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七十七 尾声

    李察脸色冰冷,直接把已经昏迷过去的撒伦威尔扔到一边,自己落入帝**最密集的地方,不断游走,月光化为一泓碧水,在李察周身盘绕,凡是沾到一点碧光的战士,都会僵在原地,然后慢慢倒下。

    “是李察,他沒有魔力了。”不知是谁叫了一句,这是无法抵抗的诱惑,帝**战士们下意识地就调整了进攻方向,争先恐后杀向李察,很快,李察周围就是黑压压一片的帝**战士。

    李察看似已经沒有能力逃脱围困,只能在很小的范围内闪避腾挪,这大大激发了帝**的士气,围上來的战士变得更多了,将李察周围的区域挤得水泄不通,斩杀深红大公的荣誉,刺激得他们眼睛都红了,沒有人发现李察低垂的眼眸是浓得无法化开的冰霜,然而战士们等來的不是李察的死亡,而是一声尖锐凄厉的号叫。

    一个个战士忽然间觉得神智有些恍惚,他们无法控制地抬头向半空望去,然后就看到了一个淡蓝色的女妖身影,那女妖似乎在尖号着,可是战士们却什么都听不见,整个世界突然淡去,只剩下前方令人战栗的蓝色,每个人都觉得女妖在盯着自己,然后忽然向自己扑來,无形无质的女妖从战士们的身体穿过,留给他们的只是无边的恐惧,还有寒冷和黑暗。

    李察站在包围圈的最zhongyāng,默默地注视着周围密密麻麻的帝**战士们,战场上,面对一个还沒彻底倒下的魔法师,布出这样密集的阵型,简直是为范围魔法送靶子。

    那些上一刻还恨不得和他同归于尽的人,现在一个个都呆呆地站在原地,面容逐渐扭曲,双眼的神彩则迅速消失,许多人的鼻孔、耳开始渗出鲜血,在李察的洞察下,可以看到一个个淡淡的影子从战士们的身体浮出,飞上天空,这些人影都显得无比痛苦,而且身体残缺不全。

    那是……他们的灵魂。

    李察一记女妖之嚎,覆盖了半径三十米的辽阔区域,而且加持了战争狂徒后,李察等如是以传奇魔力发出的女妖之嚎,女妖的尖叫由此变得不可抵抗,但凡是距离李察三十米之内的人,灵魂全都被撕裂、摧毁。

    大片大片的战士默默倒下,外围还有一圈战士则开始痛苦地号叫翻滚,女妖的号叫虽然沒能把灵魂从他们的身体撕扯出來,但也给予重创,只有五十米之外的战士还保持着战斗力,可是许多人同样脸色苍白,感觉胸口阵阵烦闷,总有想吐的感觉。

    这一记魔法,直接带走了数百名战士的生命,并且让同样多的战士失去了战斗力。

    一时之间,李察孤零零地站在战场zhongyāng,周围是铺满了地面的尸体,竟无人再想靠近他,远处的撒伦威尔此时已经重新上了战马,遥遥看着这边,胡须在剧烈地颤抖着,他知道,这一幕,将被铁三角帝国记住很久很久,从此变为帝国之殇。

    如果……如果铁三角帝国还能够存在的话。

    李察脸上也刻写了深深的疲惫,将月光插在身前,握着刀柄支撑着身体,环视了一周,战争和杀戮,他已经见得多了,自从十五岁起,这些就进入了他的生命,并且成为其最浓墨重彩的组成部分,可是今天,如此近的距离看着数以百计的普通战士死在自己的一个魔法之下,甚至每一个恐惧乃至空洞的眼神,每一丝痛苦牵扯肌肉的抖动都清晰地映在视野里,李察还是感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压力,或许,那是一个生命本能的对毁灭的畏惧。

    李察抬起头,看着远处的撒伦威尔,嘴唇动了动,尽管李察沒有发出声音,撒伦威尔还是看懂了他在说什么。

    “已经结束了。”李察说。

    已经结束了,撒伦威尔看着还在殊死苦战的千余名公国战士,有些难以相信李察的论断,再有最多十分钟,李察的这点战士就会被杀光,然后前方就是一马平川,那些匆匆赶來的零星援军根本阻挡不了帝国大军的冲锋。

    三十公里,已是触手可及。

    想到这个可笑的战争目标,撒伦威尔忽然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烧灼,他不知道李察为什么留着他的性命,但是他也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场战争之后的结局,就算赢了三十公里,就算三千公国战士尽葬此地,李察依然能够安然脱身,于是帝国终将在不久的未來输掉全局,从來沒有人能在战场上留住一个想要脱身的传奇法师,那么,李察还在等待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撒伦威尔忽然感觉到大地在微微地颤动,这不是已方重骑在突击冲锋,而是新出现的震动,就象一头巨龙正狂奔而來。

