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 神秘的机械

章七十 神秘的机械

    ()

    末日印记飞入李察手中后。神殿的两扇大门即刻关上。显然梵琳不想再有进一步的交流。

    李察望向诺兰。若有所思。问:“刚才似乎只是梵琳殿下留下的一个意志。”

    诺兰点头。说:“是的。梵琳殿下已经启程。去了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我以为殿下已经走了。沒想到她还留了一段意志下來。直到你來到永恒龙殿。这段意志才激活。”

    “殿下去了哪里。”李察有些好奇地问。

    “那个地方……是说不出來的。”诺兰给了一段让李察感觉到很熟悉的回答。

    “那么。我就要回法罗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诺兰沉吟了一下。说:“你的敌人似乎越來越多了。”

    李察笑了笑。说:“这是沒办法的事。”

    诺兰看着李察。眉宇间隐约有忧色。说:“但你还是要小心。最近我尝试了几次去观察你的命运。每一次总让我感觉到好象有莫名的巨大风险正在接近你。这种危险。似乎已经在你身边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以至于几乎被忽略。我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大概。所以你自己一定要小心。”

    李察立刻抓住了几个关键词。这几个词的指向都是久未出现的阴影生物。苏海伦已经为他暂时封住了阴影军团进入这个世界的通道。难道说是苏海伦的封印出了问題。不过诺兰看到的只是模糊的预言。并沒有清晰的指向。所以也只能提醒李察当心。

    在离开神殿之前。李察忽然想起一事。问:“你的神恩还够吗。”

    诺兰苦笑一下。说:“暂时还可以自保。不用担心我。过几天图兰家族就会有一次献祭。我会得到一些神恩。”

    李察点了点头。说:“我会尽快弄些祭品回來。”

    “祭品只是小事。你正常做事吧。不要考虑我这边。”

    李察回到浮岛后。第一时间更新第一时间來到魔法实验室。将那枚末日印记放在实验台上。就近观察。末日印记已经彻底变了。现在是一颗透明的水晶球。里面飘浮着一枚深色的奇异金属结晶。现在的末日印记已经处于可以探测和观察的状态。而非当日刚刚得到时那种一切秘密都笼罩在迷雾中的感觉。

    梵琳不知用什么样的手段。把这枚末日印记上的保护外壳给剥开。露出了里面深藏的秘密。

    经过反复几次尝试。李察发现末日印记对魔力以及其它多种形式的能量都有反应。他随即尝试着输入魔力。水晶球内的金属块就开始微微震颤起來。仿佛一具微小的炼金机械正在启动。李察逐渐加大魔力的输入。金属块的震颤开始变得明显。当魔力输入增加到大魔导师级别时。整个末日印记发出嗡的一声轻响。里面的金属块前端出现了几条裂缝。从里面射出橙色的光芒。随即金属块的前部裂开。几片外壳如花瓣般张开。从里面探出了一根如手指大小的金属条。并且不断向前延伸。

    那根本不是什么金属块。而是一具精巧到不可思议地步的机械。

    李察看得聚精会神。放射着光芒的双眼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末日印记中的机械不断变幻着形态。转眼间就化为一艘与魔法船有些类似的东西。第一时间更新但它仅仅在这个形态上稳定了一秒。就又向下一个形态变化。转眼之间。印记中的神秘机械就变幻了上百种形态。里面的每一个零件似乎都可以拆分转换成数个甚至数十个更小的零件。那些在李察眼中已经属于不可再分的部位。下一刻就会分裂成无数微小得几乎无法分辨的零件。那些零件一方面在分解。另一方面又在不断结合。变成新的零件。并进而变成下一个形态的一部分。

    这是一架神奇的机械。宛若有自己的生命和灵魂。就在那里不断地变幻着种种形态。其中那些最细微的变化就连用上了洞察的李察也只能勉强看清楚。第一时间更新然而是不是还有更加细微的变化。就连洞察也无法看到了。

    在李察的视野中。无数数字正如瀑布般滚落。数据量之大。让他以智慧天赋记忆都变得十分困难。更不用说去建立什么解析模型了。而且由于洞察还沒能看到许多更加细微的变化。因此这些数据就是得到了。也是残缺不全的。能否建立起一个可行的解析模型还是两说。

    但是李察有种直觉。就是末日印记以及收割者。代表着一种全新的规则体系。而末日印记被梵琳处理过之后终于处于可以解析的状态。只不过解析的难度之高远超李察曾经触摸到的任何规则。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直和在苏海伦命运天秤上所看到的规则相去无几。两种规则此刻也难说哪个更加高级。因为李察当前的智慧天赋都沒有成功解析的可能。

