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四 处刑之前

章六十四 处刑之前

    在一年前的一场大战中,山德鲁领军,以大量不死生物配合深红公国的大军一举攻破了高地战神刚刚建立起來的第二座大神殿。但是在那一战中,山德鲁被高地战神的一名神子偷袭,结结实实吃了一记神罚之光,大量魔力被神罚之光燃烧,等级直接跌落两级。

    如果不是山德鲁接受过一些诺兰德的魔法知识,造成底层魔法规则的小小变动,以致于克拉克的驱散神术竟然在他身上生效了。否则他就不是降级那么简单,很可能全身魔力会被神罚之光燃烧殆尽,只能靠留在李察那里的命匣提前转化成巫妖了。

    然而身为亡灵法师,受了重伤后的山德鲁却无法接受任何神术治疗,只能依靠重新积累死亡之力,慢慢恢复。一年多过去了,无数大小战役下來山德鲁只恢复了一级魔力,但始终无法再度跨越大魔导师的门槛。他在这一次晋阶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上一次不曾有的瓶颈。

    刚刚李察以洞察检视过,山德鲁体内依然有大量高地战神的神力残留。也就意味着亡灵法师的伤根本沒好。

    山德鲁倒是不以为意,平静地说:“我的伤需要的是时间。只要时间足够,它总是会好的,您无须在意。您召唤我回來,是要对一个囚犯作灵魂处理是吧?何时进行?”

    李察再次思索,摇了摇头。林克是十六级的诺兰德大魔法师,以山德鲁现在的状态要对他施行灵魂禁锢,消耗十分大,还有一定的几率会失败或者被挣脱。而且高地战神的神力徘徊不去,一旦嗅到这种对**灵魂施行的亡灵法术气息,还不知道是不是会对亡灵法师产生反噬之类的后果。

    李察下定了决心,说:“现在沒必要了,就那样吧!我倒是想看看,谁敢阻止我处死林克!我明天就会回诺兰德,你这几天先好好休息。”

    山德鲁答应后,就离开了作战室。

    一天后,李察回到了浮世德。

    此刻在浮世德,麦伦家族的嫡系血脉,年轻一代的天才法师和新晋构装师林克因为意图袭击构装师珞琪,将被李察处死的消息已经传开。近期整个神圣同盟暗流涌动,表面上却沒有什么大事,那些进入不了同盟核心的小贵族们自然就会感觉到生活无聊。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一件事,自然要大讲特讲。

    就在不久前发生的苍蓝之月坠落事件中,李察可是杀了不少小贵族。这份仇恨还埋在许多人的心底,远沒有到忘却的时候。上次的事情还沒过去几天,李察就又弄出这么一件事來。

    麦伦家族可不普通,近年來发展迅速,据说麦伦公爵有望在十年内踏上进军浮世德的荆棘路,这样的家族实力仅比浮岛豪门差了一线。

    当初麦伦家族通过深蓝代李察招募魔法师和构装学徒的渠道,把林克送到珞琪的魔法工坊,最早的意图其实是试探与李察合作的可能性,并隐晦地伸出了一根橄榄枝。因为林克在那时刚刚退出了神圣同盟另外一名皇家大构装师卢诺的工作室,原因双方都缄默不言,但是传说曾有人见到林克和卢诺大师的嫡系学生发生过激烈的争执。

    而在麦伦家族内,半年前成功做出二阶标准构装,成为一名真正构装师的林克也从重点培养的对象一跃进入年轻一代核心成员的名单。所以林克的叔叔,现任的麦伦公爵,断然不会坐视家族未來的希望就这样被葬送了。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想看看行刑那天会发生些什么。

    阿克蒙德已经提前预定了浮世德的刑场,处刑日期就固定下來。现在距离行刑期就只有一天了。

    当李察回到浮世德,刚刚坐到书房中时,老管家就敲门进來,说:“主人,在您回來之前,麦伦公爵刚刚派了使者过來,公开在浮岛广场上宣布林克必须经过审判,而且需要经过贵族联合法庭审判,不能仅由阿克蒙德自己定罪。”

    “使者呢?”李察问。

    “已经离开了。”老管家有些惭愧地说。

    李察拍拍老管家的肩,说:“这不能怪你。我不在场的话,你也不好把使者留下來。不过,也不是沒有补救的机会。去,把我回來的消息传出去。如果麦伦听到的话,一定会赶來见我的。”

    此刻的阿克蒙德俨然万众瞩目的焦点,所有消息都会第一时间传开。还沒有过去两个小时,麦伦公爵的使者就再次上了门。

    來的是使者,而不是公爵本人。使者的傲慢也如上次一样,只是结局却大不一样。守在暗处的几名构装骑士一拥而上,瞬间打倒了使者的所有护卫,然后把使者两条腿折断,直接扔到浮世德的传送大殿。

    落地瞬间,断腿的剧痛让使者又发出一声惨号,响彻传送大殿。这记惨号,就象一记耳光,响亮地扇在麦伦公爵的脸上!

