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七 迟到的礼物

章五十七 迟到的礼物

    “你,……”名为林克的年轻法师明显沒有预料到珞琪居然会如此坚决,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在珞琪心中有很重的份量,至少在她辛苦建立的魔法工坊中,他自觉还是举足轻重的。//免费电子书下载//

    林克语气转柔,说:“珞琪,你知道以我堂堂伯爵继承人的身份,肯在这个地方一呆三年,象个苦力一样天天干活,为什么,还不就是为了你吗,否则以我的天份,将來成为大构装师是必然的事,何必來干这种苦力活。”

    说到大构装师,李察运起洞察,在男人身上扫过,随即判断出他的魔力现在虽然已经到了十六级,可是魔法成就最多止步于大魔导师,甚至大魔导师都会非常困难,沒有足够魔力支持,这个年轻法师恐怕一生也就止步于二阶构装,大构装师,明显是在吹牛了,或许他心中真是以为自己有这个前途,只是李察却不清楚他这份自信从何而來,难道有什么秘法,可以把一个人的魔法天赋大幅提升不成。

    珞琪说:“你可以选择回去当你的伯爵,我还是愿意留在这里,这里是他给我的世界,我是不会离开的,不管你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我都不会走,因为我早已经把自己卖了,卖给了李察,沒办法再卖第二次。”

    林克脸sè苍白,忽然低吼道:“你别以为李察有身份有地位,他不过就是个靠女人的小白脸,如果沒有苏海伦殿下的资助,他会有这么多的钱,要不是他突然死了爹,哪会这么早就当上家主,他能够有今天的一切,不过都是运气好、出身好而已,他算什么,不过这一切都会过去的,我的家族已经投靠了新皇无定陛下,陛下很快就会对阿克蒙德动手了,到时候李察什么都会沒有的,呵呵,一个暴发户而已,真以为能够和我们这种历史悠久的老牌家族相提并论吗。”

    珞琪浑身一僵,脸sè微变,然后慢慢缓和下來,说:“林克,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也要给我些时间考虑一下,过几天我再给你答复吧。”

    林克忽然笑了起來,笑得有些古怪,说:“珞琪,可是我不想给你时间了,你当我不知道,一旦我离开了这里,你就会第一时间通知李察吗,如果你是真心的话,那现在就把身体给我吧,我已经等不了了,。”

    说着,林克猛然扑了上去,把措不及防的珞琪一下扑倒,他一把抓住珞琪法师袍的领口,就要用力撕开。

    可是林克接连用了几次力量,珞琪的衣领却纹丝不动,就象那衣服是由位面中当前最坚硬的物质制成,他再试了一次,却忽然明白过來不是珞琪的衣服太结实,而是自己的力量太弱,弱到甚至连握紧拳头都显得十分吃力。

    珞琪眼中忽然流露出喜sè,中断了一个默发到一半的魔法,那个三级的雷云术威力不大,或许只能让林克的手臂微微发麻,却会触动实验室里的jing报装置,离得最近的jing英黯锋骑士立刻就能赶來。

    珞琪双手一用力就把林克推了下去,然后跳了起來,飞快向门口扑去。

    林克滚落在地,然后发现自己不光手沒有力量,全身上下都虚弱到了极处,最多只能勉强转头,连爬都爬不起來。

    林克用尽全身力气终于转过头,却见实验室门口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年轻男人,珞琪正飞奔过去,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林克瞬间气得脑袋如要炸开,狂吼一声,用力狠砸了一下地,可是他还是爬不起來。

    这时门口那个年轻男人淡淡地说:“中了我的虚弱术,老实在地上躺五分钟吧,你爬不起來的。”

    林克瞬间只觉得一盆冰水从头浇下,因为他已经认出了來人,当下失声叫道:“李察。”

    随即林克又惊道:“这是虚弱术,不可能,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虚弱术是区区三级的魔法,作用是让目标力量削弱,削弱的程度一般就是两三成而已,这个魔法往往在低级法师的战斗中才会出现,用于对付力量强而魔法防御弱的对手,林克怎么说也是十六级的大魔法师了,自身魔法抗xing很强,普通虚弱术落在他身上,作用连一半都剩不下,根本不会影响到他的行动,可是李察一个虚弱术扔过來,却几乎把他力量削弱到零,连站都站不起來。

    李察却不打算浪费时间对林克解释什么,在毁灭真名结合了蓝月之力后,不止是虚弱术,现在任何低阶魔法在李察手中出來后,威力都大得难以想象,区区一个虚弱术而已,李察想让林克躺五分钟,他就不会在四分半时爬起來。

    珞琪用力抱了一下李察,然后抬头说:“李察,听说无定女皇想要对付你,要小心。”

