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六 火球?火球!

章九十六 火球?火球!

    刚德已经缓过气來,挣扎着挥开扶他的战士,拄着大斧站直,用力扭了扭脖子,大大咧咧地说:“头儿,不用理会他们,这个魔法护罩十分厉害,可是消耗肯定很大,我就不信他们能够龟缩在里面多久,只要我们把这里围住,这个罩子迟早得沒。”

    刚德说的其实沒错,特殊效果如此强大的魔法护罩,即使在诺兰德也不很常见,覆盖范围又如此之大,再想想法罗的魔法层次,能够撑个几天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了,而且可能耗尽铁三角帝国积累的所有魔法资源,

    这个时候,李察的追随者们已经陆续到來,所有法职者都开始对魔法护罩进行解析,就连神力接近耗尽的阿西瑞斯也在尝试着,

    提拉米苏也伸出巨掌,想了想又缩了回去,一扭头把后脑勺对着咧开嘴的三分熟,鼻子里哼哼几声,说:“主人,我去试试吧。”

    食人魔领主的气息有点紊乱,独角尖端还闪着不太正常的金色光芒,和高德奥瑞正面硬拼了一记之后,提拉米苏也受了不清的伤,虽然得到了及时的治疗,但是传奇留下的伤势,即使是教皇也无法立时根治,而在巷战后半段提拉米苏非要返回战场,免不了伤上加伤,不过食人魔凶悍的本性在这一刻显露无疑,魔法不行,就打算靠着皮糙肉厚、恢复力强去和对手硬碰一下看看,

    无面这时又跳了出來,说:“或许我可以帮你弄掉这个拙劣的魔法护罩,不过这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一个中级祭品,怎么样。”

    李察拦住了提拉米苏,也沒有理会无面的狮子大开口,而是大步走到了众人之前,说:“你们别忘了,我可是个大魔导师。”

    这句话一出,追随者们表情各异,最初跟了李察的那些人个个表示不屑,他们可是看习惯了李察拿刀砍人的场面,处理眼前那个防护罩最好的办法,显然是辨识出其特性,然后想办法中和,否则就只能攻击帝宫以图破坏魔法中枢了,就算战职者们也知道不能直接对冲,而李察在战场上施放过的魔法无一不是硬撼,

    李察居然开始颂念咒语,看他的样子的确是要施放魔法了,众人不禁好奇起來,李察的魔法特点早就有人总结过,一是攻击力是标准值以倍数计,二是施法速度是标准值以分数计,之前大家都见识过他可是已经连七级魔法都能够瞬发了,这一次竟然需要准备时间,

    李察的咒语出奇冗长,在场众人不乏高阶法师,许多人都听出这段咒语最前面一段就是火球术,区区一个三级魔法,又是所有法师都会的火球,用得着这么郑重其事的念咒,李察的随军法师中,能够瞬发甚至默发火球术的至少有好几十人,

    李察的双手之间,确实出现了一团燃烧的火球,就和普通的火球术一模一样,但是他的咒语还沒有结束,到了这里,能够听懂李察咒语的法师已经寥寥无几,相反是神术师们还能多听懂一些,因为在这段咒文中掺杂了大量的神语,

    神语是一种很奇怪的存在,理论上每个位面乃至每个神系的神语都不同,然而会某种神语和懂某种神语是两回事,神术师们或许不会另一系的神语,但是诸如状态加成、治疗等通用功能的神语,一经诵念他们就会生出感应从而了解其中真义,可是现在李察咒文中神语的独立音节他们能懂七/八成,却无法理解加入到这段火球术中会起什么作用,

    在形如壁垒的帝宫最外层的护翼墙上,正站着几名帝国的镇国强者,他们正在谈笑着,神态轻松,一点都不象就要走入穷途末路的样子,这几个强者说话时都运起了斗气,让声音可以传到千米之外,明显就是说给李察听的,

    “那个家伙就是什么深红大公吧。”

    “听说他是个大魔导师。”

    “是啊,一个会放火球的大魔法师,而且还不是瞬发,哈哈。”

    “他真想靠火球轰破我们的御神盾,他打算用多少个火球,十个,还是二十个。”

    一个老魔导师站在他们身后,这时走到前面向外看去,缓慢地说:“也许深红大公会发出一个非常特别的火球,但是不管他如何努力,在御神盾消失之前,他都只能看着我们在这里,除非,他愿意用大量战士的尸体來填平这个广场。”

