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 围攻

    这是神迹般的景象,顷刻间就抓住了所有人的心,还相隔遥远,那名移动太阳般的年轻武士就看到了李察,燃烧般的目光落在李察身上,李察忽然觉得心脏象是被猛刺了一下,骤然停跳了一拍,不过他另外两颗心脏即刻强力脉动,弥补了另一个心脏在力量上的缺失,

    帝都的守军也都看到了这幕神迹般的景象,骤然发出山崩海啸般的欢呼,

    李察的目光也越來越锐利,轻声说:“法罗的传奇们,终于肯出现了吗。”

    年轻武士盯着李察,忽然仰天大笑,喝道:“小子,就这么点实力,也敢进攻我后裔的帝国。”

    他放声一笑,周身金色光芒大盛,升腾的光晕如熊熊燃烧的烈焰,飞升上数十米的高空,如此惊人气势,就是在诺兰德传奇强者中也不是人人皆有的,光芒照耀之处,皆是他力量所及的领域,

    但是今天的李察已经不会再为一个传奇强者惊慌失措,他的声音依然和平日一向沉稳:“我确实就这么点实力,但已经打到了帝都的大门前,你是想告诉我,你的后裔们是有多无能吗。”

    年轻的武士脸色立刻阴沉下來,冷冷地说:“我是金之子高德奥瑞,你如果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那么马上就会为你刚才的无礼而后悔了。”

    “但我不会、也不想去知道这个名字的意义。”李察回答,

    高德奥瑞猛然呼出一口烈火,声浪骤然提升,有若雷鸣:“好,我就让你看看,你们这些凡俗的蛆虫和传奇之间的差距。”

    高德奥瑞竟然笔直向李察走來,似乎视面前数十万大军如无物,他已经走进了弓箭手的射程,不过沒有李察的命令,沒有一支箭射向金之子,深红公**纪的严明,让高德奥瑞的瞳孔也微微收缩,

    他忽然说:“光是这样杀了你们沒什么意思,或许我们可以做个有趣的小游戏,比如说,这个鬼鬼祟祟的小妞,她就长得很对我胃口。”

    金之子抬手虚空一抓,天空中立刻降下一道光束,笼罩住侧方百米外的一处空地,那里本來空无一人,光束落下后立刻照耀出一个窈窕中透着野性的身影,正是水花,光束转眼间化为个球形的金色囚笼,将她困在其中,囚笼徐徐升上天空,忽然里面透射出一缕烈焰,射在水花身上,少女措不及防,又无法闪避,只得运起斗气硬抗,银色的斗气堪堪挡下金色烈焰灼烧,但也仅仅是让她本体沒受到伤害而已,一身武士服甚至连史诗级别都沒到,立刻被烈焰烧去了不少,露出了几乎整条左腿,

    金之子舔了舔嘴唇,狞笑道:“确实不错,小小身子里面看起來都是力量,我就喜欢这样的。”

    李察脸色森寒,喝道:“高德奥瑞,你这是在逼我屠城吗。”

    高德奥瑞大笑几声,说:“年轻人不要这么急,这只不过是个小小的游戏而已,火焰的威力我控制得恰到好处,刚好够烧掉她的衣服而已,如果你不想这个小妞被当众剥光的话,那就快点击败我。”

    在高德奥瑞的狂笑声中,又一缕火焰飞出,烧去了水花后背上的大片衣服,由背至左腿,已经彻底裸露出來,水花这时野性发作,不再遮挡身体,而是用永眠指引者狠狠斩在囚笼上,可是由能量凝聚成的囚笼却异乎寻常地坚固,她一刀下去,整个囚笼都暗淡了几分,但随即又恢复了原本的光泽,

    金之子看得双眼放光,然后呵呵一笑,扛着巨剑就向李察走來,

    无面不知何时出现在李察身后,说:“这家伙可不好对付,好在他足够的愚蠢,居然会耗费力量弄出这么个囚笼來,看來是完全沒把你放在眼里啊,要不要我帮你一下。”

    “怎么帮。”李察不动声色地问,

    “他看上去是通过对金属相关法则的掌控而晋入的传奇,我可以把战争狂徒的能力稍微修改一下,让你也暂时拥有一些掌控金属的能力,这样可以和他争夺法则的掌控权,你知道的,这等于是变相削弱了他的力量,当然,任何和规则相关的能力都代价不菲,你要考虑清楚了。”无面的口气听起來更象是诱惑,

    李察当即说:“那你要什么。”

    无面尽可能以轻松的口气说:“他腰上插着的那把匕首不错,给我吧。”

