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四 为了帝国

章八十四 为了帝国

    李察抬起了左手,数千名黯锋骑士出阵,在这些帝国战士前组成了冲击阵型,然后开始奔腾、冲锋,

    “为了帝国。”不知哪一名帝国老兵率先喊了一句,然后所有的帝国老兵都狂吼起來:“为了帝国,。”

    黯锋骑士就象海啸掀起的黑色巨浪,挟着让人窒息的声势而來,而帝国老兵们爆发出惊人的战力,居然生生挡了巨浪一刻,然而巨浪随即涌过,淹沒了他们,黯锋骑士的铁蹄踏过处,再无一人站立,

    李察策动分脑,掉头向东北而去,

    在大地上,魔骑都接到了思考者的命令,开启了热血能力,当这一能力启动时,它们的速度、爆发力和耐久力都会大幅增强,代价则是缩短半年的生命,骑士洪流骤然加速,以冲锋时才有的速度,向着远去的李施龙图疾追,

    李施龙图仅仅缓行了不到十分钟,就猛然醒悟,李察沒有分兵來追击,可以说是沒有把握追得上全是骑兵和机动兵团的帝**,但另一种可能,就是李察有十足把握可以追得上他,

    李施龙图的直觉更加倾向于后者,于是立刻下令全速向寒冰要塞前进,只是派了传令兵前往集结地,让那里的军队向寒冰要塞靠拢,这个命令其实极是阴毒,李施龙图又把集结地的溃兵当成了弃子,希望可以稍稍阻挡李察一时半刻而已,

    一路狂奔之后,寒冰要塞已经隐约出现在地平线上,帝国将军们刚刚出了口长气,忽然感觉大地开始不正常地颤抖,他们不自觉地回首,恰好看到南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排黑线,就如暴风雨的前奏,滚滚而來,看到这些骑兵奔驰而來的速度,不止一名将军骇然惊叫:“他们怎么会这么快,。”

    这个问題也横在李施龙图的喉咙里,差点涌出,因为李察追击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帝国骑兵冲锋的速度,

    这就是诺兰德和法罗的差距,

    虽然寒冰要塞就在眼前,可是最后这一点路,帝国大军再也沒有能力走完了,

    一场恢宏的骑兵对决,超过四万名各类骑士在北国的大地上厮杀着,李察再次展示了他细腻无比的临战指挥,将麾下骑士指挥得象节奏缓慢的步兵那样如臂使指,帝国骑兵看上去打得很顽强,可是实际战果却少得可怜,就是人形骑士也能够以一已之力对付三四个帝国骑兵,那些并不擅长马上战斗的机动兵团战力就更是不够看了,

    最终,李察毫无悬念地击溃了帝国机动兵团,同时逼迫李施龙图作出了极为痛苦的决定,那就是抛下自己的兵团,率领亲卫们先行撤离,说得难听点,就是逃跑,

    帝国的将军们对李施龙图的决定都表示理解,一个活着的李施龙图无疑比战死在这里更加有意义,所以大战刚开始片刻,强弱天平开始明显倾斜的时候,李施龙图就带领着千余名亲兵绕过寒冰要塞,奔向仅仅在数十公里外的帝都,

    李察倒也不着急,而是留下來指挥了十五分钟的战斗,直到帝国骑兵溃败之势已成,这才策动分脑,向李施龙图逃跑的方向疾飞而去,同时,四百骑士脱离了大队,紧紧追随着李察,

    风很冷,也很硬,伏在剧烈颠簸的马背上,李施龙图只觉得迎面的风象斧凿一样打在脸上,火辣辣地痛着,他甚至不记得上一次被追得如此狼狈是在什么时候了,可是现在,他心中却奇异般的沒有丝毫耻辱的感觉,有的只是冰凉,一种绝望般的冰凉,

    十年前,撒伦威尔的声音好象又在耳边响起,他主张倾举国之力,把还沒有一统染血之地的李察彻底消灭,当时出于政治的需要,李施龙图成为了反对方最强硬最有力的口舌,也成功将撒伦威尔驱离了帝国的权利中枢,那时,这就意味着撒伦威尔断绝了继承皇位的希望,可是现在回想,当时整个帝国中惟有撒伦威尔才是真正的高瞻远瞩,

    而在神泣山口外的那一战中,李施龙图再次赢了撒伦威尔,可是他输给了李察,

    一想到这里,李施龙图的心就和扎了根刺一样的痛,他觉得风变得更冷了,奔跑的战马也变得更加颠簸,好在帝都的轮廓已经遥遥在望,

    就在这时,一队骑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飞驰而來,斜斜插入到李施龙图和帝都之间,拦住了帝国传奇元帅的退路,

    阵阵凛冽的气息忽然自天而降,形状狰狞恐怖的分脑缓缓降下,落在了深红公国的骑士之间,帝国方的战马受到了分脑气息的刺激,纷纷人立而已,李施龙图已经一日一夜不眠不休,连续奔跑逃命到现在,早已筋疲力尽,一时手足僵硬,居然笔直从战马上摔了下來,重重栽在地上,

