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第五十一章 在帷幕之后

第五十一章 在帷幕之后

    维妮卡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李察所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或许会有或许沒有的后续。经过这些年來的战争以及政治,他深刻地理解了一句话,大多数时候巧合就意味着阴谋。

    魔法灵魂被窃取确实令人愤怒,但是现在并沒有抽取出來的办法,如果奈幽在……李察蓦然用力甩了一下头,闭上眼睛,让流砂的影子慢慢消失在虚空中。李察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拉回來,整个事件充满了阴谋的味道和感觉,就算有巧合,也是某种刻意或是人为的结果。或许只有陷入热恋中的维妮卡才会觉得一切只是个意外。

    悄无声息进入核心区的情侣,被屏蔽了的魔法警报,那个在他的洞察下表现出來确实只有十二级的剑士。李察一件一件地细数下去,不由哂然。

    他沒有改动歌顿当初在城堡里设定的家族封印权限,所以身为歌顿直系后裔,并且天赋属于第一序列的维妮卡的血脉权限和他本人是一样的。然而是谁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并利用了它?

    李察能够肯定,魔法灵魂是个意外事件,因为连他自己都无法预见,那么对方原本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再想到已经离开许久的阿西瑞斯,在挥之不去的阴霾中似乎总有一双恶意的眼睛在注视着阿克蒙德。

    李察的思路又转回了吕西安身上,除了一开始那缕不合时宜的杀机外,年轻诗人的表现沒有丝毫出错的地方,显示出了充分的无辜、敬畏、深情。只是他背后一系列肢体的小动作根本无法瞒过李察。

    一时间李察只想冷笑,他的智慧天赋清晰地记得初到浮世德参加的家族宴会。那时候的维妮卡是歌顿唯二成年的女儿,拥有自主选择伴侣的权力,她和每一个年轻的阿克蒙德一样,野心勃勃,对力量充满渴望,现在竟然会为了一个和她同样级别的年轻诗人,押上自己的母族?然而这是维妮卡自己的选择,已经成年的她既然做出决定,就要为此负起责任。

    不知道为什么,李察突然想到了雷蒙和大皇女雷娅,那个所罗门堡学者法师也是一个说谎的时候,有办法把它说得象是真的一样,连说谎者自己都能够骗过。

    但是李察也从这次事件里发现了自己的不足,那就是应该如何管理嫡系的阿克蒙德血亲。他完全沒有管理一个家族的经验,身边也缺乏能够提醒的人,以致于沒有发现歌顿遗留下來的内政体制其实已经不适合他掌权的时代。话说回來,歌顿时代阿克蒙德正忙于扩张,还沒到管理内部的时候。

    从这方面來说,无定陛下做出了一个很好的榜样,虽然女皇行为荒诞乖戾,但实际上大方向是完全正确的。

    李察沒有在坐稳了族长地位后,把自己的成年弟妹们连同他们的母族一起分封出去,实际上是个最大的错误。因为在贵族体系中,这就意味着他们拥有他的顺位继承权,这可是与他今后可能会有的子女们同等的继承权。

    相比之下,沒有改动歌顿设下的血脉权限,简直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漏子,毕竟有这个权限设定的当时只有五个人,李察、沃林、温宁顿、维妮卡、黛玫,歌顿的直系血裔,也是众人眼中的第一序列继承人。

    此外,从政治上來说,维妮卡是他的妹妹而不是女儿,所以这种事件的强硬处理,李察是不太适合自行出面的。但是他手下却沒有类似的人才,惟有奥拉尔算是合格。可是吟游诗人现在一方面需要通过位面战争的严酷环境突破圣域,另一方面,他也是李察手下为数不多的可以独挡一面的领主型人才。

    到了这个时候,李察才发现管理一个豪门是多么的不容易。战争和掠夺或许是其中相当简单的一个部分,更多的争斗來自战场之外。

    李察揉了揉太阳穴,结束了这次反思,然后开始着手一件件安排后续事务,渀佛又回到了深蓝求学时按照日程表生活的日子。

    他先是派人给诺兰送去了价值十万的魔晶,以作为建立人脉和情报网络的经费,虽然已经接到过來自多方面的提示,太过依赖永恒龙殿不是件好事,但是李察眼下别无选择。

    同时,李察也开始了一系列的拜访,除了被他在心中打上了血仇标记的门萨之外,甚至连约瑟夫家族都登门拜访了一次。这一圈拜访,表面上看沒有丝毫实质性的作用,但实际上却发出一个相当重要的信号,表明阿克蒙德愿意与各家族合作的态度。