    在皇宫的最高处,老皇帝正站在露台上,遥望着远方的广场,从这个位置,只能隐约看到广场那边的情景,

    老皇帝身边还站着一个宫廷法师,他说的话和老魔导师一模一样:“陛下请放心,在山脉之心的能量耗尽前,御神盾是不可能被破坏的,至少不会被几个火球所破坏,就是几百个也不行。”他顿了顿,又有些遗憾地说:“如果深红大公沉不住气的话,或许我们能够收回点代价。”深红大公战场风格强硬,很少迂回,但从來不莽撞,这种程度的挑衅生效的可能性实在很低,

    老皇帝并不是很了解魔法,可是他有着世俗王者的智慧,所以问:“一个火球术的咒语,有可能这么长吗。”

    那名宫廷法师一怔,说:“当然不可能,就是九级魔法也不需要这么长的咒语,不好。”

    他这时才想起,深红大公是传奇法师的弟子,刚刚在攻城时展示出无以伦比的恐怖雷暴风雨,虽然那只是几个七级魔法,但是复杂的组合方式,超乎寻常的交叠威力,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顶尖的魔法艺术了,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做无聊的事,

    一个需要准备如此之久的魔法,威力必然大得无以复加,甚至有可能是传说中的传奇魔法,

    宫廷法师立刻在面前施放了一面水镜,镜面中清晰显示出了宫前广场上的情景,李察双手间的火球已经大到了接近一米的程度,可是李察的咒语依然沒有停,

    到了这个时候,几乎沒有几个人能够听懂李察咒语中的内容了,现在的咒文几乎都是以神语组成,甚至还包括了一些具有特殊功能的上古神语,火球已经越來越大,最后变成一颗直径超过两米的巨大火球,

    接下來,李察的颂咒声变得苍凉、古朴而且高远,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悄然散发,如同冥冥中某个古老且强大的存在已经将目光投注到了这里,所有人受此感染,都变得凛然肃穆,本來伏在食人魔背上正酣睡的山与海也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望向李察,

    燃烧的火焰中开始出现星芒,那是李察正在注入群星之井的力量,

    火球开始象雷云一样疯狂汲取周围的能量,可是在真名力量的约束下,它非但不再扩张,反而不断收缩内塌凝实,而就在这时,随着苍蓝之月的力量注入,火球的最核心处开始泛起蓝色光芒,然后逐渐扩大,最后整个火球的内核都变成了蓝色的液火,

    老皇帝身边的宫廷法师已经开始瑟瑟发抖,老皇帝则死盯着水镜中的景象,眼神中已满是绝望,在翼墙上,几位镇国强者脸色一变再变,越來越是惨白,再也说不出吐不出一个字,那位老魔导师则仰首望天,神情激动,嘴里喃喃地不知道地反复说着什么,

    可是李察的咒文还沒有结束,

    在咒文的最后阶段,李察又用上了一种新的神语,这段神文让每个人听了,心底都会弥漫着恐惧、混乱、冰冷和绝望等等情绪,

    无面似是十分意外,不断看着李察,

    在帝宫一处舒适的偏厅里,一位老得几乎睁不开眼睛的大神官正在休息,他突然睁大眼睛,跳了起來,一声惊呼:“混沌神语,这是混沌神语,沒错,吾神为他最忠实的仆人展示威能时曾引动混沌神语,就是这个神文,是谁,怎么可能,这可是啊。”

    在老神官的尖叫声中,那颗异样的蓝色火球已经离开了李察的手,无声无息地飞向帝宫,火球的速度并不快,并且在以恒定的速度旋转着,冲入了御神盾产生的光幕,火球进入御神盾的范围,光幕立刻发生了剧烈的波动,可是火球的速度却丝毫沒受影响,反而象是被激怒的公牛,速度骤增,瞬间就轰在帝宫的大门上,

    一团刺眼的蓝白光芒闪现,刺得实力稍弱的人都慌忙闭紧了眼睛,只有圣域强者才能够在这种强光下勉强看到东西,蓝白光球随即扩散,变成巨大火球,颜色也由白而蓝,再由蓝转红,最后化为一柱百米直径的巨型火焰,缓缓升空,

    御神盾剧烈波动着,忽明忽暗,然后轰的一声彻底破灭,黄光化成亿万碎片,四下飘散,而烈焰失去了束缚,迅猛扩张,席卷了数百米范围内的一切,然后才化为黑烟,升上天空,

    无论公国方的战士和追随者,还是远处露台上的老皇帝,都在刹那间变成了雕塑,就在他们眼前,刚刚还存在的巍峨雄壮的宫殿一下子就少了三分之一,宫门整个消失,正面翼墙上驻守的五名镇国强者也都化为飞灰,

    整个世界似乎都沉寂了刹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