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九 末日

    绯色拔出短剑,林克的尸体缓缓倒在地上,从背心处的伤口中只渗出一抹血迹。

    在大殿一角,一位上了年纪的法师向林克的尸体看了一眼,就匆匆离去,当他走出大殿时,李察忽然向他看了一眼。

    一场规模堪称宏大的处刑仪式,就这样顺顺利利地结束了,却是让所有的贵族观众们感到意外,可是既然麦伦公爵都意外沒有发难,那些原本对李察就心怀不满的小贵族们就更加不敢多事了,林克的尸体还沒有变冷,它不停地在提醒着人们,李察现在面对挑衅与攻击是什么样的态度,其实阿克蒙德的态度从未变过,只分有沒有实力去执行而已。

    处刑顺利结束,李察可以说踩在林克的尸体和麦伦的尊严之上,向众人显示了阿克蒙德现在与浮岛位置相匹配的实力。

    麦伦家族的华宅内,公爵正坐在书房内,面对着整面墙壁的哲学与历史巨著发呆,书房的房门轻轻敲响,贴身的男仆进來轻声说:“卡比大师已经回來了!”

    麦伦公爵精神一振,走出书房,从神罚之殿溜出來的老魔法师正等在外进的会客厅内。

    “怎么样,林克的灵魂救回來了吗。”公爵急忙地问。

    老法师苦笑着拿出一枚水晶球,放在茶几上,水晶球内灰扑扑的一片,完全沒有灵魂的闪光。

    “这……”公爵自然知道水晶球的用法,立刻知道林克的灵魂沒有偷回來。

    老法师说:“动刑的那把短刀有攻击灵魂的力量,从属性上來说,倒有些象当年熊彼德家族的那把湮灭,在林克死去的瞬间,他的灵魂就被撕扯成了碎片,我好不容易收集了几块残片,却不知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多半是李察或者是他的追随者在暗中下手,但是很惭愧,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下手,又是何时下手的!”

    这一下,麦伦公爵就说不出话了,良久,他才叹了口气,说:“算了,原本以为还能够从林克的灵魂中得到李察构装工坊的秘密,但是现在……唉!”

    这时公爵的贴身男仆又敲门走进,说:“大人,李察已经将所有的赎金都送回來了!”

    公爵走到窗前,向外望去,果然看到一箱箱稀有金属和魔法材料运入华宅,他怔怔地看了片刻,忽然长叹一声,与阿克蒙德争胜之心突然熄灭了大半,公爵自问若是与李察异位相处,自己多半难以割舍如此沉重的一笔战略物资,东西全都掌握在李察手里,就算他想要扣下,公爵一时也无计可施,可是李察却原封不动地把这笔物资给送了回來,这里面那沉甸甸的份量,让公爵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原來让麦伦家族如此看重的战略物资,却沒有放在阿克蒙德的眼里。

    李察回到浮岛,第一时间就和阿西瑞斯在书房中会面,问:“查到什么了!”

    阿西瑞斯在魔法地图上点了几个地方,说:“我走遍了沃尔德亲族们所在的地方,并且找到沃尔德以前的一个情人,那个女人为沃尔德生了一个孩子,也是沃尔德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的血脉,但就在一年多前,这个孩子突然得了一场奇怪的病,这个病平时沒有征兆,一发作起來就是发狂,然后无论如何也治不好,据说只有服下当地一名神秘巫医配治的药粉,才能压制,那个女人在无奈之下,只得把孩子的事情告诉了沃尔德,让他帮忙想办法,那时歌顿大人已经筹划进军珞琪位面,将磐石高地委托沃尔德镇守,您也知道我们守卫位面的压力非常大,只有勉强维持局面的能力,沃尔德根本无法离开磐石高地,一旦他走了,整个位面的战局立即就会崩坏!”

    李察敏锐地抓住了关键:“你是说,沃尔德古怪行为的背后原因,其实是他孩子的病,有人在用他惟一的儿子來威胁他!”

    阿西瑞斯叹息一声,说:“这只是我的猜测,沃尔德修炼的战技十分特殊,威力巨大,但同时缺陷也极为明显,其中最大的缺陷就是当沃尔德进入圣域时,就会丧失拥有后代的能力,所以这个孩子,就会是沃尔德今生惟一的儿子,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到他,那么这个孩子就是了!”

    “那孩子呢!”

    “我赶到的时候,那位神秘巫医已经消失了,而孩子恰好开始了最后一次发作,就在我面前,他当场变成了一个怪物,然后全身燃烧而死。”阿西瑞斯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哀伤,歌顿曾经的十三骑士又走了一个,而且他的孩子也无法保全。

    李察微露惊讶,问:“难道你也压制不住他的病变!”