    李察拍了拍珞琪的背,安慰道:“我都听到了,沒事的,不用担心,无定陛下虽然疯狂,却不是沒有理智,而是恰恰相外,陛下很可能是一个有所作为的皇帝,至于那些准备靠抱陛下大腿上位的小丑,呵呵,我们还不用把他们放在眼里。”

    瘫在地上的林克听到小丑的评价,顿时气血上涌,怒道:“李察,你以为你能得意多久,,浊流大人亲自对我父亲说过,早晚要置你于死地。”

    李察哈哈一笑,说:“是吗,他想弄死我,可是浊流不光说过,还做过,而且不止一次,但结果呢,若不是他运气好,死的就是他,这些他沒有告诉你父亲吧。”

    林克冷笑道:“你尽管吹牛,有本事就杀了我,我父亲迟早会知道我出事的。”

    珞琪有些不安地看了李察一眼,说:“对不起,我沒处理好这件事,又给你添麻烦了。”

    李察笑道:“不关你的事,象你这样的大美女,沒人惦记才是怪事,至于这点麻烦,我还能处理得了。”

    珞琪向林克看了一眼,看到的却是他满含怨毒怒意的目光,一点屈从服软的意思都沒有,她皱了皱眉,说:“李察,他的xing格很偏执,而且因为我的缘故……非常恨你,他对我们两个系列套装的工坊流程非常熟悉,还有蓝水绿洲的情况应该也有所了解,我见他好几次出入市政厅,所以不能放他出去,不如把他秘密处死,然后找个合适的借口通知他的家族吧,比如说我们近年一直在向祖源高地推进,宗教战争造成法师战损是很正常的事情。”

    林克全身一震,沒想到珞琪一旦有了决断,会是如此的心狠手辣,李察却不觉得有什么,号称“门萨最璀璨的珍珠”的珞琪,从小就被jing心培养,岂会是什么柔弱温和的女人。

    李察向林克看了一眼,说:“用不着这样麻烦,他刚才想强上你,那就足够该死,我会派人把他带回浮世德,公开处死吧。”

    林克脸上露出凶悍之sè,咬牙道:“李察,我的家族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李察淡然一笑,说:“如果他们想要早点灭亡的话,尽管來找我的麻烦。”

    “李察,这样不太好吧。”珞琪仍然担忧。

    林克的家族虽然不是浮岛豪门,但也是公爵家族,只看年纪轻轻的林克都能继承到一块伯爵领地,就知道这个家族实力不俗,而且这件事与珞琪有关,珞琪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缘故给李察惹來一个强劲的敌人,因为她知道,李察的敌人够多了。

    李察笑道:“不用担心,我的族长位置可是打出來的。”

    说完,李察就召进來两名jing英黯锋骑士,让他们把林克带出去,关押起來,明天就送回浮世德去,公开处死,在那之前,山德鲁会先去见见他,和林克的灵魂进行一些小小的交流,确保他回到浮世德后无论是活是死都不会泄露秘密。

    处理完这个小小的插曲,李察拿过手中的封魔箱,对珞琪说:“这里面是我带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吧。”

    珞琪把封魔箱放在桌上,打开,顿时一声惊呼。

    在封魔箱内,最醒目的赫然是一支通体深黑sè的魔法笔,看那jing致的纹路,难以复制的做工,以及笔身上覆盖的一层又一层微型化魔法阵,珞琪立刻断定这是一支神器级别的魔法笔。

    对一个构装师來说,沒有什么比高品级的魔法笔更好的礼物了,“这是给我的。”珞琪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是你应得的,再往下看,还有呢。”李察笑着说。

    从封魔箱打开的一刻,珞琪的目光就全被魔法笔给吸引了,沒有看到下面还有许多东西,在魔法笔下方,放着三小瓶魔法药剂,珞琪并不认识这些药剂,然而只看三个价值数万金币、由高纯魔力水晶雕成的药瓶,就可知瓶里的药剂有多么珍贵,在药瓶旁边,放着一张说明,珞琪拿起來一看,手又有些抖了。

    说明很简单:“魔力调和药剂:服下后半小时内,可以大幅提高对魔力的cāo控能力,传奇药剂。”

    这三瓶药剂在构装师手里,简直就是无价之宝,提高魔力cāo控,也就意味着绘制构装时的稳定xing大为增强,就有可能越级绘制构装,至少也会大幅提高绘制的成功率,有这三瓶药剂在手,珞琪就有把握挑战一下三阶构装了,能够绘制成三阶构装,哪怕是在药剂帮助下完成的,对珞琪在构装师道路上前进也是意义深远。

    但是三瓶魔力调和还不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