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四十五 神话终结 下

章 四十五 神话终结 下

    传奇法师稍稍调整了一下自己姿势,微微一动,小嘴骤然张开,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身体慢慢沉降。

    下面的李察也同时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低吼,脸上涌起红潮,拼命想要挺起身体,深入那星空的最深处,可是他被苏海伦按着,空有满腔宏愿、一身力气,却只有承受的份,好在这种承受同时还是享受,倒也不是不可接受,就是那种动弹不得的搔痒,让他全身血管都在颤抖,实在是说不出的痛苦与欢乐。

    一道又一道美丽神秘的蓝色花纹在传奇法师身体表面浮现,整个殿堂再次被深蓝色的光晕所笼罩。

    传奇法师已经进入忘我状态,只是随着自己的心意和本能在动着,追寻着最巅峰的快乐,好在她还记得不能把李察弄坏了,不然的话,就算李察的身体是传说中的氪金铸就的不灭之身,也能给挤成金条。

    这种丝毫不能动弹的搔痒,很快就变成了一种酷刑,就象老饕面对无上美食却不能下嘴,李察一咬牙,第一次尝试着激发來自熊首督军的异能,想要悍然反击。

    熊首督军的异能声名远扬,它的威力早就被无数贵妇小姐们亲身证实过,是号称连母暴龙都可以摆平的神一般的力量,可惜所谓暴龙只是一种地龙,常见暴龙或许还不如真正巨龙的一条后腿粗,但就算是所谓巨龙,也属于只能被传奇法师碾过的货色。

    所以李察的反击无疾而终,甚至沒有引起传奇法师的注意,苏海伦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追逐着未曾体验过的巅峰快乐。

    然而,世界是平衡的,有付出有所得,有所行动必有回应,施法不成必有反噬,熊首督军的能力直接撞上了钢板,李察当然也要付出代价,他只觉得全身骨头一阵酥麻,再也忍耐不住,精华一阵狂喷。

    极度的欢愉之后,必然是极度的空虚,李察当即有种沉沉欲眠的感觉,只想就此睡去,可是传奇法师却依然在寻找着自己的巅峰……

    苏海伦那么一动,李察当即一声呻吟,刹那间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他根本动都动不了,又哪有求死的可能,他所能做的,就只有忍耐,忍耐着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压榨。

    一颗鲜嫩水果,反复榨过汁后,剩下的就只是渣了。

    时间似乎很漫长,其实也很漫长,漫长得看不到尽头。

    ……

    当传奇法师发出一声似哭似笑的呐喊时,李察已经不清楚自己被榨出來几次,熊首督军的不败神话,不光被彻底打落泥潭,还被皮靴重重碾过几轮。

    神话总是相对的。

    在敢孤身挑战一个位面众神的苏海伦面前,什么神话都会被终结。

    当痛苦结束时,欢乐也结束了。

    传奇法师身体一软,无力地伏在李察的胸膛上,李察微微侧脸,看着已经有些睡眼朦胧的那张绝美小脸,心中微微触动,他动了动手指头,发现现在终于能够动了,于是抬起沉重如铅的手,轻轻理了理苏海伦的金发,传奇法师满足地哼了一声,用脑袋拱了个舒服的地方,眼睛已经完全闭上了,转眼间,她就响起了轻微的呼声。

    李察抬起头,在她的小鼻子上轻轻一吻,片刻后又移向下,在传奇法师的唇上轻轻印了一下,然后又是一下,传奇法师睡得迷迷糊糊,回应了一下,可是李察还想要第三下,于是觉得睡眠被打扰了的传奇法师一只手臂横了过來,压住了李察的身体,又把他变成动弹不得的状态,这才放心大睡。

    李察无奈苦笑,心底却泛上一种难以言说的安宁温暖。

    可是他忽然想起一事,却差点出了一身冷汗,关键就是,苏海伦要睡多久,上一次她长眠,可是睡了一年多,不管睡多久,她似乎都不会有变化,更不会担心饥饿这种人类的普通生理反应,但是李察不行,李察现在被压得动弹不得,别说一年,就是三个月也能把他饿死了,群星之井和生命之雾不是万能的,他依然需要吃饭。

    不过李察哑然一笑,把担心都抛在脑后,和她相拥着沉沉睡去。

    好在这一次苏海伦只睡了半个小时就醒了,她直接弹上半空,舒展身体,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抬手打了个响指,两名精灵傀儡侍女就将她的衣服捧了过來,苏海伦看了看李察,吩咐道:“给他也拿一套衣服。”

    这些新建造的傀儡侍女智力却显然有些不够,一名侍女答道:“殿下,您的仓库里沒有男人衣服,是不是给李察大人准备一套裙装。”