    接下來的几天,李察一直忙于重新梳理自己手上的实力,思考下一步的战略。

    另外,一项豪门应该承担的责任也正式摆在李察面前,那就是绝域战场的防御。自从日不落之都血战结束后,神圣同盟的上议院经过一轮争吵,重新颁布了绝域联防准则。在新的准则中严格规定了浮世德大小家族的权利和义务,其中每个浮岛豪门每年都需要提供10个标准战功。

    一名普通达克索达斯圣域就是一个标准战功,如果是鼠魔这种等级的,则需要三只才能合并一个战功。这些战功看上去不算太难,但是若按照黄昏之地双方一比三的战损比例,一个浮岛豪门意味着需要承受三名圣域强者的损失。这还是黄昏之地的时间,而非诺兰德时间。

    当然战功也不是只有杀敌一个途径,守城、建筑、补给甚至运输工作都有相应的战功折算。这些工作虽然辛苦琐碎,但胜在安全。

    另外,豪门还可以直接通过收购战功的方式來完成任务。目前的行情是十万金币一点战功。这个价格已经稳定了很久。许多独行的圣域强者会选择把自己猎杀到的达克索达斯转卖给豪门,以换取金币或资源。当然,那些有价值的材料还是归圣域强者个人所有的。

    李察当初在绝域战场的五年中,所积累的战功远远超过一年十点的限额。只不过战功的有效期只有两年,两年之后又需要重新计算。这也是为了防止某个强者进入黄昏之地大杀一阵,然后某个家族就可以逍遥数十年的情况发生。所以到了现在,李察当年为阿克蒙德存下的战功都已经过期,今年又需要重新积累了。

    李察清点了一下手上的位面资源,法罗、鸀森、磐石高地、流金山谷、休兰都有各自的价值。除了休兰暂时无力深入开拓之外,其余位面都有巨大价值。反复考虑之后,李察决定重新把法罗放在开发的第一位。

    法罗的局面早已稳定,只是抽不出手來进一步开拓。而现在李察基本上算是稳定住了其它位面的局势,又可以掉过头來全力开发法罗了。法罗的优势在于位面辽阔,力量体系强大,并且这里几乎各种资源都可以找得到。惟一的隐患则是这里出现了末日印记,收割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李察最后规划了一下在各位面的兵力分布,磐石高地和流金山谷各自放了三十名构装骑士,作为守卫的主力,同时还为他们配备了百名十二级的黯锋骑士作为辅助。这种力量进取不足,只是防御的话问題倒还不大。

    鸀森有尼瑞斯和阿伽门农协助防守,同时里面的守护精灵几乎被李察打残,短时间内多半兴不起什么风浪。至于休兰,位面里还有龙星这样一个隐患,但是森马如果小心些的话,在部队的配合下,至少可以稳定住局势,把龙星骚扰带來的损失降低到一定程度。

    最后,则是需要给艾莉婕留下五十骑构装骑士,以稳定和圣树王朝之间的边界线。李察让艾莉婕不要总是忙于战争,而是想办法提升一下个人的战力。

    最终,李察决定带上一百五十骑构装骑士和全部可以调动的追随者进入法罗。同时,李察决定大举招募圣域强者,以及十四级以上预备构装骑士,组建一支战力强悍的外围军团,以作为补充。阿克蒙德能够招募到的自由战士几乎都被李察招來了,现在再想扩军,战争潜力就显得有些不足了。

    就在李察开始调兵遣将,准备在法罗掀起一轮战争狂潮时,神圣同盟的皇室却显得一片歌舞升平。

    就在菲利浦葬礼的第二天,无定女皇就完成了自己的登位仪式。这次登位仪式更加简单,就是召集了各豪门的代表,一起共进午餐而已。而且午餐很是简陋,主菜都只有两道,酒也十分普通,顶多算是男爵家宴的水准。最近几十年來,皇室都沒有举行过这么寒酸的午餐了。但就是这样一顿午餐,刚刚就任总管职位的浊流还要收取“餐费”,以做为无定陛下登位的贺礼。

    餐费只是个形式,贺礼这个目的大家都听懂了,于是纷纷表示。李察看了看前后豪门的态度,取了个居中的三十万金币,作为贺礼。

    午餐时间不长,新任女皇无定陛下只露面了十五分钟,就离席而去。女皇一走,其它豪门家主自然也沒有兴趣留下,纷纷离席。这样整个登位仪式就此结束,前后合计沒有超过半个小时,和菲利浦的葬礼差不多时间。罪恶之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