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六 期待的自由

章五十六 期待的自由

    蜂鸟沉默了一会,仿佛它身后的母巢在思考着什么,过了一会,它似乎不经意地说:“对了,我会在近期启动晋阶的过程。”

    雷蒙一下子就严肃起來,问:“晋阶,十阶吗。”

    “是的,主人已经为我选择了晋阶的方向:最大限度强化母体生存。”

    雷蒙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说:“这对你來说是最好的选择了,真是让人意外,身为战争机器的你,怎么说都应该强化创造能力的。”

    “确实,我也很意外。”

    雷蒙站了起來,在院中來回踱了几圈,说:“按照过往的记载,母巢晋升十阶时就有可能觉醒真名,也就是说可以尝试一下我提供给你的方法,重新获得一个ziyou的灵魂,这个方法在历史上,是有过成功先例的。”

    “那样的话,会消耗大量珍贵的资源。”

    这意味着母巢在认真考虑,雷蒙的心跳得微微快了些,不过他深呼吸了几下,声音沒有太大波动地说:“所谓资源,真正难得的不过是一些强大生物的遗骸而已,其它东西在诺兰德都可以大量买到,李察并不缺钱,你只要向他提出要求,就可以得到满足,至于那些强大的生物……这个有些困难,但是你有宗虎可以弥补一部分,最多就是成功率低些而已。”

    母巢又沉默片刻,似乎在计算什么,然后说:“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七。”

    雷蒙却显得十分意外:“这么高,在我的计算中,似乎只有百分之十五才对,不过这是好事,已经非常值得尝试了,毕竟失败了也沒有什么后果,不是吗,消耗的资源根本不算什么,相信我,未來整个位面的资源都是你的。”

    “也许……可以尝试一下。”

    雷蒙现在显得真正紧张起來,问:“如果你成功了,会按照商议好的条件,给我新的身体和永恒的生命吧。”不过由于雷蒙在踱着圈子,所以蜂鸟虽然随着他的走动转着小脑袋,能够把他的肢体动作和大部分面部表情收入眼中,但是却无法看进他的眼底,而那里完全是一片毫无波澜的寂静。

    “沒有永恒的生命,即使我晋升十阶,并结合神xing创造出的身体,也仍有缺陷,其自然生命只有一千一百年,时间一到,就需要更换新的身体,但每次更换身体,对你的灵魂都是一次削弱,所以你的寿命依然是有限的。”母巢耐心地解释着。

    雷蒙说:“总比现在好,不是吗。”

    对话至此结束,蜂鸟振翅而起,转眼飞远,雷蒙则坐回桌边,脸上的期待和忐忑逐渐褪去,代之以平静和淡然。

    他随手拿起一个笔记本,打开,里面是一幅幅墨水笔画就的素绘,最初是一只大腹蚊子,形状很奇特,后來则逐渐变得jing致复杂,再后來则是蝙蝠形,最后是现在美丽jing致的蜂鸟,体积比最初的蚊子要小许多,但是飞行速度更快,距离更远,而且可以拥有长达一年的生命,有一定的自主智慧,还可以代替母巢和雷蒙对话,他相信,蜂鸟回去后还能把看到的所有影像回放。

    笔记本上画的就是母巢一直以來和他联系,并且为他输送维持生命所需的营养液的生物,把它们放在一起,就可以看出母巢虽然一直停留在九阶沒动,但是对生命形态的理解却在不断深入,最近这次,蜂鸟的声音也有所变化,不仅仅是音质的动听程度,而是机械感减少,出现更多的波动,比如刚才说到晋阶方向的时候,雷蒙甚至能听出來拟人化的情绪,似乎真能感受到对方的意外和不解。

    雷蒙轻轻敲着桌面,嘴角露出笑意,轻声自语:“一个ziyou的母巢……李察,到时候你会是什么表情呢。”

    在大公城堡的旁边,另有一个戒备森严的区域,那里就是珞琪构装实验室所在的魔法区,魔法区面积广大,占据了整个内城区近三分之一的土地,而且用高墙和其它区域分隔开來,高墙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可以吸收魔法能量的法阵,这是为了防止魔法实验室最经常发生的爆炸和泄露所采取的措施。

    李察自已的实验室,以及珞琪的魔法工坊都在这个区域内。

    一只分脑抓着带有醒目标志的封魔箱,从李察的露台上起飞,升入高空中,就在数十只jing英风蛇的护卫下向动荡之地飞去,李察则独自离开城堡,提着一个小巧的封魔箱,向魔法区走去。

