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七十六 死战

    此际帝**已经将李察的三千人团团围住,呼喝着狠杀,若从高空俯瞰,深红公国的军队就象一块礁石,帝**则如黑色浪涛,不断掀起一个又一个狂浪,狠狠拍击在礁石上,每一波浪涛呼啸而过之后,就会激起成片的血光冲囍全方阅读。

    在帝**,一名将军正挥舞着长剑,指挥战士们发起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就在这时,一名人形骑士忽然冲出阵线,狠狠撞入帝**阵,刹那间,他的身体和胯下战马就被十余件武器穿透,但是人形骑士仿佛丝毫感觉不到痛楚,依然奋力向前,甚至拖着刀枪冲到了那名将军面前,狠狠把手长枪刺入将军的胸口。

    这名人形骑士已经落入帝**重重叠叠的包围圈,各种武器不断挥起落下,在他身上斩下一块块血肉,只几个起落他的半边身体就变成了骨架,可是人形骑士恍若未觉,只是专心致志地转动手的长枪,努力扩大着将军胸前的伤口。

    类似的场景不断上演,双方都已杀红了眼,短暂的一个对冲就把体力斗气消耗得七八,全是靠着严格训练带來的本能在激战着。

    这种战斗,深红公国在装备上的优势就显现出來了,边境守卫部队一向被视为一线核心,在装备上优先得到倾斜,一名普通战士的全套装备价值都在百枚金币以上,而帝**步兵的制式装备还不到三十个金币,价值上的巨大差异直接在战斗体现出來。

    帝国步兵要全力一击,才能够刺穿深红公国战士的铠甲,但是刺入也不是很深,要连刺两三下,才会造成致命伤口,而他们的刀剑刺穿铠甲三四次,拉擦之间就会出现卷刃,再想破甲就变得十分困难,而深红公国战士全力一击可以洞穿帝**制式盔甲,他们的刀剑要刺透十余副盔甲才会卷刃。

    在帝**的战士,不时会出现一道蓝色的火线,这道火线飘浮在空,长约十米,凡是撞到的战士都会被立刻点燃,每段火线都要点燃数名战士后才会消失,火线每每出现在最危急的地方,得以缓解一下那边的形势。

    站在战士zhongyāng的李察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仰头灌下一瓶极效法力恢复药剂,这才感觉好过了些,战到这个时候,死在他魔法下的帝**战士已近两千人,可是和多达五万的敌人总数相比,这点数量不过是可以忽略的一小部分。

    帝**的冲击明显变得更有层次了,李察也开始感受到沉重的压力,深红公国的战士已经战死了五百余人,劣势开始逐渐显现,李察身体内部象是着了火一样,魔力干涸的感觉永远都是那么不好过。

    在这种大规模的战场上,魔法的杀伤力要远远超过一刀一剑的肉搏,虽然撒伦威尔的局部指挥意图明显地缠绕双方交战的阵线,以防止李察施放大范围杀伤魔法,但是李察似乎总能找到一个完美的角度楔入。

    况且帝**的数量实在太多了,李察一个高级魔法过去,最多一次也不过同时杀死上百名敌人,如果有足够多的时间,李察或许可以把这五万战士慢慢杀光,可是现在李察却偏偏沒有时间。

    喝下法力药剂后,李察稍稍喘息了一下,等待药剂的效果出來一些,一扬命运双子,在战线最危急的地方布下两条蓝火火线,将十余帝国骑兵点燃。

    稍稍稳定了一下战局,李察已经察觉帝**的进攻越來越有层次和节奏感,一波接着一波,让已方战士疲于应对,这一切,自然源于撒伦威尔的指挥,许久不见,这个男人变得更加沉得住气,更懂得利用兑子來一点点扩大已方的优势,也就是说,他变得更加致命仙生请上线。

    但是,法罗和诺兰德之间的差距是全方位的,大到了不可弥补。

    李察双眉缓缓竖起,忽然喝道:“无面。”

    李察和无面之间看似有约束,但是这约束有时存在,有时又似乎不存在,以至于李察都沒有办法通过意识给无面下命令,不过他一声大喝之后,身上就瞬间闪过一道金光,战争狂徒的效果已经加持。

    “无面,替我看守战线。”李察大吼一声,他根本不知道无面现在究竟在哪,只能盲目地叫一声,反正无数次事实已经证明无面总是会听到的。

    就是这样一下分神,一支灰黑色的羽箭无声无息的飞來,射入李察的后腰,李察一声闷哼,身上金色光芒一闪,已经把羽箭弹了出现,腰部的伤口随即收拢,李察沒有理会偷袭自己的那名镇国强者,而是一声呼啸,周身光芒放射,若一颗金色的流星,远远向撒伦威尔的方向投去。