    “成交。”李察毫不犹豫,

    这次轮到无面有些吃惊了,忍不住说:“那把匕首如果献祭了,可是相当于顶级祭品的,你不会反悔吧。”

    李察淡然说:“那也要杀了他才会拿到,只要能够杀了他,这点代价不算多。”

    高德奥瑞已经开始奔跑了,他忽然间一跃而起,整个人横飞过数百米距离,已经出现在李察大军的上方,他手中巨剑向下一挥,即刻挥出一道长达数十米的巨大剑弧,剑弧随即爆开,化为成千上万支手掌大小的金色光芒,向下方射去,这些金色光芒有如实质,边缘极是锋利,和刀刃无异,就是附了魔的铠甲,也挡不住这些刃锋,金色锋芒覆盖的范围极广,数以百计的战士惨叫着倒下,就连一些人形骑士也无法幸免,那些金色锋芒不光锐利,还带有特殊的属性,被它们切出來的伤口,表面会立刻金属化,也就使伤势格外加重,连人形骑士都抵抗不住,普通的公国战士大多当场阵亡,

    “小子,先杀你点人,让你心痛一下。”高德奥瑞狂笑着,在空中环飞一周,又撒下四五道剑芒,每次都造成了大量的死伤,他只是飞了这么一圈,李察手下伤亡就超过了两千人,

    李察忽然哈哈一笑,遥遥对着高德奥瑞说:“原來铁三角帝国的传奇都是只敢拿普通人出气的软蛋。”

    这一句话李察用上了大量魔力,极为响亮,甚至都能够让小半个帝都的人听见,高德奥瑞就是脾气再好也受不了这种侮辱,何况他的脾气从來就是以暴燥著称的,这次他一言不发,转身就要向李察飞去,但他现在还不想杀李察,而是先要把李察抓下來,然后再好好折磨,然而高德奥瑞刚要动,就停在了原地,原來他看到李察竟然主动向他冲來,

    金之子还从來沒有被这样轻视过,他气得沒有怒吼,反而嘿嘿冷笑,喝道:“小子,你确实有点实力,可是向传奇挑战却是你最大的错误,现在我就告诉你,什么是传奇,。”

    高德奥瑞最后一句话声如雷鸣,凭空在大地上炸响,仅仅一句怒吼,就让上千名战士痛苦倒地,可是吼声并沒有吓退李察,李察疾飞而來,手心处同时凝聚出一颗拳头大小的火球,

    高德奥瑞看得先是一怔,随即哈哈大笑:“想用瞬发火球來对付我,这么小的火球能够干什么,老子一个……”

    可是话才说到一半,高德奥瑞的声音就嘎然而止,

    他猛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李察手中的火球由红变橙,再由橙偏蓝,如此异变两次的火焰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每异变一次,火球术的威力就相当于提升了两级,现在李察手中的火球已经相当于七级魔法的威力,七级魔法,就是高德奥瑞也不敢随便硬接,而且他还从这颗火球中隐约嗅到了一丝让他不安的味道,

    千米距离转瞬即过,李察和高德奥瑞已相距不到百米,这时才挥手将那颗诡异的火球射出,火球刚一离手,即刻飞速旋转,然后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射向高德奥瑞,

    金之子脸色大变,连续叫道:“魔法极速、超远射程、魔法追踪,还有魔法瞬发,这……这怎么可能。”

    一个足有七级威力的魔法,附加了这么多的超魔效果,施放难度已经超过了九级魔法,可是李察还是瞬发,如此魔法掌控,再次超出了高德奥瑞对魔法的认知,

    就在这时,他身后浮现出一道淡淡的身影,绯色如鬼魅般出现,一刀刺向他的后心,侧方则响起异样的呼啸,刚德从人潮中跃出,一斧当头斩下,与此同时,魔法与神术的光芒不断高德奥瑞的身上闪现,金之子连续闷哼数声,忽然张口喷出了一口带着缭绕金气的鲜血,魔法与神术的攻击和诅咒数量繁多倒也罢了,让金之子意外的是其中有些攻击的成功率高得可怕,基本上两攻击就会成功一次,

    如高德奥瑞这样的传奇强者已经掌控了不少的规则,对周围区域的控制力大大增强,由此对魔法与神术的抵抗力也大为增强,中低等级的神术魔法如果不附加特殊穿透效果,成功率不会超过一成,七阶以下的中高阶神术和魔法成功率也不过20%而已,

    刹那之间,金之子高德奥瑞居然感觉到了一丝隐隐的危险,他一声狂吼,金色光芒如潮水般涌向四面八方,强行冲开了接连而至的神术与魔法攻击,并且在身周凝聚出十余面环飞的金色盾牌,将自己全身都保护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