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九 帝国名将

章七十九 帝国名将

    这句话的内容近乎于滑稽,可是却沒有人笑,当年撒伦威尔曾经说过,他自己或许可以以三对一战胜李察,但是帝国其它将军就需要至少五倍以上的兵力,

    皇帝忽然沉重地叹了口气,说:“撒伦威尔已经落到了李察的手里,就算我集结了五十万大军,谁來领兵呢。”

    元帅犹豫了一下,试探着说:“陛下,李施龙图阁下或许可以胜任。”

    李施龙图,曾经是一个可以和撒伦威尔并列的名字,但是他不愿意与李察作战的举动却令威望大损,

    皇帝缓缓点了点头,说:“那好,就传我的命令,调李施龙图回都,限三天内到达,让负责传送阵的法师们作好准备,传送不能出一点差错。”

    传令的侍卫匆匆而去,皇帝想了想,又说:“帝国正值多事之秋,朕近日听闻境内不靖,所以准备派一营皇家剑士去诺尔斯山,防范盗匪。”

    众大臣都是心头一凛,诺尔斯山是李施龙图家族的传统领地,李施龙图的家人和孩子都在那里生活,诺尔斯山就在帝都旁边,那里又哪來的什么盗匪,

    不管铁三角帝国有何动作,李察都开始按照自己的节奏演绎这场战争,近千只各类侦察用的飞兽已经遍布铁三角帝国上空,数十只分脑则构成了一个个坚实的节点,把整张情报信息网络支撑起來,现在帝国内任何超过千人以上的大规模调动,都会在数小时之内让李察知道,

    这是一场帝国将军们从來沒有想象过的战争,

    李察已经汇合了公国的大军,开始浩浩荡荡地杀向铁三角帝国,最终整编而成的八万大军,外加各类后勤和辅助部队,规模超过三十万人,李察集结了最精锐的三万人,越出整个部队数十公里,

    此刻在军中的一辆马车上,李察和撒伦威尔正相对而坐,两人中间是一幅不算太大的魔法沙盘,撒伦威尔脸色铁青,死死盯着魔法沙盘,而李察则不断把玩着一枚水晶球,偶尔才伸手在魔法沙盘上点一下,随着他每次点击,魔法沙盘上的内容都会出现一些变化,

    铁三角帝国的军力布置可以说就在撒伦威尔的心中,所以沙盘上的内容变化让他看得触目惊心,看到了这个魔法沙盘,撒伦威尔才明白了过去为何会在李察手上输得那么惨,

    他终于抬起头,问:“这让我很难相信……你是怎么办到的。”

    “有些不可思议,不过这很正常,因为这是两个位面之间的差距。”李察说,

    “你果然是异位面的入侵者。”说这句话的时候,撒伦威尔显得并不如何意外,

    李察笑了笑,说:“但是法罗的诸神现在可沒多少惩罚我的能力了,这场战争的最终目的并不是铁三角帝国,而是……你们的神。”

    “你想向法罗诸神挑战。”

    “不,怎么会。”李察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动着手里的水晶球,说:“我只会挑一位神下手而已,在这种情况下,我不认为法罗的诸神会联合起來,相反,只要我释放出足够的善意,或许会有更多的神站到我这一方,就象三女神那样。”

    撒伦威尔沉默良久,才问:“三女神知道你是异位面入侵者吗。”

    李察反问:“你觉得呢。”

    “她们……这是对整个位面的背叛。”

    “不过那个时候,如果不背叛,就要先被这个位面的其它诸神给清理了。”李察淡淡地说,

    撒伦威尔叹了口气,抬头看着李察,问:“你为什么一直盯着我。”

    “因为你是法罗罕见的人才,如果不是受到位面本身的束缚,你的成就将远不止此,象你这样的人,我可不想放过。”

    撒伦威尔明白,李察口中的不想放过包含了双重含义,他思索了片刻,露出了苦涩的笑容,问:“既然你是从异位面而來,那么目的是什么,征服。”

    “是的,征服。”

    “征服之后呢,掠夺还是毁灭。”

    李察笑了笑,说:“都不是,是交易。”

    撒伦威尔皱眉问道:“为什么是交易。”

    “因为我得到的会比单纯的毁灭和掠夺更多。”

    这是源自黑金的位面战争理论,灰矮人对利润的执着简直到了荒谬的地步,因此对于各类经济行为的研究也达到了精深的境界,把他那其实深湛的智慧发挥到了淋漓尽致,在灰矮人看來,一个适当的交易模式可以创造出比毁灭性掠夺多出十倍的利润,

