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四十六 从宠物到情人

章 四十六 从宠物到情人

    在私属区域中,李察拖着疲累的身体,很艰难地才从地上爬了起來,然后双腿一软,又差点摔倒。

    这片专属区域就是李察当年在深蓝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在传奇法师沉睡后,李察接过了维持深蓝运转的重任,随即黑金把旁边的两个居住区也并入这里,就形成了一个面积接近五千平方米、各种设施一应俱全的超级居住区,平时很少來深蓝的李察更多把这里当成一个储物场所在使用。

    就在这时,一件柔软的法师袍披到了李察的身上,这让李察大吃一惊,谁能在深蓝的核心区域,如此悄无声息地接近他。

    转头望去,看到给自己披上衣服的是水花,在少女身旁,还放着全套衣服,少女是杀手,平时习惯了行动无声,而这时李察正是昏昏沉沉,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屋子里还有人。

    这幅样子被水花看了去,李察脸上不禁一红,不过既然水花都在了,那无面呢,李察心下一惊,抬头一看,果然就看到了无面,也同样几乎沒有气息外泄,无面正站在李察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盯着传送门刚刚出现的位置左看右看,根本沒在意李察的狼狈。

    李察反而有了些好奇,问:“无面,你在看什么。”

    “验证一下刚才的一个判断。”

    “什么判断。”

    “你那位殿下女人,刚刚使用的是一个不稳定的传送门。”

    李察声音一颤:“不稳定的传送门。”

    他心中立刻就浮现了当日浮冰海湾上那宛若末日般的景象。

    无面立刻就验证了李察的猜想:“对,就和那天大战时的传送门差不多,只要稍有震荡或是失控,就会爆炸的那种,威力嘛,嗯,炸倒深蓝问題不大。”

    虽然李察对传奇法师有着近乎于盲目的信心,此刻也不觉出了一身冷汗,原來毁灭曾经近在咫尺,等李察定了神,穿好衣服后,无面就问:“我们接下來要干什么,你准备在深蓝呆多久。”

    李察略一犹豫,脸上掠过一抹不舍,但还是说:“让我休息一晚,等明天传送阵修复,我们立刻回浮世德。”

    “回去之后呢。”

    李察吐了口气,带着悠悠神往,说:“开辟领地,拓展位面,研制构装……我要做的事情多着呢。”

    他从未在绝域战场之外看到过超级强者那个层次的战斗,亲眼目睹后,才意识到超级强者如果在主位面进行战斗简直是一场灾难,绝域战场的位面已是濒死,而主位面却仍生机蓬勃,因此当超级强者们的力量攀升到撼动位面本源的程度时,就象是从世界的上生生地扯下血肉般恐怖,难怪各国把较量的主战场放在绝域战场,也难怪超级强者们之间从不轻启战端,还好诺兰德极为强大,更是生机勃勃,才能容得下无定和苏海伦一场大战。

    而李察更是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离前方目标有多远的差距。

    无面隔着面具盯着李察,玩味地说:“又有雄心壮志了嘛,怎么,真舍得放下你那位殿下女人。”

    李察抬头仰望,仿佛隔着无数楼层,看到了深蓝上层的传奇法师,他笑了笑,说:“现在不放下又能怎么样,我可不想永远被人认为只是她的一个宠物。”

    “现在是小情人,不是宠物了。”无面纠正着,看不出來,她还极具八卦的天份,这么快就能掌握深蓝最新流言的核心。

    李察只好苦笑:“有区别吗。”

    无面认真想了想,说:“有的,现在的状况,你只要服侍好了她,就可以一直靠吃软饭过下去。”

    刹那间,李察有把无面扔到深蓝外头去的冲动。

    浮冰海湾上,传奇法师与同盟女皇的一场大战震惊了整个诺兰德,各种版本的战况如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大陆,最后拼出了一幅十分完整的拼图,宛若世界末日的战况,现场残留的力量撞击痕迹,等如是向整个大陆宣告了无定女皇和传奇法师具有超级强者的战力。

    于是两大帝国的使节团悄然接到了撤回的命令,至于更改分界线这件事,自然就此搁浅,圣树王朝那位侯爵的死亡,也获得了相应的补偿:一平方公里荒芜的山地,但这个时候,沒有人再提侯爵的事。

    但分界线的更改只是搁浅而不是放弃,浮冰海湾的大战在证实了无定女皇和苏海伦殿下完全能够与超级强者抗衡的实力的同时,也证明了她们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所以无论怎么计算,神圣同盟还是只有无定女皇一位超级强者,而同盟皇帝和守护者不合的背后意味着无数种可能性。

