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二 虔诚

    ()

    “深红大公啊。他现在可是阁下了。最近不知为什么。李察阁下突然召集麾下所有的强者。现在几个大国和一些教会都很不安。生怕自己变成他下一个打击的目标。深红大公麾下的镇国强者太多了。又有安列卡拉这等名将。大公本人更是战无不胜。如此实力。他为什么还要集结力量。随便派个安列卡拉。再加上一个镇国强者坐镇。就可以灭了一个公国了。既然李察阁下召集强者。那就意味着他的目标肯定不是一个公国。也不会是哪个小王国。”

    希姆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入侵者战争的紧要关头。他被格拉斯堡公爵关在燃火城。然后就突然陷入沉睡。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伯爵夫人口中说到的名词诸如深红大公、安列卡拉都极为陌生。不过他抓住了关键词。陡然双眼一亮。说:“李察大人果然在召集强者。我要去。”

    “可是时间上有些來不及了。据说距离截止日期只有不到十天了。”

    “五天我就能赶到。”

    “五天。可你什么时候出发。光是准备你的衣服、随从、路上的食物和水。就需要三天时间。”

    希姆腾地跳了起來。抓过侍女吩咐道:“去给我准备猎装和佩剑。另外要三匹好马。再装上一袋熏肉和面包就可以了。第一时间更新立刻去办。我要在一个小时后出发。那些力量还不如我的家伙。就不用带了。”最后一句话。希姆是豪气万丈地吼出來的。

    随即希姆干脆利落地洗漱换衣。挂剑上马。还不到一个小时就纵马出了镜湖城堡。向蓝水绿洲的方向如飞而去。在城堡天台上。叶卡特琳娜双手捧着自己的脸。惊讶得嘴久久都无法合拢。

    许久。她才一声呻吟:“噢。我的小宝贝。你真是太帅了。”

    希姆这次觉醒后就象是变了一个人。行动如风如火。决事果断干练。再也不讲究什么奢华享受。几匹马一袋粮。第一时间更新就敢孤身横穿王国。前往远在染血之地的蓝水绿洲。这一刻的希姆。确实有了几分枭雄气概。看得叶卡特琳娜两眼放光。面色潮红。

    “來人哪。”夫人忽然一声高叫。

    两名侍女即刻出现在她身后。只不过她们原本娇美面孔上摔得鼻青脸肿的淤痕尚未消退。

    伯爵夫人依旧在深情地远眺着希姆的背影。说:“收拾马车。召集我最精锐的战士。带上所有拿得出手的强者。我们准备去深红公国。去参加李察阁下的战争。”

    两名侍女如飞而去。用不了多久。以镜湖城堡为中心。近万平方公里的领地就会沸腾起來。隶属于叶卡特琳娜伯爵夫人以及格拉斯堡公爵拨过來的战士。就会集结在镜湖湖畔。然后赶往红杉王国与深红公国的边界。而伯爵夫人将会先行一步。前往蓝水绿洲城会见李察。表明愿在这次行动中附诸骥尾的态度。

    当侍女离开后。伯爵夫人的脸上依然保留着花痴般的笑容。可是她的双眼。看到的却是权势、财富和野心。

    作为吸引了大陆西部所有目光的焦点人物。法罗的深红大公爵李察。此刻却是一片沉静。除了距离最远的几位将军外。第一时间更新大多数人都已云集蓝水绿洲城。虽然离李察划定的时限还有几天时间。可是有许多人已经等不及了。

    “头儿。我们这就出发吧。少那几个小家伙根本就无所谓。”

    在李察的意识中。提拉米苏的声音再次响起。

    食人魔领主的体型越來越大了。此刻已经超过了六米。但依然沒有丝毫停止生长的迹象。如此庞大的体形。让他在以人类为主的蓝水绿洲城极不适应。这里的建筑太小。也太精致。除了几条宽阔大街外。那些小巷食人魔都挤不进去。他一个转身。第一时间更新就有可能在无意中挤倒一座房屋。

    而且凡是食人魔出现的地方。那些普通领民豢养的马、牛、狗就会吓得四处乱逃。或者瘫在地上动弹不得。甚至连一些用做坐骑或战斗辅助的魔兽也会受影响。所以在这座越來越繁荣的城市中。属于食人魔的活动空间却是越來越小。

    提拉米苏巴不得早点出战。好离开这该死的地方。另外食人魔领主觉得自己很久沒有好好活动过了。再这样下去。它该/死的得给自己加上活力。才能让关节不锈住。

    对于提拉米苏的建议。李察只是淡然一笑。在意识中把自己的决定传递开去。“等铁三角帝国的使者到了。再说出战的事。”

