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四十四 神话终结 上(符号正确版

章 四十四 神话终结 上(符号正确版

    时隔多日,再次走入传奇法师的殿堂时,李察看到的是两扇匆匆装上去的大门,质地是接近石头的不知名材料,整体呈沧桑的青铜色,那些花纹一看就知道不是诺兰德的产物,也不是深蓝的审美观,很有可能是从哪个位面弄来的土著品,就这么直接装了上去,与门框结合的部分还很有些粗糙赶工的迹象。

    守门的精灵傀儡也很呆滞,没有以往那批傀儡的灵气,大殿内,曾经的森林、流水、草坪和魔法阳光都消失了,地面和墙壁到处都是裂缝,大大小小剥落脱离的碎块散乱地推叠着,恍若废墟。

    由于魔法阵被破坏,包括翡翠梦境在内的各种异景也不再出现,到处都是焦黑的痕迹,以及大片如熔化过的玻璃一样的结晶物,东面离地约三人高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黑洞,不时发出呜呜的风声,那个地方可能本来连接着一个储物空间或者能源池之类的东西,现在覆盖其上的装饰全部坏掉了,于是裸/露出来。

    若大的殿堂中,只有几个精灵傀儡来来回回地忙碌着,它们正在清理垃圾,整个殿堂的修复则需要苏海伦亲自动手,还不知道要花上多少时间。

    李察一路走进苏海伦的寝殿,大殿中完整保留下来的或许只有那面落地窗和苏海伦沉眠的石台,现在传奇法师已经醒来,再也不肯睡坚硬的石台,于是从仓库中翻出来一张大床,随意扔在窗边。

    此时苏海伦正飘浮在空中,操控着数量众多的蓝色波纹,修补着墙壁上的破损,李察以前来这里入眼都是冰渊水晶的光辉,不曾注意过那层梦幻般蓝色背后的东西,现在水晶几乎都被毁坏了,露出满目苍荑的内墙,是一种李察完全不认识的蓝色的奇异金属,在苏海伦的魔力操纵下,这种蓝色金属开始变得柔软,不断改变形状,甚至会生长出一截,重新把大殿的形状勾勒出来。

    看到李察进来,苏海伦头也不回地说:“去,帮我再装一盆水果过来。”

    说着,传奇法师身边一个空了的水果盆就飞到李察面前,李察端了果盆,走到传奇法师的私人仓库里,装了满满一盆,又端回给苏海伦。

    “角落里有几块陨星钛金锭,帮我拿过来。”

    李察跑了过去,给自己加上好几个状态,又激发了构装,才把这几块看上去只有砖头大小,实际上却重达数十吨的钛金锭搬了过来。

    就这样,一个下午的时光就在打杂和跑腿中过去,李察却觉得十分开心,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刚刚来到深蓝时的时光。

    只是苏海伦叫他来,就为了找个可以帮她干活的,李察心中有些疑惑,陨星钛金锭不吃反重力术,虽然他用魔法和构装辅助也不是搬不动,但是直接找个力量型的战职过来可能效率更高些。

    苏海伦额前那缕金毛则是软软地趴着,似是对她的不争气深感无奈。

    大殿中忽然响起了魔法钟声,又到了晚餐时间,按理说,修复工作就该告一段落了,苏海伦终于转头,看了李察一眼,说:“好了,你可以去休息了……”

    这就结束了,但李察总觉得好象有些什么不对的地方,传奇法师似乎有话要说,可是却总是避而不谈。

    这时就连那缕金毛都看不下去了,蓦然立起,用力一跳,它当然跳不出去,只不过拉得传奇法师头皮剧痛,忍不住捂住脑袋,怒道:“你想死啊!”

    但是经过这么一闹,苏海伦心中的那点纠结却也消了不少,她向李察看了一眼,吩咐道:“站在这里等我。”

    在传奇法师面前,李察早已习惯了服从,这可是过去十几年养成的习惯,哪里改得过来。

    苏海伦跑到自己的仓库里,东翻西找,最后终于找出了那具精巧的黄金天平,然后又翻出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砝码,又跑了出来,放眼一望,大殿内就没有一张桌子,于是她索性把天平放在地上,先是随意拿了个砝码放在一边,然后口中念念有辞,不断在另一边添加砝码。