    撒伦威尔的脸色变了,他立刻想到了李察麾下最负盛名的追随者,那只可怕的食人魔领主。

    他向远方望去,果然看到在地平线上出现了一个巍巍的身影,正迈着有些可笑的大步奔腾而來,看上去食人魔领主的步伐频率并不快,奔跑的动作还显得有些滑稽,可是超过米的食人魔一个大步就是数米距离,而且食人魔身上还闪烁着魔法的光芒,让他跨步的距离倍增。

    食人魔领主远远就发出战争的咆哮,十吨在空示威性地挥舞着,发出慑人的呼啸,面对冲來的食人魔领主,原本最适合迎战的就是重骑部队,可是法罗的重骑兵还是以战马作为主要座骑,面对已经受到黄昏之龙注视,并且隐隐身带与龙威类似威压的提拉米苏,却是遇上了天敌。

    帝**的应变能力还是可圈可点的,从食人魔领主出现时就立刻组织起了一次冲锋,然而第一批重骑兵冲到食人魔五十米范围内,战马就开始不断惊嘶,难以控制,过半重骑兵直接从马背上被掀了下來,而少数能够继续往前冲的重骑兵,则被三分熟看了一眼,这一眼的后果,是让他们的座骑直接瘫软在地上,而马背上的骑士则如破口袋般飞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只有寥寥几骑能够勉强冲到提拉米苏面前,他们的下场就是被食人魔领主一锤砸飞,十吨轮圆了,想要砸飞连人带马不过两三吨的重骑兵,实在是轻松不过。

    看着提拉米苏轻描淡写的就解决了五十骑的重装骑士大队,李察也不禁心暗自摇头,食人魔领主在种族上的天生优势实在是太大了,同样二十级,人类强者或许要两个才能和提拉米苏一战。

    食人魔吼叫着扑入帝**,十吨狂舞,成片的战士飞上天空,密集的军阵出现片片空地,血溅如雨,在空绽放。

    帝**发生了暂时的混乱,但是就和李察一样,食人魔领主虽然实力可怖,毕竟只有一个,想要杀光数万帝国大军,也需要慢慢周旋。

    然而撒伦威尔的心却沉到了谷底,因为他知道,食人魔领主只是开始,既然他到了,那么李察那些可怕的追随者随时都会出现,撒伦威尔缓缓闭上眼睛,又用力地睁开,如果李察是想叫他亲眼目睹又一次失败,那么他会在这里站到终场。

    撒伦威尔抬起右臂,打出指挥的手势,意为固防。

    果然,帝**外缘处有些战士突然僵立不动,然后慢慢倒了下去,两条若有若无的身影出现,然后游入帝**阵内,她们所过之处,鲜血立刻漫流成河。

    天空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星蛹慢吞吞的出现,上面形形**的追随者纷纷跃下,随即战场上响起一声雷鸣般的吼声:“我的大斧早已饥渴难耐了。”

    吼声一出,帝**许多将军都为之色变,在过去数年,这声狂野的战吼曾经成为许多人心的恶梦,刚德,是除了李察和安列卡拉外,第三个让撒伦威尔吃过败仗的男人。

    此刻刚德并沒有和他那群部下在一起,而是象个普通强者一样,横提大斧,穷凶极恶地杀來,那油光透亮的光头上都在腾腾冒着杀气,刚德转眼间就冲入帝**阵,呼喝连连,巨斧挥舞如风,把面前一个个敌人砍翻。

    刚德确实杀得声势浩大,甚至直追食人魔领主,可是杀伤效率却要差得远了,甚至不如时隐时现的水花和绯色,几名帝**的强者立刻看出虚实,迎上了刚德,厮杀之下,他们居然暂时挡住了刚德,这让光头大汉羞怒交加,大斧如风,狂风骤雨般向那几名强者斩去,可是尽管一轮狂攻杀得那几人险象环生,可是毕竟还能抵挡,而刚德光头上已经开始冒出腾腾热气。

    刚德一名对手被逼得向后退了一步,可是退步时,他身后忽然出现一名全身覆盖在铠甲的女武士,手平端一把长剑,剑锋上闪着淡淡金色光芒,剑尖正对着他的腰际,这名强者只觉得腰间一凉,长剑已深深沒入,这一下完全是他自己撞上去的,那名强者想要反击,却骇然发现生机迅速离体而去,那把长剑的威力,赫然是传奇级别。

    刚德咧开大嘴,对着女武士竖起大拇指,道:“谢了,无面。”

    无面耸耸肩,随意走了几步,就在人潮消失,李察这才知道,无面不知何时又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