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八 桀骜

    母巢现在还可以把过去的虫巢和能量森林结合在一起,变成虫巢森林,

    虫巢森林不光保留了原有虫巢和能量森林的全部功能,还极大地增强了对环境的控制能力,它会不断释放出混和了多种激素、毒性和致幻成分的雾气,将整个虫巢森林变成一个特殊的领地,任何生物闯进來都会受到削弱和干扰,而母巢战斗单位则会相应强化,这已经是类似于领域的概念,所不同的是领域需要消耗巨大能量,而虫巢森林则不会,并且覆盖范围要大得多,它惟一的缺点,就是不能移动,

    但只要物质和能量足够多,虫巢森林就可以源源不绝地制造五级以下的生物,根本沒有数量上的限制,五级生物看上去很弱小,在现在的战争中起不到主要作用,而且弱小得根本沒有在位面间进行传送的价值,然而李察却敏锐地发现了其中的巨大机会:人族精锐重骑兵的战马也只有五级,也就是说,李察现在可以拥有海量的座骑,可以让所有战士都变成类似于铁三角帝国机动兵团那样的部队,这将是辅助部队能力的一次飞跃,

    最后,李察又翻阅了关于再次晋阶的部分,母巢晋升十一阶的要求又变得简单了,它只需要神性,然而不简单的地方在于,它需要的神性实在太多了,多达整整一千单位,

    一千单位的神性意味着什么,李察再清楚不过了,形象点说,在遇到李察之前的三女神,就各自有一千单位的神性,也就是说,把一个濒危神力的真神喂给母巢的话,它就差不多可以晋阶了,看到这里,李察已经变得极为严肃,他此时才真正认识到了母巢的本质,原來十阶之后才是母巢真正成熟的阶段,在成熟期,母巢需要吞噬的,是神明,

    李察发现,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站到了诸神的对立面上,不过他只是略顿了顿,就继续向后翻阅,

    作为晋升十阶的副产品,母巢本体的防御、速度、攻击力和恢复能力都大幅增强,精神冲击力已经相当于专精于精神系魔法的大魔导师水准,在晋阶前的母巢本体战力就远超诺兰德圣域,晋升十阶后更是逼近了传奇水准,就是面对普通的传奇强者,母巢也能够坚持相当长的时间,说不定还有可能把对手耗死,母巢此次晋阶,可以说是李察敢于发动全面战争的底牌之一,

    就在李察检验母巢资料的时候,在后方一趟运送补给物资的车队里,雷蒙忽然睁开了眼睛,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挽起左臂的衣袖,他的手臂上有条淡淡的红痕,象伤口弥合后留下的疤痕,但如果有经验丰富的医师在场,又会发现有些不自然,因为此刻这条伤疤正在有规律地起伏着,象是有着自己的生命,

    雷蒙轻轻按了按红痕,那里脉动的节奏明显加快,随即鼓胀,象是一条红色肉虫在雷蒙的手臂上蠕动,片刻后,母巢的声音就在雷蒙意识中响起:“你找我。”

    “是的,首先要恭喜你,既然你已经从沉睡中醒來,那就是应该顺利晋升十阶了。”

    “是的。”

    雷蒙笑了笑,说:“那么真名呢。”

    “已经有了。”

    这下雷蒙就是哈哈大笑了,然后说:“能够在十阶时就觉醒真名,即使对战争与毁灭之种來说,也是不多见的,我想,你应该无需晋升十一阶,就可以补完灵魂了吧。”

    母巢冰冷地回答:“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

    “好吧,我不问了,反正我的命还握在你的手里,不是吗?”雷蒙无所谓似地回答,

    母巢沉默下去,不再说话,雷蒙手臂上那条肉虫又重新钻进血肉里,又变回一条淡淡红痕,它是母巢派來的一个生物,通过它雷蒙就可以和母巢直接交流,而且最关键的一点是,通过它的交流不会被李察所知,

    雷蒙向车窗外望了一眼,视线重新回到了面前的魔法地图上,现在李察把远征军后勤物资的补给全都交给了他,职责可谓重大,李察的军队素來以装备极致精良,补给充裕而闻名大陆,在法罗平民眼中,在深红公国当兵简直就是享受,雷蒙不光要负责数以万吨计的各类物资的运输安排,还有一支多达五万人的军队供他调遣,以保卫后勤部队,

