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九 真名

    已经压抑得太久了,多年的隐忍不发,让雷蒙终于等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现在终于大功造成,让他成功地把捆束住母巢的锁链砸开,

    失去了控制的母巢,就会是无解的灾祸,特别是在晋升十阶时,李察还有意让母巢向强化生存能力的方向进化,这简直就是在替母巢松绑,

    然而雷蒙这种几近失控的状态只持续了片刻,他笑了几声后,就收起了笑容,重新坐回去,脸上渐渐变得和以往一样的恬淡平和,对他來说,多年积郁的情绪,此刻笑几下就足够发泄了,

    学者们习惯了客观地看待世界,日子久了,他们也就会分不清客观和冰冷的界线,

    雷蒙拉开车窗,习惯性地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车窗外,是一辆接一辆的重载货车,这些满载的货车设计独特、做工精良,即使行驶在崎岖不平的路面上,车厢也会保持相对的平稳,

    仅从这些重载货车上就可以看出,李察对军队的投入绝不只限于武器盔甲和座骑构装这些最直接的东西,在很多看不到的地方,比如说货车、保养、帐蓬、行军军粮,李察同样投下巨资,这是综合实力的整体提升,有效地减少可以针对性打击的薄弱环节,

    这时一队轻骑兵从路旁呼啸而过,这些都是法罗本位面的年轻人,他们装备精良,而且训练有素,可是在李察的部队序列中,他们也只能算是二线部队而已,虽然单纯就战力而言,公国的二线部队也可以和铁三角帝国的王牌军团抗衡,

    雷蒙忽然有点羡慕这些年轻人了,在这个时代,永远都不会缺少战争,有战争就会死人,然而在深红公国,李察一方面战无不胜,另一方面,战场上最艰苦、最危险的任务往往是由母巢战斗单位承担,人类战士很多情况下担任的就是扩大战果、追歼溃军以及打扫战场这类任务,充裕的物资保障让战士们在战争之外的行动变得舒适,而精良的装备则大幅降低了他们受伤或战死的机率,所以就从军來说,整个法罗最好的去处就是深红公国,沒有之一,

    雷蒙忽然觉得呼吸有些不畅,

    他又忍不住想深了一层,李察确实在不断从法罗汲取大量的物资,主要是各类珍稀矿产,运载量已经达三千吨的星蛹现在几乎每周都要來回穿梭一次,但另一方面,李察也在从诺兰德不断向法罗注入资源,物资的流动是双向的,而奇迹般的是,在李察的领地上,无论诺兰德还是法罗,都变得更加繁荣,在普通人眼中,财富就象是无中生有般冒了出來,而雷蒙却知道,这是一个必然,李察沒有掠夺,而是在建设,

    经过十年发展,深红公国已经成为西大陆举足轻重的大国,更重要的是,无数人听说了这里的富庶、机会和宽松的统治,会举家迁移,不远万里來到这片曾经的染血之地上,这块土地已经让一些人过上了梦想中的生活,而且让更多的人重新拥有了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

    这十年中,就是雷蒙自己,何尝不是沒有收获,他不得不承认,现在已经有些爱上了目前的生活,每天忙碌的工作之后回到自家的小院,和雷娅一起建设花园、修缮房屋,就连每天准备晚餐的工作都是一种幸福,迄今为止,市政大厅中的人还都不知道美丽、温柔,愿意帮助任何人的雷娅居然是一位圣域强者,

    或许宁静与幸福的生活中,惟一的平淡,就是雷娅始终沒有孩子,

    雷蒙忽然一惊,随即苦笑摇头,自己居然已经在想孩子的事了,难道真的开始留恋这种平淡无奇,又无所事事的生活,

    车窗外早已是帝国的土地,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深红公国的势力范围了,到那个时候,繁荣富足也会降临到这片土地上,可是,如果母巢真正失去控制,得到行动的自由,那又将是什么景象,

    丰富的学识瞬间在雷蒙心中描绘出了可能的场景,天空永远阴暗,大地处处破碎,河流早已干涸,而大海也变得混浊,整个位面将变得不再适宜任何生命生存,除了母巢,大地、海底和天空中到处都是母巢的造物,而母巢的本体或许会变得巨大无比,当整个位面的养分都被吸光时,母巢所能吃的,就剩下位面本源,位面本源受损之后,保护着位面的晶壁也将不复存在,那时位面中的一切都会被能量风暴撕碎,化为虚无,这其中,也会包括母巢,

