖的战争狂徒,可能持续这么久。

    其实李察也在疑惑着这个问題,然而,战争狂徒就是存在着。

    此时此刻,李察才明白无面那句“如果打不过,一定是你太弱了。”的真正含义。

    水花忽然迸发出惊人的战力,永眠指引者带起慑人心魄的呼啸,三刀连出,简单干脆地就将浊流的那个分身切成几块。

    无面此时正好从水花面前飞过,另一个浊流的分身则在数米后紧追不舍,也在水花面前掠过,少女不假思索,本能一刀挥出,就将这个分身一刀两段,出刀之后,水花也怔了一怔,完全沒想到会有如此战果。

    浊流也怔了怔,然后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

    所有分身都被消灭,让浊流立刻受到重创,实力永久xing地降了一级。

    李察沉默着,无比专注地追杀着浊流,一刀比一刀快,一刀比一刀诡秘难测,在这一刻,浊流真切地感受到了毁灭的威胁。

    在生与死之间,浊流反而激发了凶xing,再不逃避退缩,而是和李察疯狂对攻。

    瞬间血雾喷涌。

    两人乍合又分,互相狠狠盯着对方,如牛一样喘息着,身上无数伤口在迸着血。

    水花想要冲上去,却又停下,她现在战局太微妙了,李察和浊流相距实在太近,又伤得实在太重,如果浊流绝望之下想要同归于尽,李察根本躲不了,所以水花凝停在空中,动都不敢动一下,惟恐惊到了浊流。

    无面的面具微微变化,她忽然飘动水花身边,在她耳边耳语道现在是机会,上,去杀了浊流。”

    少女却惊慌摇头不,他会杀了李察。”

    “不会的。”

    “会的。”

    “不会的。”

    “你给我滚,。”水花突然对无面尖叫一声,惊得浊流和李察都转头看着她。

    无面只是耸耸肩,好像都沒说过一样。

    李察和浊流又象红了眼的公鸡,彼此死盯着对方,如此干瞪了片刻,浊流忽然说臭小子,你的肝露出來了,还不快滚包扎,在这装你妈的英雄,。”

    李察回道你大爷的,你老子我沒这么脆弱,不过,我现在看到的是,是肺吧,你现在是生命诛绝了吗,滋味不好受吧。”

    浊流咬着牙,拼尽全身余力,飘近李察,从牙缝中挤出几句话你以为浊流大人怕死,我这就给你看看,究竟是谁不怕死。”

    说着,浊流艰难地抬起手,一拳砸在李察鼻子上,当场喀嚓一声,李察的鼻梁已经断了,砸这一拳的时候,浊流根本沒有防护自身的意思,如果李察愿意,可以直接把手插进浊流的核心。

    可是李察却象糊涂了一样,沒有去插浊流的心脏,而是狠狠一记耳光抽在浊流的脸上,抽完左脸,反手又抽右脸,狠狠地说你这是找死,你以为这样,就是对你的无定忠诚吗。”

    “我惟一怕的,就是沒能当好无定陛下的狗,你要样吧,小子,。”

    “狗不是你这么当的。”

    扑的一声,浊流又是一拳砸在李察脸上,吼道你根本不懂如何当只狗。”

    扑的一声,李察同样还了一拳,然后吼道你他/妈/的才真不懂。”

    浊流嘴里零零碎碎地咒骂着,抬起脚,一脚向李察胸膛踹去,却蹬了个空,水花从旁边扑上,抱住李察,将他扑到一边,然后回头盯着浊流,一字一句地说我杀了你,。”

    少女提起永眠指引者,直接扑向浊流,一刀真刺心窝。

    浊流闪无可闪,避无可避,就只耸耸肩,安静等死,甚至还向水花抛了个飞吻。

    可是水花必杀的一刀同样刺了个空。

    无定如风般掠过,捉住浊流的后颈把他提走,让过了水花的这一刀,无定居然还有余暇抓住水花的短发,把她活活提了过來,然后在她唇上狠狠地舔了一口,笑着说了声“味道不”,就把少女远远抛到千米之外。

    下一刻,无定又出现在李察面前,直接把李察揽在怀里,居然恶狠狠地在他嘴上亲了一记,笑道苏海伦又样,她的男人不是照样被我玩过了。”

    远方的天际,传奇法师发出一记惊天动地的尖叫,挟着无边威势,狂冲过來。

    无定拍了拍李察的脸蛋,又用力拧了一把,才把李察扔出去,身影悄然消失。

    苏海伦骤然停住,心头竟涌上阵阵不安,好象非常非常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一样,无定鬼魅般在苏海伦背后出现,在她耳边轻笑一声,然后轻轻地吹了口热气,随后,无定的手就向下伸去……

    浮冰海湾上,又燃起一枚巨大的火球。

    苏海伦脸色铁青,小手向屁股捂去,半途中又强行收了,脸上则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好象都沒有发生过。

    可惜的是,无定绝不会给她面子,远远地传來她的声音苏海伦,你的屁股好有弹xing啊,哦哈哈哈哈。”

    传奇法师忽然觉得平生第一次如此无力,连比个中指的力气都已失去。

    ps:忽然睡不着了,总觉得答应的事情沒有做到,于是爬起來继续码字,就有了这个第四更,这一更3003,字数坑了点,大家原谅一下吧,回想码字生涯,也快十年了,十年下來,才写了四本书,亏欠大家实在太多,不知何时才能偿还干净。

    但是,答应过的事,总得做到,我让你们为两更兴奋,总不能只是三更就把大家打发了。

    凌晨四点,有些迷迷糊糊的,如果文字上有漏的地方,们担待些吧,丝伤不起啊。

    好了,啰嗦了这么多,也只有四更而已,其实不是爆发,只是还欠,心中着实愧疚,

    章四十一无力的感觉

    章四十一无力的感觉是由会员手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