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九 灵魂补完

章五十九 灵魂补完

    这根触手把宗虎的嘴塞得满满的,随即开始涌出大量腥粘的液体,顿时把宗虎所有的号叫都灌回到肚子里面。宗虎漂亮的脸开始扭曲,拼命挣扎着,想要说现在还沒到进食的时间,可是母巢这次却不打算给他机会吐出任何一个音节了。

    即使是神孽之子的不死之躯,想要源源不断地产生大量血液,也要进食,而且是大量进食。宗虎每天会被灌二十次母巢专门为他配制的营养液,灌好后半小时内就可以补满全身血液,然后再被抽取一空。每个轮回之间,宗虎都会有二十分钟左右的休息时间。可是这一次母巢却把他的休息时间取消了。

    分脑在母巢面前降落,把封魔箱放到母巢面前,同时把路上发生的战斗的详细资料传送给母巢。

    分脑遇到的敌人是由两位镇国强者和一位大魔导师率领的上百名骑士。其中一位镇国强者手中还持有一把准传奇级别的长弓和三十支同样级别的魔法箭。几乎大半的精英风蛇都是死于这位镇国强者之手,分脑也被他射中两箭。

    不过分脑作为母巢的支点型单位,防御力被大幅强化,远远超过精英风蛇,因此只受了轻伤。而且分脑被设定的优先任务是把东西交给母巢,因此它一遇到拦截,立刻加速摆脱,同时命令大半精英风蛇向敌人发动自杀式的攻击,小半风蛇则以身体作为分脑的活动盾牌,掩护分脑撤离。

    母巢堪称恐怖的大脑飞速运转,瞬间解析完了全部的战斗资料。三位强者的容貌分别在母巢数据库中找到了匹配的人。

    他们是佛朗伯爵,绰号为红心a的神秘伯爵,以及伯利大魔导师。佛朗和伯利都是动荡之地南方一个松散实地领主联盟中的领主。红心a则是新近出现的神秘人物,就是他使得被深红公国一路打压得几乎覆灭的红色哥萨克苟延残喘下來,他取代了旧的领导人,整合了红色哥萨克及其大部分外围组织的残部,现在主要活动范围是在染血之地南部边界一带。

    根据已有信息,母巢判断这三个人应该正在狩猎。从开始进攻到最后分脑脱离的战况來看,他们并不知道分脑和精英风蛇是什么,多半是把分脑当成了从未见过的魔兽,想打下來研究。这应该不是一起有预谋的拦截。

    原本分脑逃回來就好,母巢并不愿意让自己更多地暴露在本位面居民的视线中。至于精英风蛇,不过是几天的产量而已。但是这一次,母巢却突然涌上震怒!它低吼了几声,挥动着小得有些可笑的刀锋,狠狠在空中虚斩几下。

    或许是感觉到了母巢的躁动,四个巨型虫巢中部忽然打开了数道缝隙,露出里面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营养仓!这些营养仓一个紧挨着一个,排列得极为整齐,从上到小不知道排了多少层,看上去就象是巨大的蜂巢,数量要以万计!

    每个营养仓内,都沉睡着一个人形战士。他们此刻感觉到了母巢的震怒,开始不安地活动起來,眼看就要醒來。而在虫巢底部,还有更加辽阔的空间,深入地下。那里的地面上是成排的巨型凹槽,每个凹槽内都卧着一匹魔骑。此刻这些魔骑也在躁动着,有些甚至已经张开了眼睛,暗红色的双眼在灰暗的光线下,就象两汪快要干涸的血。

    如果虫巢中储存的兵力倾巢而出,转眼间就可以把那个什么佛朗伯爵所在的由十几个实地领主构成的联盟踏平。

    母巢腹部急剧鼓动几下,从排气孔泄出大量蒸汽,莫名的怒意渐渐平息。于是躁动的大军又安静下來,继续沉沉睡去,虫巢壁上的巨大裂隙也逐渐合拢,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正在与注食和抽血搏斗的宗虎也注意到了下方的异动,他安静了一刹那,扫向母巢的目光中带着不解。长久以來,他还从不曾见过母巢出现这样类似于情绪的变化。

    母巢伸出数十根触须,拿起了封魔箱,举到面前,然后灵活地把它打开。

    封魔箱内部空间要外面看起來要大不少,里面最醒目的赫然是一对如脸盆大小的眼球!这是在流金山谷,塞尔冬从巨人那里偷來的眼睛。母巢用触须不断抚摸着这对眼球,然后小心翼翼地卷起它们,整个吞入腹中。

    眼球旁边,则是一个固定和保护用的框架,里面码放着十几支大小不一的魔法水晶瓶。这些水晶瓶十分昂贵,但是可以有效保持存放物的活性。母巢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其中的一个瓶子,扑面而來的强大气息甚至让它兴奋得有些发抖!那是巨龙的气息!

