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第五十章 承诺

    这个魔法灵魂之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另一个魔法灵魂。无法观察到现成的魔法灵魂运行规律,接下來又会是在黑暗中探索,直到碰巧弄出另一个魔法灵魂为止。

    而背叛对李察來说并不是陌生的东西,时至今日甚至无法在他的情绪中投下波澜。但是看着维妮卡,手指感受着自己粘腻的血液,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到一个人,他们共同血脉的源头,歌顿。家族墓地上的墓碑一直沒有生成,那么是否意味着还能够抱有希望?如果歌顿回來,又是否愿意看到兄妹相残的一幕呢?

    李察站了整整十分钟,才取出手帕,擦去手心中的鲜血,离开了魔法仓库,走向自己的书房。此时此刻,尼瑞斯应该已经到了书房,正在等待着他。

    李察走进书房时,神色已经变得正常,把魔法灵魂的事暂时放在了一旁。尼瑞斯此刻站在窗前,怔怔地看着窗外已经只剩下六轮弦月的七月彩虹。

    听到房门响动,尼瑞斯转过身,看着李察,有些无奈地一笑。他这次依然是完全中性的装扮,可是配上那张小脸,却总是让人觉得这是个绝代美人。

    “怎么了?突然这么急的要找我?”李察來到尼瑞斯身边,关切地问。若不是尼瑞斯心事重重的模样,李察也不想和他站得如此之近。如果不是李察一直提醒着自己,总会下意识地被尼瑞斯的美丽吸引。

    尼瑞斯幽幽叹了口气,轻声问:“李察,如果……如果有一天我需要你的话,你会保护我吗?”

    “我会的!”李察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然后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阿伽门农呢,他知道吗?”

    尼瑞斯怔怔地看着脚尖前的地面,片刻后才说:“这件事他不知道。他帮不了我,我……我希望是你來帮我。”

    李察心中隐隐有种不安感觉,沉声问:“究竟怎么了?告诉我!”

    尼瑞斯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现在还不是时候,我还……还顶得住。等到需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李察,到那个时候,别忘了你的承诺。”

    李察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郑重地说:“放心,你有我的承诺!”

    尼瑞斯忽然抬起头,直直地看着李察的眼睛,双瞳中瞬间爆发出的光彩竟让李察一时有想逃避的想法。尼瑞斯忽然说:“给我个拥抱吧!”

    在曾经并肩战斗,曾经一起直面生死的战友和兄弟间,这个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可是当现在的尼瑞斯提出要求,李察竟然有些迟疑,但还是抬起了双臂。

    可是他的双臂才抬到一半,尼瑞斯却突然扑进李察怀里,用力抱住了他,并且将脸深深埋进李察的胸口!

    李察顿时全身僵硬,不知如何是好,回应也不是,不回应也不是。他的双臂就此僵在半空,不知该进该退。

    就在这时,尼瑞斯突然双肩耸动,同时李察感觉到胸前一团滚热的湿意正在扩散。显然,尼瑞斯正在痛哭!只是他完全压抑住了自己的哭声而已。

    李察心中泛上说不清的滋味,尼瑞斯身份尊贵,好歹也是上过绝域战场,经历过位面战争的圣域强者,可是现在却这么不顾脸面形象地无声痛哭,他的心中,又该痛到了何种地步?

    李察终于环抱住尼瑞斯,轻轻拍着他背,沉声说:“不要紧的,这世界上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有我在,就不用担心。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最差的结果不过就是老子不要了这个浮岛,我带你离开浮世德!”

    尼瑞斯全身一震,头未曾抬起,轻声问:“真的?”

    李察沉声说:“真的。”

    尼瑞斯从李察怀中挣脱出來,此时他似乎已经控制住了心情,脸上泪痕未干,却露出了一丝笑,说:“暂时还沒有那么严重,我想我还可以应付一段时间。好了,我得回去了。”

    离开书房前,尼瑞斯忽然回头,说:“别忘了你的承诺!”

    李察又指了指自己的心。四皇子放下了心,匆匆而去。

    尼瑞斯走后,李察铺开了整个诺兰德的地图,仔细看着,皱眉不语。大陆的形势还是和以往一样变幻莫测,但是现在他却发现了阿克蒙德最大的短板:人脉和情报。从菲利浦重伤到无定回归,以及尼瑞斯的异常表现,李察几乎都是一无所知。就算浮世德的小家族愿意向他投诚,李察也不敢全信他们提供的消息,同样的他也无法信任那些情报贩售组织,在这样重大的事情面前,误判比不做判断还要致命。

    李察反复思索,觉得破解目前局面最好的办法,或许是去找诺兰。通过永恒龙殿大神官的?