    阿西瑞斯苦笑摇头,然后回忆当时情景,脸上竟浮现出隐约的骇然,说:“当我看到那个孩子时,他身体内部已经全部变了,根本就是一头披着人皮的怪兽,怪物就在我面前破皮而出,然后试图**,我努力去压制它,结果接触到了一片黑暗、深沉、广博的巨大力量,那种力量简直如同大海,浩瀚得让我根本无法动摇,然后,它就燃成了一团黑色的火!”

    说到这里,阿西瑞斯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急促,胸膛剧烈起伏,显然当时情景对他冲击之大。

    能够让黑暗神术师如此失态,显然那种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一般意义上的传奇。

    阿西瑞斯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说:“不过,我也不是全无收获,在我的全力压制之下,那头怪物沒有完全燃烧干净,它还留下了这个!”

    黑暗神术师拿出一个小巧的钢盒,小心翼翼地打开,递给了李察,钢盒内是一根残缺的爪锋,大半都烧得焦糊了,只留下最前端的爪尖,那爪尖黝黑发亮,抚摸起來质地极是坚硬,材质和普通生物的爪子截然不同,残爪不过手指大小,李察小心翼翼地拿起來,在手中反复把玩观察,心底却是有一片冰寒渐渐泛动,不知为什么,看到这根残爪,他心中浮现出母巢平时总藏在腹下的节肢尖锋。

    而就在这时,阿西瑞斯也适时地说:“大人,我总有种感觉,当时在那孩子身上感受到的气息,似乎和您的母巢有些类似!”

    李察断然说:“母巢沒有离开过法罗,它的所有战斗单元都在我的监视之下,而且它现在也沒有这个本事……”

    说到这里时,李察忽然怔住。

    阿西瑞斯苦笑着说:“您也明白了,就是因为您的母巢还沒有这个本事,才是真正的可怕之处!”

    李察站了起來,无意识地敲着桌子,双眉紧锁,他还很少会象现在这样坐立不安,阿西瑞斯不是一般的强者,他不仅强大,因为职业的关系,更是博学多才,在学识上直追传奇法师,李察已经明白了阿西瑞斯的意思。

    一头更加强大的母巢,确实沒有比这更坏的消息了。

    “还有其它的线索吗。”李察问。

    “我在当地多逗留了几天,但是沒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所以就赶回來了,这一次的敌人,比我预想的还要强大,更是谨慎狡猾,做事滴水不漏!”

    李察双眼微眯,缓缓地说:“这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看來我们得冒点险了,必须加快扩充实力的脚步!”

    “李察大人,那么现在……”

    李察断然道:“明天就回法罗,阿西瑞斯,你也去,这一次将会以神战终结,你会非常关键!”

    深夜时分,李察总觉得心绪不宁,于是索性赶往永恒龙殿,想要求见梵琳大神官,现在时间已经不早了,不过时间对于梵琳來说全无意义,所以当李察听说梵琳大神官已经悄然离开,现在整个永恒龙殿都在等着下一任大神官的时候,感到非常吃惊。

    听说李察來了,诺兰匆匆赶來,这位美丽与智慧兼备的大神官此刻已经完全站到了李察一边,同时在梵琳突然消失后,诺兰已是整个永恒龙殿实力最强的神官,但她对梵淋曾经的大神官位置全无奢求。

    “李察,你怎么……”诺兰一个招呼打到一半,忽然顿住,她侧耳倾听着什么,片刻后有些古怪地看了李察一眼,说:“跟我來,梵琳大神官有样东西要给你!”

    李察依言跟随着诺兰走向后殿,在路上,诺兰有些欲言又止,说:“李察,你知道梵琳殿下……”

    “殿下怎么了。”李察莫名地问。

    诺兰不再多说,而是道:“沒什么,跟我來吧,一会拿到东西再说!”

    李察和诺兰來到梵琳的大殿前,两扇殿门就自动打开,在大殿内充斥着强烈的时光之力,到处都是东一条西一条的光带,梵琳正飘浮在半空中,双眼紧闭,似乎正在沉睡着,无数具备毁灭性威力的光带拂过她的身体,却对梵琳全无影响。

    空中的梵琳动都不动,但是她的声音却响彻大殿:“李察,你终于來了,这是我留给你的东西,它原本就是你的,只是我把它外面的壳给剥去了,你今后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它了!”

    空中数条时光光带聚成一团,凝聚成一颗拳头大小的透明晶球,向李察飞來,尽管外形大变,李察依然一眼就认出它就是末日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