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 五十三 如夜之寒

章 五十三 如夜之寒

    梅克斯一窒,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然后一口气就堵在胸口,怎么都吐不出来!她很想把这句话砸回到尼瑞斯脸上,再塞进他的嘴里,逼他把这无力之极的话吞回去。om可是梅克斯好歹是圣域强者,又是血脉高贵,怎么都做不到无视铁一般的事实。就是梅克斯心里,也确实要承认尼瑞斯的容貌确实比自己要强出一个等级。

    可她岂是那种需要靠脸吃饭的女人?

    尼瑞斯的这一击异常狠辣,正好地击中了梅克斯的软肋,让她根本无法不失仪态地反击,一腔怒火只能生生咽回肚子里。

    金贝叶终于站了起来,将梅克斯拉回来,按在座位上,轻声在她耳边说:“为了帝国。”

    梅克斯双眼喷火,怒吼道:“可是你也听到了!他刚才说了什么!”

    “为了帝国!”这一次金贝叶伯爵加重了语气,梅克斯哼了一声,不再反驳。

    压服了梅克斯,金贝叶伯爵这才在尼瑞斯面前坐下。

    尼瑞斯冷笑道:“这一次又为了什么?别告诉我也是为了帝国!”

    金贝叶微笑着说:“四皇子,这次是为了你的命运。因为我认为,和陪无定陛下睡觉相比,你一定会觉得呆在我们的梅克斯小姐身边,就是天国。”

    伯爵的话让尼瑞斯大吃一惊,他很想大笑,可是却笑不出来:“你这个玩笑……”

    “这不是玩笑。”金贝叶从容地说:“我听说浊流大人第二批选妃的标准定在血脉上。越是血脉力量纯正强大的人,就越容易被选中。殿下,您的容貌和血脉都是一时之选,所以您觉得自己会被漏过去吗?”说到这里,金贝叶停顿了一下,微笑道:“就算浊流大人一时疏漏,我也可以在适当时候提醒他一下。”

    尼瑞斯腾地站起,又惊又怒:“你……你卑鄙!!”

    金贝叶也站了起来,先是优雅行了一礼,才说:“我原本以为,在真正贵族的词典里,是没有卑鄙这个词的。因为它早已融入我们的血脉。”

    尼瑞斯脸色转冷,说:“我从来不受威胁!”

    “意气用事也不应该是贵族词典里的词汇。您难道愿意变成无定陛下的玩物?恕我直言,因为殿下身上血脉的原因,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无定陛下玩死。另外,我还听到了一些不太好的流言,据说无定陛下对您的母族深恶痛绝。以无定陛下的脾气,有理由的话一定会选择诛灭全族的。就算没有合适的理由,也总可以找出理由的。”金贝叶伯爵说完,又坐了回去,双手十指悠闲地交叉起来,优雅地注视着四皇子。

    尼瑞斯脸色铁青,默然不语。虽然金贝叶伯爵已经算是公然胁迫了,可是尼瑞斯却偏偏不能发作,对方所说的话赤/裸直白,把他一直想要逃避的现实扯到了光天化日之下。一旦选妃这种见鬼的事真的落到自己头上,金贝叶伯爵这边也许是他惟一的退路。

    过了片刻,看尼瑞斯没有丝毫准备再开口的意思。金贝叶伯爵站了起来,淡定从容地说:“殿下,现在还有几天时间。您完全可以再考虑考虑。无定陛下虽然善战,但是我们千年帝国有帝君座镇,想要保住您的母族还不在话下。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尼瑞斯呆呆站在原地,动都不动,就像一座雕像。

    梅克斯在经过他面前时,忽然心中一动,伸手就在他脸蛋上摸了一把,笑道:“确实长得不错,我喜欢!这次要定你了!哈哈!”

    直到金贝叶伯爵一行走远,尼瑞斯才长出一口气,一拳砸在石桌上!他这一拳用力极重,又没运起分毫斗气保护自己,手上立刻血肉绽开。他任由鲜血流了一会,这才站起来,收拾好了伤口和石桌上的血迹,离开了院落,走进皇家图书馆。

    此时夜已经深了,图书馆内空旷寂静,四顾无人。

    尼瑞斯孤身一人在图书馆里寻找着,终于翻到了一本非常古老的典藉,封面上写着《诸神遗产:论血脉》。他找了个桌子坐下,借着魔法灯的光芒,开始翻阅这本厚得出奇的大书。

    其中,在《血脉的融合与变异》一章中写着,当黄金月河遇到暗雷泰坦时,有可能产生具有双血脉的后代,另外有很小的机率会产生具有更高等级未知血脉的后代。

    写下这本书的是一位传奇般的人物:罗素。在他那个年代,罗素是整个位面屈指可数的几位传奇法师之一,但他为人们所牢记的并不是一身足以纵横各大位面的强横魔力,而是他在血脉理论上开拓性的成就。