    叵荡罱ㄊ粲诎⒖嗣傻碌娜寺觥@畈觳豢赡苡涝洞粼诟∈赖拢舜挝薅ū菹虑渴苹毓椋丫盟钋懈惺艿桨⒖嗣傻聸]有顶级强者的困扰。

    不过在找诺兰之前,还有一个麻烦需要解决,维妮卡和吕西安。

    少女和她的情人此刻正坐在小会客厅内,惴惴不安。见识过李察布置在魔法仓库中的魔法阵之后,他们再也沒有胆量私下交谈商议什么,只敢用眼神交流。至于逃跑,那是想都别想。

    相比如受惊兔子般的维妮卡,吕西安倒是显得相当镇静,反而不时在安慰着维妮卡。

    当李察走进会客厅时,里面的气氛骤然压抑。年轻男女都挤在一张小沙发上,尽可能地离李察远一些。李察看了看吕西安,说:“吕西安,出身比卢斯家族,你的父亲是比卢斯子爵。至于你本人,今年二十二岁,是一位十二级的剑士。哦,还有副业,社交家和诗人。”

    吕西安眼中闪过惊惧,站了起來,向李察深深一礼,说:“李察大人,我在无意中得到了魔法灵魂。在此之前,我确实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以前我的天赋并不是很好,但是现在,有了您的魔法灵魂帮助,我的天赋应该会有大幅提升。这天赋得自阿克蒙德,所以我也愿意为阿克蒙德效力!只希望您能够原谅我,给我一个弥补过错的机会。”

    李察沒有理会他,而是看着维妮卡,直白地问:“你和他上床了吗?说实话,不然的话,我会让人來检查的。”

    维妮卡脸色忽然一阵苍白,咬着下唇,低声说:“有过……”说完,她又急忙补充:“但是一共也沒有几次!”

    李察抬起了手,止住了维妮卡的话,说:“这么说,你违反了古老的义务,后面会有相应的惩罚等着你。”

    说完,李察又看了一眼吕西安,说:“一个魔法灵魂有多么珍贵,你们或许明白,也或许不明白。明不明白都沒有关系。我们阿克蒙德的天才够多了,可是用來培养天才的资源却远远不足。在这个时候,我不需要天才,而只需要对罪行进行惩罚。我说过,比卢斯子爵整个家族都会为此付出代价,沉重的代价。”

    维妮卡再次冲到李察面前,惊叫道:“哥哥!不要这样,你现在杀了他也得不回魔法灵魂啊!为什么不让他为家族效力?”

    李察淡然说:“规则就是规则,既然制订了就应该遵守,违反了就要受到惩罚,不管任何人都是如此。维护规则的严肃,比这一点小利更加重要。如果今天我赦免了你们,明天是不是会有更多人以更充分的理由來违反我定下的规则?那些家族更加强大,母族更有势力的人,是不是就可以随意触犯规则了?我又舀什么理由來处罚他们?他们比你们更有势力,也更有价值。天才不是可以违背规则的理由,财富和权势也不是。”

    吕西安想要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事实上,在神圣同盟的体制下,由于皇室对于大领主们并沒有绝对的控制权,所以财富和权势确实是可以抵销法律和规则的理由。权势越大,获罪的可能性就越小,而除了少数罪行外,大多数罪名都可以通过缴纳赎罪金的方式得到轻判甚至是赦免。但是显然,李察既然都不愿意为财富和权势开一扇侧门,自然也不会为他这个所谓的人才开了先例。

    维妮卡脸色越來越是惨淡,忽然跪在李察面前,叫道:“哥哥,看在死去父亲的份上!!”

    李察的手微不可察的一颤,默然不语,许久之后,他才站了起來,说:“父亲未必死了,下次不要再说这种话。另外,这一次你透支了我对你的全部感情,所以下一次犯错,会是加倍惩罚。如果你坚持保护吕西安,那么你的母族有可能会受到牵累,那时或许是剥夺领地,或许是直接流放。你想清楚了吗,要不要以你的母族为代价保护吕西安?”

    维妮卡身体在不断颤抖着,少女的直觉告诉她,如果现在不表态的话,李察就会直接处死吕西安。李察手下有数量众多的强大追随者,根本不会在意一个连黯锋骑士都不如的年轻剑士。至于诗人?他写的那些情诗,或许只在女人眼中拥有价值。

    李察一边等着维妮卡的决定,一边看着吕西安。年轻诗人有着非常出众阳光的外表,光是身体和脸蛋就可以让众多思春的少女脸红,另外他还有着能够舀得出手的家庭背景和在贵族子弟中算是不错的天赋。看得出來,吕西安对自己衣着打扮上所花的心思远远多于磨练武技。这是一个只靠脸蛋和嘴甜就可以把众多少女哄上床的男人,更何况他还是个贵族。

    就在这时,维妮卡终于下定了决心,说:“我愿意负责!请您放过吕西安!”

    对于少女的决定,李察只是点了点头,说:“好,记住,维妮卡,你沒有第二次犯错的余地。”

    吕西安忽然把她抱进

    怀里,叫道:“不!我不能让你这样做!这是我的错!”

    在视线看不到的角落,吕西安却用力握了握拳。他终于赌赢了。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