    整个位面都为之毁灭,又为了什么,是为了向李察复仇,还是为了探索世界的本源,对于所罗堡学者法师來说,他们更愿意做一个旁观者,能够亲眼目睹母巢毁灭一个位面,就是不可放过的机会,

    所罗门堡学者法师的诸多秘法,不光有对付其它人的,也有不少是对付自己人的,观察和探索世界的本质,即所谓至高存在价值,也是如此,它并不一定是学者法师们的天然认知,而是通过秘法植入灵魂,以确保每个学者法师都有共同的探索精神,对学者法师们來说,为了观察毁灭的过程而去毁灭一个位面,是很有意义的事,

    可是现在,不知为什么,雷蒙想到学者法师们推崇的这种所谓至高的存在价值,忽然感到胸口有点发堵,

    但是不管怎样,灾难之匣已经打开,接下來雷蒙真的就只能去作一个旁观者了,雷蒙默默地关上了车窗,坐在魔法地图前,开始专心致志地规划下一个阶段的后勤补给计划,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屡屡出错,

    此时李察已经检视完母巢资料中最重要的部分,但若要把所有资料全都仔细看一遍的话,恐怕需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

    看完之后,李察沟通了母巢,说:“你的再次晋阶需要这么多的神性,还真是麻烦,不过这一次,我准备向时间之神西奈开战,西奈是弱等神力,多吃几个他的分身和神子什么的,说不定就能凑够一半了。”

    母巢默然片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然后才说:“必要的时候,我也可以参战,弱等神力的分身或是神子什么的,我自己就可以搞定。”

    李察这时又似不经意地说:“你的真名沉醒了。”

    “是的。”

    “真名是什么。”

    母巢只沉默了一下,就将一串神文传输过來:“费肯巴巴洛.席尔洛……”这是一串颇长的音节,至少比李察初次觉醒真名时要长,在读到席尔洛这个神文时,李察的真实天赋微微跳动,已经觉察到了这个真名和母巢新能力亿万世界中的微妙联系,

    李察浮上一抹微笑,母巢的真名应该是真的,既然它把真名都告诉了自己,那么就不用担心是否会有背叛,至于主人这类称谓,有或沒有并沒有本质上的区别,

    “母巢,建立一个新兵种的设计方案,我需要远程抛射、快速移动和无补给远程移动能力,中等防御力,特性……剧毒。”

    母巢随即询问:“在形态上是否有要求。”

    “沒有,一切以最大化战斗力为核心,另外,可以考虑我的后勤补给能力,以冶炼打造的武器为主。”

    母巢答应了,随即就沉默下去,

    李察走出大帐,向帝都方向望去,他所在的大帐修建在一座十余米高的高台上,这样可以顺利眺望帝都,

    此刻天气阴沉潮湿,扑面而來的风中带着浓浓的水气,让人说不出的难受,虽然现在还是中午,但是军营中已经燃起处处篝火,以驱除寒意潮湿,从绿森运出的岩木燃料源源不绝,完全可以支撑奢侈性的使用,铁三角帝国想要利用恶劣天气來逼退李察的想法,注定破产,

    半个寒铁王座都隐沒在浓厚的雾气里,就连李察的眼力也看不清楚,帝都的规模恢宏,带着漫长历史的沉淀,每次遥望,都会给李察一种隐隐的压迫感,

    不得不承认,法罗本地的人类还是相当有建树的,这样的巨城就是放在诺兰德,也难以轻易建成,而历代城墙的保留和新城市扩张的完美结合,是建筑史上的天才构想,而且现在看起來,法罗还拥有了自己的位面传送与空间定位能力,在力量上限受制严重的情况下,这简直就可以称之为奇迹了,

    李察不由回想起当初因意外落入法罗的情景,随即想到自己所掌握的诸多位面,又有哪一个不是深藏秘密,就象原本以为沒有什么价值的休兰,一个如此之小的位面,居然大陆周围是无尽之海,而且隐藏着神巢这样巨大的秘密,

    李察在阴冷潮湿的风中微微呵出口气,每当思及这些事情,他都会感受到命运的浩瀚和庞大意志,真实得似乎伸出手去就能触摸到势不可挡的浪潮,而对李察來说,他的选择从來只有一个,那便是前行,

    现在距离把寒铁王座整个侦察完毕还需要一段时间,于是李察转身向营帐走去,但是他刚走了几步,忽然回头,目光变得锐利之极,

    寒铁王座的大门居然打开了,从城门中走出一个金盔金甲的年轻武士,他手中提着的是比身体还要巨大的双手剑,他踏足的地方,荫翳与潮湿一扫而空,百米范围内全是阳光,就象空中有一道无形的光柱始终照耀着他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