    就在这时。李察忽然感觉到一阵眩晕。不得不从洞察的状态中退了出來。他看了看魔法钟。发现时间才过去不到十分钟。如此短的时间。就耗尽了李察的魔力和精力。李察还是第一次如此清晰地觉得两大天赋有不敷使用的迹象。

    他看着手心里的末日印记。此刻因为停止输入魔力。里面的金属又恢复了原状。看不出有什么异常之处。李察掂了掂末日印记。找了个小巧的封魔盒。把它小心翼翼地放了进去。

    此刻李察疲累异常。然而却感觉到久未变化的真实天赋有隐约要突破的迹象。这算是意外之喜。看來再观察几次末日印记的变化。真实天赋就有可能进阶了。

    此刻离天亮还有些时候。于是李察抓紧时间冥想。终于在预定离开的时间之前。将魔力补充了小半。

    由于时间流速上的差异。这次回归时。法罗又是十五天过去了。这十五天。法罗已经发生了许多变化。

    李察大举召集追随者、圣域强者、大魔导师以及将军的事不知道怎么的就泄露了出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开。并且出了深红公国的边界。在人类国度中远远传了开去。转眼之间。诸国都知道。李察想要干件大事了。只是不知道他这一次的目标对准了谁。是一个大帝国。还是某个神明在世俗的教会。

    这个消息刹那间激起了太多的不安。各国国王、教会主教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召开秘密会议。随即第二天使者们就纷纷出发。试图在李察真正有所行动之前达成了一些秘约。深红公国的可怕。人类各国早已有所了解。只看深红公国几乎垄断了大陆西部地带的奴隶贸易。财源滚滚。却无人提出异议。就可见一斑。

    一时之间。原本应该是秘密的召集令就如插上了翅膀。象风一样传遍了半个法罗的人类国度。

    在格拉斯堡公爵的领地中。有一座美丽的镜湖。湖畔的镜湖城堡则被称为红杉王国最美丽的城堡之一。镜湖城堡以风光秀丽、建筑精美著称。并不是以防御等战争功能见长。在距离城堡不远处。修建着一座军营。里面驻扎着整整一个大队的骑士和近千名步兵。这才是守卫城堡的主要力量。

    在境湖城堡的上层。隔离出了一块特殊的区域。这片区域内有卧室、会客厅和书房。构成了一个半独立的空间。区域内的地毯是淡蓝色。而不是其它地方的深红色。一进入这片特殊的区域。无论侍女还是卫兵。都会刻意压低些声音。因此这片区域显得十分幽静。

    有几名全副武装的骑士守在区域的几个入口。他们身上并不是格拉斯堡的家徽。而赫然是皇室的标志。守卫这片区域的。居然是红杉王国的禁卫骑士。

    在中央的大卧室内。摆放着一张极致奢华的大床。上面躺着一个粉嫩白胖的年轻人。正在沉睡。这就是格拉斯堡公爵的孙子。身上流淌着独角兽之血。并且血脉正在显化觉醒的希姆子爵。

    两个贵族青年正站在大卧室门外。聊着整个大陆的政治局势。眼前法罗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李察的召集令。他们讨论的焦点自然脱离不了这个话題。

    “听说这次深红大公李察要召集全部的强者。”

    “是啊。深红大公麾下有很多个镇国强者吧。这一次他的屠刀不知道又会挥向谁。”

    他们谈得兴起。声音不自觉的越來越大。一个个开始列举起李察麾下的镇国强者。就在这个时候。谁也沒有注意到卧室里的希姆双眉皱在一起。梦呓般轻声说着:“李察……召集……强者……”

    这几个词反复重复着。希姆的呼吸正渐渐变得急促。

    门口的两名贵族青年依旧在高谈阔论。他们都是格拉斯堡公爵的第三代嫡系血脉。身份虽然不如希姆这样重要。但也可以在境湖城堡内随意行走了。两个人此刻兴致高涨。早都把这片区域内不许大声说话的规定抛在了脑后。

    在这片区域中。原本规定是说话声音如果能够让一米之外的人清楚听到。那就是声音过大。必须严惩。这条规定是为了不打扰希姆的长眠。独角兽血脉在觉醒之前。必然要有一段颇长的沉睡期。在此期间受到打扰。有可能会影响到觉醒后的血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