    托盘里的砝码越来越多,可是依然高高悬在空中,好象这十几颗大大小小的砝码加在一起,还拼不过最初放下去的那颗小小砝码。

    传奇法师已经有些怒了,小眉毛越来越向上翘,手指不断揉搓着一颗砝码,然后才把它丢到了托盘上,只有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传奇法师柔嫩如水的外表都是假象,也才会知道她小小的身躯内有着足以蹂躏巨龙的力量,被她小手一搓,就是提亚马特的龙角都会拧成一团,可是这颗砝码不知是什么做的,居然毫发无伤。

    新的砝码丢在托盘上,天平还是不动。

    李察站在旁边,认出这就是当年曾经见过一次的天平,当时他根本看不出这个天平有什么奇异之处,现在则起了好奇心,于是运起洞察,仔细观察着这具天平,这一次,在李察的视野中,隐约出现数道淡淡的线条牵连在天平上,这些线条时而扩张,时而收拢,但是每一个节点又似乎遵循着什么互相连接,每时每刻都会不同,每投下一个砝码,线条出没的规律又会出现彻底性的变化。

    李察知道这些是规则之线,看来这具天平绝对不凡,居然能够引动规则之力,这是神器才可能会具有的特性,只不过李察也看不出天平引动的是什么类型的规则,于是试图以智慧天赋建立模型,解析看到的这些规则。

    可是略一尝试,李察却是皱起了眉,在他意识中映射出来的这些规则之力变化全无规律可言,根本没有建立模型的一点可能。

    在魔法哲学课上李察曾经学过,既然是规则,就一定会有规律,哪怕完全的混乱其实也是一种规则,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天平引动的规则等级之高,远远超过了李察过往解析过的规则,即使是休兰位面的神山规则,又或是圣树王朝光明神所依托的规则也远远不如,他接连尝试了几次,终于确定想要解析这种规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务,至少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完全没有可能。

    每丢一个砝码下去,苏海伦嘴里都是念念有词,只是她声音很含糊,根本听不出在嘟嚷着什么,李察竖起了耳朵,只捕捉到构装制作、星穹等寥寥几个不成体系的词,也不明白她在说什么。

    一个个砝码叠上了托盘,把托盘装得满满的,几乎再无位置,可是另一侧的托盘依然牢牢钉在地上,动都不动一下。

    在苏海伦手边,只剩下最后,也是最小的一颗砝码。

    传奇法师鼓起脸颊,忽然堵气似的抓起最后的砝码,大叫一声“鲜嫩可口。”,就把这颗砝码投下。

    砝码投下,却激起轰的一声闷响,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回应,天平颤动,就在传奇法师的目瞪口呆中,缓缓转动,终于撬起了另一侧的托盘。

    这一幕是何等的熟悉啊。

    李察好象看到了无形中有一只命运的大手,两次拎起同一根稻草,压倒了同一匹骆驼。

    李察还来不及感慨命运的腹黑与戏剧性,忽然心中一寒,因为传奇法师已经转头,盯上了他,两只眼睛亮得无法言说。

    李察刹那间有种大祸临头的感觉,似是整个星球正扑面而来,他随即发现自己是错觉,可是也差不多了,因为扑过来的是苏海伦,传奇法师的身材是略显娇小的,比现在已经完全长成的李察矮了整整一头,可是扑来的气势却如整座大陆压下,没有给李察留下一丝闪避的缝隙。

    李察只觉眼前一暗,整个视野、乃至整个身心都被传奇法师强占了,李察号称传奇之下无敌,然而却毫无抵抗地被扑倒,压住,因为传奇法师的传奇是个谦逊的修饰语,也因为传奇囊括了一段巨大的实力范围,从21到30级,都可以称为传奇。

    苏海伦的身体越来越热,热得让具有火山血脉的李察都觉得滚烫的程度,她只是稍稍鼓荡了一下身体内的魔力,两人身上的衣服就若被位面间的暗流吹过,刹那湮灭。

    而被压住的李察,根本动弹不得,就是他想要挣扎,也全无用处,李察的血脉、真名乃至构装似乎全都处于偃旗息鼓的状态,连那微不足道的启动力量都用不出来,这不是失效,而是本能地畏惧,他终于强行催动了力量,可是无论怎么使力,都全无效果,刹那间,李察觉得要想把按住自己的那只白嫩小手搬开,难度恐怕不比把深蓝挪走小多少,这一刻,李察终于体会到了一只蜂鸟被大象踩住的感觉,想搬开象腿吗?门都没有。

    不要说是李察,就是那头五色母龙被传奇法师按个正着,恐怕也只能从了,至于提亚马特之流,只有被随意揉搓的份,小小李察,则连提亚玛特都不如。

    ps:这一刀切得,俺自己都佩服自己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