    撒伦威尔沉默了更长时间,他并不是一名单纯的统帅,而更倾向于一名治国的王者,所以他听得懂李察的未尽之言,也知道是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眼前这位年轻的大公不会给予第二次机会,

    他抬头看着李察,问:“我怎么样才能相信你说的话。”

    李察呵呵一笑,说:“我可沒必要跟你保证什么,你只能相信,或者,你可以试着以自己的方式來影响我的决定。”

    最后这句话充满蛊惑人心的力量,但也冷酷直白地预设了主从之分,

    撒伦威尔抚摸着精美的胡须,沉吟良久,才沉重叹息,说:“那我投降的话,你可以给我什么样的位置。”

    “先替我管理铁三角帝国吧。”李察显然早就有所思考,

    “是灭国之后吗。”撒伦威尔的声音中流露出一丝痛苦,

    “也不一定会灭国,铁三角帝国可以继续存在,皇室的血脉也可以在王座上延续,只不过王座上的那个人需要换一下了,我觉得你坐上去就不错。”

    撒伦威尔苦笑着说:“但不可能和以往完全一样吧。”

    “确实,铁三角帝国要向我宣誓效忠,正式成为我的附庸,我的意志和命令,要在整个国境内得到最彻底的执行,不容许有任何的折扣。”

    撒伦威尔一怔,随即苦笑,说:“这样一來,我可就成为帝国的千古罪人了,至少会被骂上几十年,等我死后,说不定还会被骂上几百年。”

    李察微笑着,沒有回答,

    撒伦威尔拉开车窗,窗外的风吹了进來,那带着浓重潮气的冷风立刻让他打了个寒战,

    撒伦威尔眼底一片迷茫,死亡是很简单的事情,做为一个皇室成员还是大魔法师,他有秘法能够立刻死去并且不用担心自己的灵魂落入魔鬼之手,边境之战接近尾声时,虽然亡灵军团沒有参战,但他做为魔法师清晰地感受到了那强大邪恶的黑暗气息近在咫尺,

    然而死亡却又是最沉重的,撒伦威尔不知道,如果自己死在这里,李察是否还有耐心从帝国去找第二个代理人,那个时候帝国或许就再也不会存在,而那些亲近的熟悉的面孔的未來和命运自己再也无能为力,

    试着影响他的决定吗,撒伦威尔有一瞬间想高声嘲笑,年轻大公的声音还带着少年人的清朗,恍若海妖的诱惑般在耳边徘徊不去,

    李察在他面前摆出了两个选择,却在其中最艰难的一条路上放下了甜美的诱饵,

    车窗外,是大队前行中的黯锋骑士,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些骑士曾在撒伦威尔的心中留下无数难以磨灭的梦魇,沒有人愿意和这种实力强劲、装备精良、配合无比默契,同时还悍不畏死的骑士战斗,

    眼前的黯锋骑士,和撒伦威尔曾经见过的一样,冰冷、精密,象一架架最顶级的杀戮机器,不同的地方,则是他们的铠甲武器品质又进步了一层,也就意味着他们的战力再度提升,

    这样的骑士如果有一千人,撒伦威尔都会觉得难以想象,可是现在仅车外的护送骑士,就不止千骑,

    “这样的骑士,你有多少。”

    “现在不到五千,而且也不会更多了。”

    李察的回答让撒伦威尔一怔,问:“为什么不会更多。”

    答案很让人绝望:“因为我很快就会有更加强大的骑士。”

    “就象那个什么……构装骑士。”

    “构装骑士也会更多,但他们的数量远远比不上我的新骑士。”

    撒伦威尔默然,然后说:“这次和帝国的战争,需要我领军出击吗。”

    “先不用,你还不熟悉我的军队,以及我的战争方式,接下來的战斗,你先跟在我身边熟悉熟悉再说,不过,我会用你的名义延续接下來的战争。”

    车厢再次归于沉静,新的秩序即将步入轨道,

    深红公国与铁三角帝国的战争,一下子就牵动了整个西大陆诸国的心,熟悉西大陆时政局势的人都不看好铁三角帝国,但是大量的中下层贵族以及底层平民则狂热地认为帝国必胜,而深红大公完全是疯了,才会想到进攻铁三角帝国,帝国可以纠集起百万大军,李察那方用于进攻的军队还不到十万,这是一个小孩子都能够计算得出的人数对比,

    在接下來的几天中,两个消息一先一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帝国,一个让人们为之狂喜,那就是帝国第一名将李施龙图自东线返回,将亲率帝国大军迎战李察,而另一个消息则让人愕然,李察一方也宣布了将领更替,前方军团将由铁三角帝国的皇子,帝国两大名将之一的撒伦威尔统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