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二 传奇之陨

章九十二 传奇之陨

    高德奥瑞可不是封闭在法罗位面内的土著,他也是开始尝试在位面深处闯荡的强者,立刻知道遇上了某些特殊强大或者是拥有某些珍稀血脉的人物,这样的家伙,不论是何种形态,都是绝不可以招惹的对象,因为它们身后往往矗立着恐怖的家族和长辈,

    高德奥瑞一言不发,立刻腾空而起,就向帝都方向全力飞去,山与海让他明白过來这批入侵者背景极为深厚,绝不是他这个传奇强者能够搞得定的,难怪连三女神都倒向了入侵者的一边,

    这时李察嘴角浮上冷笑,说:“现在想逃,晚了!”

    金之子身上又闪过一层黑气,立刻向下一沉,又是阿西瑞斯,不过这次高德奥瑞已有准备,立刻迸发斗气,试图将黑气全部驱逐,刹那间,金之子周身光芒绽放,简直就象在战场上升起一轮金色太阳,可是金色光芒虽然已经亮到无法直视的地步,但是高德奥瑞身上照样缠绕着几缕淡淡的黑气,它们极为顽固,只肯以缓慢的速度被消磨,需要整整十秒才能被彻底消磨干净,虽然高德奥瑞沒有坠落地面,但受黑气影响,飞行速度却是大降,

    高德奥瑞心立刻沉到了谷底,他一直以为自己沒有低估阿西瑞斯,可沒有想到还是太轻视他了,即使他已经尽了全力,依然要耗费很多功夫才能彻底消磨掉黑暗牧师的神力,如此看來阿西瑞斯虽然还不是传奇,但是使出的神力已经带有一些规则的味道,一个还不是传奇的人居然也开始触摸规则了,高德奥瑞是在进入传奇第五十年时,才开始摸索规则,又走了上百年的弯路,才找到最适合自己的金属规则,即使这样,他也比法罗大多数传奇要幸运得多,但是今天,在入侵者的阵营中,他却是看到了太多颠覆常识的人,

    此时此刻,十秒的缓速,就是生死之别,

    高德奥瑞反而沉静下來,决心动用一切保命的底牌來逃走,当一名传奇一心想要逃走时,有太多的选择余地,至少就目前來看,高德奥瑞战力依在,他有足够信心抗过缓速时间,逃回帝都去,

    远处的阿西瑞斯已经萎靡不振,连续两次禁空神术已经让他耗尽了力量,再也用不出第三次了,

    高德奥瑞并沒有等來期待中的追随者攻击,整整两秒,都沒有任何人尝试着攻击他,而是眼看着他向军阵外飞去,可是高德奥瑞却更加凛然,越是平静,就越意味着危险,他可不认为自己能够不付出一点代价就逃回去,

    而在李察的视野中,军阵中合计有两百余个光点在闪烁着,每个光点都代表着一个构装骑士,每名构装骑士身边各有一名精英黯锋骑士在为他们引路,在李察的引导下,构装骑士们已经运动到预定的地点,构成了一张无形的大网,而高德奥瑞正向这张网的中心处飞去,

    第三秒时,李察终于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一刹那间,高德奥瑞感觉到自己象是掉进了极地冰洋的海底,那是无比巨大的危险感觉,甚至让他嗅到了浓浓的死亡味道,作为金之子称号的拥有者,高德奥瑞无法想象在李察的军阵中还藏着什么足以威胁到自己生存的东西,

    一团团斗气光芒在军阵中点亮,就象漫天的星辰,高德奥瑞骇然发现,自己正好处于星辰的中央,随即两百多支追踪掷矛冉冉升起,优雅地向着高德奥瑞飞來,它们的轨迹交错,宛若勾勒出死神的微笑,

    高德奥瑞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构装骑士的掷矛,但这并不妨碍他瞬间看清掷矛中包含的巨大威力,他可以抵抗十余名镇国强者的围攻,却绝对挡不住近百名构装骑士的合击,何况同时发动攻击的构装骑士整整有两百余名,

    掷矛速度极快,至少现在速度被减缓的金之子绝对逃不掉,高德奥瑞瞬间就作出了决定,他的双眼骤然充血,变成两颗深红色根本沒有瞳孔的眼睛,金色斗气疯狂般向外涌出,喷涌的斗气中不断可以看到各式武器、盾牌、盔甲,乃至数量更多的金属块,高德奥瑞的斗气是向身后喷出,他自己则借助斗气迸发时的反冲力加速向李察冲來,迎面而來的数十支掷矛能避就避,能挡则挡,实在挡不住的就靠身体硬接,

