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七 重注

    ()

    说到这里。公爵顿了一顿。仿佛为了增强自己的说服力。用力挥着手臂。用铿锵的声音说:“李察所谓的公开处决。也不过是为了立威而已。林克如果真把珞琪怎么样了。根本就不会活着走出传送门。既然沒有实质性的损失。单止是为了一个女人就非要杀林克。我第二次报的赎金。完全是针对一个大构装师的赎金。他却依然有拒绝的意思。阿克蒙德的族长怎么可能做这么毫无意义的事。这只能说明林克的价值。”

    女人还是有些担心。说:“若这只是因为林克在法罗位面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秘密呢。”

    林克退出皇家构装师工作室是因为和卢诺的嫡系弟子起了几次冲突。但其中的原因大部分是从林克自己嘴里得知的。女人不敢在公爵面前多说什么。毕竟林克的生母是一位极有魔法师天赋的贵族。只可惜死于难产。但她多少有点不放心。

    “这个……”麦伦公爵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他只是习惯了镇定。但事实上。每当一批人走出去。公爵的心都会悄悄地抽痛一下。

    他这次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但知道若非如此。绝对换不回林克。这一次付出的赎金。等如是把林克成为大构装师后。前面二十年的收入全都交出去。公爵一直在心中这样安慰着自己。少了前面的二十年。还有后面的八十年呢。何况一个家族大构装师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金币。想要成为真正的豪门。这点耐心是一定要有的。

    可是女人的话一下子击中了公爵的要害。万一林克达不到大构装师怎么办。这个想法一生。甚至让公爵失去了平素相当自傲的从容镇定。公爵越想越是不安。忽然间勃然大怒。喝道:“你给我闭嘴。”

    女人脸色顿时一阵苍白。果然沉默下去。不再说话。多年以來。她一直默默地站在麦伦公爵身后。为他出谋划策。象被这样喝斥。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她知道。公爵的心彻底乱了。这次付出的不只是海量的物资。更是麦伦家族的战略机遇。

    如果有其它可能。女人知道。麦伦绝对不愿意挑上阿克蒙德当敌人。只有蠢货才会在筹划进军浮世德的节骨眼上。去招惹同时打垮了熊彼德、约瑟夫和门萨三个浮岛豪门的李察。

    然而麦伦根本沒有其它选择。虽然由于歌顿当年的疯狂行径。使得最底层浮岛并不满员。可是现在最弱的阿南家族是李察的同盟。而麦伦家族通过林克和阿克蒙德谋求合作的计划却未生效。虽然林克本人在招募职业者中的地位飞速上升。还于不久前成为正式构装师。但家族之间的关系几乎沒有进展。

    如此一來。麦伦想要提前上位。就需要得到一个强力盟友的支持。眼下同盟最强力的无非是无定陛下。女皇驾前的第一忠犬浊流。则指定了阿克蒙德作为对手。而且这并非是一个想不要就可以不要的盟友。最早是浊流找上了公爵。所以这件事。根本无法拒绝。

    看着又一队武士正向外走去。公爵终于忍不住喝道:“等一下。”

    护送赎金的武士们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露台上的公爵。公爵嘴开合了几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很想让他们停下來。这时那个女人轻声说了一句:“这是最后一批赎金物资了。”

    公爵顿时醒悟过來。这确实是最后一批了。前面已经走了五批人。早就把东西送到了阿克蒙德手里。吃进嘴里的东西哪还有吐出來的道理。倒不如把最后这点东西送过去。先换回林克再说。

    公爵忽然觉得喉咙里象着了火一样干涩难受。艰难地挥了下手。说:“沒事。你们走吧。路上小心。”

    为首的圣域强者立刻说:“大人放心。我一定会把林克少爷带回來的。”

    最后的队伍出发了。第一时间更新然后消失在黑夜中。公爵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苦涩地说:“走就走了吧。反正带的这点东西。最多也就够雇个构装师而已。”

    最后一队人带的东西。价值确实只够雇一个普通构装师。只不过期限是三十年而已。而真正贵重之物。比如说大批珍稀魔法材料和两份领地的转让证明。早在第一批队伍中就送过去了。

    公爵忽然感觉到十分疲惫。用力搓了搓脸。这时女人反而说:“您不必担忧。林克还不到三十就已经是构装师了。假以时日。晋升大构装师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公爵苦笑道:“可是李察……”

    “李察确实还不到二十的时候就成为构装师。可是他不一样。那是苏海伦殿下认定会成为圣构装师的人。您难道还希望林克少爷变成圣构装师吗。”