    李察站在分脑上,默然看着在冰冷的土地上挣扎着的帝国元帅,李施龙图的头盔已不知去向,满头花白的长发、胡须显得凌乱不堪,粘满了尘土,

    元帅在亲卫的搀扶下,吃力地站了起來,剧烈咳嗽了一阵,呛咳出的鲜血都染红了胸前的铠甲,他喘息稍定,抬头看着李察,苦笑了一下,问:“李察。”

    “是我。”

    李施龙图推开亲卫的扶持向李察走近了些,仔细看着李察那张不变的脸,叹道:“真是年轻,你和你的老师,都不是我们世界的人吧。”

    “确实。”李察毫不介意地任由他靠近到一个危险的距离,

    李施龙图叹道:“这个事实连我们凡人都看出來了,可是我不明白,我们的诸神为什么会沒有反应,甚至,三女神还站到了你的一边。”

    李察说:“那是因为我的老师曾经和这里的诸神一战,能够有所反应的神明,都被老师打得沉睡了。”

    李施龙图猛然睁大了双眼,片刻之后,他才恢复过來,叹息着说:“难怪,难怪许多神明突然变成了虚弱状态,或者是直接沉睡了,三女神应该就是畏惧你老师的威力,惧怕陨落,才最终站到你这一方的。”

    李察回头朝帝都的方向看了一眼,淡淡地说:“李施龙图,我虽然带來的人少,可是消灭你这点人只需要一个冲锋就够了,你就别指望帝都方面的军队能够救得到你。”

    李施龙图笑了笑,说:“确实还曾经抱了点奢望,不过只是一点点而已,來吧,我虽然老了,可还是能挥得动剑,可以象一个战士那样去战斗。”

    李施龙图拔出佩剑,摆出帝**用剑术的架势,这门剑术跟随了他数十年,早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此刻长剑一摆,自然而然的就有凛冽杀气冲天而起,

    李察抬起左手,向前一指,数百骑士就从他左右冲出,瞬间将李施龙图和他的亲卫们斩杀,

    一代帝国名帅,就此落下帷幕,这是李施龙图一生中惟一的一次败仗,也是最后一次败仗,李施龙图沉稳庄重,又有着李察和撒伦威尔都不具备的冷血无情,在战场上属于最难以被击败的那种敌人,若是在平等兵力的情况下,李察多半不是他的对手,撒伦威尔也输面居多,可惜,拥有母巢、背靠诺兰德的李察,在战场上的优势是压倒性的,李施龙图就是历代军神附体,也绝无翻盘余地,

    老元帅半仰着倒在地上,胸口处有一块拳头大小的血渍还在不断扩大着,

    元帅胸口的伤痕李察很熟悉,这是被骑枪的枪尖点在胸甲上,然后枪锋上瞬间爆发的斗气穿透了铠甲和躯体,轰碎里面的心脏,这是构装骑士最喜欢的招式之一,专门用來对付实力一般的对手,可以在瞬间点杀众多敌人,然后再用骑枪扫飞,清出前进的道路,

    李施龙图或许是威震整个铁三角帝国,乃至闻名西大陆的人物,但在李察的构装骑士眼中,他不过是一个战斗力可以忽略的普通老人而已,

    元帅还有最后一线生机,他的胸膛艰难起伏着,双眼望着昏暗的天空,嘴唇翕张,吐出最后的口号:“为了……帝国……”然后,才沉沉睡去,

    李察从分脑上跃下,走到老元帅的尸体边,凝视了片刻,然后亲手把他的尸体摆正,让他保持了仰卧安眠的姿势,然后李察拿起元帅的佩剑,插在他身边的土地上,

    李施龙图输的并不冤枉,直到临死前的一刻,他还不是真正清楚在这场战争中李察动员了怎样的兵力,公国八万大军的数量并不是太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其中包括了母巢十年的兵力积蓄、两百余构装骑士以及数量众多的强大追随者,如此兵力,已经足以正面击败神圣同盟大半的浮岛豪门,就算豪门都有传奇强者,李察和无面的组合也能够抗衡一般的传奇,所以自然不惧,

    如此看來,李施龙图输的一点不冤,

    低级位面最棘手的就是本位面诸神,但是其中几个强力神都被苏海伦重创,直到现在也沒能恢复,而传奇法师显然对被迫沉睡数年一事耿耿于怀,近日一直神神秘秘,鬼鬼祟祟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但一些蛛丝马迹表明,她似乎想要再來法罗,报一箭之仇,

    李察在黑金的暗示下,沒有把神恩结束后时间流速调整过的更新坐标传回去,可是以传奇法师的能力,有了上次那个坐标为基础,推算出新坐标只是时间问題,

    ps:终于搞定了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