    这个魔晶瓶中,装的居然是龙血!

    母巢将一根触须伸入瓶中,把里面的龙血吸得干干净净,连内壁都刮下來薄薄的一层,这才罢休。它又打开第二个魔晶瓶,里面装的还是龙血!两份龙血的气息截然不同,显然分属不同种属。

    转眼间十几个魔晶瓶都被母巢吸空,封魔箱中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深紫色的魔晶瓶。母巢刚刚打开瓶塞,吸了一小口瓶中的气息,就急忙将魔晶瓶再次盖上!

    它需要时间平复一下情绪。

    片刻之后,母巢又拿起了魔晶瓶,仔细观察,看到魔晶瓶上用手工刻了一行小字:提亚马特之血。字迹是李察的,提亚马特是什么,母巢的知识体系里完全不存在这个名词。不过它现在知道了,这是一头非常强大的巨龙,而且血液中带着浓郁的异位面气息。

    这是一份宝贵财富,不光对母巢当下的晋阶有决定性的作用,它甚至可以一直用到十二阶。

    想了半天,母巢干脆将整个魔晶瓶都吞了下去。

    最后,在封魔箱的最底层,则铺着一排雪白中透着淡青色的木块。那是生命树树心的一小部分,还有一根生命树的嫩枝。这种植物形态的生命体对母巢的直接促进并不大,可是也能大幅提升母巢对生命本质的理解。从长远來看,这也是一条必经之路。

    将生命树心和嫩枝吞下后,封魔箱就空了。

    母巢举着这个空了的封魔箱,久久不动。盒盖处的魔法封印已经快要消失了,那是李察特有的私人标记,以火焰和魔法阵为主,代表了他大魔导师和大构装师的身份。而魔法封印被解开后这么久残余魔力还未完全消散,也说明了这些日子以來李察的进展和现在所拥有的力量层次。

    当魔法封印被一阵微风彻底吹散后,母巢的注意力回到自己身上。在它的意识中,正悬浮着一个神秘的立体结构图,上面有数十个关键节点,最终指向一团璀璨的光。那团光的旁边,用不属于诺兰德的神文书写着一句简短的说明:完整而独立的灵魂。

    整个图案,其实是一幅非常复杂的流程图,讲解了如何将一个残缺的灵魂修补完整。每一个节点,如果用精神力激发,都会出现大量详细说明。此刻整个流程图上大部分节点都已点亮,意味着已经完成,或者所需条件已经全部达到。只有少数几个关键节点还处于黯淡状态。但是随着母巢将李察送來的强大生物标本一一激活,纳入数据库,这些关键节点也一一点亮。最后只剩下一个节点还是暗的:达到十一阶。

    最后这个节点有些可有可无,并不是必要。只是沒到十一阶,补完灵魂的机率会降低而已。这对母巢來说,其实不是问題。晋升十阶,并且成功觉醒真名后,母巢补完灵魂的成功率就可以超过50%。就算这次沒有成功,等到它晋升十一阶时,也一样会成功。

    拥有完整的灵魂,对母巢來说有着特殊的意义,这意味着真正完整的生命形态,也意味着……自由。

    母巢的意识再次检视了一遍整个流程图,确认除了十一阶之外,所有的关键节点都已点亮。在收起流程图之前,母巢的注意力放到了流程图角落里的一个小小标记上。那是由一本打开的魔法书和点亮的蜡烛组成的标记,这个充满了研究味道的标记在诺兰德极为有名。

    那是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标志。每多一枝蜡烛就代表了踏上一个等级的身份。

    母巢把这个标志拓进记忆系统,然后把流程图收了起來。它默然伏了片刻,才抬起头,仰望头顶的天空。

    李察曾经告诉过它,法罗的自然环境和诺兰德十分相似,天是湛蓝的,植被是绿色的,但是到了收获的季节,诺兰德的主色调是枫红和金黄色,法罗却是深深浅浅的紫色。

    而今天法罗的天穹也是碧空如洗,可是有薄薄的云,挡住了太阳,让人凭空感觉到点点寒意。天空中还有几条美丽的时光彩带在飘荡着,它们是如此美丽,也是如此危险。

    虫巢之顶,宗虎嘴里插着的触须忽然拔了出來。宗虎怔了一怔,却沒有象平常那样立刻大叫大喊。他明显感觉到,这一刻的母巢忽然变得不同了。

    看着远处那如小山一般雄伟的虫躯,宗虎突然觉得,那个身影似乎很孤单。

    ps:因为处理一些情节变更,中午的一更迟了。晚上一更会晚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