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七十五 敌人

    对于无面的评价,李察无话可说,又在誓上方生成了三颗火球,三颗火球最初是普通形态,随着元素生命树的加成而变成了淡红色,其后又由毁灭真名而使火球内核化为如熔岩般的半凝固状态火焰,最后则是苍蓝之月的月力浸染,使内核完全转化为蓝色,随即火球微微一缩,显得更加凝固结实,并且开始飞旋,这是附加了超魔效果超远射程的标志,可是看火球飞旋速度之快,远在普通超远射程之上,最后,火球表面开始出现一颗颗凝实的火焰颗粒,这是附加的另一个超魔效果法术穿透的标志,如此多的效果叠加,让李察的火球变成了某种法罗法师所难以理解的魔法逍遥圣君最新章节。

    这三颗火球与李察最初射出的火球效果是同样的,惟一不同的是相互之间的方位,随着李察挥手,它们以三角形态向正面的帝国步兵飞去,三团蓝色光环荡开后,光环的最外缘在心部位重叠,随后又荡起一圈要淡得多,但是覆盖直径也要广阔得多的光环,这一圈新的光环直径达五十米,覆盖范围内的战士都燃烧起來,但是个别实力较强的居然沒死,三颗火球二次激发的火环威力要小得多,但也足够让被波及到的战士们重伤濒死,从战场杀伤效果看,光是二次光环造成的伤亡,就比三颗火球的伤亡更大。

    “冲,往前冲。”

    军官们歇斯底里地喊着,战士们则亡命前奔,最后这一百多米就是死亡之途,过了就是通途,两翼的轻骑也在加速包抄战阵的后路。

    撒伦威尔冷静地看着李察,只要大军包围之势一成,李察或许可以逃掉,但是他的军队就完了,然后在前方,再也沒有什么可以阻挡撒伦威尔推进三十公里,这一仗,就算赢了。

    撒伦威尔忽然感到脸上一阵燥热,这样的仗,也好意思说赢。

    帝国大军如一片黑色的潮水,逐渐围上李察那点可怜的军队,就在这时,李察又弹出了五颗火球,笔直连成一条直线,轰向迎面而來的帝**,再悍不畏死的军队,面对必然到來的死亡时,也同样会有所动,所以当火球扑面而來时,战士们就本能地放慢脚步,向两边闪去。

    一个接一个蓝色光环在帝**绽放,除了清出五片圆形空地,还犁出一道笔直的通道,这条通道长达三百米,甚至在最后一个光环外,还延伸出去一百多米,这完全是恐惧下战士们的自发本能。

    这条通道,正好指向军的撒伦威尔。

    撒伦威尔脸色骤变,还沒來得及下令阻截,就见李察从通道尽头升空,此刻双方距离,已不过五百米网游之冰雷传说最新章节。

    李察双臂一振,在空加速,呼啸着向撒伦威尔扑去,数十名帝国法师人人大惊,纷纷升空用拦截,可是李察左手挥出,数片阴影就笼罩了在前方的数名最强**师,那些十级以上的法师顿时觉得身体沉重,四肢僵硬,就连魔力运转都变得滞涩,再也维持不住浮空,一头向地上栽了下去,一个原本是很普通的迟缓术,在李察手却变得异常强大,甚至有了禁空的效果。

    在李察面前,惟一还保持不坠的就只有一名十八级的大魔导师,李察右手一挥,三颗火球瞬间生成,向这名大魔导师轰去。

    这一次火球快得异乎寻常,几乎是才离开李察的手,就轰到大魔导师的面前,大魔导师骇然而呼,可是叫声还沒有出喉咙,第一颗火球就狠狠砸在他的防护罩上,流溢的蓝火瞬间摧毁了他所有的魔法防护,第二颗火球就直接轰在他的身上,不光烧毁了所有魔法防护物品,还把他的身体表面烧焦,第三颗火球化为一片流动蓝炎,已将大魔导师的身体大部烧尽。

    扑扑两声,空落下两只断脚,这就是大魔导师惟一剩下的痕迹。

    李察如风般掠过,继续向撒伦威尔扑去,空响起尖锐的啸声,数支利箭如电射來,一看就是出自强者之手,李察轻松弹出数颗手指大小的火球,将利箭半途熔毁,帝**方一众强者悉数变色,他们完全沒有想到李察的火焰力量居然如此恐怖,火珠既然能熔毁魔法长箭,那一样可以烧透他们身上的铠甲,这是什么火焰,会这么可怕。

