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四十七 选妃 上

章 四十七 选妃 上

    回到浮世德后,无定第一时间把浊流扔进了皇宫的冷库里,那里还存放着上百吨的龙肋排、龙腿肉、龙里肌等等,一接触到龙肉,浊流立刻从休眠中醒來,抱住一块桌面大小的巨龙前腿肉,大口大口地啃了起來,完全不顾那是生肉。om

    还沒有來得及离任的近臣在旁边看了,小心翼翼地说:“陛下,要不要小人叫厨房把这些龙肉做成菜,这样吃,似乎口味不佳。”

    无定摇了摇头,说:“不用,对他來说,有肉吃就够了,你不用管他,让他在这里吃,一直到他自己出來为止。”

    近臣立刻说:“是,陛下。”

    无定向自己的寝宫走去,近臣则一路跟随。

    “我的寝宫收拾出好了吗。”

    近臣说:“已经完全按您的吩咐改造过了,另外,皇室所有人员的名册也给您准备好了。”

    无定脚步稍稍一顿,淡淡地说:“里面不会有遗漏或者虚假吧。”

    近臣立刻额前见汗,忙说:“小人花了大力气,可以保证里面绝无虚假和遗漏。”

    无定随口说:“嗯,大力气……”

    近臣的汗几乎把衣服湿透,低头说:“确实是大力气。”

    无定轻轻吐了口气,说:“这件事你办得不错,回头再给我一份名单,究竟是哪些人让你花了力气的,都写上去。”

    近臣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说:“陛下,这个……如果小人这样做了,恐怕整个家族今后都不保。”

    无定冷笑道:“怎么,你是怕我在这个皇位上坐得不久。”

    近臣大惊:“绝对不敢。”

    无定声音转为阴沉,说:“你放心,就算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开皇位,在我走之前,也会把所有我看不顺眼的人统统杀光。”

    这一下,近臣连汗都流不出來了,只得说:“小人明白了,晚餐前,就会把您需要的名单送上,这份名单中绝不会有隐瞒和遗漏。”

    “很好。”

    说话间,无定已经到了自己寝宫的门口,两名英俊挺拔的武士向她单膝下跪行礼,然后为她拉开了手工精美的大门。

    寝宫是一个全新的折叠空间,规模十分宏伟,与皇宫入口连接的通道则延用了菲利普在时的长廊,长廊内悬挂着历代皇帝的画像,以及皇室一些重要人物的肖像,到处都是艺术品、用作装饰的兽首标本,以及武器盔甲等,由于神圣同盟尚武传统,各种异兽标本和武具盔甲比例显著高过另外两大帝国,那些武具盔甲中,赫然还有不少传奇级别的装备,真到了关键时候,抓起來就能够上阵杀敌。

    寝宫已经按照无定的要求重修过,几乎清除了菲利浦存在时的一切痕迹,其它则一切照旧,无论奢华还在简陋,在无定女皇眼中都沒什么区别。

    无定一路走进寝宫,四处看着,对布置十分满意,凡是能够让她想起旧日时光的东西都已经被换掉了,近臣能够服侍菲利浦近三十年,这方面的功力自然极是深厚。

    近臣向一名侍女打了个手势,侍女如飞而去,片刻后,寝宫里响起一片凌乱急骤的脚步声,一群人匆匆忙忙地涌进了寝宫,这群人高的高,矮的矮,胖的胖,瘦的瘦,总而言之沒有一个正常的家伙,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极为夸张的服饰,无论男女,脸上都涂着白粉,厚得仿佛一直在掉渣,黑色、紫色、青色等等眼影,再配上朱色的口红,若是在夜里出沒,着实可以吓死几个胆小的。

    无定皱眉道:“这是。”

    她早就看出这些人最多只懂一点粗浅武技,杀了都嫌脏手,不然的话,就冲他们敢这么往自己身边跑,她就有可能杀几个不顺眼的。

    近臣忙道:“他们是宫廷裁缝,要给您裁剪衣服,好用在您的即位大典上。”

    无定双眉一皱,说:“让他们滚,。”

    话刚出口,她忽然想了想,说:“都回來,把礼服式样拿给我看看。”

    一个肥胖而虚弱的老头被众裁缝推了出來,他强自镇静,用颤抖的手送上了一本设计好的画册,画册里面都是裁缝们这几天根据无定女皇的性格特点设计出來的,开篇几页都是正式且传统的宫廷礼服式样,看得无定双眉紧锁,然而后面几页风格就陡然变化,有走中性路线的,有偏男性风格的,有繁复复古,也有简洁明快,这几页才看无定看得舒服了些。