    苏海伦一怔,说:“那就找人送几套法师袍过來。”

    傀儡侍女的智力总是让人担忧:“应该找哪一位,请您告诉我他的姓名、住址、特征和身体相关数据……”

    传奇法师立刻不耐烦了:“出去随便找个年轻男法师,把他扒了,衣服送进來。”

    如此暴力直接的解决方式,让李察立刻一身冷汗,连忙说:“不用这样,我有办法。”

    苏海伦好奇地看着李察,说:“你能有什么办法。”

    李察苦笑着说:“您不是可以短距精确传送吗,那就直接把我送回自己的居住区好了。”

    苏海伦一拍自己的前额,将蠢蠢欲动的金毛拍倒,叫道:“对啊,我怎么把这个忘了。”

    她即刻在空中点点画画,勾出一道传送门,挟着李察就冲了进去,同一时刻,在李察居住区内也出现了一座传送门,赤身的李察被直接从传送门里丢了出來,门内还送出传奇法师的一记飞吻。

    下一刻,苏海伦又从自己的居住区内跳了出來,重重地落在地上,又把大殿震得摇晃了一下,传奇法师出了自己的专属区域,随手拉过一个年轻法师,让他去把所有大魔导师都叫到会议室开会,然后就丢开了他,向会议区走去,每一步都走得摇曳生姿,隔几步还会摆个妖娆姿势。

    年轻的男法师还从來沒有和传奇法师如此近地接触过,一时脑中阵阵眩晕,只觉得似乎某种不可言喻的美妙命运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据说传奇法师吃掉李察的时候,李察才十级,他现在可已经是十二级的法师了。

    直到传奇法师走远,总算还沒有被绮梦烧糊涂的年轻男法师连忙喊道:“殿下,会议的内容是。”

    传奇法师脑子根本就沒有在这上面,本能地胡乱答了一句:“论诺兰德的发展。”

    年轻的法师当场怔住,总觉得心中某些高高在上、神圣而美好的东西似乎出现了一些裂痕,他赶紧用力摇了摇头,强行把自己的智力降低了几个等级,立刻又觉得苏海伦的形象光辉美丽起來,更何况,传奇法师只要美丽妖娆、风姿绝代,其实也就足够了,其它都是点缀。

    智力大降的年轻法师如飞而去,满世界找齐了大魔导师们,在听到会议议題时,所有大魔导师的脸色都十分奇怪,深蓝还沒有修好呢,这就开始关心诺兰德的前途了,难道苏海伦殿下醒來后实力大进,又创造出了空间爆裂这种根本无法形容、可以轻易推平城市的魔法,自信由此膨胀,准备开始征服世界了。

    可是细细去想,好吃懒做、贪财能睡的传奇法师好象从來都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

    一众大魔导师各怀奇怪心思,放下手上所有的事情,匆匆赶往会议室,黑金是最后一个赶到会议室的,灰矮人腿短是一个原因,他重伤未愈又是一个原因,当灰矮人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看到的却是一幅诡异景像。

    传奇法师坐在位置上,抬头看着天花板,脸上表情时时变幻,无比丰富,时不时还会无意识地呵呵笑上几声,而其它的大魔导师都已到齐,个个端然坐着,表情严肃,可是古怪的眼神,却泄露了他们的心事,灰矮人不动声色地坐进自己的位置,凑近旁边的大魔导师,悄悄打着手语交流。

    灰矮人:“殿下这是……”

    大魔导师:“从刚才就一直是这样了。”

    又过了片刻,传奇法师才回过神來,扫了一眼,说:“大家都到了呀,呵呵,哈哈,啊,实在不好意思,现在我就是想笑,想忍也忍不住呢,呵呵,呵呵……”

    传奇法师本來还是掩着小嘴在笑,但是这一开了头就无法收场,转眼间就变成“哦哈哈哈”的张狂女王笑,笑得酣畅淋漓处,还站起來顺手摆了几个祸国殃民的姿势。

    一众大魔导久经考验,个个态度严肃深沉,仿佛真的是在听传奇法师讲述着关乎整个诺兰德前途的大议題。

    消息的传递总是比人们想象中的更快,还沒到晚上,传奇法师的异常就悄悄地传遍了整个深蓝,当人们的数量足够多时,总会有那么几个思维跳跃的人,把李察去了殿下私属区域的事和传奇法师的异常联系在一起,其实如此明显的迹象,并不需要多跳跃的思维就能联系到一起,在这种涉及到男人和女人的事情上,流言总是传得特别地快,人们的智商和想象力也会临时提高几个等级。

    整个夜晚,绝大多数人都是极度兴奋,悄悄谈论着私密的话題,但兴奋的人群中,也夹着一个特别痛苦失落的十二级年轻法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