    无数魔法、利箭落在李察身上,都被那层护身的金色光芒弹开,哪怕是大魔导师抑或镇国强者也不例外,一名大魔导师在自己惟一一个的级魔法竟然也偏斜之后,骇然叫道:“传奇,。”

    一言即出,整个战场居然都静了一瞬。

    传奇,在法罗,是一个太过有震撼力的名词。

    李察已经不再闪避,而是笔直冲向撒伦威尔,现在他身上保持的魔法防御雷神壁垒已经达到十级效果,地面上打过來的所有魔法和物理攻击,在他眼前都是一个玩笑,而无论敢于挡在他面前的是什么,都会瞬间被蓝火烧成灰烬。

    一声轰鸣,李察已经落在撒伦威尔身边,伸手在他的战马上一拍,那匹混有魔兽血统的战马顿时化为灰烬,而撒伦威尔却毫发无伤地跌落,李察伸手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提上半空,喝道:“让你的军队投降。”

    撒伦威尔一声冷笑,忽然用上了扩音魔法,高叫道:“执行我的命令,最终命令。”

    将军们同时望了过來,眼全是复杂,李察心微微一沉,因为他从这些将军的眼看到了一些非常熟悉的东西,那是一种叫做决心的东西。

    一名将军忽然咆哮起來:“杀,杀光深红的混蛋。”

    “杀,。”

    一片片呐喊声此起彼伏,将军们象疯了一样,一个个越过普通战士,扑到深红公国的防线里,浴血死战,他们一个个倒下,又不断有人填上,看到将军们都如此悍不畏死,帝国战士眼睛全都红了,各个如野兽吼叫,狠扑向李察的战士,深红公国的战士们则回以更加沙哑的吼叫,将帝**的攻势分毫不让地挡了回去。

    李察脸色变冷,直接提着撒伦威尔飞起,升上数十米的空,伸手向战场上一指一划,一道数十米的蓝色火线就凭空出现,环绕在已方一处岌岌可危的战线前,将帝**战士挡在外面,随后他身影在战场上不断闪烁,每次闪动,都会出现在一名法师或者是强者的身旁,长刀带出一道道瑰丽得令人颤抖的月光,每一次都会穿过这些人的心脏,无一落空。

    转眼之间,就有十余名法师和强者在李察手上陨落,一时间战场上空为之一清,帝**一方的强者再也沒有敢于升空之人,天空之上,只剩下李察以及被李察提在手的撒伦威尔。

    俯视着下方的战场,李察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好象下方拼死厮杀的人们都不存在,他现在所看到的、所经历的只是一场梦境而已,而下一刻,又有一种暴戾从心底浮升,要将下方所有的生灵悉数毁灭。

    就在这时,李察耳边忽然响起无面的声音:“我该做都已经做了,再留下來我会有危险,这可不是我们原先协议的内容,所以我先离开一会,你慢慢打。”

    话音即落,李察就知道无面已经悄然远去,离开了战场,至于她向哪个方向离开,即使是加持了战争狂徒的李察也无从分辨。

    “你投不投降,。”李察用力摇晃了一下手的撒伦威尔,厉声喝问。

    撒伦威尔索xing闭上了眼睛。

    李察的眼神冷了下去,不再追问,而是身影闪动,再次从虚空跨出又隐沒,手长刀时时挥出片片刀光,每道刀光闪过,就会有一名大声指挥着战士进攻的将军愕然倒下,又或是某个法师或者强者身亡。

    李察更有时高飞数十米,洒下大片蓝火,这些蕴含了真名力量的火焰落到地面时,已经足以覆盖数十米方圆的区域,比之前面着物既燃的火线这些蓝火威力不大,稍微强壮些的战士都不会被烧死,只是重伤,可是让他们失去战斗力,目的就算达到了。

    “冲,继续冲,别管李察。”

    一名名将军歇斯底里地叫着,他们不光是驱赶战士们向前,更是身先士卒,舍生忘死地冲击着公**的阵线。

    在这样的战场上,李察也沒有太多办法,他已经调动所有人形骑士挡在最外围,挡在最危险的地方,在必要时甚至直接以命换命,然而战斗厨到现在,所有的人形骑士都已战死,这里就只剩下公国的人类战士还在浴血死战。

    战线上每一寸土地的争夺,都会填进去好几条生命,李察再也不顾上节省魔力,挥手间洒下大片蓝火,拦在已方战线之前,可是帝国战士象疯了一样,拼命向前冲着,最前方的人在蓝火被点燃,倒下,后面的同僚就会踩着他们的尸体继续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