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九 向左,向右

章九十九 向左,向右

    位面探索是艰难且极度危险的,法罗当时的强者们却不清楚这一点,因此几乎所有的传奇强者都倾巢而出,试图寻找通向新世界的通途,

    在随后的几十年中,诸多传奇强者中除了最强大的几位之外,不是被确定陨落就是完全失踪,不知在位面深处哪个蛮荒的角落遇难了,趁着传奇强者们元气大伤之际,诸神突然对回归法罗的传奇强者们发起突袭,掀起了第一次神人战争,

    在第一次神人战争中,铁三角帝国三王展示出了出人意料的强悍力量,他们接连斩杀无数诸神的分身和神子,强行杀出一条血路,使得诸神把回归传奇一网打尽的计划落空,

    铁三角三王所展示出的无伦威力,与诸神以真身在人间行走时也相去无几,

    可是诸神永居神国,以真身降临人间需要付出巨大的神力代价,时间也不能持续很久,然而最大的风险却是,诸神将会变得可以触摸,那就意味着神格可能被窃取、剥夺,甚至毁灭,

    传奇强者却可以长存人间,虽然三王杀出重围后,其余九位回归法罗的传奇强者仅有一位幸存,然而只要三王还活着,就可以不断袭杀诸神在人间的代理人,

    传奇强者难以攻入神国,同样的,法罗诸神也无法再在人间围杀三王,

    强大神力的神明分身,才有和传奇相当的实力,但是铁三角三王却非普通传奇,诸神分身在一对一的情况下,连逃走都很困难,那些神子神女更是沒有还手之力,最令诸神战栗的是,三王在杀灭某些分身和神子神女后,规则之力就会出现明显的波动,

    局面就此陷入了僵持,

    其后诸神合力,纠集了在人间教会的势力,准备一举扑灭铁三角帝国,袭杀三王在人间的全部后裔,帝国皇室中人,可沒有象三王那样的逃跑能力,

    就在或许会是法罗历史上最为黑暗的教权对世俗权力的大清洗一触即发时,星兽们循着传奇强者回归法罗时留下的印记,打破位面晶壁,侵入了法罗,

    此后才是法罗历史上著名的星兽入侵事件,而之前的种种却湮沒在了时间长河中,

    星兽的特性就是以位面内的一切物质和能量为食,它们刚一入侵就在整个法罗掀起了血雨腥风,所过之处人畜不留,寸草不生,

    在这空前的大敌面前,三王和法罗诸神不得不联合起來,与星兽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最终侵入法罗的星兽全部被杀死,诸神也付出了数位陨落的惨痛代价,

    这场战争之后,三王和诸神终于达成和解,签订了诸神之约,

    诸神之约规定传奇强者在踏上异位面探寻之路后,就不能随意回归法罗,更不能散播关于异位面相关的任何消息,所有有关位面探索的事项都是最高机密,只有当新的传奇强者出现时,才有权利得知这些知识,

    当时三王势单力孤,星兽入侵也和他们有重大的关系,所以最终同意了诸神之约,

    法罗由是重归封闭状态,

    三王并非沒有留下后手,他们在法罗里预留了力量,高德奥瑞这种灵体回归、借助后裔身体复活的方式,就巧妙地规避了诸神之约,然而诸神方面同样不是省油的灯,

    翻阅了一晚秘录的李察发现,自三王离开之后,法罗就沒怎么出过传奇强者,往往几十年时间才偶尔有一位传奇强者出现,当他们成就传奇后,又很快就会前往异位面探索,传奇强者出现频率之低,简直连黄金年代的零头都不到,

    想來,这就是法罗诸神在背后动的手脚了,

    因此当李察來到法罗时,看到的就是一个闭塞落后,对位面之外一无所知的世界,这里的人们根本不懂得位面探索,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世界并不是惟一,他们以为信仰的神就是至高无上的,以为所有的神都集中在法罗,即使是先祖崇拜的传承,最终目的也是为了集合数代血裔的力量点燃神火,

