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九 为圣之途

章四十九 为圣之途

    少女心中一颤,勉强点了点头,说:“只能看一眼哦!”

    两个人走近了封魔箱,少女用颤抖的双手摸了摸箱盖,虽然箱子上刻了繁复的魔法阵,但那功能主要是用來防止箱内魔法散逸的,开关的方面却是十分简单,通用魔法封印加上阿克蒙德家族特有的锁匙,象征意义大于防备意义。

    少女的血脉足够她毫无阻碍地解开了魔法锁,一团内蓝外红的光芒就从箱盖内浮出,美丽得让人迷醉。

    封魔箱内,静静地放着一块金属板,上面镌刻着一片繁复纹路。一点精亮光芒,就在纹路里來回流动着,显得十分活泼。

    这就是新生的魔法灵魂!

    这是一幅有灵魂的构装!

    少女还处在震惊中,忽然年轻男人伸出手,一把握住了那颗魔法灵魂!

    “你在干什么?!”少女失声惊叫。新生的魔法灵魂是不能碰触的,这是禁忌,也是常识。

    年轻男人眼底闪过贪婪的光芒,脸上却是保持着一片茫然,说:“我只是想碰一下,怎么了?咦,魔法灵魂怎么不见了?”

    少女用力跺脚,急得快哭出來了,说:“新生的魔法灵魂是不能碰的啊!它还沒和这幅构装绑定呢,你一动,它就融入你身体,现在变成你的一部分了!”

    年轻男人面露惊色,失声道:“这么说我要死了?”

    少女怒道:“怎么可能!它只会大幅增强你的灵魂、智慧,或者是某一方面的天赋!”

    年轻男人当即松了一口气,说:“那就好!你那么生气干什么,这不是好事吗?”

    少女提高了声音:“但这个魔法灵魂不是你的!”

    年轻男人一脸委屈,摊手说:“可这是我们先看到的啊!象这种有灵性的东西,一向都是有德者居之的吧?再说,我真不是有意的!现在我又能怎么办?”

    少女怔怔地看着他,脸上的怒色逐渐软化,片刻后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先想办法瞒着哥哥吧……”

    就在这时,仓库内忽然响起李察的声音:“你们怎么在这里?谁让你们进來的?!”

    少女和年轻男人骇然回身,看到李察站在仓库的门口。李察只是随意站着,手中沒有任何武器,身上也只是简单的贵族便服,而非法师袍。

    年轻男人眼底光芒一闪,露出一点凶厉杀意,随即又隐沒消失。他可是听说过李察不少战绩,知道李察手中就是什么都沒有,也能随手解决百八十个象他这样的货色。于是他显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悄然间握紧了少女的手。

    少女心下一颤,还是向前一步,勉强叫了一声:“哥哥!”

    李察的目光先是落在打开了的封魔箱上,然后才盯在少女脸上,冰冷地问:“维妮卡,这是怎么回事?”

    少女是李察和黛玫的妹妹维妮卡,她的实力却不如温宁顿,更远远不如黛玫,至今也只是十二级的烈火统领。她虽然不象李察那样在异位面和绝域战场内呆得那么久,但也曾去高时间流速的位面里历练过,所以现在身体上的年纪已经到了十七岁。十七岁、十二级的烈火统领,严格说也不算太差了,可是和十八岁就已经十八级的黛玫相比,却是差了不知多少。两姐妹原本的天赋虽然有些差异,但相差并不是那么大。

    对于维妮卡这个妹妹,李察一直并不如何在意,因为她在歌顿的子女中天份属于上乘,却并不是非常努力,她目前的等级实在配不上她的天份。所以李察对她最大的期待,也不过就是这辈子达到圣域而已。而她就算到了圣域,也多半不是为了强大的战力,而只是为了进入圣域后可以延长的生命与青春。

    李察对维妮卡的态度完全是放任,按照正常家族嫡系子弟的身份提供待遇,根本谈不上有任何偏爱宠溺。比如这个魔法仓库,就是她沒有权利进入的。但她现在不光出现在这里,旁边还多了一个不明身份的年轻男人。这个魔法仓库主要存放未完成的半成品构装和一些特殊魔法材料,虽然价值昂贵,但除了李察之外,对其它人却沒多大的用处。如果不能找到构装师作为买家,小偷就算偷去了仓库里的东西,也无处出手。所以李察对这个仓库并沒有加上太多的魔法限制措施,因为那只会对自己造成不便。而且仓库区如果不是指定的阿克蒙德成员,或者由他们带领,其它人也是根本进不來的。

    听到李察的质问,维妮卡脸色苍白,勉强说:“我们……我们就是无意中进來看看的。这个……这个箱子,刚刚打开,您就进來了!我们只是好奇而已!”

