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三 目标

    ()

    下午。就将是教会枢机主教团讨论李察最近动向的时候了。新晋的枢机主教定下心來。端了一碗清水。用手指蘸着水。在木桌上将李察的话写了下來。仔细揣摩。过了片刻。桌上的字迹渐渐干了。他就会再蘸清水重写一遍。如是十余遍后。布斯克茨终于觉得自己有些明白了李察的意思。

    他拿出一块黑面包。和着碗里剩余的清水吃下。就算是一顿午餐。此时距离下午还有些时间。他合衣躺到床上。闭目小憩。将养精神。下午的会议。将会是一场漫长而艰苦的战争。

    木床很简朴。麻布的床单会让人感觉粗糙难受。可是不知从何时起。第一时间更新躺在这样的床上。过着极至简朴的生活。却会让布斯克茨的心安静下來。也不再有彷徨和畏惧。有时午夜沉思。他也会有所迷茫。不明白自己的方向是在哪里。

    下午三时。所有的枢机主教均准时到场。教皇和主教团书记官分别坐在长桌的两端。书记官敲响手边的铜铃后。会议正式开始。这次会议就是为了讨论如何应对李察的召集令。上一次宗教战争的惨败还铭刻在众主教们的心底。丢失了整整一个王国的教区。对勇气之神的打击是空前的。还好布斯克茨展示了神迹般的口才。硬是从李察手中要回了两个行省的教区。这才挽回了一些损失。第一时间更新

    转眼间就是许多年过去了。深红公国已经变成了一个可怕的庞然大物。沉甸甸地压在所有人的心口。许多枢机主教都在相互私语。他们显然倾向于一开始就加入到战争中去。因为勇气之神的教区和李察的势力相邻。而且李察沒有理由会放过一个被削弱的敌人。

    但当正式发言开始时。一向低调的枢机主教布斯克茨却是第一个站了起來。众人知道。这意味着布斯克茨有了不容动摇的主张。在历史上。这样的时候并不多。但每一次布斯克茨都是对了。

    这一次。新晋枢机主教的第一句话就震动了全场:“我认为。第一时间更新这次我们不是李察的敌人……”

    尽管布斯克茨说出这句话显然经过了深思熟虑。但是和大多数人的意见相左。因此引起了一场激烈而漫长的辩论。会议从下午一直开到深夜。再到天色微明。纵然主教们个个神力深厚。但到了这个时候。都已筋疲力尽。最终还是布斯克茨取得了胜利。教皇决定在这场战争中先执中立立场。但要全力备战。以防万一。在宣布决定时。教皇罕见地说。这个决定并不是基于理智的判断。而是基于对布斯克茨的信任。

    时间一天天的在过去。距离李察召集追随者的最后时限已经不到三天了。此刻在铁三角帝国国都。皇帝和所有内阁大臣也都在近乎于不眠不休地开着会。会议已经持续了数天。却还沒有一个结果。

    铁三角帝国内阁会议讨论的内容。就是李察使者送來的三项要求。第一项要求就是立刻交出撒伦威尔。并且要保证撒伦威尔肯以诸神之名起誓。从此一心为深红公国效力。第二项要求就是彻底清剿帝国内部一切与红色哥萨克相关的势力。所有幕后的贵族必须放弃对红色哥萨克的支持。并且所有头领都要缉拿归案。并交给李察处置。第三项要求则是在帝国内部宣布时间之神西奈为不受欢迎、不受保护的教会。第一时间更新李察有权利派少量精锐进入帝国打击时间之神的教会。

    这三项要求。可以说每一项都让铁三角帝国难以接受。但是从使者到來的那一刻起。帝国高层就都认识到。这次李察的战争目标就是铁三角帝国。只要想起李察麾下多如牛毛的镇国强者。如钢铁洪流般的精锐骑士。以及装备精良得堪比帝国皇家禁卫的军队。即使是最强硬的主战派也会为之失声。

    答应了李察的三项要求。铁三角帝国也就是损失了些尊严。另外丧失部分主权。可是如果不答应。战争就迫在眉睫。撒伦威尔已经被紧急召回。第一时间更新他是内阁中极少数坚决主张与李察一战的人。但是皇帝还在犹豫不定。

    毕竟。这将是决定铁三角帝国国运的一战。

    在蓝水绿洲城。李察集中精力。终于完成了深红流火。当他还在思索应该如何把深红流火与自身的构装结合在一起时。一个意外的访客打断了李察的思路。

    “主人。”这是希姆看到李察的第一句话。顿时让李察一阵恶寒。追随者中有不少管李察叫主人的。但如提拉米苏这样的。那是它们的种族习惯。可是这句话从白白嫩嫩的希姆嘴里叫出來。实在让李察难以接受。