    现在圣树王朝和千年帝国准备观望,看看神圣同盟会如何防守绝域战场的军团要塞,虽然无定强势回归,但是另外两大帝国却不认为她有菲利浦的实力,因此也并不看好她在绝域战场上的统治力量,况且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战斗天才的脾性显然更加古怪了,甚至有人偷偷地怀疑她是否懂得如何治理一个国家,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比和自己国度的守护者打上一架來得好。

    另一件事,则是苏海伦殿下所开发的、威力已经震惊整个大陆的恐怖魔法,空间爆裂,也传遍了法师的世界,无数法师悄然赶到现场,追寻残留的魔法痕迹。

    从现场的痕迹,以及目击者的口述,他们欣喜地发现这一魔法的原理非常简单,就是把位面传送门折叠压缩,利用传送门贯通两个位面的特性,在不稳定状态达到极致时爆发,那时位面间恐怖的能量风暴就会涌入诺兰德内部,瞬间形成威力难以想象的大爆炸,从原理到施法步骤,空间爆裂都简单清晰,甚至大魔法师们都能够轻易地掌握这一魔法的理论。

    那些眼光独到的人们,立刻就看到了空间爆裂是足以改变世界对法师认识的恐怖魔法,可以说,当空间爆裂也能够象时间停止、死亡律令一样成为标准魔法时,哪怕它最终变成只有高等级传奇法师才能够掌握的魔法,也足以让法师们在整个位面的地位大幅提升。

    法师总是具有探索精神的,只有不擅战斗的高阶法师,沒有不擅研究的高阶法师,所以当下就有人开始尝试着掌握空间爆裂,结果一天时间内,整个诺兰德大陆发生了大大小小数十次爆炸,爆炸威力大小不一,但都远超正常魔法实验失败的水准,最强烈的一次爆炸直接抹平了小半个城市,每次爆炸,都伴随着法师的陨落。

    在这一天中,诺兰德有一百一十位法师因为实验失误而死亡,其中包括一位传奇法师和三十五位大魔导师,他们共同的特点,都是精通空间类的魔法。

    在惨痛教训面前,胆战心惊的法师们才重新开始审视空间爆裂这个魔法,随着对失败实验的研究,法师们发现所有爆炸都发生在放松对传送门控制的一刻,还根本沒到折叠压缩的地步,更别说象苏海伦那样把空间门揉成一颗可怕能量光球,然后还能砸出去。

    在空间魔法中,位面传送无疑是王冠上最璀璨的珍珠,对传送门的控制是最重要的一环,任何不稳定都有可能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所以历代空间法师构建传送门时都是小心翼翼,并且尽可能的把传送门两端都建立在稳定的环境中,可以说,苏海伦的空间爆裂一举颠覆了千百年來的魔法常识。

    不过血淋淋的教训,也让法师们重新认识到传送门并不是一个好玩的玩具,可是空间爆裂的诱惑又是无以伦比的,所以一众法师们一边老老实实地开始重新从理论层面研究空间爆裂的原理,另一方面则派人前往深蓝,看看能不能从苏海伦手中直接换到空间爆裂的秘密,但是后者的希望十分渺茫,如这类特殊性质的魔法都是一个法师最宝贵的财富,怎么可能随意公开。

    想要利益交换,难度是同样的,苏海伦殿下是众所周知的屠龙者、位面旅行者,深蓝仲夏狂欢拍卖会是整个大陆的盛会,法师们都期待着传奇法师展示新收藏,而想不出來有什么东西稀罕到能够打动她。

    大战的另一位主角,无定女皇在提着浊流,悠然回到浮世德后,忽然发现整个皇宫内的人对她的态度都恭敬了许多,由于回來时她并沒有刻意赶路,而是顺便到极地大陆兜了一圈,路上耽误了几天时间,结果大战的消息比她本人还要早到浮世德。

    至于浊流,一路上他始终蜷成一团,进入类似于冬眠的状态,这才压制住了伤势,他的伤比原本预想的还要重,生命诛绝的狠毒早就闻名于世,可是李察的生命诛绝效果却比传说中的还要阴狠,浊流眼看着伤势一天比一天重,不得不进入休眠状态,维持生命,而无定显得并不担心他的状态,也沒有出手救治的打算,无定女皇一生中只会杀人,不会救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