    一众追随者立刻找到了关键词:铁三角帝国。

    在魔法实验室中。李察正埋首于深红流火的绘制中。这幅构装已经接近尾声。只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了。只是这幅构装却沒能产生魔法灵魂。象深红流火这样的四阶构装。对现在的李察來说已经沒有太多难度。所以可以抱着轻松的心态。一边和追随者们闲聊。一边绘制构装。

    休息时间。李察拿出一张魔法纸。在上面绘制了特殊的法阵后。又写下一句话:“尽量不要参与到这场战争中。”

    这行字写完后不久就渐渐消失。随后魔法纸猛烈燃烧起來。顷刻间化为灰烬。

    远方的勇气之神教会中。枢机主教们刚刚举行完一场重要的祈祷仪式。此刻正三三两两地走出大神殿。并且相互攀谈着。

    布斯克茨是新近上任的枢机主教。以卓越的功绩。敢于和渎神者李察进行周旋的勇气。以及准确的判断而著称。深红公国几次大的动向。都落入布斯克茨的预料。特别是他准确预言了深红公国的战略方向是在祖源高地。暂时无力、也沒有兴趣向东方用兵。由此名声大噪。甚至引起了勇气之神内安的注目。并在不久后以绝对多数票晋升枢机主教。

    此刻布斯克茨正和两位年长的枢机主教交谈着。话題当然离不开李察召集强者的最新动向。他忽然感觉到怀中的一本圣典微微发热。于是不动声色地找了个借口。匆匆回到自己的住处。

    小心关上了房门后。布斯克茨打开了圣典。快速翻到指定的一页。在页面上。正缓缓浮现出一行字:“尽量不要参与到这场战争中。”

    布斯克茨吃了一惊。心脏立刻狂跳起來。他反复看了几遍。确认那是李察的字迹。并且传讯方式沒有任何异常。字迹显现片刻。就徐徐消失。布斯克茨又抬起头。用极为谨慎和戒备的目光环视着自己的房间。确认一切安静正常。这才长长出了口气。

    这套房间是给枢机主教的标准配备。因而里面包括了数个房间。举架高大深远。但是布斯克茨入住以后却沒有增加任何布置陈设。整个房间里设施极度简陋。保持着建造完成后连墙都沒有刷过的原始面貌。寥寥无几的几样家俱上也沒有丝毫装饰。就连雕饰都沒有。

    靠墙的衣架上摆着几件神袍。已经洗得有些褪色了。单以房间内的陈设而论。就是乡村最小一个教堂里的牧师。住得恐怕也比这里稍微体面些。看着眼前的景象。沒有人会和布斯克茨以前的生活联系到一起。还在主持一座神殿时。他可是出了名的生活奢华。还因此数次被人举报到教皇陛下那里去。

    可是现在。布斯克茨却由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在当上枢机主教之前。他就宣布在清赎自己的罪过之前。将会过苦修的生活。最初人们只是以为他在掩人耳目做做戏而已。但是三年后。这样的声音就少了很多。一直到现在。十余年过去了。所有对他的质疑都变成了赞扬。就连内安都注意到了自己的高级神职人员中多了这样一名苦修士。

    布斯克茨坐在桌前。思绪忽然一阵恍惚。想到了多年之前。改变自己命运的那一天。当李察将那张写着神术的纸递到面前时。他绝对沒有想到。此后自己整个生活、甚至整个信仰都为之改变。

    他的目光落到了用來和李察传递信息的圣典上。忽然心中一颤。李察给他的神术。确实连内安都能瞒过去。这些年來。他不断和李察暗中往來。将教廷最机密的消息传给李察。可是获得内安的神恩却只有越來越多。多到了让他自己都害怕的地步。

    如今的布斯克茨已经是十八级的大神官了。这个等级已经勉强触摸到了教皇的门槛。当然。那只是在极为特殊的情况下。勇气之神的历史上。教皇鲜有十九级以下的。但是也仅仅只有一位达到过二十一级。

    可是枢机主教们。包括教皇。却都十分看好布斯克茨的自律和苦修。他们都认为布斯克茨将來晋升十九级完全不是问題。

    每当这个时候。布斯克茨心中泛起的不是欣慰。却是恐惧。他生怕自己暴露在勇气之神的视线中时间过长。那样的话。神的双眼总会看穿他心底的秘密。所以一旦听到类似的声音。布斯克茨总是委婉推辞。表示对教皇的大位绝无奢望。甚至有两次他可以把枢机主教中的排位往前升一升。他都婉转推辞。

    然而越是这样。布斯克茨无奈发现。自己获得的神恩却是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