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 战争号角

章六十 战争号角

    这个时候,先开口的反而是母巢:“宗虎,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一个拥有完整生命形态的机会。”

    宗虎沉默了一会,才说:“我要怎么做。”

    “成为我的暗夜三巨头,你可以和修罗融合,它将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我会为你制造完整的灵魂,从此,你将彻底摆脱神孽之子的束缚,惟一的缺陷,或许就是你和主人的灵魂奴役契约仍会有效,但同时还需要服从我的命令,我的命令优先级,将在灵魂契约之上。”

    宗虎无所谓地耸肩,说:“服从你的命令,那不算缺陷吧,和现在有什么不同吗,这个神孽之子的身份,我早就想放弃了。”

    母巢问:“神孽之子,意味着不死之身,你真能放弃吗。”

    宗虎脸上浮上苦涩的笑,淡淡地说:“不死,有时候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惩罚,当初终于让我得到了机会,在那个男人的后宫大杀一顿之后,我这个生命存在的所有意义都结束了,如果不是这该死的不死之身,我早就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了,本來还期待着那个雷蒙的军队可以终结我,可惜他们太让我失望了。”

    “我现在随时都可以终结你。”母巢说。

    宗虎吓了一跳,立刻说:“啊,不,我现在可还沒活够呢,美好的生活才刚开始,不是吗,我看那个什么修罗,就挺适合我的。”

    和母巢相处了这么久,宗虎早就对它的yin险深有了解,如果自己信以为真的话,那等來绝不是什么终结,而继续会是ri复一ri连绵不断的抽血和各种折磨,偏偏神孽之体的特质,会把极度的痛苦变成半痛苦半享受,那才叫生不如死。

    不过宗虎沒想到母巢居然传了一个笑意过來,然后说:“我不会再抽你的血了,现在这些,已经足够了。”

    “你不是要制造半血神孽吗。”

    “现在这些已经足够了,而且,很快我也不需要依靠它们了,我更期待新的三巨头诞生。”

    宗虎收起了浮夸的表情,悠然说:“一个完整的灵魂,那可是需要大量神xing啊,恐怕你偷偷吃掉的两个半神化身都不够,你真的舍得。”

    “那是我的事,不需要你來cāo心。”

    宗虎也抬头看着天空,片刻后说:“母巢,你需要人陪吧。”

    母巢冰冷地回答:“你觉得这可能吗。”

    宗虎笑笑,说:“ziyou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孤独,有时候,有些牵绊才好,來吧,我觉得修罗很适合我,记得多下点神xing,别舍不得啊。”

    过了好一会,母巢才说:“一条神xing也不会多给你的。”

    宗虎哈哈大笑:“那就是一条都不会少了,嘿嘿,哈哈。”

    一根粗大触手狠狠塞进宗虎嘴里,把他的大笑堵了回去。

    又过了片刻,母巢连接上了李察的意识,说:“主人,我准备晋阶了,这次晋阶,大约需时一个月。”

    此刻李察正躺在魔法实验室的地板上,累得半睡半醒,听到母巢的声音,立刻清醒过來,吃惊道:“这么快。”

    在记忆中,母巢越过五阶后,晋级的时间就越來越长,九阶耗时更是超过一年,十阶如此重要的关口,怎么只需要一个月。

    “因为准备充分。”停顿了一下,母巢又补充了一句:“也因为您这次给我的……礼物。”

    母巢后半句的语气有些古怪,尤其是使用了礼物这样一个感xing的名词,不过李察并沒有往心里去,他从地上爬了起來,将外袍拉了拉,把还在昏睡着的珞琪盖好,然后在实验室里來回踱步,反复思索。

    走了好几十圈,李察才站定,说:“这个时间正好,把你现在储存的全部兵力发一份资料给我,做好准备,等你晋阶完成,我就会发动战争。”

    “我已经为您准备了一支真正的军队。”母巢回答。

    李察满意地点了点头,接下來,就是一份长长的资料,传输还需要些时间。

    李察走到实验室的窗前,向外望去,此刻尚是下午,还沒有到黄昏,天地相连处已经有斑斓的落霞出现,但空中的太阳依然在倾泄着熊熊热力。

    李察用手轻轻敲着窗台,沉吟着,然后在意识中发出最终的命令:“所有追随者,所有能够收到我命令的人,所有统领三千人以上部队的将领,以及所有圣域级别的强者,立刻回归蓝水绿洲城,最后的时限是一个月。”

