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八 葬礼

    ()

    因为浮岛的大小有限。皇宫中对空间技术的利用也已达到了极限。所以一代皇帝逝去后。除了皇后。其它的皇妃子女都要搬离皇宫。为新皇的后宫和子女挪出地方。

    所以无定女皇的说法并沒有什么问題。惟一的问題就在于。她的动作太快了。几乎沒有给菲利浦的女人们留下任何准备时间。这个时间限定。相当于把她们从皇宫里轰了出去。而且按照惯例。怎么也应该等到菲利浦葬礼完成之后。才到她们搬离皇宫的时候。无定的决定等如说是剥夺了她们参加菲利浦葬礼的权利。

    十几名皇妃大多有着豪门背景。其中六层浮岛中除了阿克蒙德之外。第一时间更新每个家族都有一名皇妃。她们可说有恃无恐。此刻切身利益受损。再也顾不得其它。纷纷出言指责。

    高坐在宝座上的无定脸色不变。听着她们吱吱喳喳地吵闹了整整一分钟。才懒洋洋地说:“浊流。”

    浊流露出了然的狞笑。说:“小人在。”

    无定抬手向其中叫得响亮尖刻。又是最妖娆美丽的一名皇妃一指。说:“把她扒光了。扔到外面去。”

    浊流深深鞠躬:“如您所愿。”

    “不。这种事用不着你去做。脏了你的手。叫几个卫兵就行了。”

    浊流即刻从外面叫进來六名如狼似虎的禁卫武士。向那名已经脸色惨白的皇妃一指。说:“去。把她剥光。一块布也不许留。”

    那名皇妃尖叫起來:“不。我是威灵堡公爵的侄女。你们不能这样对我。谁敢碰我。叔叔会杀了你们的。”

    禁卫武士们都有些迟疑。只有两个挪动脚步。走向那名皇妃。其余四个还在犹豫。忽然看到浊流全无笑意的眼睛。心中当即一寒。有一名反应快的武士拔脚就奔向了皇妃。他刚刚转过身。就听到身后传出扑扑几声轻微的闷响。随后浓郁的血腥气直刺鼻梢。

    三名禁卫武士倒在地上。浊流带着不变的笑容。将三颗还在跳跃着的心脏塞进嘴里。一口一个地吞了下去。一缕血沫从他嘴边溢出。被舌头一卷。就被舔了个干净。

    大厅中寂静无声。

    那名皇妃也吓得呆了。直到六只大手摸上身体。才骤然尖叫挣扎。可惜她无论怎么反抗。都不可能是三名禁卫武士的对手。身上的华服转眼间被撕得稀烂。剥光。赤/裸的身体随即被禁卫武士们高举过顶。送往殿外。皇妃的尖叫已经变成了哭泣。洒满了一路。

    浊流又叫进來几名禁卫武士。让他们把地上的尸体和血迹清理干净。

    现在。再也沒有人敢斥责新任的女皇了。大殿中或许只有浊流一个人知道当年的事情真相。才会明白以无定的脾气。沒有当场杀光菲利浦的女人们已经算是非常仁慈了。

    无定挥了挥手。让一众皇妃们站到旁边。又把皇子皇女们带了上來。这一次。她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但再怎么柔和。也是凶兽看着食物的眼光。无定的目光从一众皇子皇女身上掠过。忽然说:“怎么少了一个。”

    浊流立刻说:“大公主雷娅多日前就已外出。不知去向。所以沒法通知到她。”

    “少一个就少一个吧。”无定无所谓地说。然后目光从一个个皇子皇女身上掠过。

    实力出众或者是天赋强横的。比如尼瑞斯。与无定的目光一触。立刻就觉得如坠冰窟。完全动弹不得。身体内外的秘密似乎都被她看了去。尼瑞斯咬紧了牙关。可是依旧控制不住牙齿互相撞击。不得地打着寒战。直到无定的目光转向下一个人。一身斗气才重回尼瑞斯的控制之下。

    无定向尼瑞斯、尼禄和瑞安一指。说:“你们三个。一会回去后好好想想可以为皇室做出什么样的贡献。想好了告诉浊流。如果贡献足够多。你们和你们的母亲就可以留下來。其余的人……”

    无定的目光扫了下剩余的十几名皇子皇女。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淡淡地说:“你们的血脉能力不够。但也可以自己想办法。为皇室作些贡献。自己沒能力的话。就去找你们母亲的家族。我给你们一周的时间。如果付不出足够的代价。就都给我滚回到你们母亲那里去。皇室直属的一切领地、位面都将收回。”

    无定此言一出。皇子们也是脸色惨淡。当初为了历练子弟。皇室拿出了十几个专属位面。为每个有培养前途的皇子皇女都配了一个。供他们磨练位面战争的领主能力。这些位面。按照不成文的规矩。如果经营得好。将來就都是他们私人的位面了。每个位面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是此刻却被无定一句话给收回了。

