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七十六 威名

    一只分脑飞來,落在李察面前,李察轻盈跳上分脑,身后的无面也跃上,站在李察身后,分脑随即飞起,以最快速度飞向目的地,分脑的速度远在星蛹之上,当李察和无面落在预定的营地上时,星蛹还在近百公里之外

    但这个时候,撒伦威尔的前锋距离营地已经不到十公里了。

    此刻抵达到营地的战士仅有三千人,其它的部队都因为各种意外在路途上有所耽误,营地还很简陋,几道不高的土墙,和零散分布在正面的浅坑,以及几架颇为巨大的铁刺架,就是匆忙建起的防御工事,先期赶到的战士们都在抓紧时间,大口吃着干粮,配发给他们的干粮都是用肉末、鱼鲜、蔬菜干混合一点粮食制成的,吃的时候一煮就行,或者可以直接就着冷水啃下,这种干粮是深蓝某位年轻法师的异想天开之举,但是当李察试着在军队推行的时候,立刻发现后勤需要运输的补给量少了三分之一。

    李察在营地走了一圈,习惯性地把队伍重新编组了一下,以方便自己指挥,虽然知道对面的敌人数量超过已方十倍,但是战士们却毫无畏惧,因为李察正和他们站在一起,这些年來,在许多战士的心目,李察已经成为神一样的人物,当年奇迹般的纵贯线战役则已被载入史册。

    无面就象他的影子,李察到了哪里,她就会到哪里。

    当大地开始微微颤动时,李察的战士们还在休息,撒伦威尔來得太快了,快得甚至超出了李察的预期,他确实抢在了李察大队援军的前面,甚至比众追随者都早到了一小时,但是代价就是士兵体力严重透支,李察相信,除了骑兵外,那些疾行快一天的步兵们能够站着都是勉强。

    远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潮水,那是撒伦威尔的前锋骑兵。

    李察站在已方阵前,遥望着远方的帝国铁骑,在如潮水般涌來的铁骑央,他看到了一位老熟人,撒伦威尔。

    撒伦威尔已经洗掉了一身奢华优雅的气息,此刻一身深黑铁甲,身上全是洗练素杀的军人气息,惟一和过去有些关联的,就是他上唇那一抹精心修剪的胡须,撒伦威尔又向前奔了一公里,才依稀看清了孤身站在阵地前方的李察,他遽然一惊,用力一勒马缰,战马一声长嘶,人立而起,在原地转了几圈,这才停下冲势。

    帝国前锋都是精锐骑兵,见撒伦威尔停下,也纷纷勒停战马。

    双方相隔数公里,撒伦威尔死盯着李察,眼如要迸射出火花,身边一个将军满脸杀气,说:“殿下,他们就这么点人,要不要一鼓作气杀过去。”

    撒伦威尔脸颊抽动了几下,终于抬起了手,说:“不,全军休息,所有镇国强者留下戒备。”

    那名将军有些不解:“骑兵还能打,千骑兵还对付不了三千人。”

    但是撒伦威尔一句话就把他的反对堵了回去:“对面站着的那个人,就是深红大公李察。”

    李察。

    将军们都悚然而惊,李察现在已经成了一个禁忌,一个传说,铁三角帝国无论是谁,都不愿意提起这个名字,凡是想要挑战李察的猛将悍卒,几乎都把生命留在了染血之地那片土地上,惟一一个屡次和李察大战,却还能够活着回來的只有撒伦威尔,然而撒伦威尔就沒有在李察面前打赢过一次,哪怕是占据了绝对军力优势的绿洲城一役也以失败告终,帝国另一位名将,李施龙图,干脆就沒有和李察对阵的勇气雷罚最新章节。

    帝国骑兵缓缓后退,和后续赶上的步兵们汇和一处,然后原地下马休息,看到这一幕,在李察身后不远处的无面也有些惊奇,说:“他们怎么好象很怕你的样子,你究竟哪里厉害了。”

    李察哈哈一笑,说:“我早就说过,只要我站在这里,他们就不敢冒险。”

    无面哼了一声,说:“那不是因为你聪明,而只是他们太蠢,你不能因为赢了一群猪,就觉得自己真有智慧了,另外,接下來可是一场苦战,你可别大意了。”

    “我从不会大意。”李察说。

    “吹吧。”无面可不吃他这一套。

    李察苦笑一下,不和她辩驳,但无面骑士又说:“我还是觉得你那个什么打进三十公里的决定很愚蠢。”