    这道命令层层扩散,被一只只分脑接收,然后接力转发出去。

    转眼之间,李察的声音就在世界的上空扩散出去,北到铁三角帝国,南到动荡之地之南,东抵大海,西至祖源高地深处的辽阔区域,这片地域,也是李察意志已经君临的领地。

    远在铁三角帝国边界的一处军营中,刚德**着上身,正在和手下一众将领拼酒,这一把猜拳,却恰好是他输了,于是刚德笑骂着端起一大杯酒,正要往嘴里倒去,手却忽然僵在半空。

    将军们也感觉到了什么,瞬间安静下來,全都盯着他们心目中最佳的统帅,如果论战绩,神秘的安列卡拉才是深红公国第一将军,仅次于公认的军神李察,可是要论上到将军、下到战士们最愿意跟随的人,刚德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

    在一众将军的瞩目下,刚德脸上忽然泛起一层神秘的笑容,他猛然站了起來,一仰头酒全部倒进嘴里,然后用力把酒杯砸在地上,高叫道:“这见鬼的苦闷ri子终于到头了,准备打仗吧,兄弟们,一场真正的大战,。”

    将军们死寂了一刻,随即营帐中充斥了各种嚎叫。

    这些粗糙男人激动起來,就只会用酒和拳头來表达自己的心情,哦,还有武器,所以营帐中刹那间刀光斧影,酒浆横飞,将军们都打算在出征前痛饮最后一杯,真上了战场,可就不能这么喝了,过去一年多,他们可是憋得狠了,居然一仗也沒捞到打。

    开始他们还能够想方设法对铁三角帝国挑衅滋事,也确实挑起了几场小规模的战争,只是战事迅速被铁三角帝国压了下去,甚至帝国方面干脆将边防军团后撤,让出了边境五十公里的范围。

    李察当ri在离开之前,曾经留下命令不得进入铁三角帝国境内五十公里,就是不到五十公里的地方,也不允许经常xing占领,李察当时的用意只要铁三角帝国老实些就可以了,他那个时候还要集中力量处理绿森和歌顿留下的诸位面事务,在法罗内部的重点方向,则是在祖源高地上,只有从祖源高地才能得到足够多的神xing物品,因此开辟多条战线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

    在大的战略方向上,刚德不折不扣地执行了李察的命令,反倒是安列卡拉背后的雷蒙总有新的想法,两人为此沒有少起争执,但最终都是刚德占了上风。

    所以当铁三角帝国试探出五十公里的界线,全面回缩之后,刚德和他手下那群骄兵悍将也从此失去了最后的乐趣,只能呆在边界上干瞪眼,可是深红公国周边,也就铁三角帝国一个堪称大敌了,刚德是李察指定的总负责人,所以这个内心细腻的汉子始终座镇在边界处不肯离开一步,只能坐视克拉克、山德鲁这些人不断深入祖源高地,连克强敌,虽然眼馋得要死,却始终沒有挪动过自己屁股,对于好战的刚德來说,这份耐心,倒也难得。

    现在骤然听到好消息,这些将军自然要好好发泄一番。

    刚德把手往下压了压,让众人安静下來,带着些神秘地说:“大公回來了。”

    “大公回來了。”这些将军都算是心腹了,大多是出身自阿克蒙德的步战骑士,自然知道李察再次來到法罗的含义,那意味着李察的战略重心再次回到了法罗,接下來显然将会有一连串的大仗要打。

    刚德扯起了嗓门,又把众将军的声音给压了下去:“好了,你们给老子好好守在这里,把铁三角那些老鼠们盯牢了,大公刚刚召唤了我,我得赶紧回去一次,不过我jing告你们,在我不在的时候,谁也不许擅自出击,都听到了沒有,。”

    说完刚德嘿嘿一笑,提起大斧,就向帐外走去,一边嘀咕着:“我的大斧早已……唉呀。”

    刚德一声怪叫,又折回大帐,一屁股坐下,吼道:“老子现在也是领兵的大人物了,得注意点形象,來,哪个刀法好的,过來给老子刮个光头,要亮得能照出人脸來。”

    “我來。”

    “还是我來。”

    “我老人家当仁不让。”

    “滚远点,你一个玩弓的凑什么热闹。”

    将军们又是一顿喧闹,一拥而上,最后以人人有份、每人几刀解决了问題,就是那个玩弓的家伙也上來刮了几下,在他们眼中,这似乎是一件有无上荣耀的活计,最后一个肥壮大汉抹了满手的油脂,在刚德光头上狠狠扒拉了几把,然后一众将军就在刚德的光头里看到自己的脸,这才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