    只有尼禄和尼瑞斯脸色如常。他们早就在经营拓展真正属于自己的位面。皇室位面收不收回。对他们的实力其实影响不大。

    几乎每位皇妃皇子。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豪门势力。无定此举等如是得罪了几乎所有的浮岛豪门。这种事连菲利浦都不会去做。但无定根本就不在乎。这些豪门。除了新晋的阿克蒙德和阿南之外。早在三十年前就被她得罪光了。

    当着众皇妃皇子的面。无定带着些慵懒地问:“浊流。我最近有些提不起精神。皇宫里正好会空出一批房间。你去给我选一批妃子进來吧。”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菲利浦的葬礼还沒有举行。登位仪式也未完成。就先要选妃了。而且无定是女皇。按照贵族的传统。女皇应有一位固定的丈夫。拥有亲王的头衔。至于她的情人。无论数量多少。都是不能端到台面上來说的。

    但是浊流眼中根本沒有传统这个词。直接问:“陛下。您有什么要求。”

    无定有些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说:“男女不限。种族随意。你先弄一批來给我玩玩再说。”

    浊流心中盘算了一下。第一时间更新说:“第一批需要三天时间。您看如何。”

    无定双眉微皱。说:“三天长了点……算了。就这样吧。这三天也别浪费。先把菲利浦的葬礼办了。”

    浊流办事极度迅捷。所以才清晨时分。关于菲利浦葬礼的邀请函就发到了各大豪门手里。这封邀请函又把各大豪门弄得一阵忙乱。因为菲利浦葬礼的时间定在第二天的上午十点。如此短的时间。根本就不够举办一场隆重的葬礼。甚至不够各大豪门准备一篇象样的祭文。

    但是现在坐在皇位上的是无定陛下。这位女皇无论干出什么來。都不会让人觉得吃惊。何况自她登位以來。除了和苏海伦一场莫名其妙的大战之外。其实沒有干出太出格的事。并且为同盟免除了一场割地之辱。当时神圣同盟被迫割让领地是一方面。两大帝国同时盯上了李察。这又是一方面。李察对于整个神圣同盟的战略价值已经小有显现。他的魔动武装让所有传奇法师在位面间的生存能力都有所提升。假以时日。由此引发的差距就会变得越來越明显。

    魔法钟的指针很快就移到了第二天正午十点。

    葬礼在皇室浮岛的纪念堂里进行。这座纪念堂面积并不大。所以每个家族只能來三四个人参加。除了艾莉婕。李察还出人意料地带上了温宁顿和黛玫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妹。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温宁顿已经初脱稚气。变成了一个挺拔高大的青年。他的实力也有所增长。已经从当初的烈火卫士。变成了如今十五级的烈焰将军。黛玫则是在大规模战争中实力飞速成长。此刻已是十七级的咒术师了。实力直追艾莉婕。她正在努力压制自己的魔力。以便换取强力的魔导技能。

    纪念堂内。无定站在所有人的最前方。此刻的无定女皇换上了一身全新制作的礼服。这是一套类似于元帅军服的礼服。线条简洁刚硬。以深黑为底色。高高的立领。修身的上衣和长裤。以及一双及膝的长靴。充分勾勒出新任女皇修长的身材和让人惊艳的长腿。它将无定塑造出中性偏阳刚的风格。偏偏无定如果不刻意释放杀气的话。本身其实还是一个有着绝代风华的女人。只是她的美丽如同刀锋。让人难以消受。

    这身礼服的双排衣扣。袖口箍线。以及领口的远古泰坦徽记。都是以暗金作为底色。整件礼服上惟一华丽的装饰就是上衣口袋中插着的一朵星空蓝的玫瑰。就是这朵玫瑰。为无定平添无限妖魅。

    在她面前。皇室的祭坛上方悬挂着历代皇帝的肖像。葬礼仪式结束后。菲利浦的肖像也将挂在这里。这幅肖像并不是大多数时熟悉的那个肥壮如山的菲利浦。而是一个满脸刚硬胡茬。看上去有些憨厚的大汉。和他沧桑的外表相比。那张脸其实是很年轻的。上了年纪的老人都知道。肖像上画的其实是三十年前的菲利浦。

    魔法钟声响起时。葬礼正式开始。

    无定走到祭台前。默然良久。才沉声说:“这里将会沉睡着这样一个男人:他活着时。让无数强者寝食难安。等他死了。他们才能享受一晚的安眠。”

    这就是无定的悼词。

    随后。她亲手拿起菲利浦的画像。郑重把它挂在预定的位置上。凝望了一会。才转过身來。对着一众豪门家主说:“葬礼结束。”

    PS:要不把主角换成无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