    忽然其中一页吸引了她的目光,于是伸手一指,说:“就照这个做吧。”

    众裁缝如蒙大赦,以和來时一样的速度飞奔而去,无定挥退了近臣和侍女,走入寝室,然后站在落地镜前,慢慢将衣服一件件脱下,露出一具线条无比匀称协调的身体,无定的身体肌肤光滑,全身上下曲线柔和,几乎看不出力量的痕迹,她站在镜前,慢慢抬起左臂,随着这个动作,左肋下缓缓出现了一个数十厘米长的裂口,裂口极深,已经可以看到肋骨上的刻痕,创面的血肉早已干枯,不知道伤了多长时间。

    无定轻轻抚摸着这道伤口,眉宇间神色变幻不已,这不光是刻在身体上,也是刻在她心上的一道深深创伤,这道伤口源自三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也是导致她落败的直接原因,三十年來,这道伤口从來沒有愈合过,不是不能,而是不想,在外域那疯狂而颠倒的世界里,她怕沒有了这道伤口,便会忘记了过去,忘记了曾经的记忆。

    就这样,时间悄然流逝,从日暮到黄昏,再到夜色深垂。

    当大半个浮世德都进入梦乡时,卧房的门却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进來吧。”无定女皇站在窗前,淡淡地说。

    推门进來的是浊流,他已经换上了一身全新的礼服,身上自然而然就有了种邪异的魅力,此刻的浊流神完气足,再也沒有重伤垂死的样子。

    “你的伤好了。”

    浊流恭敬道:“原本就不是特别致命,吃了三吨龙肉,自然就好了。”

    无定点头道:“好,我最近心情不太好,你去想想办法,让我开心起來。”

    浊流一怔,但依然答道:“如您所愿。”

    无定女皇有些烦燥不安地敲打着窗台,问:“最近我还忘了什么事吗。”

    浊流在这方面确实尽职,当下说:“菲利浦陛下的皇妃和皇子们都已经召集到了浮岛上,等候您的召见,已经等了几天了。”

    无定哦了一声,说:“这事我倒是忘了,那一会见见他们吧,还有其它什么大事吗。”

    “近期有三件重要事情,需要您亲自处理,一是菲利浦陛下的葬礼,二是你的登位大典,三就是绝域战场的守卫。”

    无定双眉又紧紧地锁了起來,说:“怎么这么多事,菲利浦不是已经融入时光洪流了吗,还搞什么葬礼,登位大典,随便弄弄就行了,不就是宣布一下的事吗,我看半小时足够了,绝域战场倒是真正重要,可惜祭品对我们根本沒有用。”

    浊流无奈地劝道:“陛下,菲利浦陛下的葬礼非常重要,这也是让贵族向皇室重新表示效忠的一个机会……”

    浊流费了好一番唇舌,才让无定勉强答应配合,在无定看來,与其浪费时间在这些事情上面,倒不如去绝域战场杀几个达克索达斯人,她可是许久沒有上过绝域战场了,颇有些怀念那里无休止的战斗与杀戮。

    凌晨三点,皇宫中突然鸣响凄厉的警钟,若大的皇宫内顿时一片混乱,但是最初的混乱之后,人们就想起了平时训练的各种举措,于是侍女和护卫各司其职,混乱的皇宫立刻重新有了秩序,按照皇室惯例,警钟一响,所有人要立刻起來,随时准备按照命令转移,因为如果來皇宫都鸣响警钟时,也就说明局势恶劣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但是今晚的警钟却显得有些异常,一队队禁卫武士穿过不知所措的人群,前往一处处指定的宫室,将住在那里的人带了出來,前往指定的一处大殿,片刻之后,陆陆续续有十几队武士押送着指定的人來到大殿,并将他们推入殿中。

    被集中到殿内的有十几个贵妇人,另有十余名皇子和公主。

    在大殿的尽头,架起了一座高台,高台上摆放着一把铁制的高背椅,上面坐着新任的女皇,无定陛下。

    在大殿中央,被押进來的人看到这种架势,忍不住的惊慌起來,因为这种场面象极灭口前的情景。

    这时无定缓缓开口:“你们都是菲利浦的妻子和儿女,不过菲利浦已经死了,所以除了皇后之外,其它的皇妃都给我早点滚出浮岛去,你们从哪里來,就回哪里去!”

    这时旁边的浊流低下头,轻声说:“菲利浦陛下沒有皇后。”

    “沒有皇后。”无定脸色一亮,随即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她才对下方一众贵妇人说:“既然菲利浦沒有皇后,那你们就都滚出去吧,限你们在明天中午之前出发,不得有误。”

    命令一出,众皇妃贵妇们顿时一片哗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