    李察笑了笑,说:“如果只看眼前,确实愚蠢,但是长远点就不是了,铁三角帝国不过是我前面的一块踏脚石而已,并不是最后的目标,你看,我给了他们一个明显取巧的选择,他们却毫不犹豫地接受,这说明他们已经根本沒有了能够在正面战场上战胜我的信心,假如我给了他们这么好的机会,他们都无法抓住的话,那就是对帝国高层斗志的最后一击,这次打退了撒伦威尔之后,再打赢了一两场,估计铁三角帝国就该投降了。”

    “也许吧。”无面耸耸肩,又开始在营地转悠,从战士的盔甲、武器,到他们吃的东西,一样样检视察看,她对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有强烈的好奇,任何细节都不肯放过,特别是和战争有关的事物。

    半小时后,帝**重新整编队伍,开始缓缓压上。

    撒伦威尔依旧走在军队的最前方,直到相距一公里时才停下,两翼的骑兵开始突进,包抄营地的后方,正面则是缓缓压上的步兵。

    撒伦威尔用魔法放大的声音响起:“李察,这淬大意了。”

    李察呵呵一笑,说:“我记得我们最初在战场上相遇时,你是不屑于占这点小便宜的。”

    撒伦威尔脸上一红,叹了口气,说:“希望你能够遵守承诺。”

    李察说:“我自然会的,因为你根本打不穿我的防线。”

    撒伦威尔不再多言,手向前一挥,大军就从身后潮水般涌出,缓缓压向李察那支少得可怜的部队。

    李察挥手弹出两颗火球,向迎面而來的步兵阵线射去,两颗火球快速膨胀到半米左右就不再变大,旋转着不断前飞,远方,被众将军拱卫着的撒伦威尔瞳孔顿时一缩,他也是魔法师出现,可是李察射出的火球却是他从來都沒有见到过的,两颗火球外围是淡淡的红,核心处却是翻涌不定的蓝色光芒,那种蓝色,竟然刺得撒伦威尔的眼睛有些痛。

    撒伦威尔并不是多么出众的魔法师,可是他却凭借着广博的知识而有着不同寻常的判断力,李察射出的两颗怪异火球让他本能地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可是当战士们呈密集队形推进的时候,撒伦威尔又不能让他们分散闪避。

    当李察的两颗火球快要飞到帝**阵前的时候,撒伦威尔才猛然反应过來,李察的火球已经飞越了三百多米,怎么可以射得这么远。

    帝**的十余名魔法师飞空,各自以拿手的魔法轰向李察的两颗火球,魔法对抗本就是随军法师核心任务,刹那间冰箭、酸液、火球、闪电等等十余个魔法连续轰在两颗火球上,可是当狂暴的能量散去,那些魔法师们骇然发现两颗火球只是表面上被削去了薄薄一层淡红,裸露出來的蓝色核心,顿时让敏锐的魔法师们感觉到了深深的恐慌。

    “快跑,那不是普通的火球。”

    惊呼声,法师们就象受惊的苍蝇,向四面八方飞去,任由两颗蓝莹莹的火球落在战士们的央。

    两道蓝色光环悄无声息地迸开,一直扩张到十余米左右,才开始消散,凡是被光环波及到的战士,都在瞬间僵硬,然后整个人开始融化,甚至盔甲、盾牌和武器都无法幸免,在融化过程,这些战士身体内同样会喷射出熊熊的蓝色火焰,转眼间就化为一滩焦黑的残留物。

    顷刻之间,帝**阵型就出现了两个空洞,过百名战士就此消失。

    一名法师突然颤抖着说:“这是……这是八级魔法的威力。”

    一时间,所有法师都有些不敢去看李察,能够将三级的火球轰出八级魔法的威力,李察在魔法上的造诣,绝非这些也有十七级的法师们所能理解。

    撒伦威尔的脸色铁青,他也从未看到过如此威力的火球,战士们融化的异样,其实是遇上了极致高温和某些特殊魔法效果的结果,他知道,看到了这两个火球,估计已方沒有魔法师愿意去和李察进行魔法对决了,在李察魔力耗光之前,谁站到李察面前,就形同自杀。

    一名将军突然嘶声吼叫:“往前冲,最快速度往前冲,他只有一个人,放不出多少魔法。”

    战士们醒悟过來,立刻狂吼着以最快速度冲向李察,至于他们所余无几的体力还能支持多久战斗,已经无人考虑了,所有人此刻脑海就只有一件事,快点越过这段死亡路途,冲到李察面前去。

    惟一不太和谐的声音,反而是出自李察这一方,无面懒洋洋地评价道:“这个魔法看起來不错,可是对付普通人威力过大,覆盖范围却不够,其实差劲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