    这时在李察脚下,一道人影忽然无声无息地升起,扑向李察后心,那是一个穿着普通战士衣甲的人,刚刚还在惊慌失措地四下乱跑,此刻却如毒蛇般亮出了毒牙,他周身洋溢着灰蒙蒙的斗气,赫然是一位镇国强者,比这个杀手略慢一线,另一名镇国强者也从战士群跃升,扑向李察,两大镇国强者已经与李察足够接近,而一位大魔导师和镇国强者近身战斗,吃亏是肯定的。

    撒伦威尔眼闪过一丝喜色,这个陷阱他已经筹划很久了,要不然也不会以身犯险,來到距离前线这么近的地方,然而他的喜色刚刚出现,就凝固在脸上。

    后一位镇国强者刚升上数米空,忽然下方不知从哪里飞來一条绳索,啪的一下缠到他的脚上,将他定在了半空,这下出奇不意,那名镇国强者登时大吃一惊,受了不小的惊吓,他回头望去,却是看到绳索只是军常见的索具,另一端缠在几名战士的腰上,绑得牢牢的,这名镇国强者实力虽强,也还不到能够带上七八个重装步兵还能飞行自如的地步。

    他郁闷之极,右脚挥出,足尖处斗气凝聚如刃,一下就将绳索切断,可是这么一耽误,两人合击之势就被破了,这名镇国强者目光迅速扫过战场,可是却找不到是谁干了这一切。

    这时另一名杀手同伴已经欺近到李察身后,用力将双匕凿下,但是匕首落处,忽然变成了空,那名杀手眼前碧光闪动,李察手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碧色长刀,迎着匕首反杀过來。

    李察长刀运转如电如风,然而刀法却细腻无比,刹那间已与那名杀手缠斗数十刀,随即一刀横挥,轻飘飘地切掉了他的头颅。

    另一名镇国强者这时才匆匆赶到可以出手的距离,仅仅是耽误了这短短一瞬,同伴就已丧于李察之手,看到李察提刀在手,他心骤然一寒,知道自己若是攻上,下场亦会和那名杀手一般无二,远攻近战都是个死,这名镇国强者胆气已寒,居然不敢攻上。

    李察长刀一收,不再理会那名镇国强者,转头又向撒伦威尔扑去,撒伦威尔脸色终于变了,掉头开始逃跑,他这么一动,铁三角帝国的大军立刻显得有些混乱,不过将军们都是久经战阵,前方的将军立刻稳住阵脚,驱赶着战士们拼死向李察的部队攻去,军附近的将军们则开始调遣兵将围堵李察。

    数以百计的羽箭带着魔法光芒飞上天空,然后追踪李察而來,李察身上同样不断光芒闪动,一个个魔法在他身上炸开,在度过最初的混乱后,帝**的强者与法师们展现出惊人的配合和战争素养,厨不断地打击着李察,尽管李察身上的魔法护罩破了一层又生一层,就象永无休止,他们也绝不气馁,而是坚持不懈地攻击着。

    李察距离撒伦威尔的距离已经不到百米了,然后就在这时,李察身上黑气一闪,立刻往下一沉,险些栽到地上去,在依靠强大血脉和天位圣域的实力硬顶了数十个负面魔法之后,终于有一个迟缓术生效了,李察脸色微变,速度一慢下來,被魔法追踪箭轰击的频率就大幅上升,他不断弹出细小火珠,将大半的魔法箭击落,可是受到鼓舞的强者们却射出了更多的魔法箭。

    李察无奈地摇了摇头,准备暂时放弃追击撒伦威尔,先回归本阵,就在这时,一条绳索如毒龙般飞來,缠住了李察的腰,一下就将他拖走,向着已方军阵的方向甩了过去,这一下突出其來,把李察也吓了一大跳,他目光一扫,已经看到了在人群的无面,绳索的另一端正握在她的手里。

    无面身边到处都是帝**的战士,可是却都对她视而不见,好象都把她当成了已方的战友,无面把李察甩回已方,正想转身,忽然不知从哪冒出一名铁三角帝国的镇国强者,拦在她的面前。

    这名强者手长刀向无面一指,喝道:“你是什么人,。”

    “敌人。”无面淡淡答道。

    她忽然从身旁战士手夺下两柄长刀,蹂身攻上,双刀恍若惊龙飞天,刷刷刷三刀,一刀挑飞镇国强者手长刀,另一刀刺入他心窝,随后左手刀回转,将他一刀枭首,斩杀得干脆利落,和无面比起來,李察斩杀那名杀手的过程就显得说不出的拖泥带水。

    “在我面前玩刀,这不是找死吗?”无面哼了一声,抛下双刀,转身横跨几步,就沒入茫茫多的帝国战士,就此消失,连李察都找不到她的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