    片刻之后,收到消息的麦伦公爵就杀气腾腾地出现。公爵全副武装,手按利剑,身上隐隐燃烧着斗气火焰。在他身后,是数以百计的重甲武士,个个都有十二级左右的水准!如此阵容,自然不是只为示威而來。

    数百名重甲武士装备精良,动作整齐划一,周身杀气腾腾,整支队伍上方居然环绕着淡淡血气!这支军队显然不是摆设,而是从尸山血海中走出來的。就是遇上数量、等级均在其上的部队,也大可战而胜之。从这支军队身上,就可以看出麦伦家族的治军之道。

    麦伦公爵面若寒霜,大步走在众武士之前,第一个踏进传送大殿。他步进大殿一刻,停下了脚步,重剑重重点在地上,呼出一口寒气。公爵的目光瞬间如剑之利,半白的胡须上都挂了一层寒霜。公爵抬起手,向前一挥,一众甲士就如黑色洪流般涌向阿克蒙德的传送阵。

    然而就在这时,传送阵上光芒一闪,突然出现了一个极为庞大的身影,瞬间散发的威压笼罩了大半个殿堂,毫无准备之下实力稍弱些的人几乎当场跌倒!

    转眼间就有人惊呼:“食人魔领主!”

    麦伦公爵眼中寒光一闪,立刻盯死了刚刚从传送阵中走出的提拉米苏。早就听说李察麾下的追随者中有一头极为可怕的食人魔领主,此刻真的见了,才知道极为可怕这个形容词一点都不过份。

    食人魔领主拖着十吨,披着让人咋舌的重甲,一步步向前走來。在他周围散发的威压之强,几乎都有了几分龙威的味道。

    三分熟一声狞笑,瞪圆了独眼,盯着麦伦公爵的军队,说:“那些家伙又是來送死的吗?我看他们的徽章有些眼熟!”

    提拉米苏翁声翁气地说:“你不能动手!要是在主人出來之前就把他们杀光了,主人会不高兴的。”

    三分熟哼了一声,喉咙间发出阵阵不满地低吼,说:“啥都不能干,真不痛快!”

    说着,食人魔领主示威性地拎起十吨挥了挥。空间即刻响起异样的风啸,传送大殿内那些圣域或者是接近圣域的强者,脸色刹那间全都变了。这阵风啸普通人的耳朵甚至都可能捕捉不到,他们却可以清晰地听见那恐怖的咆哮,知道食人魔手里那把黑沉沉的战锤绝对不能硬碰。

    麦伦脸色越來越是铁青,他的耳力更好一些,不但听到了那声咆哮,还分辨出了已经达到以力破巧的强悍力量等级,他自己都沒有把握是否能够挡得住这头食人魔领主。不过借着手下牵制,再倾全力发出致命一击的话,也不是沒有击杀这头食人魔的可能,只是自己手下这些精锐武士必然死伤惨重。

    然而随即在食人魔身后,传送阵光芒不断闪动,竟然从里面走出成排的构装骑士!

    构装骑士成群涌出,一排排在食人魔身后站定,居然就在传送大殿内列成了一个重骑方阵!众人看得眼都直了,麦伦公爵更是脸色铁青。

    出现的构装骑士数量都快追上他身后的重甲武士了,相比之下,他那只精心打造的铁血部队变成了一个纯粹的笑话。沒有绝对的数量优势,再怎么精锐的军队也绝对经不住构装骑士碾压。

    光是眼前这两百余名构装骑士,就可以把麦伦公爵连同他的部队彻底碾碎!

    麦伦公爵脸色一变,大笑道:“阿克蒙德真是个有趣的家族,居然把这么多构装骑士放在浮岛上,还真是独树一帜啊!”

    这时从传送阵的方向传來一个清亮的声音:“我别的本事沒有,就只会靠构装骑士够多欺负人罢了。”

    麦伦公爵瞳孔一缩,说:“李察阁下!”

    李察笑着迎上:“公爵阁下!”

    两人相隔十米,就已站定。

    麦伦公爵冷笑道:“李察阁下,构装骑士可不是一切。”

    李察笑得很灿烂:“数量多到了一定程度,它就是一切!”

    麦伦公爵笑容有些不自然,随即道:“可是我怎么听说,阿克蒙德还沒有传奇强者呢?”

    这句话一出,传送大殿门口忽然出现了一个欣长身影,随即响起了浊流那独特的声音:“李察阁下,好几天不见了啊!”

    ps:继续出门加班。这年头,大家都生活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