    转眼之间就有十余支掷矛在高德奥瑞身上炸开,将他半边身体都炸得血肉模糊,而在高德奥瑞身后还有上百支掷矛正追踪而來,高德奥瑞狞笑一声,不惜代价地催动斗气,身体表面浮出一层暗金色的盔甲,瞬间将阿西瑞斯的黑气全部消蚀,速度也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的状态,金之子如闪电般扑向李察,双手巨剑狠狠向李察胸膛轰去,

    “小子,陪我一起上路吧。”金之子的吼声就如春日惊雷,在大地上轰鸣着,

    李察沒有闪避,而是张口吹出一缕细若游丝、长达数十米的蓝色火线,这缕火线是纯正的蓝色,凝聚得如有实质,瞬间冲在高德奥瑞的巨剑剑锋上,一触到蓝火,巨剑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开始融毁,而蓝色火线也在迅速消耗、缩短,巨剑熔沒了,就轮到了手甲,然后是金之子的手臂,最终在距离李察还不到十米时,高德奥瑞用身体撞上了火线,轰的一声,他已经完全金属化的身体瞬间为蓝火所覆盖,

    高德奥瑞周身燃火,狂笑着合身扑向李察,然而他的笑声却嘎然而止,李察宛若流水般一转,就让开了他的合身扑击,然后长刀月光一闪,洞穿了高德奥瑞的胸膛,随即抽刀闪退,

    高德奥瑞缓慢转身,死盯着李察,从喉咙深处艰难地吐出几个词:“你你怎么”

    他想要弄清楚的地方实在太多了,比如说李察刚才的避让和攻击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只有资深的镇国强者才能办到,为何一个大魔导师会有这种能力,再比如李察吹出的那根蓝色火线是毁灭之星上的纯正火焰,他是如何掌控住这种可以烧毁一切的火焰的,再如李察手中那把长刀,哪怕是传奇品质的武器,刺入金之子身体内也会损毁,可是高德奥瑞发动了全部力量,却发觉自己根本撼动不了月光,更别说解离和消蚀其中的金属成分了,但月光明明只是一把史诗级别的武器,

    象这样的问題,还有很多很多,可是高德奥瑞再也问不出來了,

    湛蓝色的火焰已经盖满了高德奥瑞的身体,它不象火,而象是流动的蓝水,但是蓝火的温度极高,就是相隔数十米也能感觉到热流扑面而來,高德奥瑞的身体内不断泛出金芒,将血肉化为金属,再被蓝火所熔化,转眼之间,高德奥瑞的身体就急剧缩小,然后从空中坠落在地,下方的战士早就向四面散开,可是依然有许多人沒能跑开太远,距离高德奥瑞百米之内的普通战士都惨叫着倒地,最近的一些人甚至开始燃烧,

    李察挥手施放了一个八级的暴风雪,将高德奥瑞残骸覆盖住,然而高热瞬间蒸发了所有的风雪,甚至直接摧毁了李察的魔法,李察连续放了四个暴风雪,才算最终抵销掉金之子残骸上的高热,高热其实是李察吹出的蓝火所散发出來,当时为了一举击杀高德奥瑞,李察调动了毁灭真名的全部力量,方才吹出这一记炎息,

    在军阵的正中央,出现了一片数百米方圆的空地,空地中躺着上百具焦黑的尸体,另有数百名被灼伤的战士,正在痛苦的呻吟着,三女神的神官和牧师们都躲在远方,畏缩着不敢靠近高德奥瑞的残骸,神术者的感知都非常敏锐,蓝火中有着一种让他们灵魂都为之战栗的气息,都想尽可能地远离,

    看到这一幕景象,李察这才意识到自己炎息的真正力量,

    李察落到地面,向高德奥瑞的残骸走去,无面骑士也出现在他身边,在空地的中央,有一个十米方圆的浅坑,坑中全是晶化的物质,曾经的金之子,铁三角帝国的始祖之一,传奇强者高德奥瑞,此刻已被烧成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滚圆金球,在金球旁边,静静地躺着一把黄金匕首,正是无面点名要的匕首,

    李察走过去,拾起了金球,金球看似不大,实际上重达一吨,李察的手一沉,差点脱手,在激活了魔动武装后,他才顺利把金球拿了起來,李察感觉到这颗金球上还留存有高德奥瑞的气息,配合洞察的话,就有机会解析出金属类的规则,可是李察现在要解析的规则实在太多了,多到了几万年内都无法完成的地步,再多解析些金属规则实在是沒有必要,

    李察正犹豫着,无面已经拾起了地上那把黄金匕首,翻來覆去地看了一会,就对李察说:“你看,这把匕首居然有穿透空间的力量,现在上面还能够闻到这个家伙的味道,看來那个家伙是被召唤回來的,而这把匕首就是用來召唤他的关键道具,小子,这把匕首可不只是一个召唤道具而已,它的价值远在一个顶级祭品之上,但你如果肯出一个顶级祭品的话,它就是你的了,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