    随着李察前方战线的快速推进,雷蒙也离开了蓝水绿洲,后勤指挥中枢也随之移动,

    后勤是一门极为复杂的学问,想要为三十万远征军进行补给,而且补给距离超过一千公里,困难大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不过如此复杂的问題,在雷蒙手中却处理得井井有条,

    和母巢对话完不到一个小时,雷蒙就把下一周的补给计划做完了,他有些无所事事地看着窗外,忽然笑了,轻声自语:“母巢啊,你刚才对我的态度,已经说明你拥有了完整的灵魂,呵呵,接下來会发生什么呢,我很期待会有惊喜……”

    雷蒙关上车窗,拿出一张书写卷轴用的魔法纸,在上面刷刷地写了起來,

    “在所罗门堡的秘库中,关于战争与毁灭之种的论述并不算多,其实历代学者对这个话題都非常感兴趣,可是能够研究战争与毁灭之种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幸运的是,我就遇到了这样的机会。”

    “绝大多数记载都表明,战争与毁灭之种,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母巢,就是一种神奇的战争兵器,它们通常有一个主人,并且会完全忠诚于这个主人,执行主人的一切命令,当母巢进化到高阶时,它们会自行优化执行方案,以期更好的去完成主人的命令,看上去这是母巢拥有高度智慧的表现,事实上也是如此,但是深入去想,母巢所有智慧的表现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那就是更好地完成它们主人的命令,从这个意义上來讲,它们依然是工具,应用于战争的工具,只不过它们比绝大多数工具都要聪明得多,但是再聪明的工具也还是工具。”

    “然而,有几位学者法师怀疑,母巢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简单,事实上直到目前为止,人们关于母巢的研究都非常有限,母巢身上隐藏着太多的秘密,甚至沒有人知道它们是从何而來,又如何产生的。”

    “记得库伊勒大师的研究笔记很有意思,他坚信在母巢那残缺的灵魂深处,还隐藏着另一个不为人所知的世界,也许我应该重视他的论断,虽然大师沒能给出任何证据,也沒有太多合乎逻辑的推理,他的论断就象是拍脑袋之后产生的空想,但其实过程并不会影响结论的正确性,因为库伊勒是预言系魔法的大师,他的很多想法都是來自于直觉。”

    “毫无疑问,我比许多大师级的人物都幸运,因为我不仅亲眼看到了母巢,而且还得以和它进行灵魂上的交流,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通过许多极为细微的地方,就有可能推敲出一些让人震惊的事实,首先,母巢为何都呈现出巨大的虫型,这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題,一些大师们认为这是因为虫形态生存能力更强,但或许不仅仅如此,基于某种无法说出來的考虑,我给它的灵魂补完方案并不是预想中的‘自由’,而是‘桀骜’,这是突然的变化,改变想法的原因却很有意思,也许是我看到了母巢的真实型态,也许是因为李察,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母巢应该不会知道灵魂补完方案同时有着塑造性格的作用。”

    “现在,我期待着更多的惊喜,哪怕是以我的身体和灵魂作为代价。”

    当雷蒙放下笔时,一张魔法纸已经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他反复读了两遍自己写的东西,然后一弹指右手食指尖冒出透明的火焰,他把魔法纸凑上去,点燃,看着它烧成灰烬,纸灰并未洒落,而是仿佛在透明火焰周围的空间中凝结住了,等火焰熄灭,就一起消失得无迹可寻,

    片刻之后,雷蒙脑海中记得的内容也会悉数忘却,然而这其实是所罗门堡的一门秘法,雷蒙并不是真忘了在魔法纸上写下的内容,而是把它藏到了记忆的最深处,哪怕是灵魂魔法的传奇大师也探查不出來,当未來某一天,雷蒙需要知道这些内容时,它们才会重新出现在雷蒙的脑海里,

    马车很宽大,也很舒适,这是法罗本土制造专为魔法师们配置的出行工具,车厢大到甚至可以让雷蒙站起來在里面踱步,他的脸上微现潮红,显然有着难以压抑的兴奋,忍不住來回走了几十圈,

    “李察,真想看看你知道真相的时候,是什么样的表情啊。”雷蒙自语着,脸上洋溢着掩饰不住的微笑,这就是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可怕之处,他们有着过于丰富的学识,有着对世界本质深入的理解,有着传承千年的诸多秘法,所以魔力在某种情况下已经变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哪怕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就象雷蒙现在这样,只要他们还沒有死,就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