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六 秘史

    当鲜血满溢时,两名祭祀一齐动手,把年轻人剥得精光,一名上了年纪的大祭祀握着金色的匕首,缓步走向年轻人,皇帝忽然伸手拦住了老祭祀,说:“让我來。”

    老祭祀从喉咙中挤出极为沙哑的声音:“这好象和规矩不合……”但是他看到了老皇帝如鹰隼一般的目光,还是交出了手中的黄金匕首,

    匕首沉得坠手,握把和初造时一样有粗糙的颗粒感,漫长的岁月也不曾把它磨平,这把匕首打造成型至今已经有数百年了,数百年间,它实际上只动用过一回而已,

    老皇帝抚摸着匕首,似在沉思,他缓缓回头,大殿另一端设有一个平平无奇的祭坛,上面摆放着一块岩石,岩石上还插着两把兵器:一把银剑,和一支铁枪,岩石上还有一个小孔,黄金匕首原本就是插在那里的,

    老皇帝收回了目光,走到年轻人面前,目光复杂,他弯腰俯身,扯下了塞在年轻人嘴里的布,然后伸手轻轻抚上年轻人的眼睛、眉骨,缓缓地说:“你是我最喜欢的儿子,但不幸的是,你也是皇族中先祖血脉最为纯正的人,我们需要你的血,來召唤在位面世界深处探索的先祖们,你会被记住的。”

    年轻人象被什么厌恶的东西触碰到似的,甩头避开老皇帝的手掌,用力大得两名祭祀差点按不住他,年轻人眼中如要喷出火來,吼叫道:“你才是整个皇室中血脉最纯正的人,你如果肯牺牲自己的话,能够召唤到更加强大的先祖,你根本不喜欢我,你只是想要保住自己的王位而已,只要你还能坐在那个位置上,多少人去死都沒有关系,十年前你就该死了,结果你把姐姐呃,。”

    黄金匕首一闪而过,剖开了年轻人的咽喉,血沫嗬嗬地从气管冒出一个一个泡泡,也淹沒了未尽的怨恨和诅咒,

    老皇帝深深地叹了口气,好象无比惋惜,然后从祭祀手中接过自己年轻儿子软倒的身体,來到血池边,运力一催,鲜血就如箭般从咽喉的伤口处喷出,落入血池,转眼之间,年轻人就变成了一具干尸,身体内所有的鲜血都注入到血池内,

    皇帝随即把尸体也推入血池,然后回头,用依然不迟不缓的声音说:“可以开始了。”

    数十名祭祀早已站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只有为首的老祭祀登上了血池旁的高台,用极度沙哑的声音吟诵起祭文:“北地之国的先祖,奥因伯人的引领者,征服雪山的勇者,伟大的金之子高德奥瑞,请聆听您血脉传承者的声音,我们现在正深陷困境,恶魔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您的子民在呻吟哭泣,传承了您血脉的后人们建立的帝国,此刻正面临着灭亡的危机,我在这里,恳请您稍稍停下远行的脚步,重新带领我们摆脱困境,回归吧,伟大的高德奥瑞,。”

    “回归吧,伟大的高德奥瑞,。”所有的祭祀一齐念诵着,

    老祭祀的声音在殿堂中不断回荡着,祭坛渐渐泛起血色光芒,血池中的血液更是剧烈沸腾,可是却沒有一滴血水溅到外面,祭祀们个个都脸色惨白,摇摇欲坠,一名祭祀忽然一声惨叫,倒在了祭坛上,鲜血大量从他的身体下溢出,然后又被祭坛吸收,那名祭祀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祭祀们一个接一个倒下,老祭祀脸上渐渐泛起了焦急,念诵的声音不断拔高,最后甚至开始嘶喊起來,

    祭坛上方忽然炸起一道金色的闪电,这条闪电象是一把刀,把空间都撕开了片片裂口,那些深不见底的空间裂隙中不断涌出黑色的雾气,象是有什么东西正挣扎着要从里面挤出來,片刻后,其中一片裂隙猛然扩大,从里面伸出一只金色巨手,这只手抓住缝隙边缘狠狠一撕,整个空间陡然有一块就此消失,随后一个金色的巨人就从缝隙里跳了出來,

    金色的巨人低下头,俯视着下方这些可能还不到脚腕的小人,雷霆般的声音在大殿里不断炸响:“就是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在召唤我,你们让我错失了一头最好的猎物,我已经追了它整整有三十年,你们最好有足够的理由说服我,让我知道这次回归是有意义的,否则的话,我会把你们的灵魂全部带走,当成我在虚空中取暖的燃料。”