    而先前在使者刚刚离去的时候。李察就忽然心中一动。派人前往法罗。去把珞琪召回來。当公爵的最后一批赎金送过來的时候。珞琪刚刚走出传送阵。她急急赶到书房。看到李察正在细心研究着一副构装设计图。

    李察抬起头。算了算时间。说:“这次很顺利啊。”

    珞琪努力平复有些急促的喘息。说:“是的。时间一点也沒丢失。第一时间更新你这么急着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察微笑着说:“不用着急。先休息一会。等会带你去看些东西。”

    珞琪依言坐下。短暂冥想十分钟。稍稍补充了一下魔力。这才让脸色好了些。位面传送还是很消耗体力的一件事。特别是她这种实力并不算突出的人。

    李察放下了手中的构装设计图。带上珞琪。向城堡外走去。这时在城堡外的空地上。已经密集地堆满了箱子。有几个箱子被打开。露出里面一锭锭闪着幽幽光芒的稀有金属。

    有几个地位不低的步战骑士军官和侍卫队长正站在旁边看热闹。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立刻啧啧称奇。如此规模的稀有金属。价值总要以百万计的。

    这些就是麦伦公爵送过來的赎金。在最上一层。还放着几个封魔箱。只看封魔箱的精致和等级。以及搬运时众武士那小心翼翼的态度。就知道价值不菲。这些木箱堆在这里。简直就象是摆放着一箱箱的黄金。

    即使是已经渐渐习惯了财大气粗生活的阿克蒙德们。也都被惊动了。水花、提拉米苏等都闻声出來。水花对那些稀有金属很有兴趣。食人魔领主则努力弯下腰。用力对着那些封魔箱嗅着。虽然现在对食人魔來说。施放法术是冲锋前的热身运动。但它还是十分喜欢具有浓郁魔法气息的东西。

    甚至无面也出來了。她有些好奇地拿着两份领地的转让文件。正在翻阅着。看到李察出來。无面将手里的文件扬了扬。说:“这几页纸就能决定一个领地的归属了。”

    “确实。”李察回答。他知道无面还在学习整个诺兰德的世界体系。于是指了指文件。纸张末端的部位光芒闪烁。显出一个光构成的立体标记。又很快隐沒。那是每一份重要文书都会加签的魔法印记。

    无面耸耸肩。将手中的转让文件随意往箱子上一扔。却惊得一旁看护的使者大步抢上。几乎是扑到箱子上。这才将两份文件接在手里。看到文件完好无损。他长出了一口气。

    这两份文件。可是意味着两块优质的男爵领啊。任何一块。都是他奋斗一生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的东西。可是现在。却被人随手抛下。就象在扔两张废纸一样。

    无面却根本不在意使者那幽怨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些箱子。说:“加上这些。都超过一个顶级祭品了。”

    李察微笑着说:“一个未來的大构装师啊。怎么都该值一个顶级祭品吧。”

    李察身后的珞琪脸色微变。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沒有开口。恰在这时。李察回过头。对珞琪说:“你看。这些就是麦伦公爵拿來买林克一条命的赎金。里面还包括两块男爵领。领地的位置和物产都不错。”

    珞琪脸上随即露出笑容。说:“那确实值一个顶级祭品了。只不过那可是大构装师啊。现在同盟才几位大构装师。还有些不够吧。”

    使者脸色立刻变得紧张。那汗就顺着脸流了下來。

    好在李察说:“算了。我已经说过。这些赎金的价值是够了。”

    听到这些话。使者终于松了一口气。

    李察扫了一眼广场上堆放的箱子。向使者一指。说:“既然东西都送到了。那你也跟我來。我们去看看林克。”

    使者又惊又喜。急忙跟在李察身后。

    珞琪、无面和水花也都跟來。就连提拉米苏也用缩小术把自己体形变小。跟着进了城堡。李察一路向下。绕了几个大圈。就进了城堡地牢。林克就关在这里。

    城堡地牢和其它地方一样狭窄潮湿。林克被关押的牢室条件明显比其它牢室要好些。顶部还有一个狭窄的小窗口。此刻林克正靠墙角坐着。闭目养神。他的双手双脚都铐在银色镣铐里。镣铐上有银链接着地面。链条上时时有光芒闪动。这是特制的镣铐。专门囚锁法师之用。可以随时把法师积累起來的魔力抽干。

    PS:今晚只有一更。明天中午正常更新。因为明天中午那一章估计得弄到2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