    接下來。希姆就一跃而起。扑向李察。

    李察咳嗽一声。不动声色地横移一步。恰好避开了希姆的一扑。让他拍在地上。希姆爬了起來。满脸堆笑。上來就是一句“主人。您的武力更加强大了。”然后各式各样的阿谀奉承滚滚而出。

    李察意外于希姆的突然出现。更加意外于他的实力。细细询问之后。李察也不禁有些感慨独角兽血脉的强大。只凭大睡一觉就能够从一个废物变成圣域强者这一点。就足以列名诺兰德上位血脉。

    接下來。希姆坚决要求重归追随者之列。要把自己牢牢绑在李察的战车上。此刻希姆空有一身圣域武力。实战经验却基本为零。就是遇上十二级的无面。估计三两下之内就会被她切了。不过能够多一名圣域总归是好事。至于实战经验。在李察麾下。还怕沒有仗打。

    李察刚刚答应下來。母巢就插了进來。说:“主人。我从希姆身上感觉到了异常甜美的气息。他的独角兽血脉对我非常有用。您是否可以把他‘借’给我几天。您放心。我只是需要他的一点血而已。不会伤及性命。也不会影响到他今后的成长。”

    李察苦笑:“象宗虎那样。那可不行。他承受不住的。”

    “我会温柔对待他的。”母巢说话越來越艺术了。

    一番讨论后。李察发现希姆确实对母巢的进化有巨大作用。于是同意了母巢的要求。所以一天后。希姆就绝望地尖叫着。被分脑提上天空。飞速向动荡之地飞去。

    希姆走后。李察沉思一会。然后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在意识中将母巢的资料全都重新过了一遍。终于发现了母巢的一个局限之处。从功能上來说。母巢只能复制和完善。而不能创造。这就是为什么得到过希姆血液的母巢。现在又需要新的血液的原因。希姆在沉睡中觉醒了血脉能力。独角兽血脉有极大进化。和当初不可同日而语。但母巢却无法做到这一点。它只有汲取到最新的血液。并且进行一段时间的解析。才能够把这个血脉能力复制。或者是模拟出來。但是越强大的生物数量就越稀少。也越难得到它们的血脉。

    所以母巢虽然强大。却也不是全无弱点。在顶级战力上的缺失。就是母巢最大的弱点。

    思虑至此。李察也就知道了今后的发展方向。

    时间过得很快。当李察围绕着母巢。重新审定了在法罗的发展战略时。他召集追随者的最后时限终于到了。这一时刻。也是李察给铁三角帝国的最后时限。帝国使者已经通过超远程传送來到了蓝水绿洲。将帝国皇帝的决定交给了李察。

    李察在自己的书房召见的帝国使者。随手撕开有魔法封印的文书。快速扫了一眼内容。面色忽然一变。惊讶地看了使者一眼。说:“拒绝全部要求。并且……即刻开战。”

    使者微微躬身。说:“是的。这是伟大的皇帝陛下的决定。我们铁三角帝国愿意为了尊严奋战到底。”

    李察掂了掂手中的文书。感觉着那似轻实重的份量。叹了口气。说:“撒伦威尔还好吧。这多半是他的主意。”

    使者说:“我并不清楚这是不是撒伦威尔殿下的决定。但我可以自豪且骄傲地通知您。这次帝国远征军将会由撒伦威尔殿下统帅。”

    李察失笑:“帝国远征军。远征……呵呵。你们想要远征哪里。难道还以为有机会打进我的深红公国不成。这个撒伦威尔。在我手上输了那么多次。怎么还这么盲目自信。”

    使者凛然喝道:“李察殿下。请您尊重撒伦威尔大人。否则的话。我有理由要求您道歉。”

    李察看了看使者。淡然道:“我知道你有不惧一死的心。但是激怒我的话。只是白丢了一条命而已。利益都是从刀锋上得來的。而不是靠一张嘴空谈。你回去吧。告诉撒伦威尔。他的主力要是能够深入我的深红公国三十公里。这场战争就算我输了。”

    使者愕然。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李察说的话极为狂妄。但是在这个男人的身上出现了太多的奇迹。使者最终向李察行了一礼。就匆匆离去。赶往超远程传送阵。看着使者的背影。李察不禁摇了摇头。

    法罗不同于诺兰德。这里的超远程传送技术还不成熟。对传送者的身体负担极大。这名使者连续进行了两次如此远距离的传送。中间沒有经过休整和身体修整。回去后多半活不过十年。可是他却毅然选择了传送。好在第一时间把情报传送回去。

    任何一个国家。总是刚烈和不畏生死的人。只不过。战争的结局有时并不是光由勇气决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