    老祭祀急忙把帝国目前的状况扼要说了,在历史记载上,金之子高德奥瑞就是出了名的暴躁残忍,挑战他的耐心是最愚蠢的事,巨人安静听完,低头扫了一眼祭坛,随即准确地找到了老皇帝的位置,问:“你就是帝国这一任的皇帝。”

    被巨人的目光注视着,老皇帝觉得象是被山压在头上,摇摇欲坠,他急忙表明了自己的身份,金之子只是哼了一声,嘟囔着说了句“一代比一代糟糕”,就望向血池,随即纵身跳了进去,金色巨人的身躯远比血池要大,但一跳之际就迅速缩小,这时才看出他并不是实体,而只是一个虚影,

    金色巨人的影子全部沒入血池后,沸腾的血池突然平静下來,随后液面迅速降低,直至见底,在血池底部,原本被杀死的年轻人正站在那里,喉部的伤口早已消失,此刻他的眼神已经完全变了,深邃冷酷,挑眉之际全是戾气,

    他随意活动了几下身体,再看看自己的手,重重地哼了一声,突然闪现到老祭祀的面前,冰冷地说:“这么烂的身体,居然敢拿來做我的载体,。”

    老祭祀立刻大汗淋漓,急忙分辨道:“不不,伟大的金之子,我们怎么敢冒犯您,现在距离当初的诸神之约已经过去了近千年,上古的血脉沒有办法补充,必然会越來越稀薄,这已经是我们能够拿出最好的载体了,这并不是我们的错。”

    “诸神之约,该死的,又是诸神之约。”金之子愤怒地咆哮了一声,眼中迸射出两道金色的闪电,正面对着他的老祭祀竟然吓得一个激灵,匍匐于地,

    金之子缓缓平息了自己的怒气,冷笑着说:“那些神国里的蠢货,以为把自己藏起來就不会被外面的强大猎食者发现了吗,他们早晚要为此付出代价,不过,我们可不会坐视着那些蠢货把法罗拖向灭亡,那份诸神之约……很快就将变成垃圾。”

    金之子话语里透露出的信息让老祭祀胆战心惊,这些秘密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在一个有神的世界里,知道得越多反而就越危险,诸神之所以为神,就是在于他们的目光拥有穿透灵魂的能力,

    金之子沒有就这个话題继续,只是冷冷地说:“把我的装备拿來,我倒要看看敢來侵犯我后裔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此刻在远方,李察正站在星蛹上遥望着帝都的方向,他淡淡地说:“看來传送已经完成了。”

    在李察身后,是无面骑士,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说:“很原始的位面定位与传送技术。”

    看着远方仿佛天都要崩塌的景象,李察点头道:“确实,我传送整个军团都不会有这么大的动静,象他们这样大的动静,岂不是整个位面的神都会立刻知道有异位面者要进來。”

    无面冷笑一声,说:“那是因为你的位面传送通道运用的那头老龙的规则,才能够做到这种无声无息的传送,如果沒有那头老龙呢,你还想传送整个军团,一个完全陌生的位面,能够传送三五个人进去都算了不起了,在沒能掌握位面规则之前,纯魔法位面传送门一次可是只能过一个人,空间大师技能也只是降低能量波动,而不能增加传送上限。”

    李察陡然怔住,这些都是空间魔法的基础原理,但是由于位面战争中的位面通道向來是用时光灯塔定位的,竟然就从來沒有想到过这个问題,

    无面继续说:“上古时代,在沒有发现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殿时,人们都是怎样进行位面征服的,那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够在位面间的能量风暴中远行,探索与寻找可以征服的位面,那时候的位面战争,是只属于真正强者的领域,因为一旦进入异位面,就会象现在你看到的这样,为整个位面的强者和诸神所知,所以刚刚进入时,必然是一场大战,一场和整个位面的战争,当那头老龙在诺兰德出现后,位面战争才变成什么人都可以玩的游戏。”

    李察一怔,问:“你怎么知道的。”

    “看书,这些内容在历史记载中都有。”无面给了一个让李察意外的答案,

    这个时候,李察再看向帝都上方那天灾一样的景象,心中的感觉就完全不同了,他沉吟着说:“但是这种传送技术似乎需要依靠血祭和灵魂,代价巨大,而且看起來很不稳定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