    他一生中最伟大的著作,就是此刻在尼瑞斯手中的《诸神遗产》。这本书系统性地讲述了血脉的产生、浓郁或者稀薄,以及融合和变异等诸多问题。虽然罗素的许多理论还是停留在猜想阶段,但仍然无损于他的伟大。

    几百年之后,诺兰德于血脉上的认识并没在罗素的基础上前进多少。因此许多古老的传统,比如说类似于阿克蒙德家族的纯血通婚,依旧在大多数家族中通行。

    在《诸神遗产》中,论血脉的融合与变异是与众不同的一章。在这一章里,罗素给出了十余种血脉组合和提升的方案,其中有不少方案中提到的血脉,在罗素的年代还未曾出现过。这倒不是罗素在信口胡说,而是因为他是预言系魔法的大师,因此在命运长河中,罗素窥到了许多未来的片断。

    罗素列出的众多血脉融合与提升方案中,有三分之一业已得到证实。这个比例已经高到足以让人疯狂。所以对于那些列于书上的血脉搭配方案,哪怕机率再小,也总有人愿意为此付出代价,进行尝试。千年帝国就是其中之一。

    看到这里,尼瑞斯向后一仰,也不管脑袋撞到的是窗台还是书架,抬起手臂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他现在感觉,自己就象是一匹用来配种的种马。

    梅克斯的黄金月河也好,女皇的黑暗泰坦也罢,与尼瑞斯的暗雷泰坦相结合,都会有较大机率诞生出血脉强大的后代。在任何有历史的家族中,血脉传承都是头等大事。只是身为当事人之一的尼瑞斯,却不会觉得愉快。

    而且从小接受皇子教育的他并不天真地以为配种就是事情的结束。配种如果成功,等待他的会是更加赤/裸直接的交/配要求。配种如果不成功,以他纯血雷霆毁灭者、至少是传奇强者起点的潜力,将会是很多人除之而后快的目标。

    尼瑞斯的血脉天赋觉醒得太早了,他自身的力量还没有强大到能够保护自己。可是暗雷泰坦又是《诸神遗产》上列名的血脉,压都压不住地直接进入第二阶段血脉具现,在皇室诸多双强者的眼睛下根本无法隐藏。

    而另一方面,原本能够给与他庇护的菲利浦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死去。转眼之间,尼瑞斯就象是一块被放在荒野上的肥肉,周围全是饥饿的豺狼。千年帝国只不过是第一头扑上来的而已。

    快要黎明了,窗外的夜幕格外的深沉。枯坐在图书馆里的尼瑞斯忽然打了个寒战,深深感受到了夜的森寒。

    清晨时分,李察已经出现在黑玫瑰古堡,带上数量众多的构装骑士,再次进入了法罗位面。

    当李察出现在久违的蓝水绿洲城内时,意识中立刻响起一阵轰鸣的大笑,然后是刚德那标志性的粗豪声音:“头儿!你终于回来了!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可能就要忍不住打进铁三角去了!”

    李察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另一个尖细柔媚的声音紧跟着响起:“李察主人,我认为我应该跟随在您身边,时刻为您效力!”

    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陌生,而且距离李察足有数百公里之遥。李察还要想一想,才记得这是宗虎的声音。这位神孽之子接受了灵魂契约之后,也能够在一定距离里和李察以意识直接沟通了。不过在李察的记忆中,宗虎应该是极度桀骜不驯的一个人,而且天性喜怒无常,喜欢背叛。怎么现在突然变得如此恭顺,甚至还有些谄媚了?

    疑惑之时,母巢的声音传来:“主人,许久不见了。我现在正处于迄今为止最关键的晋阶状态,需要您来为我指定方向。另外,在这次晋阶中我有可能觉醒真名,这个过程会有一些危险。为了顺利晋阶,我需要宗虎的协助,请您准许他留在我的身边,时刻守卫我,协助我晋阶。”

    “不!!”宗虎一声尖叫,炸得李察也有点头疼,他奇怪怎么和母巢的对话会被宗虎听到,随即明白过来。

    母巢显然是故意又传了一份对话给宗虎,李察也知道宗虎为何会对母巢如此畏惧。哪怕是神孽,每天被放几十轮的血,这种折磨也难以承受。偏偏宗虎还是近乎不死的身体,因此折磨被千百倍地放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