    殊不知在诺兰德那些久在位面深处探索的强者眼中,法罗这个封闭世界的土著神明即弱小又无知,诸神并不是值得膜拜的对象,反而是不错的实验品和上佳的材料,

    正式晋升十阶、觉醒了真名的母巢更是露出了它狰狞面目的一角:它就是视诸神为美食的恐怖存在,

    天色已经微亮,李察合上秘录,轻叹了口气,

    法罗是一个广阔且富饶的世界,也是他一生事业起步的地方,本來这个位面有机会和诺兰德一样走上晋升主位面的强大之路,可是这一切都毁在诸神的愚蠢和短视上,

    现在李察越來越发现,任何位面都难以孤立存在而不被其它强大存在发现,封闭就只会日益衰落,走向灭亡,

    就象现在的法罗,传奇强者正变得越來越少,而且李察很清楚,把那些刚刚晋入传奇的强者送入位面深处意味着什么,沒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眷顾,这种探索几乎形同自杀,就是在诺兰德,一位传奇强者在正式踏上位面征途时,也往往要经过数年甚至是数十年的精心准备才会启程,

    历史有时惊人的相似,诺兰德和法罗在不同的时间走到相同的分叉路口,诺兰德迈上了位面战争之路,从此变得越來越强大,而法罗选择了自我封闭,数百年过去,李察,一个诺兰德的大贵族,就有了征服整个法罗的威势,

    李察站了起來,在房间里來回踱步,可以说阅读法罗的历史带给他很强烈的震动,让李察庆幸自己出生在诺兰德,这样一个位面战争体系已经成熟的位面,然而他随即又想深了一层,对某些更高级的位面而言,是不是认为诺兰德也很肥美呢,

    李察所在的房间是原本老皇帝很喜欢的一间书房,这里摆放着不少具有重大纪念意义的珍品,墙壁上则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油画,李察在踱步时,魔法灯光将他的影子投注在墙壁上,看上去就象一个正在舞动的精灵,

    当李察迎向魔法灯光时,身后有道影子掠过了一幅油画,那是一幅描绘七月战争的作品,再现了这场颇有历史影响力的大战,

    但在李察视线的死角,油画上的一名将军突然好象活了过來,转过脸,双眼紧盯着李察,手中军刀挥起落下,居然无声无息地切下了李察的一块影子,

    这一挥好象无声的军号,将军周围那些凝固在浴血死战状态的战士们也在刹那间活了过來,无声争抢着那块被扯下來的影子,把它撕成了数百片,每人都分了一片吞下肚去,

    李察骤然停步回头,

    可是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看到的只是一幅幅古老且珍贵的油画,其中最醒目的就是帝国开国盛典,七月战争论尺幅只能算是中等,

    所有的油画都安静地挂在原地,一点也看不出异样,李察皱了皱眉,又把视线移到了身边脚下,也沒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就在他转身的瞬间,魔法灯光跳跃了一下,将他的影子修补完整,

    李察环视四周,仔细看了半天,依然一无所获,可是他心中总是感觉到有些古怪,好象缺失了什么一样,具体哪里出了问題,却又说不出來,

    他暂时把这件事放下,又开始踱步,但就在转身的瞬间,油画上的那名将军眼睛缓缓转动,视线落在了李察身上,

    李察猛然间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悸,再次霍然回头,可是那名将军此刻眼睛注视的方向早已回到了原处,就象什么都沒有发生过一样,

    李察这次将房间里仔仔细细地搜索了一遍,还是沒有发现任何异样的地方,于是沉吟起來,作为一名大魔导师不可能产生无缘无故的异常感觉,这是常识,法罗的魔法文明较诺兰德差得太远,李察认为自己沒有理由找不到问題所在,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只是自己沒有发现而已,

    他站定沉吟了片刻,突然回头,

    七月战争上的将军和战士们慌忙回归原状,角落里一名贵妇画像也急忙把头转回到原本的位置,他们的动作非常快,及时在李察转过头之前变回了原本的样子,

    但就在这时,李察一声冷笑,双眼喷射出淡淡光芒,视野即刻被一层灰色所笼罩,在灰色下,房间内的物体都在微微扭曲变形,

    李察默默加强力量,双眼用力一张,眼中即刻喷射出近数十厘米长的灿烂光芒,这已经是超越了洞察的力量,是李察刚刚晋升的真实天赋所带來的一个新能力,真实视野,

    在真实视野下,一切迷惑类效果都会被看穿,大多数掩饰类的魔法和力量也会被破解,可以说,呈现在李察眼中的,将会是世界真实的状态,

    此刻李察视野中色彩不断变幻着,终于发现了整个墙壁上盘踞着一大片蠕动的阴影,阴影似乎察觉到李察已经发现了它,立刻剧烈扭动着想要逃走,它就象一片黑雾,而墙壁对它丝毫沒有阻碍作用,眨眼间它大半身体就沒入了墙壁内,