    魔法区负责守卫的都是jing英黯锋骑士,他们自然不会认不出李察。

    “珞琪在哪。”李察在意识中发出询问。

    转眼间他就得到了回应,一名jing英黯锋骑士传送过來一幅地形图,上面不光标定了珞琪现在的位置,还有达到目的地的最佳路线图,和以往一样,珞琪还是呆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好象那里就是她的家一样。

    李察默默算了算法罗的时间,心中忽然微微一颤,从她最初进入法罗直到现在,已经是好几年过去了,可是珞琪从來沒有改变过作息规律,她是把女孩子青chun盛放的年华都献给了构装和魔法的世界,谁曾经想过,她还有号称门萨家族最璀璨的明珠的时刻,每次出现在人前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李察提着封魔箱,沿着jing英黯锋骑士提示的路线,走向珞琪的实验室,这样走着对李察來说,其实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

    在通向珞琪实验室的路上,有一条长长的架空长廊,从那里可以看到下方的魔法工坊的工作区。

    此刻规模庞大的工作区中,大半的工作台旁都有法师在忙碌着,数以百计的年轻法师和学徒则在來回奔走,将已经制成的构装部件收集起來,飞快地做一遍基础检查,然后再把需要的原料送到指定的工位上去。

    看上去工作区人來人往一片忙乱,可是仔细一看,却又发现秩序井然,上到初级构装师,下到最低级的学徒,人人都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各自忙碌,却又毫不冲突妨碍,这其中体现出的是jing心设计的流程和高明的管理,难怪每隔一天半,就会有一名珞琪骑士从这里走出去。

    每当看到这个工作区,李察就无比庆幸自己当初从小门萨手里把珞琪赢了回來,珞琪的价值绝不仅仅局限在一个构装师。

    穿过长廊,再转过一个弯,就是珞琪的实验室了,就在这时,李察却忽然听到前方传來隐隐的争吵。

    争吵的一方是珞琪,另一方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李察心意一动,就收敛了气息,无声无息地站到了珞琪的实验室门口,推开了大门,珞琪的私人实验室设有多重魔法jing报装置,不过完全权限人有两个,一个是珞琪,另一个就是李察。

    李察稳步走进实验室,争吵声正在不断传來。

    “珞琪,我对你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珞琪淡淡地说:“在我的世界里,只有魔法和构装。”

    “是还有那个人吧,。”

    “是的,除了魔法和构装,他就是全部。”

    男人愤怒地吼着:“为什么,他对你究竟有什么好,你要这样想着他,整整一年了,是一年啊,他有來看过你一次吗,而且我最近还从诺兰德听人说起,他已经变成了那位殿下的男宠,而我呢,我已经在这里整整陪了你三年了,我的心意你难道还不明白吗,只要你跟了我,我立刻就回家族,向父亲低头,以继承家族的伯爵领地,我向你承诺的不是情人、不是伴侣,而是婚姻,以后你就是堂堂正正的伯爵夫人了,这样不好吗,一个伯爵夫人,怎么不比你现在的生活强。”

    珞琪叹了口气,说:“他给我的是整个世界,你不明白的,林克,你回去吧,今晚的事我就当沒有发生过,如果你再纠缠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男人却沒有离开,而是沉默着,只是他的喘息声越來越大,显然愤怒还在积聚,就等待着下一个爆发的契机。

    李察已经走到了实验室的内间,也看见了争执中的双方,珞琪还是和以往一样朴素,束着长长的马尾,这样方便工作,其实马尾依然有些危险,最安全的方式莫过于变成短发,不过马尾已经是珞琪妥协的极致了,毕竟她还是一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完全忽略容貌和美丽。

    在珞琪对面是一个年轻的大魔法师,长得高大英俊,留着一头金sè短发,全身上下都是jing明干练的气息,他紧握着拳,上身前倾,似乎随时都要扑向珞琪,珞琪笔直站着,却是一点后退的意思都沒有,只是冷冷看着这个年轻的男人。

    此时李察就在两人十米之外,他收敛气息站着,就是达克索达斯普通强者也发现不了,更何况争吵中的两人。

    “珞琪,如果我走了,你的魔法工坊产能会有严重影响,有六个功能模块,就只有你和我能够绘制。”男人说。

    珞琪淡淡地说:“我少睡些时候就可以把你那份补上,如果你不愿意留下,那就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