    李察哼了一声,横了那个年轻男人一眼,问:“我们?这个人是谁?”

    “他……他叫吕西安,是一位诗人。也是我的……我的……”说到后半句时,面对李察越來越凌厉的目光,维妮卡的头渐渐低了下去,声音也越來越小。

    因为阿克蒙德古老而神圣的伴侣制度,吕西安和维妮卡的关系越亲密,他就死得越快。维妮卡看多了李察的杀伐果决,心知自己这个哥哥只要心意不对,立刻就能杀了吕西安,而根本不会顾忌他有什么样的背景。

    “吕西安……”李察沉吟着,目光中的锐利渐渐隐去,平静地问:“他姓阿克蒙德?”

    李察越平静,维妮卡却越是感到不安,一种无法形容的寒意从心底升起,颤声道:“不……不是……”

    “你们知道这个箱子里放的是什么?”李察又问。

    维妮卡牙齿已经开始打战,敲击得格格作响,勉强说:“应该是……构装。还沒有完成的……”

    吕西安的脸色终于也变了,他已经敏锐地发现,维妮卡在李察心目中的地位远不如自己预想的那样重要。他脸如死灰,知道现在却只能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维妮卡身上,另外希望李察不要发现魔法灵魂的事。

    李察问:“里面是一幅沒有完成的构装。除了我之外,应该沒有几个人能够把它完成。你们动它干什么,真的只是好奇吗?”

    维妮卡听到了李察语气的一丝松动,连忙点头。

    李察淡淡地说:“你知道我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说谎。”

    说罢,李察抬起手,挥出一片淡蓝色的魔法光辉。魔法的能量引动了数个隐藏起來的魔法阵,于是空中出现了维妮卡和吕西安的虚影。影像中,少女和吕西安一进入魔法仓库,就拥抱在一起激吻。此后发生的事,魔法影像也一一还原。除了沒有声音之外,片刻之后,整个事件的过程已很清楚了。

    维妮卡和吕西安面色如土,他们都沒有想到在仓库里居然还布设有这样的魔法阵。吕西安几次想要强冲出去,总算知道他动得越快死得也就越快,所以站在原地沒有动。

    魔法影像结束了,李察反而陷入了沉默。片刻之后,他才抬头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说:“原來这幅构装已经产生了魔法灵魂……连我都沒有想到。现在我通向圣构装师之路看來要拖延一段时间了,你们说,应该怎么办呢?”

    看到魔法灵魂被吕西安吸收,李察也沒有发怒,甚至连声音都沒有提高。维妮卡却心中越來越是害怕,颤声叫了声:“哥哥……”

    李察抬起手,制止了维妮卡下面的话,淡然地说:“别叫我哥哥。如果你真当我是你的哥哥,就不会打开这个箱子。你应该知道魔法灵魂意味着什么。”

    说着,李察的目光终于落在吕西安身上,说:“你叫吕西安?你居然不是很怕我,应该让我怎么评价你呢?是胆大还是无知?”

    李察抬起右手,看着自己的手,淡淡地说:“事关一个新生的魔法灵魂,整个神圣同盟中,除了无定陛下,沒有人能够阻止我灭了你全族。”

    吕西安的脸色终于转为惨白,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沉默。

    维妮卡却尖叫了一声,挡在吕西安身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嘶声叫道:“不要杀他!不要!他不是故意的,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他收走这个魔法灵魂的!”

    李察神色终于松动了些,认真看着维妮卡,问:“为什么?”

    既然撒谎已经开了头,维妮卡这时反而镇静下來,平静地说:“因为吕西安的天赋还不够好。我希望他能够更快地提升力量,变得更强。这样可以早日得到你的认可,允许他加入阿克蒙德,为家族出力。”

    这些话如果认真分析,不是沒有漏洞。李察却沒有继续深究,神色也还算平静,挥了挥手说:“这件事先这样,我现在还有些事。你们先到一楼的小会客厅里呆着,等我忙完了会來找你们的。”

    说完,李察就让开了通路。维妮卡立刻拉着吕西安匆匆而去,生怕多停留一刻,李察就会忍不住骤下杀手。

    他们离开后,李察依然站在魔法仓库里,看着打开的封魔箱,面无表情,可是背在身后的手却握成了拳头,有一缕鲜血正从指缝中流下。

    沒有人知道,圣构装师对李察意味着什么,有多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